因为要讨论小组的事,大家干脆趁吃饭的时候一起聊,现在他们就坐在餐厅里。龙午和施山青正好是面对面,她一抬头就能看见施山青。

    龙午不太自在的挪了挪凳子,从兜里掏出手机一个人低着头不知捣鼓什么,其他人则在讨论。

    小组作业总是有那么一两个人放手什么都不干,施山青也不在乎,愿意一起讨论就一起,不愿意也行,他该做得会把它做好。

    施山青实力在那,所以小组要选出组长的时候,大家一致推选施山青。或者说组内三个人一致,除了龙午一直保持缄默的状态。

    “你,怎么想?”施山青看向从开始就一直低着头的龙午问道。

    当不当组长他无所谓,不过如果龙午不愿意,那就感觉好像是他硬要当了。

    “选你。”龙午不自觉动了动腿,然后抬头微微笑道。

    这种事情本来就没什么好争的,龙午也不在意这个名头,她就是不太敢看施山青。

    施山青不太像普通男生会笑得大声,也不像她一样成天瘫着一张脸。只是嘴角会有一点弧度,既不过火也不会让人觉得冷淡。

    龙午很喜欢施山青,每次望进他的眼睛就好像看见了一片星星,很美!

    但是普通人看见这样一个不太普通的人一般会下意识的逃避他的眼神,而后自己一个悄悄地观察。

    小组成员还在讨论一些小问题,龙午低着头把玩手机。那天她要了施山青的号码,顺着号码加了他的微信,不过从来没有联系过。

    那天说想和他做朋友也是真心话,但是龙午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话。

    她呆在部队三年,微信其实不太会玩,还是要了施山青号码回来才注册的。

    之前龙午看到过宁澄用通讯录加赵真琪的微信,那时候宁澄还让她注册微信,不过后来她给忘记了。

    等商量完回来后,龙午还在琢磨微信。

    刚刚注册的微信什么都没有,里面就躺着一个孤零零的名字。龙午不太熟悉这里面的界面,所以她一个个戳过去试。

    等她戳了一个笑脸的形状,再戳进一个加号,界面跳出了一堆需要下载的表情包。

    龙午慢慢滑下去看,最后挑了一个还顺眼的下了。

    有点花哨。

    这是龙午下载完后看到里面的图片第一个想法。

    挺好,图文并茂。

    这是她脑中浮起的第二个想法。

    从明天起就主动和他做朋友,龙午在睡之前暗中下定决心。

    交友第一条:打招呼。

    所以到第二天一大早施山青就收到了一条微信。

    时间是六点,那时候施山青还在睡觉,他起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看到那条微信,施山青忍不住皱起眉头,甚至还揉了揉眼。

    那条微信是一张图,确切地说是表情包,上面有一朵玫瑰花,旁边飞着一只蝴蝶,上方还挂着“早上好”三个闪着金光的大字。

    这种图……

    刚才他点太快没注意是谁发过来的,施山青不禁看向左上角的名字:龙午。

    施山青想起来了,那天回来后他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

    努力压下嘴角翘起来的弧度,施山青回了龙午。

    龙午看到施山青的回复已经跑完步回来,她还未点开时看到信息的提示,不知为何心跳得有点快。

    施山青没有发表情包,只是打了“早上好”三个字。

    龙午看着那三个字足足愣了两分钟,她很开心,交朋友应该就是从打招呼开始。

    下午上课的时候,龙午从后门进去一眼就看见了施山青。

    她走过去,努力扯了扯嘴角,然后友好地说道:“下午好。”

    “下午好。”瞟了一眼她,施山青微微抬起光洁白皙的下巴说道。

    “你在看什么书?”虽然还没有上课,龙午还是小声地问道。

    交友第二条:从对方兴趣着手,找到共同的话题。

    这回施山青也不看她了,直接把书合上一半,好让龙午看清他手里的书,也不说话。

    因为他怕笑出声。

    施山青一看见龙午就想起了早上那条中老年人必备的表情包,他强迫自己不要笑,努力不去看龙午。

    龙午低低“哦”了一声,心里有点失落。看来他不太想和自己来往,也是,她没什么优点。一般志同道合的人比较容易成朋友。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和以往一样一直到下课都没有说过话。

    龙午走得时候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她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主动和施山去做朋友,但是施山青似乎不太喜欢。

    施山青还坐在位子上等张辽收拾书包,他转过脸,像是闻到了什么,俊秀的眉宇间布上了阴霾。

    “发什么愣呢?”张辽把书包甩在背上,用手在桌上拍了拍。

    “没什么,走吧。”施山青回过神,起身离开教室。

    张辽和施山青都是A市的人,不过之前施山青和张辽走得不太近。毕竟以前不是一个班的,而且家世也隔了一点。

    张辽从小一直听着家长夸施山青长大的,所以当初在大一入学看到施山青的时候把他吓一跳。不是说D大不好,只是施山青的成绩去最好的大学都绰绰有余。

    张辽也明里暗里打听过几次,听说连施家人都吃了一惊,不过见施山青没有想说的意愿,张辽只好作罢。

    “马上就过年了,终于可以回去了。”张辽夸张地朝天呼喊。

    施山青无语地往右边移了移。

    张辽看见他嫌弃的动作,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你不想回去?这里的天我实在受不了了,连个暖气都没有!”

    “不是你自己选了D大么?”施山青挑眉问道。

    “现在的泪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张辽恨恨道。

    他一个北方人为什么要跑到南方来?张辽眯起眼回忆起自己当年蠢真的想法,还不是听说南方的女孩子温柔可人,就屁颠颠过来了。

    “周末你有空吗?”张辽随口问道。

    施山青摇了摇头,说:“有点事。”

    “就知道你会拒绝。”张辽摆手:“一个联谊,估计里面有哪个系花想见你。”

    施山青神色不动,仿佛没听见张辽说的话。

    张辽也不介意,施家独子感情冷淡是A市人尽皆知的事。在同龄人被青春荷尔蒙冲昏脑子的时候,施山青在自己公司学习管理。

    同样家世的孩子也不是没有像他一样努力的人,只是他们大多是为了什么,比如争夺股份,比如让自己在家族脱颖而出。

    但是施山青家里就他一个,没人和他争家产。父亲身体健康,无需担心公司,又备受长辈宠爱。

    按理来说较常人总会肆意一点,但在张辽看来,施山青也就一个洁癖外露了点,他的感情似乎不打算分给任何人。

    “你又要去市区?”张辽打趣道,“难不成这次你还要买点特产回去?”

    “小组作业什么时候交?”施山青没回答张辽的话。

    “……”这么明显的转移话题方式,不过张辽还是个尽职的班长,“下星期二。”

    施山青也不知道自己去市区干什么,他顺着记忆步行在街道上。但是已经十二年了,海市变化太大,他又不是当地人,根本不清楚哪是哪。

    不过十二年,这里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貌,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大都市。

    施山青心里有点失落,又有点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来海市,也许还能见到那个人。

    “午午,快看那孩子长得真俊!”陈瑾兴奋地把正在付钱的龙午拉到玻璃门前。

    “妈,你先松手。”龙午无奈道。

    她比她妈高大半个头,这样被拎着衣领实在很难受。

    “不见了……哎呀!”陈瑾刚叹息了一声,听到龙午的话立刻松手,“午午,你没事吧?”

    龙午把衣领整了整,拎起柜台上大包小包东西,然后安慰道:“我没事。”

    陈瑾又振奋起精神道:“刚才走过去的男孩子长得可好了!又高又帅!”

    “嗯。”龙午敷衍地应了一声,心里胡乱想着:要说好看,大概没人有施山青好看吧。

    “当年你妈我就是看着你爸长得帅,才跟了你爸的。”陈瑾得意地说。

    其实龙午五官也不错,毕竟父母基因在那。五官分开都不错,但是合起来就平添一股厉气,不像女孩子。之前龙午还能用面无表情遮掩,但自从去了部队,这种感觉就被放大数倍。

    “在大学就要谈谈恋爱,不要成天埋在书里。”陈瑾踮着脚抹了抹龙午的脑袋,顿了顿说:“午午,你这头发蓄起来吧,妈摸起来都像男生的头了。”

    “嗯。”龙午随口应道。心里却没有这个意愿,除了小学四年纪之前她扎过头发,后面一直都是短发。蓄长她不习惯,而且她不太会打理。

    “妈真不知道以后和午午在一起的人是什么的人,要是能和刚刚那男孩子一样俊,那以后我的外孙一定特别好看!”陈瑾背着手在龙午侧后方不停说。

    龙午也不嫌烦,她知道之前的事对她父母也是一种伤害。她虽然表达不出来什么,但聆听还是会的。

    她妈只是太紧张她了。

    “以后就知道了。”龙午放慢脚步,等着陈瑾跟上来。

    话虽这么说,其实龙午也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什么人,大概像……施山青那样好看的人?不过也只是她自己喜欢,施山青应该不会喜欢她这样的。

    施山青这时候就站在离她们两条街道的一家店门口,不过两人都未发现对方。

    那是家小吃店,不过施山青并不是饿了。

    在店门口站了许久,一直到里面的女中学生掏出手机试图拍照,施山青才抬脚走了进去。

    这家店装修一般,里面看起来也不是太整洁。这种标准施山青一般连进来都不会进来,不过……

    施山青看都没看墙壁的大菜单,直接对着里面的老板叫了一碗面。

    这时候人正渐渐多起来,一波接着一波,施山青有点不适。面上来后,他也只是尝了几口。

    味道其实不错,就是人太多了,他吃不下。

    施山青左手撑着自己的额头,右手一下一下挑着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在里面待了大概一个小时,一直到那碗面全烂成了一坨糊才回校。

    施山青到寝室的时候刚好碰见参加联谊回来的张辽,他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关上了门。

    张辽讪讪地放下刚拿起来要打招呼的手,心想施山青怎么了,平时他并不是这样的。

    施山青不知道张辽在想什么,他心里堵得慌,这不是第一次去,但每次去都不会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