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14章
    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好,施山青决定在大年三十整点给龙午发条新年快乐。所以在家里一堆年轻人一起守夜的时候,施山青不时就低头看一下手机,生怕时间过了就先收到了龙午的短信。

    当时间一跳到零的时候,施山青立刻把早早编辑好的短信给发了出去,然后冷静地退出页面,放下手机。

    “在和谁发消息?”一道悦耳的女声在施山青耳边响起。

    “朋友。”施山青抬头见到来人淡淡地回道。

    乐舒也不介意他的冷淡,笑得优雅:“阿青还是和以前一样呢。叔叔说你怎么也不肯去M国,是因为我也在那,嫌弃我烦么?”

    “没有。”施山青不着痕迹地皱了皱俊眉,他实在讨厌乐舒这样叫他名字,明明两人的关系没有那么亲密。

    拂了拂长发,乐舒依旧笑盈盈的:“那就好,阿姨邀我过来跨年,我总怕你会介意,毕竟我一个外人。”

    “介意什么?”杨棠端着一盘新鲜水果出来,“小舒家里没人,今年就在我们家,我还怕小舒不习惯这呢。”

    “阿姨就知道哄小舒。”乐舒笑得甜美,上前挽住杨棠的手臂撒娇。

    施山青在一旁看得难受,刚刚还是一副成熟女人模样,等他妈来了就变成了女儿娇态。乐舒变脸的工夫让他非常不适。

    要是……施山青忽然想起了龙午,估计她全程都是瘫着一张脸。

    想着,施山青拿出手机,她应该回了消息。第一次抢在她前面,施山青有点得意。

    的确是收到了问候短信,还不少。施山青一条条看过去,脸越来越黑。

    没有,龙午竟然一条消息都没有回。施山青有点不开心了,他掐着点给她发去祝福,她却半点动静都没有。翻了翻历史消息,施山青突然发现算上今天,龙午已经五天没有给他发过消息了。

    施山青心中小人在冷笑:这是厌了他?

    大年三十这么重要的时候,龙午本来是绝对会掐点给她的朋友施山青送去祝福的,但是此刻她家里乱成一团,她一头懵,哪顾得上看手机。

    这是自龙午记事以来第一次看到家里父母吵架,她父母都是有名的教授,讲究礼法,说起话来向来是以理为先。结婚二十多年从未吵过架,最多拌几句嘴。

    五天前,龙午半夜突然发起了烧,她父母也没察觉,毕竟隔着一道墙。结果第二天早上到了九点龙午还没起床,陈绣觉得奇怪:午午向来是六点起床的。

    一推开门,陈绣就看到床上龙午脸色煞白,额头布满虚汗,她的心都快吓停了,仿佛又回到了大半年前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场景。

    陈绣立刻把房外的龙宏给叫了过来,自己抖着手打120。

    到医院检查完后,医生说幸好不是发高烧,不然一夜人就没了。

    “怎么会好端端发烧?”陈绣问医生,她半靠在自己丈夫的肩膀上才能不跌坐在地上。

    “之前病人受过严重的伤,你们要注意病人的心理问题,不要让她过度饮酒。”医生想起病人身上的伤,面上凝重道。

    “喝,喝酒?”陈绣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对,酒多伤身,这点要注意。”医生对龙宏点了点头,示意他跟上来。

    龙宏把妻子扶到长椅坐下,自己跟着医生去听注意事项。

    这么多年他们夫妻俩无数次责怪自己,没有在龙午小时候好好引导她,光顾着自己的工作。后来龙宏说让龙午去当兵好锻炼锻炼,陈绣同意了,结果龙午差点把命给留在了部队里。

    陈绣把愤怒一直压在心里,到了今天才终于爆发,她恨龙宏更恨自己。当初明明是说只要午午喜欢就好,他们也不要午午有多大的成就,却忘记了自家女儿是可以因为父母流露出一点不舍,就连夜去网吧把自己志愿给改了的人。

    说是吵架,其实也只是陈绣一个人的爆发,龙宏低着头不说话。到最后陈绣坐在沙发上抹眼泪,父女俩都手无足措地站在她面前。

    陈绣抬头看着这幅场景不禁笑出了声,到底是父女,情商都这么差!

    发泄过一通,陈绣也后悔了,午午还在这呢。

    闹了一场,三个人都有点累,龙宏主动去厨房下了面,母女俩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春节联欢晚会。

    陈绣被小品逗得咯咯笑,龙午悄悄看了看自己母亲,又仔细地去看小品,犹豫了半晌还是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装笑。

    “来吃点面。”最后她爸解救了她。

    一家人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龙午刚出院没什么胃口,她父母也怕她没精神,不用龙午一起守夜,叫她早点去休息。

    回到房间,龙午放空了一会,想起要给施山青发消息。拿起手机就看到了施山青发过来的短信,她心里一暖。

    龙午也发了祝福过去,顿了一分钟,她又发了个红包过去,做完这些她才去睡了。

    收到红包的施山青当然没有开心,他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你什么意思?”施山青觉得自己被当做小孩了,他甚至能从这个红包上看到龙午慈祥的眼神。

    龙午嗓子有点烧坏了,说起话来声音哑哑的:“怎么了?”

    “你……你生病了?”施山青立刻明白为什么她五天都没有发过短息给自己。

    “嗯,已经好了。”龙午刚起床,虽然只是在打电话,但她的双脚还是并拢的,左手也是贴着裤缝。

    “哦,那你注意身体。”

    施山青不再追问了,但龙午还记着刚才他说的话。

    “刚刚你要说什么?”龙午觉得喉咙干得紧,忍不住拿起水杯润了润嗓子。

    施山青听到手机里不怎么清晰的吞咽声,白皙的耳垂泛起了薄红,强自冷静下来:“你为什么要发红包给我?”

    龙午嘴角不明显地弯了起来,真挚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六六大顺,每天都幸福开心。”

    “红包是长辈才发的。”施山青执拗道。

    “这样……”龙午沉吟一会说:“我比你大一岁,可以当你姐姐了。”

    “我才没你这样的姐姐!”施山青一说完觉得话太重了,立刻嘟囔着加了一句:“哥还差不多。”

    龙午站起来看着镜子里短发的自己,头一次觉得要是有长发就好了。

    “都行,你把红包收了。”

    挂了电话,施山青看了一眼通话时间,心里蓦然有种危机感:这是他第一次和女生通话超过十分钟。摸着胸口的平安扣,施山青敛眉。

    龙午刚把电话挂了,铃声立刻又响了起来,是宁澄。

    “姐,新年好!”一划开手机,宁澄异常活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也新年好。”龙午回道。

    “姐,等开学我给你带好吃的去呀。”宁澄那边吵闹的不行,龙午有点疑惑,A市按理不准放鞭炮了。

    “好。”龙午点头应了,也不在意宁澄能不能看到。

    陈绣在外面敲门让龙午出来,龙午只好匆匆和宁澄说了两句就挂了。

    “待会要去拜年,午午不想说话就不说。”陈绣踮起脚帮龙午理了理衣领,心疼道。

    她不愿意再逼着自己女儿做不情愿的事,内向也罢,沉默也好,只要午午能健健康康的就好。亲戚间的关系又不是靠小辈的几句问候维持的。

    龙宏已经拎着东西在门口等着她们母女俩,也不让龙午接过自己手上的东西,“好点了没?”

    “已经没事了。”龙午摇头。

    “嗯,你带着你妈走。”龙宏和陈绣对视了一眼,他们不敢现在就和龙午谈酗酒的事,而且从她回家起,他们也没看见女儿喝过酒。

    对于拜年这种事,施山青向来是深恶痛绝的。伴着他们这种家庭出身,简单的拜年是不可能的,尤其今年多了个乐舒。

    偏偏乐舒总要以主人的身份自居,或者说大家都这么认为。施山青从来不喜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都要凑合他和乐舒。

    一旦走开独自一人,施山青就轻松许多,他的父母宠是宠他,基本的社交还是要他掌握的。

    施山青向来对人礼貌而不亲近,尤其是女生,这是众所周知的。唯独对乐舒,施山青很冷淡。

    乐舒的母亲和施山青的母亲是好友,因此施山青和乐舒从小就认识,而且施山青要小一岁,乐舒总是说要照顾他。

    施山青非常厌恶这个,尤其是在他高一的时候,乐舒忽然对他告白,这种厌恶达到了顶峰。顾着母亲的面子,施山青才没有跟乐舒翻脸。

    也不单单只是告白才会让施山青讨厌她,而是从小乐舒就爱对围在施山青身边的女生下绊子,有次正好被施山青给撞上了。

    “虽然做不了恋人,朋友还是可以做的吧。”见剩下两人,乐舒有点委屈地说道。

    施山青连脚步都没停,径直往前走,坐上了车。

    落在后方的乐舒娇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