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21章
    昨天晚上赶过来的警察刚巧有个龙午认识的,之前在一次任务中一起合作过,没想到他跑到海市来了。

    一进去,警察就要施山青他们做笔录。雷实翘着个二郎腿坐在一边的铁长椅上,龙午出来就对上了他的眼睛。

    “你结婚了?”龙午一眼就看到雷实搭在椅背上的手。

    “年纪大了,该安定下来了。”雷实笑笑,拍了拍长椅,示意龙午坐过来。

    “查出来怎么回事吗?”龙午说得是昨天晚上的事。

    雷实努了努嘴,朝着局里其中一个办公室紧闭的门说:“一个混混而已,不知道从哪搞来的枪,想要绑架施家公子。”

    “混混能弄到枪?”龙午脸色有点冷。

    “管他是什么人,反正日子不好过了。”雷实不在意道。刚才那位施家公子可不单单是和龙午一起来的,他后面跟着一大票人,现在局长正在里面和他们谈话呢。

    “你呢?”雷实问:“怎么在海市,还和那位施公子扯上了关系。”

    “我返校继续修学业,他是我同学,昨晚刚好碰上。”

    雷实双手收了回来,脚也放了下来:“什么意思?”

    “我退伍了,回来继续上学。”龙午随意道。

    “退伍!”雷实见警局大半人看向他,声音稍微放低了,但还是显得激动:“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我不信他们就这样放你走!”

    雷实去年刚过完春节就调到了海市,完全不知道龙午后面遇到的事,难免情绪激动了点。

    “遇到了点事就下来了。”龙午一语带过:“我父母也不愿意我再待在部队。”

    雷实在各地混了这么多年,这会要是还看不出不对劲,他就白吃这十几年的饭了。

    “不说这些了。”雷实拍拍龙午的肩膀,“改天去我家,你还见过你嫂子吧,她做的菜可是地道的海市风味。”

    “好。”龙午笑了笑。

    雷实见状不禁挑眉:“还是学校好。”

    龙午疑惑地看过去。

    “我们龙面瘫居然会笑了。”雷实大笑。

    施山青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龙午和雷实互换电话号码的场景。他心里立刻不太舒服,她怎么见个人就要号码?

    那个警察一看至少有三十岁,脸平淡无奇,只有一双眼睛偶尔泛着精光。和他根本没得比,她看上了这样的人?

    施山青回头让人都散了,才上前。

    龙午刚存好雷实的号码,就看见施山青走了过来。

    “好了?”

    “嗯,我们回去吧。”施山青插.在口袋的手向雷实伸了过去,“昨晚还要谢谢警官来帮我们。”

    雷实看了看施山青再看了看一旁的龙午,精光一现,最后笑着起身和施山青握了握手,亲密地伸手去拍施山青的肩膀。

    施山青不适地皱了皱眉,正要退后,却被雷实附耳说的话给弄愣在原地。

    他说:“小子我看好你哟!”

    什么意思?施山青目光不自觉移向龙午。

    雷实也不管自己说的话对别人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伸了个懒腰,去和局长谈心了。

    “走吧。”龙午也看向施山青。

    什么警察?混混还差不多!施山青别扭地想。

    今天是星期天,不上课。施山青看着旁边低着头走路的龙午,有点不想直接回学校。

    “要一起去吃饭吗?”早上两人只是在车上吃了点面包,现在从警局出来都十一点了。

    “好。”朋友一起去吃饭,是正常的消遣,龙午没有多想。

    施山青让后面一直跟着的助理去订位子,自己去开车。

    “上次你请我,这次换我请。”等龙午坐了上来,施山青说道。只是心里十分不满龙午坐在后排。

    “好。”

    从几次一起用餐的习惯来看,施山青知道龙午更喜欢中餐。也是,就看她那一身古板的气质就知道了。

    施山青让助理订的就是中餐厅,不过主打清淡,他还记着龙午手上的伤。

    龙午一进去就看到了装修得古色古香的餐馆,有点诧异,本来她还以为只是简单的解决一下温饱。

    刚坐下,一个穿着旗袍的女服务生捧着菜单过来了。

    施山青接过来递给龙午,让她点。

    龙午从左看到右,从右看到左,最后点了一道她认为还不错的菜。施山青听得青筋一蹦,这么多清淡的菜,偏偏她挑出了一个不利于伤口愈合的菜。

    “换一个,算了,我来点。”施山青不顾愣住的龙午,几下把菜点完了。

    “你要吃清淡的,不能吃刺激性的菜。”见龙午仍有点愣,施山青不由低声解释道。

    “哦。”这点小伤,龙午哪看在眼里,不过来自朋友的好意还是让龙午心里一暖。

    这家中餐馆主打清淡养生,有几个菜式时间要比较长才能上桌,等菜的时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桌上龙午的手机忽然震动,她拿起来一看是宁澄。

    “小澄?”

    “姐,你现在在哪啊?”宁澄小声地问道,眼睛却瞅着对面笑得温温柔柔的陈绣。

    “怎么了?”龙午觉得今天宁澄的声音怪怪的,没有往常那么活泼。

    “阿姨来宿舍啦!”宁澄压低声音说,却是对着陈绣笑。

    宁澄不知为何现在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她姐太愁了人。

    “怎么了,午午去哪了?”陈绣踮起脚摸了摸龙午的被子,看厚不厚实。

    “我妈来了?”龙午听到手机里传来陈绣的声音,问道。

    施山青听到这话,不禁抬眼看了过去。

    “嗯。”宁澄也不知道是回陈绣还是龙午。

    “小澄,电话给我。”陈绣对宁澄纠结的心思完全不知晓,笑着接过了电话。

    “午午,你去哪了?妈今天有节课要回来录,想着刚好来看你。”陈绣之前还以为龙午在图书馆。

    “我和朋友出来有点事,现在在吃饭。”龙午没说什么事,只是一语带过。

    朋友?陈绣看了看对面的宁澄,难道午午还交了朋友?她有点开心自家女儿终于外向了点。

    正巧这会龙午那边几个服务生端了菜上来,问要不要清酒,施山青顺口拒绝了。

    陈绣听到对面的男声,立刻问道:“男朋友?”

    龙午还没什么反应,宿舍里的宁澄心里一咯噔,难道姐和施学长还没起床?被发现了!

    其实陈绣没别的意思,不过是惊讶和自家女儿一起吃饭的朋友是个男人,加了个“男”字指明而已。

    显然母女俩的脑电波是同频的,龙午在电话里低低“嗯”一声。

    “这样啊,那你吃饭,我先走了。”陈绣虽然有点遗憾没见着女儿,但还是高兴女儿能多几个朋友。

    宁澄胆战心惊地看着陈绣把电话挂了,生怕她要冲到七栋去把龙午给揪回来。

    “阿,阿姨,姐在吃饭吗?”宁澄试探道。

    “对,小澄吃了饭吗?阿姨带了点东西你尝尝。”

    见陈绣脸上并无异色,宁澄才把提高的心稍稍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