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25章
    “你找我?”张辽递了一瓶水给宁澄,然后和她并排坐在一块问道。

    张辽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宁澄水也不喝了,直接对上张辽气冲冲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姐和施学长的事情暴露出来?”

    “你姐?”

    “对!”宁澄大眼睛里全是怒火:“上次是我拜托你拿上去的,只有你知道。现在全校都知道我姐在和施学长交往了,除了你还有谁?”

    这下张辽才听明白过来,他无奈道:“这事儿真不是我说的,就他们俩那亲密劲哪藏得住。”

    “就是你说的,你还不承认。”宁澄是想象不出来她姐和别人亲密的样子。

    张辽只穿了个短袖,刚运动完不觉得冷,这会冷风一吹汗毛都竖起来了。不过他现在还不能表现出来,得把这事给说清楚。

    “学妹,这情爱就跟咳嗽一样藏也藏不住的。”张辽好不容易文艺了一把,“你见过他们待在一起的样子吗?”

    宁澄犹豫了一会,摇头:“没有。”

    “这就是了!”张辽一拍大腿:“你是不知道,他们俩呆在一块的时候别人想插都插不进去。”

    “真不是你?”宁澄迟疑地看着张辽。

    “真不是!”张辽认真地说着,而后又换上一张笑嘻嘻的脸:“学妹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宁澄对人其实一向都和气,但是不知为何一看到张辽嬉皮笑脸的样子就不得劲。

    “为什么要告诉你?”宁澄头一转不再搭理他。

    “宁澄,你认识张辽学长啊?”班上的同学看到他们,过来打招呼。

    “……”宁澄脸瞬间红透了。

    张辽看了看宁澄,又看了看和自己一个协会的学妹,露出得意的笑来:“原来你叫宁澄。”

    宁澄不能对自己同学凶,只能去凶张辽。她瞪了一眼张辽,起身拉着同学走了。

    张辽也不在意,反正学妹是他一个协会的,到时候打听什么消息还不是轻而易举。

    真是喜从天降,张辽美滋滋地想着。

    龙午的确是和施山青一起出去了,当然不存在约会了。施山青硬要带着她去医院复查,明明只是一道口子而已。在龙午看来结了痂就算是好了,不过她在施山青用清澈的眼睛看了不到十秒就投降了。

    龙午坐在车上,还以为和上次一样去市医院,结果车直接开到了郊区。

    “不是去医院吗?”龙午奇怪地问。

    龙午已经不用纱布了,手心的伤口早结痂了,光用眼睛看都知道日后会留疤。施山青认识一个大夫,他家世代行医,手里有不少以前宫廷秘方。施山青还是通过堂姐认识的,那位老大夫正好住在海市。不过他有个习惯,必须亲眼看到患者才会下药。

    “是这,大夫有个方子能祛疤。”施山青低声解释。

    龙午皱了皱眉,她对留疤真的没有任何感觉,这样看来施山青一定是花了精力来找的。

    “施山青。”龙午叫住前面走着的人,无奈道:“不用一直担心我的伤口,只是很小的事。”

    施山青神色未变,站住等龙午跟上来,认真道:“这是很严重的事,你是女孩子,不能留疤。”

    龙午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小心对待过,她父母的爱是内敛的含蓄的,从小她就被教导要学会坚强,到了去参军更是奉行流血流汗都不能流泪。

    “嗯。”龙午低低应了一声,心里暖意潺潺。

    老大夫当年在A市生活,因为一身的好医术游走在各个阶层,什么人没见过。现在退休定居在海市,偶尔接几个以前顾客的小生意,日子也过得轻松。

    “就是她?”老大夫看着施山青身后的龙午问道。

    施山青连忙让开,好让老大夫看清楚龙午,尊敬地解释道:“是,她手上被刀划了,医生说会留疤,这次来晚辈想讨点药膏。”

    老大夫没说好或是不好,他朝龙午招了招手,让她过去。

    龙午看了一眼施山青,然后走了过去。

    “手伸出来。”老大夫神在在地说道。

    施山青也有点惊讶,要不是老大夫有这么个奇怪的规定,非要见到用药的本人,他自己来讨就行了。现在怎么老大夫要给龙午看病的架势?

    龙午不知内情,以为这也是必要的程序,依言伸出了手。

    老大夫不知从哪掏出个脉枕垫在龙午的手腕下,然后搭上她的手腕开始把起脉来。

    只是随着时间变长,老大夫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时不时用眼去打量龙午。龙午倒是坦然,任由他打量。站在一旁的施山青心都提起来了,能让他老人家都皱起眉的事肯定棘手。

    最后老大夫把手一收,问道:“你以前干什么的?”

    “我?”龙午没明白过来。

    “她之前在部队当兵,去年才刚回来。”施山青立刻上前一步解释。

    老大夫了然地看了一眼龙午,然后对着施山青说道:“药膏你随我去拿吧。”

    施山青转身就要跟着老大夫走,还没走出门他又回过头想要说些什么,见龙午点头这才放心地走了。

    老大夫虽然主业不再为人看病,却还是修建了一个药房,里面放了不少珍贵的药材。

    “在左边柜子的最上方,你自己去拿。”老大夫指示施山青上去拿,自己转身坐在桌上用毛笔写着什么。

    “那女娃子是你心上人?”老大夫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施山青下楼梯的脚一顿,还没等施山青解释,老大夫起身走了过来,刚巧他也从楼梯上下来了。

    “她底子很好,比常人好太多。但是再好也是人,经不起摧残,更何况还是个女娃娃。”老大夫叹气道。

    这话有点重,也有点奇怪,让施山青要解释的念头瞬间消散了,只想问清楚老大夫什么意思。

    老大夫哪管施山青的疑惑,他掀起满是风霜的眼皮恹恹地看了一眼施山青,说道:“那娃娃看着就不像个仔细的人,照顾不好自己。既然你们关系摆在这,我干脆就把方子给你,一些注意事项说给你听。”

    这话一出,施山青更是不能再去解释了,龙午不会照顾自己,最近他也逐渐发现了一点苗头。老大夫这话明显就是龙午的身体上出了问题,施山青心脏像是忽然被谁狠狠捏了一把,疼得紧。

    “好,老先生只管交代给我。”施山青肃着脸应承下来。

    老大夫满意地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子,他在A市呆了那么多年,年轻一辈也就施山青能入得了他的眼,现在他有了心上人自己还是要帮上一把的。

    龙午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拿药拿了挺长一段时间的。她也不着急,挺直腰板坐在那等着,连眼睛都没乱瞟一下。

    等施山青拿了药膏回来的时候,龙午敏感地发现他心情不太好,或者说很不好,面上却还是一片清淡的样子。

    等坐上车的时候,施山青从布袋子里拿出一个木盒子,一打开车内就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药香。

    “我帮你擦一次,你记着不要忘记了,每天早晚要记得擦。”施山青低声说道,嗓子里却带点沙哑的味道。

    龙午点头,她肯定会好好擦的,不能辜负了施山青的好心。

    施山青拿过龙午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然后从木盒中抠挖出一小块碧绿的药膏。他仔细地涂抹在龙午的那道结了痂的伤口上,用指腹轻轻柔柔地涂抹开来,直至药膏消失吸收完。

    司机的车开得很稳,外面路上的阳光也正盛,施山青很清晰地看到龙午手心里的茧。他想起老大夫说得话再看看一直望着自己涂药的龙午,简直觉得心口疼得快呼吸不过来。

    龙午现在呆愣愣的,施山青帮她涂药,她又无事可做,只能望着自己的手心。结果望着望着就顺着自己的手心看到了施山青的手,再然后又看到了施山青认真俊美的侧脸,最后就出神了。

    他长得真好看,龙午心想,心地也好。

    他们不过是朋友,就这么一点伤他还这么在乎,龙午自己都没放在眼里。

    施山青涂完药,擦了擦手,把布袋子递给龙午,忍不住加了句:“如果还有其他疤也可以擦一点,药多拿了两盒。”

    龙午没有多想,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两人出来一趟,回去也不过刚刚到下午一点。宁澄没想到她姐约会这么早就回来了,她蹬蹬几步蹭到龙午面前,扭捏了几下还是说出了口。

    “姐,你和施学长的事暴露了。”

    “什么事?”龙午刚把药仔仔细细地放好,回头不明就里地看着宁澄。

    “就,就你们在一起的事啊!”宁澄眼一闭直接说出了口,反正这会赵真琪不在,学校也传遍了。

    “我们今天是在一起。”龙午还是没听懂。

    宁澄觉得自己快操心死了,她急急地解释:“姐,是你们交往的事被传到学校论坛上了!”

    龙午这会听明白了,她认真地和宁澄解释:“我们没有在交往,我们只是朋友。”

    “我知道……欸?”宁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