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26章
    宿舍一阵诡异的沉默,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宁澄打破了这份安静:“原来是这样。”她姐肯定是不愿意承认。

    哪样?龙午一片茫然。

    “姐,没事。只要你们两个人否认了他们肯定不会再当真的。”宁澄想得远,试问哪个女生愿意他们男神名草有主了,供在神坛不好非得搞出绯闻?一旦当事人否认了,他们自然就当那消息如风一样飘散。

    龙午这人有个毛病,一旦有人说了她不懂的事,她就不说话,用沉默以对。但是她瘫着一张脸别人也搞不懂她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偏偏龙午一身的气势又给人造成她已经运筹帷幄的假象。

    说难听点,龙午这就是典型的不懂装懂,虽然也不是她故意的。

    宁澄在这里叨七叨八,龙午是一点都不明白。偏偏赶上宁澄这么个脑补奇才,再加上龙午在她心里是个极厉害的偶像,这两人就这么和谐的把事给谈完了。

    一面宁澄表示极为满意,至于另一面龙午……刚才有在说什么吗?

    “砰——”宿舍的门被猛地推开,室内的两人转脸看去:是赵真琪。

    宁澄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赵真琪勉勉强强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她又怎么了?宁澄对人和气,但也不是和所有人都感情好。若不是一个寝室的,她也不愿意和赵真琪打交道,毕竟谁也不会喜欢一个成天黑脸相对的人。

    龙午淡淡瞟了一眼把东西摔得啪啪作响的赵真琪,没说话。

    咬人的狗不会叫,她这种太低级了,不过还是要提醒一下小澄。

    第二天上午刚好龙午和宁澄都有课,两人一起出门的。

    到了食堂一人捧着一碗白粥喝着,龙午几口喝完后,抬眼对宁澄说道:“之前你被子被人扔掉的事。”

    “嗯,怎么啦?”宁澄把小脸从碗里抬起来疑惑地看着龙午,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提起已经过了这么久的事。

    “赵真琪应该是看到那两个人把你被子扔了。”当时看监控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全被扔被子的人吸引了,龙午却在里面看到了赵真琪。

    “什么?”宁澄没联系上。

    “她看到了有人扔你的被子没有阻止。”龙午再次解释,她们是一起去晒被子的,当时宁澄还自告奋勇帮赵真琪去占位置。

    宁澄显然关注点不在这上面,她眯着大眼睛好奇地问:“姐,你怎么知道?”

    “监控里看到的。”

    “监控我也看了。”

    “晒被子的旁边有个碎了一半的镜子靠在架子脚下,刚好把赵真琪照出来了。”龙午说道。

    那镜子是挂在宿舍照全身的那种,估计是哪个寝室摔坏扔掉了,被整理垃圾的阿姨拿了出来放在那。一开始龙午打算告诉宁澄,但是你要说赵真琪她也没做出什么事来。那段时间龙午只能暗中观察赵真琪,以防她做出什么事来。

    不过后来赵真琪和宁澄还算和气,她也不好破坏寝室的和谐。只是这些天赵真琪的眼神都不对了,龙午还是想说出来让宁澄提防一下。

    用队长的话来说就是,这世上有些人会莫名其妙地用一双红的滴血的眼睛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龙午遇到过一次差点丢了命,面对这种人相当慎重。

    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们会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

    “姐!”宁澄的心思完全不在赵真琪上面,她捧着脸双眼放光的望着龙午,“你好帅呀~”

    “?”龙午第一次这么苦口婆心的和别人说话,最后的结局是这样的?

    见龙午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宁澄才收敛了几分,委委屈屈地把手放了下来。

    “知道啦,我不会和她走太近的。”

    龙午觉得这话听着怪怪的,怎么感觉说得好像自己在争宠?

    不过龙午也没多想,知道她听进去了就行,总不能到时候被人算计了也不知道。

    刚一转弯,施山青和张辽就迎面走来。宁澄眼尖,立刻和对面四处乱瞟的张辽对上了,两人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

    施山青是无所谓他人的眼光,龙午更是想和关系变得融洽的朋友打招呼。就这样,他们俩一起走进了教学楼。张辽和宁澄在后面一起走,挤眉弄眼的。

    今天施山青和龙午进来的时候,原本嘈杂的教室忽然安静了一分钟,张辽后面进来都要被这气氛给弄得不自在,偏偏这两人都是不在乎别人视线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张辽一坐下,就有和他相熟的男生围了上来,问施山青和龙午的事。

    这真的是件大事,有施山青在这,再优秀的男生都会被忽略,导致他们班的男生要对外销售很难,不过也不乏一些无底线的男生,用施山青同学的身份来钓妹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施山青这株名草好像是有主了。

    那广大女性同胞岂不是心都碎了,这时候就轮到他们趁虚而入,不,是抚慰心灵。

    “去去去!”张辽把人推开,“有能耐自己问去。”

    就算论坛上传得纷纷扬扬的,张辽还是要不动如松,毕竟刚刚他已经被小学妹敲打了一番。张辽甜蜜蜜美滋滋地回想着宁澄的小手扯着自己手臂时的感觉。那小手,软,嫩,滑!

    现在天气也不太冷,像张辽这种气血旺盛的年轻男生已经可以只穿一件长袖了。薄薄的一层衣物是阻挡不了张辽一颗猥……热情如火的心。

    前面吵吵闹闹,最后一排依旧是安安静静。

    施山青忍不住先开口:“药你擦了吗?”

    “嗯,早上来得时候擦了。”龙午摊开手给施山青看。

    药是擦了的,离得近施山青已经闻到了药膏淡淡的香味,但是,施山青皱着眉把没涂抹均匀的药抹开:“药要抹开来才好吸收。”

    龙午忍着手心的酥麻,说自己记住了。

    施山青看着龙午一向寡淡的脸,心里有些无奈:也就只有她能对自己这么不上心了,明明当初和他发短信的时候还成天嘱咐他注意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