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27章
    赵真琪最近不太好过,她从一个小地方考过来的,被海市的繁华迷了眼。学业只能算是每次低空飘过,这次干脆挂了重考。偏偏她在老家又是个死读书的,现在连成绩也不好就真的什么长处都没了。

    之前她一个人住,浑浑噩噩也就这么过去了。偏偏来了两个室友,一个在全系闻名的学霸退伍兵,还能和施山青扯出绯闻。赵真琪是不相信施山青会和龙午在一起,就那种男人婆连自己都比不过。另一个室友也是在经管出名的很,毕竟人家长得漂亮,一身牛奶肌亮的刺眼,还有钱。

    这样对比,自己简直一无是处。再加上前半个月她刚和毕业的男友分手,心情更是一团糟。

    她的男友余牧是大四的学长,当初她大一的时候就开始交往。她男朋友和她是老乡,正好两人都在学生会,这么一来以往就交往上了。

    女孩子只要不丑,化个妆就是小美女了,所以赵真琪一直觉得自己是委屈了。毕竟在D大这个聚集了各类优秀男生的地方,她却只跟了个普普通通的余牧,要不是他对自己还好,还是个学生会会长,她早就分手了。

    偏偏没等她说分手,那余牧先气得说分手了。

    起因很简单,余牧家境不太好,等不了他继续深造,他干脆一毕业就去找工作了。有了这么个遗憾,余牧就希望赵真琪能好好把学业提起来。他已经想好两个人长远的计划了,只要赵真琪愿意深造他就可以养她。

    但是赵真琪本来上进心就磨得差不多了,要这么突然要求她,她觉得很烦。余牧打电话的时候她总是借口挂掉,实在摆脱不了她干脆向余牧要钱,说要补习,要考证,她成绩太差了。

    余牧在学校成绩一直都好,哪知道补习的情况,不过他也是听说过的,有些网络授课的确是贵了点。但是他高兴,因为两人可以继续走下去。就这样余牧实习的钱大部分进了赵真琪的口袋。

    赵真琪算盘早打好了,她要和余牧分手,到时候找个借口说两人异地恋感情淡了。赵真琪想找个本地人结婚,而不是同乡的余牧。拿着余牧给得钱,她把自己好好捯饬了一番,然后借着在外兼职的机会认识各种人。

    正好赵真琪钓上了个“凯子”,听人介绍他家境不错,在海市有好几栋房。看着她认识的女生身边搂着的大肚子老板,赵真琪觉得自己眼光好,本地人有钱不说,人长得还过得去。

    她一个名牌大学生当然不能和那些女人相比,赵真琪那段时间很潇洒,补考也过了。余牧因为知道自己“补习”也不再隔三差五打电话来,连带着两个室友都顺眼了不少。

    不过,这世上总是有些巧合。

    余牧刚好随上司来海市出差,他趁着中午上司午睡的时候跑到学校想见见赵真琪,刚好在校门口碰上赵真琪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当时他还没多想,正要从出租车上下来,就看到一个男人也下来了,就在校门口两人当众亲热。

    余牧立刻僵住了,他不是傻子,赵真琪的变化一直看在眼里,只是他觉得对恋人的一些小毛病要学会原谅,谁还没点毛病。

    但是现在……

    余牧直接让司机掉头回酒店了,有些事再忍就不正常了。

    赵真琪一点都没察觉已经被发现了,她和刚交往的新男朋友在校门口搂搂抱抱,也是为了凸显自己。

    结果第二天她就收到一通来自余牧的电话,他说了一句分手就挂了。赵真琪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他分手,她最近给了不少钱给新男朋友投资,还卖了余牧送给自己的一条项链,现在生活费有点紧,她还想向他要点呢。

    余牧是真要分手了,他向来是个果断的人,不然不会当上了D大校内的学生会会长。感情的事能让他伤心,却不能让他颓废。余牧照样把工作仔仔细细做好。

    没有和赵真琪继续扯皮,他直接把那天拍到赵真琪和别的男人的照片发到她手机上,让她不要再来烦自己。

    赵真琪看到照片脸都白了一下,到后面自然是不敢去找余牧,万一他找自己还钱怎么办?

    而且她还要忙着和新男友投资的事,她分析了一遍觉得这一笔成功了,自己会瞬间有钱,以后不用继续看别人的眼色了。

    龙午和宁澄平时和赵真琪来往仅限于在宿舍,完全不清楚她的事,只知道她一会高兴,一会板着脸好像所有人都欠她似的。

    “……”龙午不着痕迹地看了两眼赵真琪,她觉得赵真琪现在的眼神有点像以前她出任务的时候看到的一个人。

    走投无路又带着点希望和癫狂。

    龙午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发现赵真琪最近好像想和宁澄凑近乎。

    “姐,我觉得赵真琪学姐有点怪怪的。”宁澄趁一次去超市买生活用品的时候对龙午耳语道。

    “怎么了?”龙午挑眉看着宁澄。

    “她最近对我突然变得好热情,我适应不了。”宁澄一想起来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她是喜欢对人笑脸相迎,但是该有的距离还是有的。赵真琪忽然恨不得贴近自己的脸来相处,宁澄怎么也不习惯。

    “她要是约你,别和她单独出去。”龙午嘱咐道。

    “啊?”宁澄不懂龙午什么意思。

    龙午摸了摸宁澄的头没解释,两人身高差有点大,宁澄被苏了一脸,红着脸目送龙午去了生活区。

    “哦。”宁澄软软在后面答应了一句,痴迷地看着她姐,可惜她姐不是男生,不然她就追了。

    龙午嘱咐的话不是没来由的,这世上最容易让人疯魔的东西就是钱,宁澄这种全身不用名牌都写着我是个有钱人的足够让各种牛鬼蛇神盯上。

    赵真琪只是一个学生,但是谁知道学生背后披着什么,龙午又不是没见过恶魔。

    龙午来超市是来买香皂的,她不喜欢沐浴露那种滑腻的感觉。香皂白白净净的她很喜欢,这算是她不为人知的一点小嗜好。有时候她会买一块来用小刀切,不过太浪费了,龙午一直压制自己,只在洗澡的时候用用。

    “姐,这个看起来不错!”宁澄指着一个看起来就很贵的香皂说道。

    龙午看过去,摇头。她是用过这个的,她妈帮她买过,但是太香了,龙午不喜欢。

    等龙午买完了生活用品,宁澄就拉着她去买吃的,如果不知情的人看过去,还真以为两人是一对情侣。

    “小澄,你过来帮我看看这裙子怎么样?”刚一进屋,赵真琪就拉着宁澄去看她新买得裙子。

    宁澄不好直接拉下脸拒绝,只能放下手里的东西去看。在宿舍里龙午也不担心赵真琪能干出什么,她拆开一盒香皂,拿了衣服进去洗澡。

    龙午低头看着胸前的那道疤痕,出神了很久。施山青给她的药膏很有效,手上的伤口肉眼可见地恢复,祛疤只是时间问题。

    后面施山青又拿了两盒过来,龙午依言涂在了身体上一些细小的疤痕上,只剩下胸口那块最明显的疤痕没有擦过药膏。

    她不太想让这块疤痕消失。

    抚上胸口那块疤痕,龙午闭上眼睛任由水流冲刷……

    最近金融系要从各个年级分别挑两个代表去做实践代表,施山青和龙午当然是大二的代表。龙午还没什么反应,宁澄却开心的不得了。

    “哇,姐我也好想去呀~”宁澄扯着龙午的袖子撒着娇。

    “好好学习,明年争取去。”龙午被她撒得心都软了。

    “明年你又不去了!”宁澄嘟着嘴,气鼓鼓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龙午再不知道宁澄的小心思就是白认识这么久了,她认真道:“要我带什么?”

    宁澄脸差点没绷住,又悄悄挪到龙午身边,“我听说江边有一家小吃店的东西特别好吃!”

    龙午他们是去海市一个大型码头做实践,需要两天的时间。宁澄知道龙午被选上的时候,本来是想去向去过的学姐学长讨教一下,然后回来传授经验给龙午,最后学姐学长一致推荐码头边上的一家店,成功勾起了宁澄的食欲,可惜她最近满课。

    “知道了,我会帮你带回来的。”龙午不会拒绝这么一件小事。

    “谢谢姐!”宁澄眼里闪过精光。

    她当然不止是想吃那里的东西,而是听说那里不让打包带走,除非是情侣去买。这么好的机会,宁澄怎么舍得让她姐错过!

    “姐,到时候你们住在哪啊?”宁澄操心地问道。

    “学校会安排。”龙午只是带了一套换洗的衣服,毕竟只是在那呆一夜。

    “哦——”学校安排,那她姐岂不是没机会和施学长住一起了?宁澄有点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