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31章
    宁澄这两天在学校过得美滋滋,原因无他,只要想到自己撮合了龙午和施山青,能让他们感情得到升华,宁澄就觉得周围鸟语花香,世界一片和谐,看谁谁像一对。

    因为心情好,人的容忍度就高,宁澄对人的态度是软了又软。

    “待会下午你干什么去?”一下课好友就问道。

    “在寝室呢,不干嘛。”宁澄理了理被书包带子压得有些凌乱的长发,随口道。

    “你怎么成天呆在宿舍?”好友无奈。

    “也不是成天,你哪次要我出去玩我没去。”宁澄不同意她的说法,“而且下午我姐估计就能回来了,她还帮我带了好吃的呢。”

    好友犹豫了半晌,最后贼眉鼠眼地拉住宁澄悄声问道:“你姐……真的和施学长在一起了?”

    言语间好奇心居多,毕竟也不是谁都会去肖想施山青,就算肖想也不过多是偶像的意味。

    宁澄大眼睛骨碌碌转着,暼了一眼好友,心想:反正全校都知道了,也不差她一个。

    最后宁澄得意道:“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真的了!”

    那位好友连连点头,心想:那位龙学姐大概是唯一一个和施学长在一起,而不会受到大部分女生嫉妒的人了,毕竟不是哪个女生都那么男友力爆棚的。

    宁澄看着好友微微泛红的脸,诧异:“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没,没事,我先回去了。”好友立刻脚底抹油溜了,要是被宁澄知道她有点肖想她姐,估计两人得绝交。

    怪怪的,宁澄看着明显带点落荒而逃的好友心想。

    他们下课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宁澄麻溜地挤进食堂打了碗面,像泥鳅一样穿梭在人群中,找到一个位子坐下吸溜吸溜地吃了起来。

    这场景要是让十几年把宁澄捧在手心里养的宁家人看到,怕是要哭死:他们娇娇养的小公主,恨不得让她喝仙露吃鲜花长大,连根汤勺都没让她亲自洗过,现在跟个市井流氓一样在人群中滑不溜手,就差搭个白毛巾,竹签,然后撩起裤腿放在长凳上晃荡了。

    吃完一碗担担面,宁澄摸着七分饱的肚皮,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去买一碗,她还得留点空间去吃她姐带回来的东西呢。

    宁澄一摇三晃地踱回宿舍,她经常和龙午待在一块,按理来说心性该学着点龙午,但她不知从哪学来一点流氓的气息,平时龙午在还能压着她一点,若是一个人就容易显露出来,这会宁澄连走个路都有点嘚瑟。

    是的,就是那种流氓不知从哪来的嘚瑟,走一步路要抖两下的那种。

    “小澄,你回来了,吃了饭吗?”一推开门,赵真琪就围了上来亲热地问道。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何况宁澄现在心情不错,笑着回道:“刚吃了。”

    “这样啊,本来还想请小澄你去吃饭呢。”赵真琪有点失落道。

    “下次吧。”宁澄不在意道。

    “是这样的,小澄你能陪我去校门口买点东西吗?”赵真琪见宁澄要断了话头,连忙说道。

    “现在?”宁澄奇怪道。

    “嗯,我之前在外面一家店买了个东西,不好用,我想去退掉。”赵真琪苦着脸说道,“虽然钱不多,但是就这么浪费了我也还是心疼的。”

    反正就在学校门口,宁澄倒是没多想,点了点头同意了。

    “等会儿,我先喝口水。”宁澄返回自己的桌上拿了杯子开始倒水,刚刚的担担面有点咸,齁住了。

    “嗯。”赵真琪一半脸都被门落下的阴影挡住了,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走吧。”宁澄喝完一大杯水,放下杯子就往外走。

    宁澄不是个爱问别人**的人,所以她完全没有想起来要问赵真琪去校门口退什么东西。

    两人一路上都很沉默,这和龙午在一起不一样,那时候沉默很和谐,现在就弥漫着尴尬的气息了。

    “真琪姐,最近都没看你和男朋友打电话呢。”宁澄随口说道,试图打破沉默。

    实在是因为从她们搬进来起,赵真琪总是煲电话粥有关,宁澄问起来有点随意。

    “分了。”赵真琪淡淡地说道。

    宁澄愕然:“对不起啊,真琪姐。”

    “没事。”

    言语间两人已经到了校门口,赵真琪领着宁澄往对面走去。

    “就在里面那家店,待会你要吃什么口味的冰淇淋,我请你。”赵真琪一边走一边说道。

    宁澄因为觉得戳到了人伤疤,这时候正愧疚呢,哪还要赵真琪请客,连忙摆手:“我来请吧,待会……”

    刚走到那条小巷子,赵真琪猛地推了旁边的宁澄一把,宁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块布给捂住了口鼻,意识模糊间她突然想起龙午说得话:不要和赵真琪单独出来。

    赵真琪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现在天慢慢开始热了起来,又是大中午的,周围基本上没人,有人也不会注意到这里。

    学校门口的摄像头只到大门那里就没了,到了对面只有几家商店,他们偷懒没有装摄像头,方便了赵真琪行事。

    “人给你带来了,东西可以给我了吧。”赵真琪也跟着上了车,一上去就对副驾驶座的男人说道。

    那男人转过脸赫然是当初赵真琪新交得男朋友:“当然。”说着把一盒带子扔给赵真琪。

    “还有呢?”赵真琪苍白着脸,颤抖地问。

    “还有什么?”赵石明知故问。

    “借条!”赵真琪低吼道。

    “欸,这话就不对了,你借得凭什么要我还。”

    “你!”赵真琪语气放软:“当初说好一笔勾销的。”

    男人毒蛇般的目光划过赵真琪的脸,笑着说:“是啊,这些照片不是全给你了,我可是一点底片都没有留,够义气了。”

    大中午的,龙午那边还是刚刚吃完午饭。

    刚一擦嘴,男老师就说道:“下午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不过五点之前必须回酒店,现在可以去午休一下。”

    众人早就心痒难耐,哪还去午休,个个摩拳擦掌就等老师发话放人呢。

    “这些……”男老师看着一个个溜得跟什么似的学生,气得头顶冒烟。

    “算了吧,年轻人嘛。你怎么跟你那老师一样古板。”女老师挑着弯眉乐道。

    男老师哼了一声,上楼休息去了。

    女老师看着大二那两位一向被称赞稳重的学生,以丝毫不逊于其他人的速度走出了酒店,不禁摇头:爱情的力量果然莫测!

    显然众人都是做过功课的,一出来就明确地往各个方向走去。施山青和龙午慢慢落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你要找哪家店?”

    “小澄只是说了大概的方向和店名,我也不确定。”龙午往四周看了看,虽然她是本地人,但基本不出来玩,对很多地方其实也不熟悉。

    “这里挺好的。”施山青突然说了一句。

    “嗯。”龙午虽然不清楚施山青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直觉告诉她应该要回应。

    那家店是一家做中式糕点的,光从门口摆放的图片看,龙午就知道它们很甜,估计是海市的口味。

    “看起来不错。”施山青抬手移了移帽檐,说道。

    “小澄说她要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龙午看着图片下面的文字回忆道。

    在这家看起来不错的店,施山青必然是要坐下来尝尝的。他进去点单,龙午坐在外面的大伞下。

    “您好,需要点什么?”服务生热情地问道。

    施山青对着单子点了几样:“就这些。”

    “请问您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服务生把手写的单子传到后面,然后问道。

    “两个。”施山青透过玻璃指了指坐在外面的龙午。

    服务生来回打量两人头上同款的帽子,眼里闪过了然,乐呵呵道:“请稍等,很快就好。”

    不到十分钟,热乎乎的糕点就出炉了,施山青看着盘子里的东西,皱了皱眉道:“你弄错了,我们没有点饮料。”

    “没有弄错哦,这是我们店的活动呢~”服务生依旧笑意满满:“这是我们店的祝福,我们希望客人能够长长久久哟~”

    施山青看着那两杯粉红色,上面还画了一颗心的饮料沉默了。

    “谢谢。”施山青努力忽略怪异感,礼貌地对服务生道谢。

    他们出来时才吃过午饭,即使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胃还是没有那么空,所以施山青只是点了几样招牌点心,好在这些都是小东西,一口就能解决一个。

    龙午以为果汁也是施山青点的,没有过问,低头慢慢吃着糕点。

    倒没有想象中那么甜腻,只是有种甘甜,吃完后口中还留有清爽。

    两人静坐了一会,才又进去准备打包几种糕点带回去。

    服务生见他们进来立刻问还需要点什么。

    “帮我们打包这几个。”龙午在单子上点了几样。

    “好的,不过我们需要你们二位一起的签名哟~”服务生说着,不知从哪掏出来的一本粉粉的大本子。

    摊开上面全是两对两对的名字并列在一起,中间还画了红心!

    “……”龙午和施山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个词:奇怪!

    服务生见他们半天不动,笑眯眯地解释:“写上名字之后可以半折的哟~不写名字的话就不能打包带走呢~我们这是给情侣的专属哟~”

    “……”施山青第一个动手在本子上写,然后把本子移到龙午面前。

    都到这地步了,只能硬着头皮写下去了,总不能空着手回去。

    见两人写完,服务生笑眯眯地掏出一只红色的油彩笔,在两人名字中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心。

    “请稍等哟~很快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