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37章
    虽然龙午洗过了澡,但她用得是香皂没有沐浴露的味道重,施山青鼻子灵又靠得近,还是闻出淡淡的酒味,不浓只一丝丝几近乎无。

    龙午作为一个有前科的人,施山青几乎立刻分辨出来了,他清俊的眉宇皱了皱也不作声,随意指了几篇小说。

    “就这些吗?”龙午问。

    “嗯。”施山青点头,正想拐弯问一问喝酒的事。

    咕——一阵响声从龙午肚子里传出来。

    “……”龙午刚点完发送的手指僵住了,她大概真的过得太.安逸了,不过是从昨晚到今天早上没怎么好好吃饭就受不了了。

    “你没有吃早饭?”施山青口气变冷了几分,开始见她总是锻炼,还以为她很注重身体,现在看来完全不是。

    “早上起来没什么胃口。”龙午莫名心虚。

    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达不到能够指责的地步,施山青只能咽下心中的气。

    他们学院就在四食堂的边上,离得很近,有时候学生会趁下课那一点时间去买东西吃。施山青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所以下课去的时候有点懵。一般他都在七栋那边的餐厅吃饭,没去过其他的食堂。

    这时候去的学生大部分都是经管学院的,看到施山青就差没把眼珠子瞪下来。

    “一杯豆浆,两个包子。”施山青在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窗口站住了。

    “同学要什么包子?”阿姨递给他豆浆问道。

    “豆沙。”她是海市人,应该不会讨厌甜甜的东西。

    施山青腿长,走路也快,到教室的时候离上课还有十分钟。

    “给,先填填肚子。”施山青坐下把东西给龙午。

    “谢谢。”龙午先是诧异,然后把东西接了过来。

    “早上不吃饭对胃不好。”施山青最终还是没问她喝酒的事。

    “就今天一次。”龙午不好意思道。

    一次也不行,施山青在心里默默接着。

    包子几口就被龙午吃完了,剩下一大杯豆浆在那,老师已经进来了。施山青帮她把吸管插了进去,小声说道:“趁热喝,豆浆冷了不好喝。”

    做为一个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学生,龙午最终打破了她的原则,低头嘬着吸管喝了起来。

    下次不能再坐在倒数第二排了,某位长年坐在第二排以施山青为学习对象的学霸,扶了扶自己的厚玻璃眼镜深沉地想,施山青已经堕落了,不值得自己再学习了。

    一连几天早上施山青一起来就要给龙午发短信,像之前龙午给他发短信一样,提醒她要记得按时吃早饭。

    哪怕龙午回复了,两人上课碰面的时候他还会再问一次。龙午没觉得烦,只是心里暖暖的,想着这个朋友没白交。

    至于整个院里已经默认两人是情侣的事,施山青和龙午皆是没有进耳,他们都是那类不在乎别人眼光的人,最多有人跑到他们面前去问这件事,才会出面澄清。不过显然没人敢上前去问,唯二敢问的人也在心里悄悄默认了这件事。

    宁澄和她父母一起住了三天,下午回了寝室,也不知道和她爸妈说了些什么,整个人怏怏的。

    “回来了?”龙午刚把作业做完,宁澄就推门而入。

    把手里头一大堆东西扔在桌上,宁澄回头看了看赵真琪的床铺,问道:“姐,她的东西全搬走了?”

    “嗯,昨天她父母从县城赶了过来,学校陪着他们一起把东西全拿走了。”龙午解释道。

    虽然赵真琪犯了大错,但她父母不知情,甚至算受害者,学校也不可能黑着脸,该怎么处理还得怎么处理。

    “是吗?”宁澄小声嘟囔了一句,“警察那边好像有了什么消息。”

    宁澄父母赶过来不单单是看她有没有事,更重要的是过来给警方和校方施压,希望他们能尽快把凶手给处理,赵真琪作为一个帮凶,肯定不能被放过的。

    “对了!姐,你有张辽学长的电话吗?”宁澄突然想起一个事。

    “班长?没。”

    “我爸妈想在走之前和他吃顿饭,感谢一下。”宁澄嘟了嘟嘴,显得幼稚的不行。

    “我帮你问问。”龙午想起来施山青和张辽玩得比较好,应该会有他的电话。

    “好!”

    龙午发了条短信给施山青,他回复得很快,几乎她刚发过去施山青就把电话号码给发了过来。

    宁澄把号码存了起来,直接拨了过去,见手机上的A市通话地址,轻轻“咦”了一声。原来他也是A市人,宁澄想了起来两人第一面就是在去A市的飞机上。

    几下嘟声过后,电话被接通,一道懒洋洋的年轻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谁呀?”

    “张辽学长吗?我是宁澄。”宁澄软绵绵还带着丝甜味的声音一传到张辽的耳朵里,他立刻从游戏椅上坐直了身体。

    “小澄学妹?!”张辽摸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没事。”宁澄心里有点感动,连忙解释:“我爸妈想请学长吃个饭。”

    咦,见家长?张辽老脸忽然红了红,这……这发展太快了。

    “学长你明天有空吗?”

    “有的。”没有也要有!多少年了!他张辽终于要老树逢春了!

    宁澄并没有看到对面张辽老泪纵横的模样,她把她父母的话传达完再次向张辽表示谢意后,挂了电话。

    张辽紧紧握着手机,振奋地想,一定是施山青那家伙一直挡着他的桃花运,现在他一和龙午交往,自己的桃花眼瞅着就要开了,美滋滋!

    “哈哈哈!”仰天长笑三声过后,张辽给施山青发了条短信:兄弟,多谢你高抬贵手,让我得偿所愿!

    完全忽略宁澄说得是他单独和宁家爸妈吃饭。

    第二天中午,张辽打扮得整整齐齐,穿着一身浅蓝色西装,头发还摸了发胶,就这么往市中心去了。

    这边张辽怀着一颗相亲的心去吃饭,而宁澄却接到了警察局打过来的电话。

    刚销完假,想恢复上课进度的宁澄就接到警察那边打过来的电话,说是赵真琪被抓捕归案了,让她这星期五去一趟。

    正好龙午那天没课,说陪着她去。

    宁澄爸妈下午两点的飞机,走之前非得要见见救了自己女儿的同学,宁澄一开始就没准备去,一去她妈又得唠叨着让她转回A市。

    所以张辽到的时候只看见宁澄的父母。都是A市那个圈子的,张辽一眼就认出来了对方。

    宁澄当初身体不好,基本没有和他们这些二代见过面,张辽也没想到A市那个宁家去,现在一见面立刻就知道宁澄家里的情况了。

    “宁伯父,宁伯母好。”张辽收了心思,恭恭敬敬地向坐在那的二位问候。

    “欸,这不是小辽吗?”宁母惊喜的看着张辽,显然也没想到救了自己女儿的后辈是自己认识的。

    宁爸也在暗自点头,A市这下面一辈的他也大概知道,张辽算是争气的,也不会像其他一些二代小小年纪什么都干得出来。

    “快坐下。”知道是熟人后,宁母更加热情,“真没想到是小辽,这次多亏了你。”

    “伯母,这是我应该做的,大家都是同学,而且小澄是我直系学妹,我作为学长应该要照顾好她。”张辽诚恳道。

    “好孩子。”宁母给张辽夹了一筷子菜,“我们家澄澄以前身体不好,这刚好没几年就非得要离开我们,本来就不放心,现在有你在这,我们也会安心一点,以后还望小辽你能看着点我们澄澄。”

    “伯母说笑了,小澄一直把自己照顾的很好,这次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坏人。”张辽小心的护着宁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