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42章
    施山青连夜飞到W国,立刻到酒店修整了两个小时,之后马不停蹄地忙着和那边公司谈判,手机连开机都没有开,更别提看了。

    之前在公司只能算是替他爸打打下手,这次算是施山青第一次展示自己的手腕,如果成了必定能在公司立住脚跟。他提前准备了很久,大问题基本没有,只是有些小事需要双方再磋磨一下。

    W国公司的执行总裁是个金发男人,在和施山青谈拢生意后,盛情邀请他去自己的庄园玩。双方都有意再加深感情,施山青立刻同意了。

    “施,这就是我的庄园,我的夫人和女儿也在这。”金发男人带着施山青一行人穿过长长的小路,来到一栋具有异国风情的建筑门口。

    随后两名女性缓步走了出来,显然是庄园主人的夫人和女儿。

    佩索今年刚满十六岁,她受到自己父亲的影响,对中国的文化很有了解,也很喜欢,曾经几次去中国游玩。

    听到自己父亲打电话说要带着客人来庄园,她和母亲连忙走出来迎接客人,却没有想到客人是个极俊美帅气的男人。听说他是父亲的客户,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厉害吗?佩索脸羞红了一大半,他年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呢。

    到底是做父亲的,德顿三言两语便把张助理几人给划到自己边上,让佩索带着施山青去逛,反正生意已经谈好了,张助理他们也大意了,兴高采烈地就随着德盾走了。

    扎了两个金色马尾的佩索走得是田园风,头上还带了一顶小草帽,虽然才十六,身体却发育得很好,一路蹦蹦跳跳的为施山青介绍庄园里的情况。

    只是施山青哪有心思看这些,他一门心思过来谈生意,合同不到三天就相当顺利地签好了,本来他是要提前回国的,但是张助理硬是要让自己留下来和德顿玩乐两天,好加固合作关系。

    随意敷衍了两句,佩索也感觉到了,她慢慢停下脚步,问道:“施,你们中国人都这么内敛吗?”

    “也许吧。”施山青心不在焉地回道。

    佩索听出施山青的敷衍之意,却不想轻易放弃,又说几句话,让施山青跟着自己去附近的一个地方坐着。

    “这里的酒是我们庄园自己产的,很醇,你可以尝尝。”佩索一坐下来就准备给施山青倒酒。

    酒的味道的确很好,施山青虽然不能喝多少酒,但好坏还是知道的。

    看着杯子里艳色的液体,施山青有些走神,如果带回去给龙午,她应该会喜欢吧?不让她喝多,只喝一点对身体不会有坏处的。

    “施?”佩索连着说了好几句话,施山青都没有注意听。

    “我喝不了酒。”施山青回过神拒绝道。

    “你不能喝酒?”佩索愣了愣,也没有强求,把一个果盘推到他面前,“那就吃点水果吧。”

    施山青没有拒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他看了看手表,觉得时间实在是太漫长了,张助理他们花得时间也太长了点。

    拿出手机,施山青按了开机键,他还是想和龙午发条短信,哪怕是问候一句也行,要不问问她想不想喝酒?

    在手机启动的时候,施山青散乱地发散着自己的思维,一直到手机恢复正常信号,几天前龙午发来的短信终于被他看到了。

    在看完短信内容后,施山青仔细地看了看发信时间,发现在自己那天下午没去上课的时候,龙午就发了短信问自己怎么了,担心之意跃然可见,他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

    佩索收回远眺的目光却发现对面俊美的中国男人拿出了手机,原本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年代谁不是动不动就拿出手机点点点。

    只是下一刻佩索心里就轻松不起来了,施打开手机的时候眉宇还是微皱着的,才过了一会,他眉间轻展,唇边尽是笑意,佩索忽然想起了中国的一个词:色若春晓。

    “那是你女朋友吗?”佩索大大方方地问了出来。

    “什么?”施山青还沉浸在龙午给他发消息的喜悦当中,猛地听到对面的发声,还有些茫然。

    佩索抬起手指了指施山青的手机,笑道:“是你女朋友给你发了短信吗?”

    施山青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站起来说要回去了,他想马上回校,和龙午说自己不生气了,他不想和她一直冷战。

    “我带你去找我爹地。”佩蒂耸了耸肩,无奈道。

    虽然急着回去,施山青还是在W国停留了一晚上,毕竟这两天张助理他们高强度的工作,他不累,还要顾及其他人。

    回到酒店,洗完澡出来,施山青捧着手机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要怎么回来龙午。

    他长叹一声,整个人往后一仰,倒在床上。施山青盯着那条短信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竟是泛起了红晕。

    最迟明天下午,他就能回校见到她了,第一面该说什么好呢?施山青觉得自己有太多不知道怎么办了。

    到入睡的时候,施山青也没想出该怎么回复龙午,最后干脆捧着手机睡着了。

    等早上张助理来敲门的时候,施山青迷糊地揉了揉眼睛,看着枕边的手机,直接拨通了龙午的号,而此刻龙午正准备熄灯睡觉。

    龙午看了看手机,然后对宁澄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出去接了电话。

    “喂。”龙午打开寝室门一走出去把电话接了起来。

    即使还在迷糊中,施山青也对龙午这声极其公式化的问候感到不开心,好看的眉皱了皱,却不影响他黏糊糊道:“阿午,我给你带了红酒回去,听说很好喝的~”

    “……”龙午第一反应是施山青喝醉了。

    “施山青?”她试探地叫了一声。

    “嗯……”施山青声音软软的,显然他还是迷迷糊糊的。

    呼——龙午心下松了一口气,没有自称“青青”,应该不是喝了酒,她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时间,施山青那应该是早上,他怕是刚起床。

    之前龙午见过一面施山青赖床的样子,她也不挂电话,听着远在W国的施山青从电话里传过来浅浅的呼吸声,对方在说了一句话后似乎又睡着了。

    施山青确实在打通电话后,又闭上了眼睛,他昨天睡得晚,今天自然还带着浓浓的困意。

    只是苦了门外的张助理,他敲了一次门,里面的施山青在回应了一声后就毫无动静了,他又不敢再敲,怕惹怒了自家少爷。他跟着施山青这么多年,多少知道他一些怪癖。吵醒施山青的人,可能会觉得他挺好说话的,而事后等施山青清醒过来,一定会被他给记在心上。

    张助理一个北方大汉子,颓然地站在门口,一只手敲也不是,不敲也不是。

    “张助理,总裁还没醒吗?”一位同行来的公司新人,见到张助理热心地问道。

    施山青原先是在公司里挂名副总裁,毕竟他还有学业在身,但是今年开始董事长似乎想让施山青开始接手公司,好几个项目都交给了施山青,当然他也完成得非常好,基本公司的人都已经认定了施山青为执行总裁,这次回去后更是能加深他在公司的地位。

    “嗯,你先下去用餐,我再等等少爷。”张助理把手收了回来,扯了扯西装,咳嗽一声说道。

    大概十分钟之后,施山青才从一片混沌中清醒过来,他奇怪地看了已经黑屏的手机一眼,然后起床换好衣服,打算去洗漱。这时门外传来张助理的声音。

    “少爷,该走了。”

    “再等十分钟。”施山青随口道,弯腰拿起手机,正准备看时间,却发现手机显示正在通话中。

    “……”为什么?施山青面上还是清清淡淡的,心里已经炸开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要在龙午面前丢脸?

    刚刚迷糊中说得话一点点回笼,施山青恨不得立刻昏睡过去,好换挡重来。

    龙午一开始只是不想没有礼貌地主动挂了电话,虽然那头的人明显神志不清。在施山青眯上眼睛沉默后,她也不再说话,只是拿着手机,没想到十分钟后龙午听到那头传来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响。

    龙午一愣,没想到会听到施山青穿衣服的声音,等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张助理敲门声,龙午已经回神晚了。因为施山青已经发现了,他垂下眼,强自按下内心复杂的情绪,向龙午道了声晚安。

    “抱歉吵到你了,快去休息吧。”施山青为了掩盖自己的狼狈,略显冷淡地说道。

    若是普通人,听到施山青这样的语气,一定早就不高兴了。但是龙午天生缺这根筋,不但没有受到施山青冷淡口吻的影响,反而听出了他别扭的小情绪。

    靠着墙,龙午眼底带着一丝难得的笑意,“好,你早点回来。”

    施山青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愣愣地垂下手,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刚才接电话的那边耳朵在发烫。

    “少爷?”见施山青还没有出来的迹象,张助理硬着头皮又叫了一次。

    “等着。”门内传来一道低沉的冷声。

    这是生气了吗?张助理担心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