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44章
    “你从那地方退下来,又没伤又没残,多的是人要你,哪里还需要你读什么专业,连公务员考试都不用。”雷实指了指蹲在门口吐得昏天黑地的实习警察,说道,“他那种走正规途径的才需要考进来,你这种就是一句话的事。”

    “这样么?”龙午这么多年都是奉公守法,遵规守纪的好公民,好学生,完全没有想到这块来。

    雷实检查完尸体,站了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之前你说是你父母硬要你退下来的,那他们还让你进警局吗?”

    龙午一怔。

    “你不会连问都没问吧?”雷实吃了一惊。

    “我会问的。”龙午含糊了一下。

    “欸,你自己处理,要真不行……就算了。”雷实犹豫了许久,还是说道。本来刑警就不算什么好工作,他自己不过是当年凭着一腔热血进来的,现在要他硬把龙午扯进这泥潭里,他也没那么冷血,毕竟龙午是女孩子。连男人当刑警都很难吃得消,她一个女孩子进来的确不是什么好工作。

    “嗯。”龙午瘫着脸看不出什么表情。

    法医从门口走过来,雷实正好检查完,站起来给法医让了位子。

    “走吧,这里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雷实脱掉手套,拍了拍龙午的肩。

    看着雷实走完了流程,一直到七点,龙午才赶回学校。现在天气越来越热,七点天还没黑,校门口来来往往都是出来玩的学生。

    就连宁澄也没回宿舍,龙午给她发了条短信,问几点回来。宁澄长着一副好欺负的样子,龙午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不到一年已经发生了两件事,为了以防万一,她习惯多问上一句。

    宁澄正和张辽一伙人喝啤酒吃烧烤,看到龙午发来的短信,立刻回了过去,说自己和张辽在一起。

    宁澄身体最近几年才好了起来,这些东西其实不能多碰,好在张辽也聪明,几次一起吃饭下来就知道了宁澄的习惯。有他在一旁照顾,倒也不难。

    “这难道是弟妹?”外校几个大三的男生打趣道。

    宁澄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眼张辽,说道:“他是我直系学长,为学长加油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话是没错,而且旁边也还有几位一起来加油的大一学妹。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刚才张辽有多护着宁澄,所以这才有了众人的打趣。

    张辽麦色的脸被烧烤摊上灯光映得发黄,看不出原本的脸色,他咳了一声道:“乱说什么,这么多串堵不住你们的嘴?”

    “哦——”围在用几个短桌拼成长桌的一伙人长吁了一声。

    “好了好了,今天让我们的冠军敬酒。”和张辽同队的一位先站起来转移了话题,众人见状只好开始灌张辽了。

    到最后回去的时候,宁澄跟着同去的几位女生一起到了寝室楼下,张辽和他那帮兄弟走了。

    “姐,我回来了。”宁澄推开门进来。

    “去喝酒了?”龙午闻到宁澄身上的味道。

    “我喝了一点啤酒,就一点点。”宁澄扯过椅子啪叽坐到龙午面前,她大概是上了头,平常没有胆子这么对着龙午。

    “姐,你觉得施学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宁澄严肃着小脸,认真地问道。

    龙午倒没听出来什么异样,她仔细想了想说:“他长得好看。”

    “噗!”听到这个答案,宁澄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她真没想到她姐居然会用这么肤浅的理由来形容自己的男朋友,虽然施山青学长的的确确长得非常好看。

    “他人很好。”难得有人问她朋友,龙午认认真真回道,“不过有时候挺小孩子气的,要哄着。”

    宁澄睁大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做恍然大悟状,难怪她姐能俘获施学长的心,谁能想到高冷男神私底下是这样的性子。

    “姐,你真厉害!”宁澄对龙午竖起了大拇指,拿起衣服跌跌撞撞去浴室洗澡了。

    早上不需要闹钟,龙午一到五点就醒了,这时候既没水又没电的,龙午直戳戳地睁眼躺在床上,一直到了六点才起来。花了十五分钟洗漱完,龙午慢跑到操场。

    这时候不光操场,整个学校都安安静静的,龙午到操场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看了看手表,还差五分钟到六点半。

    龙午站在一边做热身,眼睛却在观察周围。一到六点半,施山青慢悠悠地从男寝的方向走了过来,一只手拎着一个袋子,一只手还揉了揉眼睛,显然还是没睡醒的模样。

    龙午热身也不做了,立刻朝他走了过去。

    “喏,酒。”施山青见她过来了,把手里的袋子递给龙午,眼里还带着点水汽,整个人显得稚气了几分,让龙午也心软了一丝。

    “你还困就早点回去睡觉。”

    施山青高龙午大半个头,只是女生一般看起来比男生高,所以两人看起来差距不大,只有凑近了才看得出来。这时候靠的近,施山青得微低着头看龙午。

    “我陪你一起跑。”施山青说道。

    龙午没拒绝,不过当她热身的时候,见施山青站在那一动不动的时候,龙午奇怪地问:“你不热身吗?”

    施山青摇了摇头,唇红齿白,笑得分外好看,“我看着阿午跑就行了。”

    “……不是陪我一起跑吗?”龙午觉得刚才自己应该没有听错。

    “有的,我的心在陪着阿午一起跑哟~”说着,拎回龙午手里的袋子,靠在护栏边上望着她。

    龙午听到施山青最后一个语气词,眯了眯眼,最后在跑之前说了一句话。

    “那青青你在这等着。”

    “好的。”施山青半闭着眼睛回道。

    原来喝醉了酒和没睡醒都会变成这副模样吗?龙午绕着操场跑的时候,思考着施山青这么多次的行为总结道。

    被晨风吹了大半个小时,施山青才渐渐清醒过来,望着还在操场上跑步的人,他抿了抿唇,往一旁的食堂走去。

    龙午正好跑到了他正面,施山青对她示意了两下,直接往那边走去。

    早上六点半的时候,食堂很多东西都没准备好,现在七点多了也差不多能有东西吃了。

    施山青照旧买了豆浆和豆沙包,不过这次是两份的,等他排完队回来的时候龙午还在跑。

    阿午脚上和手上好像绑着什么,施山青抱着早点,望着龙午的身影想道。

    因为经过的时候看见施山青手里的东西,龙午干脆提前结束了,平时她习惯要跑上一个小时的。

    “阿午,给。”施山青见龙午过来立刻递上早点,她跑了这么久,脸上居然没多少汗。

    “谢谢。”龙午吐了两口气,也像施山青一样靠在护栏边上开始吃起了早点。

    “阿午,你手脚上绑了什么?”施山青喝了一口豆浆问道。

    龙午伸出一只手给施山青看了看,说道:“这个么?是铅块。”

    “很重吗?”施山青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

    龙午体质非常好,至少在三年前是异于常人的,即使是现在没了那些高强度的训练,这点重量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还好,不算很重。”龙午回道。

    两人站在那默默地吃完早点,走出操场把垃圾扔了,龙午提着袋子和施山青漫无目的地走着。

    “施山青,你毕业以后会做什么?”龙午忽然问了一个相当俗气的问题。

    施山青没有立刻回答,反而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不喜欢龙午直接连名带姓的叫自己,他都已经开始叫龙午的昵称了,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让龙午叫他什么,施山青想不出来干脆问龙午。

    “那我叫你青青?”龙午试探道。

    “不行!”施山青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说完也有点后悔,“叫别的吧,这个……这个不行。”

    青青只属于一个人的,施山青好看的眉宇皱得老高,实在愁极了。

    龙午倒没觉得尴尬,她扯了扯脸笑道:“那就阿青吧,你叫我阿午,我叫你阿青。”

    “哦。”施山青没再说不,他觉得自己很让龙午下不来台。

    “刚刚你问我的问题。”施山青停住了脚步,似讨好地圆回刚才龙午的问题,“我毕业会去家里的公司帮忙,刚好专业对口。”

    “是吗?”龙午若有所思,“你成绩那么厉害,肯定能行。”

    “阿午是想好了去哪吗?”施山青口气还是软乎乎的,好像还在怕龙午为刚才的事生气。

    “嗯。”龙午一直都对施山青的情绪敏感,见他这模样,眼睛里忍不住带上了笑意,“阿青,我没有生气。”

    说着,龙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施山青的眼睛,她一直觉得施山青的眼睛里似乎有星空,尤其在看着人的时候,深邃迷人却干净。

    施山青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一时间愣在原地,任由龙午摸了上来。

    “你眼睛真好看。”龙午低声说道。

    “是,是吗?”施山青脑子像是“轰”的一声炸开了,俊美的脸上泛起红晕,手脚都不知道怎么安放。

    龙午也是鬼迷心窍,两人各怀心思,居然半天都站在那里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