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45章
    自从那天早上过后,两个人隐隐约约又开始别扭起来,也是奇怪,最近他们总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产生间隙。

    说话倒还说话,只是表情都不太自然,平时喜欢在教室四处游走的张辽有次过来还问他们是不是吵架了。

    这次两个人没急着向对方和好,每天按部就班地上课,上完了课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去了。施山青慢慢接手公司里的事,龙午一有空就跟着雷实出警,雷实甚至还给她谋了两套警服撑门面。

    看着躺在地上的一干哀嚎的人,雷实抖了抖衣服,笑道:“我们龙午出手就是利落。”

    龙午没说话,低头径直把刚才因为动作过激而散开的衣服扣子一个个扣好,她腿长人又不爱说话,警服穿在身上相当精神,看着就像那些宣传片里的好警察,不像雷实看起来比地上躺得那些人还要社会。

    旁边那位跟着雷实的实习小警察在一边听到雷实的话悄悄撇了撇嘴,在他看来副局就是把龙午当打手,有她在,跟着的警察都少来了好几个。

    让外面站着的警察进来把这群人扣押带上警车,雷实哥俩好地搂着龙午往外走。

    “明天有事,不来了。”龙午淡淡说道。

    “嗯,晚上要不要到我家来吃饭,你嫂子念了你好几次。”龙午不算正式的警察,因为他和局长的关系才能进来,基本随时随地可以抽身。

    “不了,晚上回学校有课。”龙午既然决定以后当刑警,现在除了等着正常毕业,关于刑侦方面她还是想了解一点。大学能多修一个专业,虽然时间过去了一点,但和学校商量一下也不是行不通。之前龙午已经报好了名,现在晚上开始上课了。

    D大的刑侦专业老师是隔壁警校请过来的老师,经验丰富,以前也是从一线下来的老警察,因为本身学历高,退休后没事干,干脆来教书了。龙午跟着他倒也能学到不少东西,毕竟干了几十年的老刑警,就像一个活着的文档,随便拎出一件案子都够他们琢磨好久,雷实那边大部分都是一些鸡毛蒜皮,最多像今天这样处理一群持械抢劫的混混,大案并不常见。

    龙午白天上课有空就跟着雷实,晚上也要上课,除了说晚安,一个礼拜龙午和宁澄竟然都没说上几句话。施山青也忙,两人也只有在上课的时候能见上面,有时候一天都没说上过话。

    “喂,爸,嗯,我明天回去。”龙午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听着她爸絮絮叨叨完换了她妈念叨也没烦,垂下眼安静地听着,偶尔回上一两句。

    “姐,你要回家了吗?”宁澄见龙午挂了电话问道。

    “嗯。”明天星期六,她想和她爸妈说说毕业以后的事。

    “哦——”宁澄怏怏地拉长声音道,她一个礼拜都没怎么和龙午说话,还想着星期六和她姐出去玩呢。

    陈绣教文学的,龙宏教数学的,和龙午的专业差得有点远,即使在一个学校,他们对她的消息了解都不多。当年龙午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换到了D大,专业选得是分最高的金融系,倒不是她喜欢,只是想着尽可能让自己的分数最大化,不然她父母肯定会更难过。

    知道龙午要回来,龙宏买了很多菜回来做,陈绣在旁边打下手。龙宏手艺很好,附近的邻居偶尔都要来讨教一番。可惜他女儿长这么大,他都不知道女儿喜欢吃什么菜,只知道她不喜欢甜食。陈绣也安慰过龙宏,龙午不挑食,什么都吃,龙宏做得菜她都能吃。

    “欸,女儿是不是回来了?”龙宏关小了火,侧耳听了会说道。

    “我去看看。”陈绣端着碗筷说道。

    陈绣出门一看,果然是龙午回来了,正在玄关换鞋。

    “午午你瘦了。”看着龙午,陈绣眼睛瞬间泛红。

    “妈。”龙午把手里的饮料放在桌上,耿实道:“我没瘦。”

    “……你这孩子!”陈绣一腔的感情被瘫着脸老实回话的龙午给堵了回去。

    “爸。”龙午上前接过龙宏手里的盘子。

    “回来了?”龙宏到底是男人,感情没那么外露,冲龙午笑了笑,眼里都是慈爱。

    等菜都端了出来,龙宏才解开围裙坐上桌。

    龙午没一开始就告诉他们自己的打算,估计说了他们可能吃不下饭了,干脆等吃完了饭才告诉他们。

    能想到这面,龙午已经尽力了,等吃完饭,她直接说自己毕业要去当刑警,连个缓存的机会都没留给陈绣和龙宏。

    “午午,你刚刚说什么?”陈绣愣了半天才似回过神。

    “我毕业后会去当刑警,就在市警察局。”龙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龙宏没说话,他转头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你,你专业也不对口啊。”陈绣还在挣扎。

    “前段时间我报了刑侦专业。”龙午接着说道。

    陈绣望着龙午,嘴唇抖了抖,“非要当刑警?警察不行吗?”刑警和警察是两个概念。

    龙午摇了摇头。

    “女儿想要去就她让去。”龙宏转过脸看着龙午,话却对着陈绣说。

    陈绣怎么舍得拒绝,这是龙午长这么大第一次表现出自己的意愿,可……

    “午午,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陈绣从龙午进门后一直忍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妈就想你好好的,健康的活下去。”

    当初赶到医院去,看到躺在重症室的龙午,陈绣恨不得是自己躺在那。那时候她就一直后悔,为什么要听朋友说得话,送龙午去当兵。因为这么多年龙午长年沉默,他们夫妻都以为女儿内向,想着送去当兵会开朗一点,谁知道……谁知道会变成这地步。

    到现在陈绣都时常做噩梦,梦见龙午躺在医院,浑身都是血。

    龙午沉默,她不知道要怎么说话,打小她就不能见她妈难过,不然当年也不会大半夜出门把志愿给改了,虽然事后她妈更难过了。

    “已经想好了?”龙宏已经平静下来了,开始问清楚情况,陈绣也没拦着,她不可能不让龙午去。

    “嗯,已经和局里说好了。”龙午点点头说道。

    “有空多回来看看。”龙宏和陈绣在学校上课不好去找她,也没时间,只有周末有空。

    “好。”

    因为这件事的冲击,龙午一个周末都被留在了家里,陈绣想多和她说说话。

    “小午你堂哥最近要回来你知道吗?”龙宏刚从隔壁教授家里回来,见到龙午问道。

    “他给我发了消息,让我去接机。”

    陈绣正坐在沙发上尝试着打毛衣,奈何手笨,半天只把毛线给打了大大小小的结,她放下毛线问:“克方什么时候回来?”

    “哥说大概下周,到时候回来给我打电话。”龙午也坐在沙发上帮忙,可怜母女两个手都不行,龙午摸.枪倒是利索。

    “我来吧。”龙宏看不过眼,让龙午坐到边上去,自己三下五除二把打结的毛线给拆了,然后在针上绕了两圈,利落地在针上面上好了一排。

    “……”陈绣看了半天没看明白,干脆把怀里的毛线全塞到龙宏腿上,说道:“我要给午午织一件毛衣,隔壁小舒说了手织得毛衣暖和。”

    这话里话外透着非要给龙午织出一件来,但让陈绣来织显然行不通,估计下个冬天一只袖子都没织出来,这个任务只有龙宏才能完成。

    龙宏没反驳,一个大男人低头开始织起毛线。陈绣从来是被娇惯的,小时候父母宠着,结了婚龙宏宠着,不过除了手笨了点,她不怎么会显得娇气。

    “爸妈,我先回房了。”龙午左右没事,想回房睡觉。

    刚躺下,手机就响了。龙午起来拿过手机一看,是施山青。

    施山青刚从公司回来,没回学校,而是去了自己在公司附近买得房子里。他摆弄了一会手机,还是给龙午发了条消息,问酒好不好喝。

    龙午没来得及喝,她没酒瘾,有时候没事才喝喝,这些天忙压根没碰过。

    想了会,龙午干脆给他打了电话过去解释。

    “还没喝么?”施山青听完后,喃喃说了句。

    “最近忙。”龙午已经从床上起来了,端坐在椅子上。

    施山青揉了揉眉心,俊美的脸上全是疲惫,即使公司是他父亲的,底下一群老狐狸还是欺负他太年轻,想下绊子。

    “要注意身体。”施山青也忙,可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知道,你……”

    “你……”

    两人不约而同想说些什么,最后又都沉默下来。

    “早点休息”施山青道。

    “嗯,晚安。”

    放下手机,龙午在椅子上坐了会,刚躺回床上,手机又响了。

    是龙克方。

    “哥?”

    “小午你没睡吧?”男人低沉的声音透过手机从遥远的M国传来。

    “没。”

    “太好了,亲爱的妹妹,星期四有空吗?来接你可怜没人爱的哥哥吧~”龙克方的脸在异国的阳光下格外英俊,说出来的话却肉麻的可以。反正外国人听不懂自己在讲什么,龙克方无所畏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