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55章
    “这附近有庙?”宁澄兴致勃勃地问道,她在A市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虽然她以前由于身体的缘故也不常出来。

    “在单京路附近。”施山青帮着龙午倒了杯茶水后说道。

    其实A市年轻人知道的不多,多的是上了年纪的人知道,张助理也是之前被家里人带了去才知道的。

    四个人只是在一起吃了顿饭,吃完后张辽迅速把宁澄给带走了,不让她再缠着龙午。

    施山青心中满意张辽的识相,结账后带着龙午去下一站市中心玩。一直到了下午五点多才停了下来休息。

    休息够了,龙午手里拿着一杯冰柠檬水跟着施山青往外走,这时候人多,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学生嘻嘻哈哈地拿着东西也往外走。看到施山青,其中一个女生把前面一个女生猛地往施山青身上推。

    女生手里还拿着冰淇淋,虽然施山青躲过了女生却没躲过飞过来的冰淇淋,白色的衬衫上立刻布满了污渍。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没人想到这个结局。

    龙午立刻放下手里冰饮,拿纸巾帮施山青把衣服上的东西擦掉,但已经来不及了。

    “阿午,不用擦了”施山青皱眉阻止道,衣服脏都脏了,他不愿意再脏了龙午的手。

    那群学生也被吓住了,本来想开个玩笑,没想到变成了这样。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总有人和自己过不去。施山青长长地出了口气,忍着不适和龙午出去了。

    “先回去吧。”龙午停下来说道。

    施山青不同意,晚上有安排,要是回去了全浪费了。

    “我们先去商场,买件衣服换了,不碍事的。”施山青想了想说道,正好市中心有个大型的商场。

    夏天的衣物薄,施山青衬衣的下摆被弄脏了一大块,不禁难堪而且黏糊糊贴在身上异常难受。可他不能表现出来,就怕扫了龙午的兴。

    新衣服最好要洗了穿,但是事发突然施山青也只能在商场买了换上。

    施山青一出来,龙午就指着他的脖子。

    本身今天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弄的有点烦躁的施山青穿衣服有点急,衣领的一角被折了进去。

    龙午见施山青还在望着自己,干脆直接上前帮他翻了出来。

    “谢谢。”施山青低声道。

    龙午浅浅的呼吸打在他的下巴上,他烦躁的心情竟慢慢平复了下来。

    “我们家阿青他啊……阿青!”正挽着乐舒的手准备说说自己儿子的杨棠,突然看到前面男装区里的施山青。

    与杨棠只注意到施山青不同,乐舒第一眼就发现了站在施山青面前背对着她们的龙午,虽然看不到脸,但从身体曲线来看,分明是个女人。

    施山青愕然地看着他母亲带着乐舒往自己这边走来,刚沉静下来的心立刻翻滚了起来,他不过是想和阿午多待待,怎么那么多的意外。

    “妈。”施山青并没有理会一旁的乐舒。

    “你都不回家来看看,妈成天盼着你回来。”杨棠嗔怪道。她虽然在家里抱怨施山青这那的,但在外面还是会和善许多。

    “过几天就回去。”

    杨棠这时候注意到转过身的龙午,问道:“你朋友?”

    “嗯,这几天要陪她在A市逛一逛。”施山青不愿多言,怕他妈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妈来这买东西?怎么不让爸陪您来?”

    “你爸?我才不要他陪。”杨棠显然不满施利行。

    乐舒不甘自己被晾在一边,娇笑道:“阿青,你回来应该多陪陪阿姨的,阿姨总是念叨着你。朋友可以邀到家里来呀。”

    和之前在庙里遇到的王涵不同,乐舒不仅年轻貌美而且是真正的富家千金,不单单是穿着打扮精致,连头发丝每年都要花上不少的钱来护理。她从小喜欢在无形中让所有人都站在她这一边,偏偏施山青不吃她这一套,到最后让施山青臣服已经成了她的执念。

    “就是。阿青难不成你还怕我们家招待不周?”杨棠闻言也不满道。

    站在一旁的龙午没出声,她一向都不爱说话,只有和施山青在一起话才多了点。即便如此,面对乐舒暗中挑衅的眼神,龙午心里多少不舒服。

    就好像在窥视自己东西的感觉,龙午默默地想着,顺便一记冷眼回了过去。

    显然龙午眼神的杀伤力极大,乐舒脸一白低下了头,她倒没有声张,杨棠虽然喜欢她,但又不是傻子,不然也不能在A市上流圈中这么红火。

    胆小鬼!龙午眯了眯眼睛,莫名愉悦,甚至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在她们几个眼神交战中,施山青已经开始和杨棠说再见了,最后施山青带着龙午出了商场。

    站在后面的杨棠静静地看着他们出去,忽然对乐舒说道:“小舒你说刚才那个女生和阿青是什么关系?”

    “……”乐舒一噎,这种问题问一个喜欢你儿子的人好吗?

    “不是阿青的朋友吗?”乐舒扬起温柔大方的笑说道。

    “我还是头一回见我们家阿青和人这么亲密呢。”杨棠若有所思,后叹气道,“那女孩子底子不错,就是好像不太会打扮。”

    杨棠无意间再次往乐舒的心上插了一刀。乐舒脸上的笑快维持不住了,她恨不得立刻摇着杨棠的肩来个三连问:我不够好吗?你不是还说把我当女儿吗?居然还要当着我面夸一个男人婆?

    “是呢,那位姐姐长得很英气呢。”乐舒柔柔道,完美充当一个贴心的小棉袄。

    话语间乐舒又暗中参了一道龙午:“不过阿青未免太看重了他朋友,回来连阿姨都不见。”

    杨棠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关系,他要是有喜欢的人怎么样都行。”

    “……”那我呢?乐舒差点直接问了出来。

    也许她的怨气太重,被杨棠感受到了,杨棠和蔼却意有所指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你看我们家那不开窍的阿青都有了喜欢的人,小舒你也该收收心,不要整天把心思花在我这老太婆身上了。”

    这边的事施山青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没有再出什么意外,两人顺利地完成了计划中的游玩项目。

    回到家的杨棠没有再向施利行抱怨施山青不回来的事,反而开始给他说龙午,觉得施山青有情况。施利行就看不惯他家夫人这种受不了风吹草动的情况,一点点事可以联想到天际去。

    “你不信拉倒,我跟你说反正我今天见着了我未来媳妇!可惜,你连儿媳妇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说完杨棠气得蹬蹬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格安小区3楼

    “阿午,明天你想去哪玩?”施山青把计划书给龙午看后问道。

    龙午随意擦了擦自己的头发说道:“都行,你安排。”

    “好。”施山青把摊开在桌面上的纸收了起来,然后抽出龙午手里的毛巾,“阿午这么用力擦头发你不疼么?”

    “……还好。”难得龙午感到一丝尴尬,她是真的很嫌弃自己头发,偏偏还遗传了陈绣一头浓密发丝的基因。

    小学一直到四年级她都是长发,扎着两个小辫子,上面还有粉色的小蝴蝶结,看起来灵气逼人,虽然头发中间依然还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那时候陈绣和龙宏还是普通的大学老师,工作轻松点。所以九岁之前每天陈绣都会把龙午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

    后来到了五年级也就是龙午十岁的时候,正巧陈绣和龙宏工作都突然忙碌了起来,要做各种事,所以经常性的不回家。龙午又天生一副我很厉害很早熟的模样,陈绣没有半点担心,直接给钱让她照顾好自己。

    从那年开始,龙午每天顶着一头明明用了全力梳却依旧像鸡窝的头上学,等陈绣反应过来的时候龙午已经到了高一。刚巧龙午听到学校门口一位家长硬要拉着自己的女儿去剃头发,说是长发影响学习,不能每天花大把时间在头发上。

    龙午站在那看着长发飘飘进去,板寸头出来的姑娘,顿悟了。先是掏出手机向陈绣说自己每天要花大把的时间在头发上,会影响自己学习,她要去剪短发。

    陈绣当然同意,只要是龙午开口她就没不同意过。

    得到回复后,龙午拿着兜里的十块钱进了刚才的理发店,指着刚才出去的女生凄惨的背影对理发师说道:“给我来一个那样的头。”

    等陈绣回来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年过后她才委婉地表示想要龙午留长。不过等龙午长到大一结束,到了部队又给剃了。

    对这种细致的活,龙午天生手笨,掏.枪的时候倒是快。

    因为头发不长,用不着吹风机。施山青用毛巾捂着龙午的头发细细地揉搓着,间或用修长的手指在她发间穿梭。

    龙午的头发和她本人的气质极不像,她本人看起来冷硬,发丝却又黑又直,摸起来细细软软的。

    两人皆沉默不语,龙午坐在沙发上,施山青站在她背后,手里的动作轻柔小心,像是护着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一时间室内安静温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