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66章
    季玉林一直往前开到炀步说停为止,路很偏周围都是农田。刚才绑过来的人已经被炀步打晕了,季玉林看着沉默地靠在后座椅背的炀步忍不住开口:“龙午还没过来。”

    炀步闭着眼睛嗤笑一声:“你以为在狼骑她的名头是怎么来得?好好关心一下你自己,她还轮不到你操心。”

    季玉林脸色有点难看,按惯例她出来历练,整件事应该是由她来主导,但一开始事情已经脱离了掌握,炀步只能走在她前面,后面又来了个龙午,这次回去她的成绩估计就白废了。

    果然一个小时后龙午骑着不知道哪来的重型机车赶了过来。

    炀步瞟了一眼窗外,打开车门冲龙午嘲道:“这么嚣张?”机车的声音太过张扬,不远处的居民房甚至有亮起灯的。

    “比不得你。”龙午把安全帽放在把手上冷声道。

    炀步一愣,神情莫测地望着龙午:“看来你在这过得不错,变了不少。”从前龙午基本不会开口说话,最多只有在执行任务必要的回话。

    “你不归警局管,可以随意抢人,我是局里的,不会跟着你乱来。”龙午看着车里躺着人非常不快,雷实只是想让他们悄悄地绑人,她没想到闹这么大。

    炀步冷笑一声道:“你也知道你现在是警察,哦,不对,预备警察。你们既然都可以绑人了,何必在意是偷偷摸摸还是光明正大。”

    龙午不愿和他耍嘴皮子,直接坐上了前排。季玉林看了看旁边连衣服都没弄脏一角的龙午,觉得刚才自己简直蠢得令人发指,她都快忘了狼骑里关于她的种种传闻了。

    “你应该立刻告诉雷副队长。”炀步上车关上门示意季玉林开车,着重强调了‘副队长’这三个字,“你们太平的海市居然有人持枪械行凶。”

    “这个不用你费心,办完这件案子你们就可以离开了。”龙午低头给施山青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今天不回去了。

    “……”炀步从看到龙午第一面起就隐隐感觉她变了,现在完全确定龙午变了。什么时候她居然学会了怼人?

    【好,照顾好自己^_^】

    龙午低着头看到施山青发过来的消息,轻轻笑了一声。

    刚才还沉浸在回忆龙午种种传闻的季玉林又被龙午这笑给吓了回来,惊疑不定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炀步,向他投去疑问的眼神。

    炀步坐在龙午的斜后方,她这么突兀地玩手机,他当然也看得一清二楚,瞪了一眼季玉林:我怎么知道!

    真是见鬼,海市是什么地方,一个两个都不正常。那个雷实以前和他们合作的时候多热血,他听说要不是当年身体素质不够,雷实也是能进狼骑的,现在……搞个副队长,成日捧着个白瓷大杯子在警局里晃荡,和个混日子有什么区别。龙午也是,明明伤都好了,创伤心理测试也过了,上面正准备让她升一级带队,忽然就下来了,说要回家。

    都多大的人了,生生死死见了不知道多少,居然还这么听父母的话,说回家就回家。

    不过要不是龙午走了,他现在也当不上队长,望着窗外炀步负气地想。

    “你这么鲁莽,当了这么久队长都没出事?”放下手机,龙午突然开口问道。

    “我,我能出什么事?”听到龙午这话,炀步差点当场流下泪,他在狼骑里的评价就是空有一身的力气,当年赶鸭子上架当了队长,几次都死里逃生,直到现在才好了点。

    龙午从后视镜冷冷看了一眼炀步,道:“你死了就算了,不要连累队员。”

    “……”瞧瞧,这句话,这气势,这种人天生的队长啊!上面怎么就把人给放走了,让他一个赔命货当队长?他还想多活几年来着。

    “关你什么事?有本事你回来当队长啊!”炀步呛道。

    季玉林看着和往常大不一样的炀队,开车都要强忍笑意。炀步在队里出了名的严厉,任务完成率也在百分百,队里不少新人都以他为目标。她因为在新人里成绩最好,才从老人嘴里知道龙午这个人。

    “好好开车,抖个什么劲?”炀步虚张声势怼完了龙午,立马把枪口对准季玉林。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了,局里人都走完了,雷实在里面等着。

    “你们一个两个有毛病?”雷实看到人扑头盖脸骂道,“龙午你都不拦着?现在那边去了多少警察你知道吗?”

    想当年和狼骑合作的时候多好啊,那时候队长还是巴雅尔,她带着龙午,在大家还完全没有头绪的时候,就能不动声色地把事情给解决了。哪像这个炀步大张旗鼓的,最后还要他来擦屁股。

    炀步看着龙午被骂,不忿道:“是你自己让我们把人绑来得,你才有毛病!”

    “……”三个人一齐奇怪地看着炀步。

    季玉林差点没把‘队长你才有毛病吧?’问出来。

    “看我干什么?人我带来了,现在我累了要去休息。”炀步扯着季玉林溜了。

    雷实黑着脸对龙午不满道:“你们狼骑的人个个都有病,也就巴雅尔是个正常的人。”

    龙午沉默。

    “说起来,队长怎么换了这小子,巴雅尔退了?”这些天一直在忙,今天雷实才找到机会问出口。

    “队长牺牲了。”龙午面无表情道。

    “怎么可能?!”雷实手一颤,立刻道,“抱歉。”

    “没事。”龙午摇头,然后说自己先走了。

    狼骑里竞争很激烈,不断有天赋的新人进来。新鲜的血液补上,前面的老人又压着,要想上前一步非常难。对新人真要说起来其实不难,狼骑消耗太大了,就算人不死也总有因为各种心理问题而退下来的,所以新人非常容易冒尖。

    一旦熬了过去,就能在狼骑占据一方地位,成为老人,开始带队。而中间的这些虽然拿出去都能轻轻松松秒杀一大片,但在狼骑真的没地位,能力比不了上面的,潜力又比不上新人,眼看着下面这些有潜力的新人一个个爬到自己的上面去,总会有人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当年巴雅尔那一队可以说比任何时期的狼骑都强,巴雅尔从新人开始就已经力压老人了,最后轻而易举被选中当队长,她大局观相当强,能力也强,那时候狼骑被带上了另一个高度。正好后面补上来的新人比巴雅尔也不逊色,尤其后面意外从普通大学兵选出来的龙午,从一开始就被巴雅尔看中,说以后的队长非她莫属,上面也默认了。

    和巴雅尔同期有个叫周红英的女兵也非常强,她家世代从军,从一开始就知道狼骑的存在,非常了解狼骑的背景,进来就直指队长之位。但同期横空杀出了个巴雅尔,放在以往她能力压全队,现在却被巴雅尔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本来以为快熬过去了,谁知道又冒出来一个龙午,才来多久,任务也只出了一个,还是巴雅尔带着的,居然被上面默认下任队长!

    嫉妒不甘不断滋生,周红英不敢对巴雅尔下手,但龙午一个新人她还是有能力对付的。狼骑出意外的几率比外面的队高太多,各种死法都有。周红英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就要对龙午下手,但是她算错了,那次任务难度太高,本来至少能安全退出,但巴雅尔带去的人牺牲了三分之二,包括她自己还有周红英,龙午心脏中了一枪。

    当时炀步背着龙午出来的,血流了他一背,没人还抱有希望,觉得龙午还能活下来。

    当时狼骑的上级全守在抢救室,就在大家都以为狼骑最强的三位女兵全部牺牲的时候,龙午活了过来。

    后来上面要龙午接下队长的任务,带领狼骑走向新高度。只是没想都龙午的父母过来了,强烈要求龙午跟他们回去。本来当兵就是她父母要求来的,龙午不可能会拒绝他们。

    自此最强女兵彻底消失,被压制多年的男兵开始冒头。

    出警局的时候天黑得彻底,龙午看了看手表,正好凌晨三点。

    和施山青说了不回去,她现在也不想回去,一身的戾气回去只会伤到人。

    夜市现在倒正热闹,龙午走到里面叫了烧酒,她喜欢来这喝他们家的酒,很烈。有点像队长带给她的酒。

    店家都认识龙午,虽然她不常来,但每次点得酒太多,身上的气势又骇人,很难记不住。

    老板帮她把酒全打开,看着龙午一瓶一瓶下肚,看得心惊肉跳。第一次来他家喝得比这多多了,后来老板学乖了,龙午一来就说酒不够,点不了这么多,所以现在她桌上只有五瓶。

    店家也很苦的,龙午一来,他家的酒不卖了,省得被龙午看到。要是不买给她,老板怕她要去别家喝一堆了,只能卖又不能多卖。

    龙午坐在那,看着酒瓶子思绪发散。她刚去狼骑的时候因为不说话,巴雅尔问她是不是自闭症。龙午还记得当时自己把自闭症的定义背给她听得时候,她说了什么。

    “嗨呀,你看起来很会读书的样子,和我表妹一样!我最羡慕你们这些知识分子了。”

    还有她强烈要自己去交朋友的时候,天天缠着自己,给自己说有朋友的好处。

    把最后一瓶酒喝光,龙午笑了:有朋友的感觉确实不错,虽然朋友已经变成了她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