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71章
    情.事这种一旦开了头,总会让人蚀骨**。即使施山青一直被称自制力极强,也耐不过心里的爱欲。

    每分每秒他都想和龙午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但两人的时间安排又不允许,**积压地越来越浓厚。

    龙午被刑侦的老师生生磨得憔悴了不少,原本就瘦削的身材更是咯手,晚上施山青抱着的时候心疼地不得了。

    “还要多久才能修完那个老师的学分?”施山青搂着龙午,低声问道,“老师他非要和人过不去?”

    龙午本来游离的思绪被施山青扯了回来,缓缓解释道:“严格是应该的,老师很厉害,能学到很多东西。”

    “你最近太累了!”施山青亲眼看着龙午一点点瘦下去。

    “这个啊……”龙午不在意道,“没有,我觉得挺好的,不是很累。”比起在狼骑那些日子真算不上什么。

    只是她要学得不单单是技巧这么简单,光这些她早可以毕业了。刑侦的那位老教师还要她明白人情伦理,分析其中的道理,这件事让龙午相当为难。

    虽然施山青偶尔还要去公司,甚至每天还得做饭,但比起龙午的时间还要充裕,所以他专业的学分比龙午完成的更快,到了后面越来越轻松。

    早上有课,两人一起去的学校,宁澄已经在教室门口等着龙午他们了。龙午现在不住在宿舍,宁澄想找她还有点困难。

    “姐!”宁澄一个小跳扑到龙午面前,“我给你带了好吃的来。”

    上次宁澄的阿姨说了要寄那边的特产给宁澄,让她分给朋友,其实主要是说给张辽。宁澄拿了一半给张辽,另一半想送给龙午,所以一早就来这堵人了。

    “谢谢。”龙午还没看到东西就先道谢了。

    宁澄挽着龙午的手臂笑眯眯道:“姐,你要是觉得好吃我再去向我阿姨要。”

    “嗯。”

    施山青手里提着龙午的背包朝宁澄点了点头,进去教室把两人的书包放了起来。在教室里的张辽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递给施山青。

    “我帮你放进车里?这有点重,还有酒。”张辽单独把一个盒子拎了出来说道。

    “走吧。”施山青接了过来,然后对张辽说道。

    施山青朝龙午指了指楼下,示意自己下去。

    “我阿姨是内蒙的,这次拿过来的全是他们那里的特产。”宁澄好几天没见着龙午,黏糊糊地缠着她说道。

    龙午“哦”了一声,心想内蒙的人还是挺多的。

    等施山青走回来的时候,上课铃身正好响了起来。龙午坐在后面把她和施山青的书全部拿了出来摆好。

    “张辽说那里面有宁澄阿姨自己家酿得酒。”施山青坐下低声对龙午说道,“你不许喝多了,阿午你要在我在的时候才能喝。”

    他一直以为龙午有酒瘾,是她自己后面戒了。

    “哦。”龙午本来喝酒就是为了缅怀队长,只是几次都被施山青给发现了,后面渐渐放下了,所以也没再喝。

    “你也不能喝。”龙午慢吞吞加了一句,她喝还能清醒,万一施山青喝了,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虽然龙午也挺喜欢那时候施山青的一副乖乖的模样。

    施山青愣了愣,浅笑道:“都不喝,要喝的时候一起喝。”

    下午龙午还有课,中午和施山青一起回去吃了饭,然后施山青又把她送了过来,根本没有时间来看宁澄给的特产还有她阿姨自家酿得酒。

    施山青一个人回来的时候,把两个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一一放好,酒也放在了酒柜里。等龙午回来的时候光顾着缠着她的施山青,完全没有机会去看宁澄拿了什么些来。

    “下午叔叔阿姨过来了一趟。”施山青一边帮龙午把早上扎上去的头发轻柔地放了下来一边说道。

    龙午头一动也不敢动,乖乖地垂着头任由施山青动作,等他把头发全散开后才转过身问道:“爸妈他们怎么过来了?”

    “说是过来看看,结果没碰上阿午。”施山青顺势蹲了下来,坐在地板上笑道,“让我们有空就回去看看。”

    “明天能回去,再过两个月有空了,我们还可以回去住一段时间。”龙午算了算时间道。

    龙午站了起来,朝施山青伸出手:“地上凉,起来。”

    施山青歪了歪头乖巧道:“好~”

    拉着施山青起来,龙午却不防他直接缠了过来,顺着这个势道干脆把龙午搂进了怀里。

    “……”龙午总不能把人给甩出去,只能任由施山青吃豆腐,虽然她没有这种意识。

    “阿午,明天没有课~”施山青亲了亲龙午的耳垂,带着诱哄的意味。

    感受到耳下湿腻的触觉,龙午忍不住掐了掐指尖,然后镇定道:“嗯,我们回去看看我爸妈。”

    “阿午你变了!”施山青立刻委屈地指责道,“你以前不会转移话题的。”

    “……”你也变了,龙午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镜子里的施山青默默地想。

    到底龙午比不过施山青,他不但用一张脸去诱惑龙午,还会撒娇卖萌,龙午一个面瘫的道行远远比不上他,只能让他得逞。

    到了第二天两人下午才去看陈绣和龙宏,出门的时候龙午的表情明显不太好看,原本就不怎么笑的脸更是散着冷气。

    “阿午,别生气了~”施山青跟着后面道歉。

    昨天晚上龙午定了闹钟,早上要起来回家,结果施山青见她睡得香直接把闹钟给关了,导致两人下午才出门。

    “说好了的!”龙午加重语气道,显然非常不愉快。

    施山青委委屈屈地跟在后面,“我就想阿午多睡一会,哪会,哪会想到其他的。”

    龙午不善言辞,不能反驳他,只能大迈步把脚步加重来发泄情绪。

    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等走到车库里,龙午已经平静了下来。转身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让施山青上车。

    “阿午,对不起。”施山青可怜巴巴地望着龙午,就差没掉下眼泪。

    叹了口气,龙午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座。

    施山青绕到另一边上车,却没有立刻发动,而是一直看着龙午。

    “开车吧,以后不要关了我闹钟。”龙午伸出手牵了一会施山青的手说道,“我醒得过来的,不用怕吵醒了我。”

    其实龙午自己也没想到会一点反应都没有,连生理闹钟都失效了。大概是晚上过得太混乱了,太靡废了,龙午想着连后脖颈都慢慢浮上一层薄红。

    陈绣有一个多月没见过龙午,正好这两天放假,想要龙午回家看看。等她听开门声立刻从沙发上往门口走。

    “小午?”陈绣迟疑了一秒。

    “妈。”

    “阿姨好。”

    “小施也来了,快坐下。”陈绣回过神,对施山青热情地笑,然后对厨房里的龙宏喊道,“老龙快出来,女儿和小施回来了!”

    龙宏擦干净湿漉漉的手,围裙也没解直接走了出来,看到施山青先是和蔼一笑,等见到龙午也是一愣。

    “小午头发留长了?挺好看。”龙宏真心实意道。

    他们做家长的,也不希望女儿一直被人当做男人,尤其在不丑的情况下,龙午硬生生把自己弄成了一副钢筋直男的模样。

    “哦,长了。”龙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道。

    陈绣盯着龙午的头发看了半天,道:“小午你扎头发的技术好很多了,比以前会扎!”

    果然还是长大了。陈绣一直都记得在那本不见了的相册里有张照片,那时候小区里搞什么活动,刚好把龙午给照了下来。

    事后人把照片送给刚出差十几天的陈绣看,她差点没哭。

    上面龙午的头发和鸡窝没什么两样,偏偏还认认真真地把她以前给龙午买得发夹插得满头都是,又穿着过大的衣服,就和流浪儿没什么区别,最多干净一点。

    “这个?”龙午指了指自己脑袋,又看向施山青“是青青给我扎得。”

    青青……年轻人啊,还真肉麻!龙宏在一旁感叹。

    “小施扎得?”陈绣恍然大悟,却没有太吃惊。毕竟她自己手也笨,一直都是龙宏照顾她。只是她比龙午好,会打扮自己,龙午连扎头都不会。

    陈绣上下打量完龙午,笑道:“衣服也是小施给买得?”

    “嗯。”龙午老实地点头。

    龙宏在旁边对施山青说道:“麻烦小施照顾我们家小午了,她这方面可能不太注意,你多担待。”

    “应该的,我愿意。”施山青摇头虽是说给龙宏听,眼神却一直放在和陈绣说话的龙午身上。

    龙宏看到他这样子心也放下了一大半,眼神是不会骗人的,施山青明显和当年的他一样,对喜欢的人都愿意去做任何事。当年的他也是什么都不会,别提各种针线活,连饭都没怎么亲手盛过。后来还不是什么都学,就为了她们母女俩。

    “你们先坐下来,看会电视,菜还有一会。”龙宏转身进了厨房。

    施山青见状,对前面的龙宏说道:“叔,我来帮忙。”

    “不用,不用,你在客厅呆着就好。”龙宏话虽这么说却让施山青进来了。

    施山青扫了一眼厨房,然后蹲下来帮忙洗菜。

    “你和小午还好吧。”龙宏试探道,“小午就是不容易表达自己,其实她心里都知道。”

    施山青择着手里的菜,点头认真道:“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