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72章
    海市的冬天比A市要湿冷的多,施山青今年没有回去而是直接留在了海市。施利行和杨裳去了欧洲,因为有场歌舞剧表演里面是杨棠的师姐带的,她给杨棠发了邀请信。

    龙宏和陈绣对施山青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连年货都多买了不少。龙午和施山青等到下学期差不多就能修完所有的学分,现在放假正好松了口气。

    龙午正蹲在衣柜前面发呆,他们打算下午回龙家,正在收拾行李。施山青在客厅,龙午过来想把自己的衣服拿过去给他放好,打开衣柜却有点懵。

    里面很整齐,但是她找不到自己的衣服是哪些。每天早上都是施山青拿好衣服给她的,她这还是第一次打开衣柜。

    “阿午,你的衣服在右边第二个抽屉里,我叠好了的。”施山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应该是也想到了龙午不知道衣服在哪。

    “哦。”龙午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施山青听没听见。

    打开抽屉里面一堆叠得好好的衣服,包括内衣也放在上面,应该是昨晚施山青提前放在里面的。

    龙午把衣服捧了出来,然后递给施山青。

    “宁澄拿过来的酒还在酒柜里,要带回家吗?”施山青接过衣服,仔细地放好后起身说道,“过年可以喝一点酒。”

    “……好。”龙午都快忘记了还有酒。

    把所有的行李准备好,施山青才停了下来,龙午站在一边看着他转来转去。

    “这些都要带去?”龙午向来出门行李都精简得很,对施山青带得东西都不是很明白。

    “嗯。”施山青点了点头,把箱子移到门口,拉着龙午坐了下来。

    他要留在龙家过年,心里多少有点不自在,只能面上掩饰。龙午不懂这些弯弯道道的事,以为施山青对什么情况都能驾驭。

    “阿午家里的亲戚多吗?”施山青试探道。如果多得话他得早点准备,见面礼不能少的。

    龙午奇怪地看了一眼施山青说道:“之前在订婚的时候你都见过了。”

    “……”施山青一愣,淡笑道,“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刚才忘了。”

    之前订婚的时候只有龙午的外婆还有舅舅,人也不多,施山青一直以为龙家和他这边一样,因为订婚匆促所以只请了几个必须要请得家亲。

    “那叔叔这边的亲戚呢?”施山青为以防万一还是要再问清楚,“上次好像没看到有谁。”只有一个龙克方。

    “只有我爸和伯父,爷爷奶奶走得早,没有了其他亲戚。伯父一家全在M国,他们特别忙,”龙午手里捧着一杯刚才说话间施山青递过来的热水说道。

    “这样……”施山青想了想自己带的礼物放心了。

    两人吃完饭才动身走的,车是龙午来开,后面只要中午施山青做了饭,他们出来的时候一定是龙午来开车。

    “阿午,你慢点开。”施山青皱眉又一次重复。

    这句话每次他上车都要说一遍,也不知道龙午是怎么学得开车,一开就直接加油门往前冲。第一次出车库的时候,龙午问坐好了的施山青安全带寄好了没,施山青刚一点头,龙午直接倒车踩油门冲出了车库。

    他们这个小区的车库是智能电脑看守的,没有人守着,只要录入了信息就能开出去。

    出去的时候出口处还有一辆正在吭哧吭哧出来的吉普,施山青坐在没有关紧的车窗旁,听得清清楚楚车主惊讶的声音:卧槽,拍警匪片呢!

    那次最后还是施山青来开得,他怕后面有交警过来,干脆换了人。

    “好。”龙午卸了脚下一半的力,车速瞬间降了下来,有些东西印在骨子里这辈子难改。

    即使开得比第一次慢很多,也比施山青快多了。不到两小时就到了龙家。

    陈绣和龙宏站在楼下和邻居说着话,眼睛却不时瞟着外面,一直看到龙午开着车进来,陈绣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小施他们过来了。”陈绣拍了拍还在叨叨的龙宏,示意他跟上来。

    等龙午把车停好后,施山青下来把两个行李箱全拿了下来,里面还有两个礼盒。他看见陈绣走了过来,立刻上前送了过去。

    “这是给您的,这个是给叔叔的。”

    陈绣接了过来,眼都笑弯了,“你呀,只要和小午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不用废这些心,累!”

    “不废心。”施山青摇头。

    龙午下来要拉起行李箱,施山青回身拿了过来,陈绣在旁边看得直点头。

    “你们课上得怎么样?”龙宏回家后给两人倒了水问道,“下学期应该可以过吧?”

    龙宏现在时间渐渐多了起来,有空还去经管学院打听了一下施山青和龙午。不得不说两个人还是很有缘的,连进学校的分数都一样碾压众人。

    “下学期我们修完所有的课没问题。”施山青替龙午一起回答了。

    陈绣闲着没事,把他们两个人的行李箱搬到龙午房间里,看着龙午那种单人床,她沉默了。

    看那两人明显就彻底在一起了,之前去他们住得地方看也是早就住在一间房里,现在总不能分开睡吧,还有好多天过年呢。万一因为分开睡造成两个人的感情淡了怎么办?

    “小午,你的床太小了,晚上小施睡客房,明天去家具城买个新的大床。”陈绣出来说道。

    龙午一愣,也是现在才想起来自己的床太小。其实她的床连她自己都勉勉强强的挤一挤才睡得下去,之前在部队她长了不少,回来后原本正合适的床明显小了,但她的性子就这样,能不给家里添麻烦就不添,所以她就这么一直挤着睡。

    “妈,待会我们自己去整理房间,你不用管了。”龙午让陈绣歇一歇。

    昨天龙宏也没想到这回事,客服都没有打扫,里面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灰尘。

    等施山青和龙午打扫干净后,陈绣也从厨房里把菜一盘一盘地端出来,很丰盛,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小午你明天带着小施去家具城买新床,我和你妈要去接你外婆不能陪你去了。”龙宏边往陈绣的碗里夹菜边说道。

    龙午从碗里抬头:“哦,好。”

    “这孩子!”陈绣无奈对施山青一笑,“她从小就这样,吃饭不爱说话。”

    其实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爱说话,但吃饭的时候格外明显,龙午吃饭完全不理会周遭的人,龙午小时候好几次在外面的吃饭,一桌人吃着聊着到后面注意力全在她身上了。

    那时候家长带着小孩子一起出去,孩子天性好动,吃饭的时候总不会安生。偏偏龙午一只手拿着小勺子,认认真真地挖着碗里的饭菜一口一口吃下去,完全不用大人管。也不说话,不要大人帮忙夹菜,就埋头吃饭。

    对比旁边在那里要么鼻涕吸溜,要么眼泪汪汪的其他小孩子,实在扎眼。

    “今天高兴喝点酒,我昨天买了一瓶过来。”龙宏起身要去拿酒过来。

    他们都一直认为龙午有酒瘾,想着在开心的时候就让她喝一点。

    “叔叔,之前龙午的朋友拿了几瓶酒过来,我去拿吧。”施山青先起身说道。

    龙宏愣了愣,笑道:“行,你去拿吧。”

    “小午,你和小施在一起也天天这样不说话怎么行?”陈绣见施山青走了,小声道。

    她特别担心施山青和龙午感情会淡下来,自己的女儿她还是知道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有时候什么也不干就坐在椅子上能坐一整天。

    龙午茫然地看着陈绣,道:“我有说话。”顿了顿又补了句,“很多。”

    “你……”陈绣正要劝说,施山青已经出来了,只好停了下来。

    酒用木盒子装的,施山青一直没打开。放在桌上,施山青这时候才开始打开盒子。

    龙午本身就只是想到队长的时候才去喝酒,她自己对酒的兴趣其实不大。所以施山青在开酒的时候她基本没有看过去,只是看着前面的菜心想还是施山青做得合口味一点。龙宏和陈绣是地道的海市人,龙宏做出来的菜都爱加糖。

    “这酒好像很烈。”龙宏闻到酒散发出来的味道,犹疑道。

    “听说是内蒙那边的自己家酿得。”施山青解释。

    陈绣皱眉对发呆的龙午说道:“小午你不能喝太多,最多两杯。”

    龙午“哦”了一声,然后扫了一眼施山青手里拿着的酒,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立刻凝住了,她瞳孔一缩,唇色有点发白。

    回过神后龙午把手边上的杯子推到施山青面前,示意他倒酒。

    施山青往四人面前的杯子都倒了一杯酒,最先给龙午倒,但第一个喝得人却是龙宏。

    “嘶——”龙宏皱着眉把杯子移到一边说道,“这酒可真烈!”

    施山青总把三分注意力放在龙午身上,她有不对劲立刻发现了,低声问道:“阿午,怎么了?”

    龙午盯着那杯子里的酒半天也没喝,身上的气压也渐渐低了下去。

    “没事。”龙午摇头,举杯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酒一入喉咙果然是熟悉的味道,浓烈的煞气冲斥在喉咙间,龙午感觉差点冲上了她的眼眶。

    “小午!”陈绣喊了一声,“你慢点喝,这酒烈!”

    施山青没喝酒,放在桌下的手轻握住龙午,几句话把龙宏和陈绣的注意力转移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