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73章
    因为有施山青在一边掩护,陈绣他们没有发觉龙午的异常,等晚饭散了后,进了房间龙午直接往椅子上一坐,一动不动的。

    施山青关上门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龙午从看到他开得那瓶酒后表情就不对。没有立刻靠近龙午,施山青靠着门心下有了几分明了。

    能让阿午反应这么大,他只知道有一个人,那个人他见都没见过。但再加上之前请张辽和宁澄来暖房的时候,宁澄说过的话,施山青心底有了个猜测。

    走近龙午,施山青蹲了下来,将头靠在龙午的大腿上,温声问道:“宁澄是队长的表妹?”

    龙午回神后忍不住用手去揪施山青的头发来掩饰自己的无措,低低应道:“嗯。”

    施山青也任由龙午动作,下巴抵在她大腿上,笑道:“这是缘分,阿午不开心么?”

    龙午只是一时间接受不过来,她怎么也想到返校能和队长的妹妹住在一起,现在想来从第一眼她看到宁澄后,好像就有几次把宁澄当做队长的妹妹来看待,宁澄和队长一直说得表妹太像了。可她一直以为队长的表妹怎么也是少数民族的长相,就算队长再怎么说自己的妹妹长得多白嫩。

    “我没有想到。”龙午闷闷地说。

    施山青稍微抬起头,用修长的手缠住龙午的手,柔声道:“这种事情谁也想不到,但这么巧的事情说不定是队长的安排呢,阿午要开心才对。”

    “……嗯。”龙午脸色慢慢好看了一点,还对施山青笑了笑,虽然几乎看不清。

    “青青,你不要离开我。”龙午忽然开口说道。

    之前因为乐舒的原因,施山青不想龙午再叫他同样的名字,最后定下了‘青青’,这个称呼对他有特别的意义,让龙午喊他不介意,反正他已经看开了。

    施山青怔忪片刻,面上舒展出温柔至极的笑来:“不会,一直陪着阿午。”

    心意相通的两人自然而然地双双倒在了刚铺好床单的床上,透过未拉齐的窗帘,外面的月亮亮得皎白圣洁,似乎也在微微笑着,将月光撒在世间所有的情人身上。

    ……

    早上起来的时候,龙宏和陈绣已经出门了,只留了一张纸条和熬得正好的清粥。

    施山青比龙午起来的早,在龙午脸上留下了一吻才出去。洗漱出来后看着桌上的纸条,施山青笑了笑转身去把衣服放在床头,然后才叫龙午起来。

    每次这时候龙午起来都会露出一脸懊悔的样子,施山青百看不厌。

    “阿午,有时候起晚一点没关系的。”施山青拥住龙午,身上淡淡的清香瞬间包围着她,“你看,现在才八点,不晚的。”

    龙午面无表情地看着施山青伸过来的手表,注意力却全被他的手腕给吸引了,不得不说施山青真的每处都完全符合来龙午的审美,虽然龙午从来没说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但施山青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不生气了,以后我早点叫你好不好?”施山青没注意到龙午的走神,还在轻声哄道。他有时候克制不住自己,晚上胡闹晚了,早上看龙午睡在那就想让她再多睡一会。龙午又对他没了防备,只要他动作轻一点,完全可以不吵醒她。

    “爸妈是不是走了?”龙午听到外面格外安静,突然问道。

    施山青也不惊讶龙午的跳跃,侧身拿过衣服说道:“嗯,七点走的,叔叔熬了粥让我们喝。”

    施山青原先爱赖床,有时候睡得不好起来还会犯迷糊,但现在他很少会这样,因为施山青找到了新的乐趣。

    龙午每天都习惯利落地起床,在施山青还在低头扣上衣扣子的时候,她已经穿好了所有衣服。但只要龙午的节奏被打乱了,她整个人就乱了。

    比如说现在,因为起来晚了,龙午就会坐在床上发呆,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施山青这时就会帮着龙午把衣服一件件慢条斯理地穿好,然后牵着她去洗漱。

    这时候的龙午是最好骗的,一般有什么要求施山青都会这时候提,不过很少就是了,毕竟无论他想要干什么龙午都会同意。

    “阿午今年要去给A市给宁澄拜年吗?”施山青夹了一筷子小菜给龙午说道。

    龙午抬头迷茫道:“我又不是小澄的亲戚,怎么去拜年?”

    施山青没有笑出声,只是眼底已经布满了笑意:“不是亲戚也可以拜年的,只要关系好就行。你去拜年她应该会很高兴。”

    “那我先给她打个电话?”龙午问道。

    “嗯,提前和她说一声也好。”冒冒失失过去也不行。

    龙午立刻就要拿出手机起身给宁澄打电话,被施山青阻止了。

    “阿午,先吃完早饭。”施山青示意龙午把自己碗底的粥喝完。

    “哦。”龙午应了一声又默默坐了下来继续喝着粥。

    施山青却是边喝着边想什么时候要向龙宏学习一下,这粥熬得刚刚好,不稠不稀,而且罕见的居然没有放糖。看龙午的样子也很喜欢,他想学学。

    刚一吃完,龙午就开始打电话给宁澄。对面一接起来就开始咋咋呼呼,一点都不符合她白白嫩嫩的形象。

    “姐!!!”宁澄喊得撕心裂肺,“我好想你呀!”

    电话那边还传来一个女声,问宁澄出什么事了,很快宁澄就把声音给收小了。

    “今年我去找你拜年怎么样?”龙午问。

    “……”宁澄沉默一会,又开始叫了起来,“啊啊啊!好啊!姐你快来!!!”

    宁母还以为楼上的宁澄出了什么事,上去一看发现她在那捧着个手机蹦蹦跳跳的,训道:“干什么呢,身体才好几年?”

    宁澄转身停了下来,猫进自己的房间。

    “好啊好啊,姐说好了的,你一定要过来。”宁澄小声却坚定道,“你不来我就天天打电话哭给你听!”

    “嗯。”龙午答应。

    施山青见龙午挂了电话,上前道:“我们去家具城?”

    “好。”龙午拉住施山青的手,两人一起出门。

    下来的时候,邻居和女儿也正要出门,看到龙午打了个招呼。

    “小午,这是要去哪?”

    “周姨好,去家具城。”即便是问好,龙午也是面无表情的,不知情的人听到这份问候并不会多高兴,好在这位周姨是和龙家多年的对门邻居,不在意。

    她身边是自己在国外读研的女儿,周佳刚回来。她看向龙午却没有她妈那么好的神色。

    这个小区很多知识分子,特别多的大学教授住在这块,周家也是其中的一家。

    周佳和龙午是同一年出生的,他们对门,女儿年龄又一样,等到了上学的时间,两家的家长都会在一起商量,自然而然两个人都上了一样的学校。一直到高中两人都在同一个学校上学,其实这也是必然。全市最好的学校就那么一个,最好的班也只有一个,成绩优秀的人必然会碰上。

    只是从小周佳就被龙午给压得死死的,成绩就不说了,只要龙午在就没人能拿第一。但她也勉强能跟在后面,和龙午一起跳了级。问题是周佳向来就认为自己长得娇美,比龙午好看多了。在小学很多男生都欺负自己,对龙午却是毕恭毕敬,有时候周佳还看见有小男生往龙午抽屉里塞吃的。那个年纪吃的对小孩子来说是天大的事,凭什么两人的差别这么大。

    有段时间周佳看着自己妈妈给她扎得漂漂亮亮的两个小辫子,再去看龙午成天翘得和鸡窝的头发,心里的酸水一阵阵翻了出来。

    到后来初中,周佳知道男生表达喜欢的方式之一就是使坏,心里平衡了一点,再后来高中一次巧合,她听到班里几个男生围在一起讨论为什么龙午这么酷,心里彻底平复了。原来男生都把龙午当男人看,自己还是受欢迎的。等到龙午上了D大,周佳更是放心了,还对龙午产生了同情。

    年年蝉联市第一又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脸A大都没去成。因为他们学校只会把考上最好学校的学生名字打出来,龙午没去A大,周佳就以为她高考失利了。龙家的人当初也没动静,大家都这么认为,约定好不去问。龙午以极高的分进D大的事也只有D大的招生老师才知道,到现在小区的人都不清楚。

    可是现在周佳看着龙午身边的施山青,心里的不平衡又开始不断,龙午怎么会交上施山青的?

    施山青有多优秀,周佳是早有耳闻的。A市的学校很多都是相互联系的,她那届A大就有女生对学校里的男生不屑一顾,说要等一个人长大。当时那位女生是校里女神级别的,闹得很大,周佳当时看过关于施山青的事。

    尤其今年回来和校友聚会的时候,施山青的近照又被曝光了,当时一听到施山青去了D大,周佳的心里就莫名咯噔一下,现在果然……他们在一起了!

    周佳咬牙看着龙午和施山青牵着的手,心里恨得不行:这也能在一起!他们差了这么多届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周佳很少回来,完全不知道龙午去当了三年兵后面又复学了。周姨也不是个爱说别人家小孩的,见到自己女儿只忙着嘘寒问暖,哪顾得上别人家。

    “周姨我们先走了。”龙午点了点头径直和施山青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