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74章
    家具城人流量很大,快接近过年,很多人想着换新家具,还有不少要结婚的新人也一起来,所以去家具城的人大部分都是成双成对的。

    施山青看着里面牵着手的各类人,突然有点后悔当初自己一个人把所有的东西布置好了,应该拉着阿午一起来才好。

    龙午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指着一家店里面的一张大床道:“那张好像挺好。”

    施山青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一张铁架子搭得床,不说好不好看,结实是一定的。咳嗽了一声,他拉着龙午往前走去。

    “阿午我们再看看。”

    店里有什么样的类型从店面的装修就能看得出来,施山青挑了一家比较顺眼的店走了进去。一进去,店员就围了上来。看着龙午和施山青牵着的手笑道:“两位是为了新房来得吧?我们店正好对新婚人搞活动呢。”

    龙午没说话,实际上她一直在认认真真地扫视店里的床,完全没注意店员在说什么。施山青则被店员说的话给打动了,当然不是被活动打动了,而是他听到店员说他和龙午是新婚心里愉悦极了,好像两人真的要结婚了一样。

    “那就看看吧。”施山青面上淡淡道。

    龙午的房间不够大,过大的床也放不进去,施山青之前来的时候已经观察过了,有了几分了解,所以在龙午连续挑了几个床都被他否决了。

    “都不行么?”龙午闷闷道,难得她有兴致。

    施山青摇头:“你的房间放不进去,以后我们结婚床你来挑好不好?”

    “哦。”龙午一脸郁气还是没消散,干脆坐了下来让施山青自己去看。

    施山青无奈只能和店员四处转着挑合适的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龙午这么外露的情绪,不免稀罕,连看床的时候都频频出神。

    “先生?先生?”一旁的店员喊道,“您看这个怎么样?”

    “嗯,就要这个。”施山青随意看了眼,大小合适,质量还看得过去。

    挑完了床架子,还有床垫等一系列东西,施山青过去把龙午拉了过来一起挑。床垫肯定不能太软了,阿午不喜欢。被子和枕头也要换新的,正好一套。

    两人在里面挑来了一上午才挑完,这些东西下午店家会运到施山青留下的地址那去,所以他们俩选完直接在外面吃了午饭才回去。

    回到家龙宏和陈绣还没回来,估计还在龙午外婆家唠嗑。她外婆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往年都在龙午的舅舅那过年,但有时候还是会过来龙家过年。今年应该也会在这过了,所以陈绣一大早就去接人了。

    “外婆家离这远吗?”施山青问道。

    龙午想了想道:“开车三四个小时可以到的,不过他们应该会晚上到。”她妈回去之后一定会去那边四处唠嗑唠嗑,和以前小时候认识的伙伴说说话什么的。

    “那晚上我做点菜等他们回来?”施山青想给外婆多留下一点好感。

    龙午抬眼看着施山青,缓缓道:“家里没菜。”

    这里不是北方冬天会存一堆菜,都是今天买今天吃的。昨天的菜龙宏做完了,今天冰箱里肯定全是空的。

    施山青为难了,待会那边就要把床具运过来,他要是走开了龙午就一个人待在这了。看了看时间,施山青犹豫道:“阿午我去楼下的超市看看,你在这等着他们过来。”

    “好。”龙午帮施山青打开门,就站在门里面等着。

    那边陈绣还在和以前的老友念叨,龙宏和小舅子在那说着话,家里热热闹闹的。

    “小午怎么没来?”龙午舅舅问道。

    龙宏笑着解释:“小施今年在我们家过年,小午房间的床太小了,今天去家具城了。”

    “这样,小午倒是厉害,什么都能走在别人前面。”舅舅打趣道,“我们家那皮小子到现在女朋友都没交一个呢!”

    “都是缘分,时间一到自然就有了。”龙宏谦虚道。

    外婆被龙午舅妈搀着出来了,乐呵呵地坐在陈绣身边,正好她老友要走,陈绣立刻扶着她妈坐下了。

    “妈,你还忙活什么?”陈绣撒娇道,“那些吃的我到处都可以买得到,还要费力去做这些。”

    陈绣妈摆手,精神道:“外面买的能有我做得好吃?难得动一回,我这老腰板快动不了了,没几年好活的了。”

    “瞎说,我妈这么健康,还是美美的老太太呢!”陈绣哄着她妈。

    “老了,我们家小午都要结婚了。”老太太乐呵呵道,“马上我就要做曾祖母了!”

    “姐,你可要说说咱妈。”龙午舅妈笑道,“最近翻出了不少相册,老是捧着以前的照片看,天天不撒手呢。”

    “都大了!”老太太感叹,“照片好啊,能找到以前的回忆,我老了很多事记不清了。”

    “妈哪老了,年轻的很!”陈绣不同意。

    “是是,你说得对。”老太太没有否认,眼底眉梢都是笑意,“说起来以前我们家小午就是小面瘫,现在还是这样子,幸好已经找到了对象,我当初可担心我们家小午了。”

    “小午?”陈绣也想起来以前龙午小时候,乐不可支,“可不是当初我这做妈的可愁死了。”

    “子孙自有子孙福啊!”老太太感叹,“小午那孩子算是走好了自己的路,看她以前小时候的样子,我都替你愁得慌。那么小的孩子成天脸上没个笑,好在听话。”

    “都过来了。”陈绣想到之前龙午差点在部队回不来了就想掉眼泪。

    龙午舅妈见都陷入一副感伤的氛围,立刻打断:“我去把相册拿过来,看以前的照片可有意思了。不看我都快忘记了我们家那臭小子能有那么小的时候,明明现在壮得不得了。”

    老太太一听也乐了,催促道:“快去拿,快去。”

    龙午舅妈转身不一会就抱着好几本大大的相册过来,从面上看都是有好些年头了。现在大家都用手机保留照片,已经慢慢减少这种留底的照片了。

    陈绣笑眯眯地接了过来,摆在面前的小桌子上,却一顿,立刻喊了起来:“老龙你快来看!”

    “怎么了?”龙宏转头起身过来问道,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你快看!”陈绣指着桌上的其中一本相册激动道。

    龙宏看了过去,惊讶地发声:“这……这不是我们搬家的时候弄丢了的那本相册吗?”说着连忙翻开来看,果然第一页就是他们俩结婚照,后面第二页是龙午刚出生的时候拍得小脚印。

    “妈,我找了好久,怎么在你这呀!”陈绣转头问老太太。

    老太太被她这一惊一乍的表情吓得一哆嗦,颤颤巍巍道:“就放在我放相册的木箱子里,前段时间一起拿出来的。”

    那本相册压在箱底,也不知道怎么混进去的,老太太当时还回想了一下是谁放进来的。

    “我还以为在搬家的时候被我弄丢了,当时哭了好久呢。”陈绣也不知道现在该哭还是该笑。

    “没丢就好,现在找回来了。”龙午舅妈在一旁安慰,伸手翻了几下相册说道“那时候的龙午和现在一点都没变呢!”

    陈绣看过去,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现在看当年龙午板着小脸的样子实在太可爱。有种故装大人的感觉,虽然并不是。

    这下一家人全围了过来,看着照片开始追忆往昔。

    到晚上龙宏把老太太接回来的时候,施山青和龙午已经把床具全弄好了,菜也刚刚做完,陈绣他们一回来就吃到了热乎乎的饭菜。老太太对施山青赞不绝口,她的女儿有个疼她一辈子的男人,现在外孙女也找到了好的归宿,做长辈的这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吃饭间陈绣提起了以前相册被找到的事,龙午看了看施山青,然后打算饭后把相册要过来,上次施山青对没看到她小时候的照片表现出了相当大的遗憾。

    有时候一个话题说起来很难结束,陈绣继续在饭桌上回忆龙午小时候,除了当事人,桌上其他人个个都听得津津有味。

    “当年我还给你买了一块平安扣,虽然没那么贵,但是还没戴到两个月就被小午给弄掉了。回家问她,她一句话也不说。”陈绣回忆着,“当时可把我气坏了。”

    正笑着听龙午小时候的施山青听到这里唇边的笑一凝,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到饭后都沉默着。

    等晚上彻底安静下来,龙午从陈绣那把相册拿了过来,回到房里。

    “我把相册拿过来了,你……可以看看。”龙午见刚才开始施山青就没怎么说话,以为他想要看相册。

    施山青坐在床边,听到声音,抬头定定地看着龙午,似乎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好。”施山青接过相册低声道。

    翻开两页就看到龙午几个月大的时候,施山青心情舒缓了一点,眼底暖了起来。龙宏在相册的上面都写了年龄段,一直翻到后面小学的时候,龙午九岁的时候,施山青的手停住了,呆愣看着上面背着书包的小龙午。

    其实正要说起来龙午和现在的模样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现在长开了。要单独给施山青看,他不一定会认出龙午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孩子,毕竟当年他也不过八岁,记忆早就模糊了。

    “怎么了?”龙午陪着施山青看,见他半天不动问道。

    施山青转脸过来,冲龙午温柔地笑了笑,拥住她,小声道:“阿午,我们以后会一直在一起的对不对?”

    “嗯。”龙午茫然地应了一声,不知道施山青为什么突然这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