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朋友,交往吗? > 第76章
    今天龙午一个人在家,她爸妈去了外婆家,中午她直接在楼下的小饭馆买了快餐吃。

    家里的门有点高,龙午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还要踮起脚才能打开。进去后,龙午一只手拎着饭盒,一只手把门关上。

    她还太小,家里很多东西对她来说都很高,就连饭桌也是高高的。

    龙午把饭盒放上了桌子,她的头刚好够放在桌子上,家里没人,她一个人也不觉得怕。吭哧吭哧把椅子搬到桌子旁,自己爬了上去,然后开始打开饭盒吃饭。

    吃着吃着龙午叹了口气,很是惆怅,但小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前天她被妈妈训斥了,因为把舅舅的儿子弄哭了,还不和他玩。说自己大一点要学会照顾比自己小的人。

    其实她根本没有惹舅舅的儿子,他要玩自己的东西,她给了,可是他还要哭,龙午也没有办法。

    而且龙午是不想和他一起玩的,她更喜欢自己一个人。舅舅的儿子太瘦了,就好像书里面写得小老鼠,她怕把他不小心就弄没了。

    吃完饭,龙午跑到房间里把衣服脱下来叠得整整齐齐的,爬上床,然后自己给自己盖好被子。这些是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教得,她一直都记得。现在她是大孩子了,已经读四年级了,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

    她还定了闹钟,一点半的时候起床去上学。

    闹钟一响,龙午就咕噜爬了起来,背起书包往学校赶去。

    到了学校,龙午坐到位子上抹了一把汗,公交车上太挤啦,她像沙丁鱼一样被挤来挤去。

    “喂,你的试卷。”学习委员周佳板起把试卷放在龙午桌上。

    “谢谢。”龙午拿起试卷说道,周佳住在她家附近,她爸妈和自己爸妈都是大学老师,很熟。不过周佳一般不和她说话的。

    龙午一点都不介意,因为也没有人和她说话,她一个人也没有关系的。

    “你能过去一点么?我手都快放不下了!”周佳挺直腰背,对龙午冷哼道。

    龙午把手收了回来,并不在意自己已经被挤到角落里。老师开始在上面讲课,龙午却开始走神。其实她也没有在想什么,就是两眼放空。

    和旁边一直端端正正坐在那不断积极发言的周佳形成鲜明的对比。龙午也坐得很端坐,但她却不看着老师,偶尔眼神飘过窗外。

    老师并不介意,小孩子本身就会好动,何况龙午的成绩是班里最好的。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堆小男孩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周佳坐在位子上写作业,见状不屑地冷哼一声。

    龙午挠了挠脸,问周佳能不能让一让,她要出去上一下厕所。

    “你烦不烦?”周佳把笔一摔,“你打断了我的思路!”

    龙午无措地看了看周佳本子上的题目,小心翼翼地说:“等我上完厕所可以教你的,很简单。”

    “……”周佳眼圈都气红了,“龙午你不要太过分了!成绩好了不起吗?”

    “啊?”龙午睁着黑乎乎的圆眼茫然道,“你成绩也很好啊。”

    她说得是真心话,每次周佳都排在她后面,第二也很厉害啊。

    “你到底出不出去!”周佳气得跺脚,“不要来烦我!”

    龙午只好快速溜出去上厕所,这时候那群小男生里推出了个人做代表,跑到周佳面前来。

    “干什么?”周佳表面上冷声问道,其实心里已经跳得非常快了,她已经看到对面男生手里藏着的小礼品。

    “能不能让一让?”男生笑嘻嘻地拉了拉周佳的羊角。

    周佳脸一黑,有了不好的预感。

    “快点,待会龙午要回来了!”旁边的一群男孩子急了。

    男生立刻挤了进去,然后把东西往龙午抽屉里一塞,跑了。

    龙午过来的时候,人早散了,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偷瞄着她。

    可惜龙午一直到放学都没有看过抽屉,边上的周佳早恨得牙痒痒了。

    那个礼物其实是男生凑钱买得一个机器人,他们超想和龙午做朋友的,觉得龙午特别酷炫!不说话的时候就像电视里的大佬一样拉风!

    他们想认龙午当老大,好让她带着他们行走江湖。他们年纪虽然小但也有一颗放荡不羁的心啊!

    龙午对他们不羁的心是一点都不知晓,她在离家还有一段路的地方下了车。今天爸妈不在家,没有门禁的时间。她想溜达溜达,听说这样才算是正常的孩子。

    这段路不算繁华,但来来往往的人还是有的。很快龙午被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男孩给吸引住了目光,他长得比电视里的那些小孩好看多了!

    “你不是我家人!”施山青皱着眉头想从那个男人手里挣脱出来。

    男人一看到有人张望过来就嚷嚷道:“看什么看,没看过老子训儿子啊!”

    龙午看了看穿戴整洁,白白嫩嫩的像小王子一样的施山青,又看了看牵着他手的那个男人的穿着打扮,立刻跑上前去。

    “你干什么欺负我同学!”龙午大声喊道,吸引了路上一波人的注意。要大声说话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龙午还是第一次这么激动地说话。

    人都爱凑个热闹,龙午这一喊,让不少人停了下来。

    “你谁啊,小孩你别捣乱!”男人恐吓道。

    “你是坏人!”龙午斩钉截铁道,“我要报警了!”

    “你,你这小孩胡说八道什么?”男人眼神一慌,却还是镇定道。

    “你长得这么丑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看的儿子,你分明就是撒谎。”龙午抬起头冷声道,嫩嫩的嗓音竟然格外有压迫力。

    路人不由自主地打量这个男人,越看越生疑,有几个人不禁围了上来。

    “他不是我爸爸。”施山青手还被男人捏在手上,眼眶有点发红。他在家里受尽宠爱,这次他爸妈有事把他放到海市来,要不是因为生闷气跑了出来,谁敢这么对他。

    “我见过我同学爸爸,他不长这个样子!”龙午盯着外围的一个高个年轻男人说道。

    年轻男人被龙午看得不好置身在外,只好硬着头皮围了上去说道:“既然你说是他爸爸,那就等警察来确定好了。”

    男人看到越来越多人围了过来,心里一慌,狠狠瞪了一眼龙午,把施山青猛推在地上,跑了。

    这下真相大白了,几个热心群众立刻追了上去,还有人也开始报警了。

    “你没事吧?”龙午把倒在地上的施山青牵了起来问道。

    施山青眼眶里的泪不停打转,刚刚他的手被粗糙的路面给磨破了皮,再加上一股脑的委屈,最终在龙午问话下忍不住了。

    龙午在心里倒吸了一口气,她就怕人哭了,舅妈的小孩就是这样子的,那时候龙午就呆呆看着他哭,后来她还被她妈训斥了一顿,说自己是大孩子,应该要哄着比自己小的孩子。

    看了看小小一只还长得好看的施山青,龙午决定要哄哄他。

    “不哭了,坏人已经走了。”龙午笨拙地哄道,还掏出自己的手帕给施山青擦眼泪。

    施山青对救了他的龙午是心存感激的,乖乖接了过来,却把手上的伤给露了出来。

    “你手流血了!”龙午瞪大眼睛说道,好大一块,难怪他要哭。

    施山青闻言看了看自己还在流血的手,嘴一撇又有要掉眼泪的趋势。

    龙午小心翼翼地牵着施山青另外一只手,学着电视里演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我有钱!可以去买药。”

    “嗯。”施山青软软地看着龙午,觉得她好厉害。

    龙午牵着施山青去了附近的药店,两只小小的孩子,都长得特别好,尤其那个女娃娃板着脸说话的样子让药店里的人都忍不住笑,大家都很愿意帮他们。

    最后还是药店的店员帮施山青涂了药,还嘱咐了一大堆,让他们早点回家。

    “你不要再哭啦,我送你回家。”龙午牵着施山青说道。

    “我住在阳春小区。”施山青说起来嘴不由自主嘟了起来,他一点都不想回去。

    “你家里人肯定会着急的。”

    “哼,他们才不急呢!”

    “你要乖一点懂事一点,爸爸妈妈才会喜欢你呀。你长得这么好看,不会有人不喜欢你的。”

    两只小小的人手拉着手在夕阳的余晖映照下分外和谐。

    “你叫什么呀?以后我们一起玩好不好?”施山青甜甜糯糯道,他开始喜欢海市了。

    “龙午,你呢?”龙午在施山青没受伤的一只手上比划着。

    施山青歪头说道:“施山青,你可以叫我小青。”

    龙午愣了愣,然后眼睛眯起来笑了:“是那个白蛇传里的小青吗?”

    “不是!”施山青不开心道,“才不是,你不许叫这个名字了!”

    “噢。”龙午同意,“那我叫你青青好了。”

    “青青?”施山青重复了一遍,脸不知道为什么红了,“那,那就叫这个好了。”

    龙午牵着施山青往阳春小区走,这个小区离她家不远,龙午带着施山青往回走的时候还路过了自己家。

    “你长得真好看,比电视里的人还好看。”龙午真心道。

    “是,是吗?”施山青耳朵尖红红的,心里莫名有点高兴。

    等到了阳春小区,龙午站住了,说道:“你以后不要一个人跑出来呀,会有坏人盯上你的。”

    “那我出来找你玩也不行吗?”施山青绞着手带了点委屈。

    龙午比施山青高一点,她摸了摸施山青的头说道,“可以呀,我在第一小学读书,你可以来找我的。刚刚你我指给你看得小区,我家就住在那里。”

    “那过几天我就去找你玩!”施山青还伸出手要和龙午拉勾。

    龙午只看过班里的女生这么做过,她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见龙午迟迟不动,施山青自然不会高兴了。

    龙午苦恼地挠了挠脸,低头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平安扣,灵光一闪,把它取了下来。

    “我妈妈说这个开过光的,你戴着它可以保平安的。”

    施山青伸过头好让龙午戴上,用手去摸还能感受到龙午的体温。施山青弯了弯眼睛,凑近亲了一口龙午。

    “谢谢你!”

    “噢。”龙午呆呆地捂着脸。

    “我先回去了,过几天去找你玩。”施山青转身进去了。

    因为施山青消失了大半天,后面警察还跟着监控找到了他们家,杨棠和施利行立刻飞到海市把施山青带走了。

    两个月后政府下了通知,要把紫金街拆迁打造一个市中心,周围几个小区都没有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