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收养女帝起成至尊御主 > 第十二章宠徒狂魔叶天阳
    “成功了?!”叶天阳目光死死地盯着苏曜,声音颤抖。

    “谢师尊,第一重的修炼之法,已经浮现在我脑海。”苏曜道。

    听得此言,叶天阳紧绷的脸庞,再也坚持不住,眼眶霎时泛红,道:“好,好!”

    “我纯阳数百年来,终于有人感悟出了星辰圣典,先祖若是知晓,定当含笑九泉了!”

    这些年来,由于从未有人感悟成功,他甚至怀疑,这所谓的星辰圣典是假的,没想到,如今竟是被苏曜破解!

    “其实并不是我天赋好,只是我爱思考。”苏曜揉了揉眉心,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地球上的佛门真理,给他帮了大忙。

    毕竟,人的认知,总会伴随着时代的局限性。

    叶天阳盯着苏曜,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事先给你提个醒,即便你能领悟,但修炼也是极为艰难,首先它初始是三品功法,这就意味着你前期,在源气的品质上,并不占据优势,甚至处于劣势。”

    “而想要修炼后几重,更是难上加难,古往今来,我还没听说过谁真正修成星辰圣体,即便是第四重-不灭天阳体,似乎也只有一人。”

    他声音顿了顿,道:“每提升一重,便需要一些强大的天地灵物为祭品。”

    “比如,你如果想将它提升至第二重的五品功法,将体质从星体升至无垢星体,孕育出五品源气-无垢星气,那么就需要一种名为星源圣果的天地灵物。”

    “那,这颗星辰圣果在哪里?”苏曜忍不住地问道。

    叶天阳眼神闪烁,道:“便在我纯阳宫。”

    “师尊…”苏曜挑了挑眉,疯狂暗示。

    “虽然便在我纯阳宫,可我暂时却无法拿给你,这涉及到我纯阳的一个隐秘…”叶天阳声音顿了顿,道:“等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我虽为掌教,可纯阳内部的形势有些复杂,有些东西,也不是我一人便能说了算,当然这些你不必纠结。”

    “眼下你的任务,先按照这星体篇修炼之法,凝聚气府,踏入御师境,塑造星体,待你凝出星体后,源气也会变为星辰之气,蕴含着星辰的力量,虽然仅为三品,但星辰圣典的三品,应该不远胜寻常三品源气。”

    声音落下,他屈指微弹,一颗状若婴儿的果实,落在苏曜身前。

    “这是元婴果,里面蕴含着充沛的源气,以你的天赋,将其吸收,想来应该能在真传挑战赛前,突破至一星御师。”

    “谢谢师尊!”苏曜接过元婴果,激动地无以复加,道:“师尊,你对我也太好了吧?你就不怕,我去把这元婴果卖了吗?”

    “卖了?”叶天阳眉头微皱,道:“你如果缺钱的话,直接找我要便是,为什么要卖?”

    苏曜:“6。”

    他饶有兴致地把玩着手中的元婴果,道:“这要怎么吸收,直接嚼碎吃下去吗?”

    叶天阳瞪了他一眼,道:“你当这是吃苹果呢?”

    苏曜:“那要怎么吃?”

    叶天阳:“得先洗洗。”

    苏曜:“。”

    “时辰不早了,好了,早点休息吧。”叶天阳道。

    “休息?”苏曜一怔,道:“师尊,我睡哪里?”

    “差点忘了,还没给你安排住处。”叶天阳恍然,道:“随我来。”

    他袖袍挥动,源气爆射而出,形成云层,托举着苏曜,缓缓升空。

    很快,两人便是抵达了一座山峰之上。

    苏曜目光投去,只见那里有座小楼,精致、宽敞,而且风景极好,极目远眺,能够看到对面的瀑布呼啸而下,颇为赏心悦目。

    “这是金色洞府,即便是寻常长老,也没有资格居住,日后便是你的住处了。”叶天阳道。

    “谢师尊!”苏曜看向洞府,他能感觉到,这里周遭天地间的源气,较之其他地方也是浓郁许多,长时间在此居住,对于修炼无疑是有着不小的好处。

    “进去转转,看还缺什么东西,没有的话,我派人给你补齐。”叶天阳道。

    苏曜颔首,走进小楼,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小楼分为两层,有阳台,有庭院,有闭关室。

    叶天阳:“有什么缺的吗?”

    “确实缺。”苏曜颔首,道:“我需要糖、盐、辣椒、料酒、胡椒、酱油、醋、麻油…”

    叶天阳:“你这是怕我纯阳宫没饭给你吃?”

    “不是,这是我的个人爱好。”苏曜嘿嘿一笑,自己可是答应小狐狸了,如果不自己动手,怎么能够满足这个吃货?

    “一会我便派人送来。”叶天阳颔首,道:“记住我说的话,三天内,突破至一星御师,然后再召唤两个英灵,做好3v3的准备。”

    “按照规矩,只要挑战真传成功,便可取而代之,可你毕竟比较特殊,如果你真的失败了,那究竟该不该让位,还是不是大师兄?”

    “如果谢云将你挑战成功,那他便是十二真传之首了?你便要降为核心弟子了?”

    “这问题让我很纠结,不论怎么处理都会有人非议,所以,你小子要争口气,三日后将一切挑战者悉数击溃,不要让我为难。”

    “我可不会让谢云不挑战你,或者说打假赛故意让你,我纯阳宫不兴这一套。”

    “师尊放心,我会努力的!”苏曜眼神坚定,道:“弟子也想靠着这场挑战赛,一战成名呢。”

    “不错。”叶天阳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召唤英灵需要圣遗物,但其实这种东西,如果我全部提供给你,对你并没有好处。”

    “比如我现在我给你提供无数圣遗物,让你召唤出无数英灵,琳琅满目,也会容易让你迷乱,太多太杂,便会导致你对每个英灵都只是一知半解。”

    “只有靠自己找到一个个圣遗物,那么才会珍惜召唤出的英灵,与英灵关系才会更好、更默契,同时寻找圣遗物的过程,也是一个历练自身、让自身变得更强。”

    “所以,你先自己去寻找,师尊相信,这于你而言不成问题,若你实在没辙,再来找我。”

    “好。”苏曜点头,道:“对了师尊,这个扫描系统,是什么意思?”

    在自己的御主印记中,有四个系统:英灵召唤系统、英灵培育系统、召唤系统、扫描系统。

    其他三个作用他皆知晓,唯独这扫描系统,韩湘卖了个关子。

    叶天阳:“扫描系统,当用来扫描圣遗物时,可以用来获得它的信息,名称品质等。”

    “圣遗物,指的是遗留下来有特殊能量的物品,源兽身上遗留下来的尸体也行。”

    “比如你猎杀了一头源兽,铁甲犀牛,那它身上有些地方拥有特殊能量,是可以作为圣遗物的,如牛角、皮甲等。”

    “但是,这样直接肢解的话,你可能会错过,比如假设它某块骨头是圣遗物,但却容易被忽略。”

    “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到扫描系统了,当你猎杀一头源兽之后,那么它身上所有可以作为圣遗物的部位,皆能直接被扫描出来,这样你就不会错过了。”

    苏曜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好功能。

    叶天阳:“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暂时没了,谢谢师尊教诲!”苏曜恭身,对着叶天阳行了一礼。

    叶天阳颔首,没有再说什么,离开洞府,很快便是消失在苏曜的视线中。

    苏曜关上门,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可算能够坐下来休息休息了。

    今天发生的一切,仿佛做梦一样。

    早上的时候,自己还在地球,跟每个普通人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

    没想到,仅仅一天时间,他开九脉,成御主,成为纯阳宫大师兄,有了一个宠徒的师尊,以及一个神秘莫测的小狐狸。

    “较之其他穿越者,我的开局,堪称完美了。”苏曜悠悠一叹,然后眉心光芒闪烁,拿出英灵球,点击蓝色按钮。

    哗!

    只见光芒一闪,再然后,吕布出现在了眼前。

    吕布手握方天画戟,眼中熊熊火焰燃烧,道:“你就是我的御主吗?”

    苏曜:“是。”

    下一瞬,吕布单膝下跪,道:“公若不弃,布愿拜为义父!”

    苏曜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道:“别别别,千万别,不要那么客气。”

    吕布:“我的貂蝉在哪里?”

    苏曜:“你的我不知道,反正我的在腰上。”

    吕布:“?”

    “先不说这个。”苏曜,轻抿一口茶,道:“三日后,便是真传挑战赛。”

    “按照规矩,1v1或者3v3,如果3v3的话,也就是说,我还需要召唤两只英灵。”

    “所以,你需要什么样的队友?”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召唤什么英灵,索性问问吕布的意见。

    毕竟,从先前叶冥柳阳的战斗来看,英灵战斗,是个团队游戏。

    “队友?”吕布神色睥睨,道:“我吕布天下无敌,何须队友?”

    苏曜:“我知道你很猛,但还是得稳健些,毕竟这场比赛,事关我颜面。”

    吕布:像我这样就很完美了,你要不再召唤两个我?”

    苏曜:“不行。”

    吕布:“那你召唤一个貂蝉吧,然后再来一个大小乔啥的,我带妹的话,战斗比较有动力。”

    苏曜:“不行。”

    吕布:“那你召唤典韦吧,我吕布马上无敌,典韦马下无敌,那么吕布骑典韦,自然是天下无敌!”

    苏曜:“。”

    “算了,我也不听你胡扯了。”苏曜不想跟他多bb,神念微动,下一瞬,吕布滚回了英灵球里。

    苏曜陷入沉思,吕布是个战士,本身很猛,既然如此,应该给他配个辅助或者坦克,能够替他扛扛伤害。

    此外,吕布是战士,但是输出未必够,因此自己或许需要一个法师,或者说刺客。

    “看来,得去寻找圣遗物了。”

    苏曜清楚,想要召唤谁,得看自己有什么圣遗物。

    轻轻摩挲衣袖,咦,小狐狸呢?

    苏曜懵了,好久没注意到,小狐狸跑哪里去了?

    他慌了。

    “小狐狸,你别走啊,我还没来得及报恩呢!”

    苏曜霍然起身,急得直跺脚,从先前的举动来看,这个小狐狸来历必然不凡,他怎么舍得让这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窸窣。

    而就在此刻,一道白影一闪,再然后,一只小兽从窗口跳了进来。

    正是雪狐!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被别人捡走了。”苏曜暗暗松了口气,激动地无以复加,目光投去,只见雪狐的嘴里,含着一只巨大的红色鲤鱼。

    雪狐一双异瞳,可怜兮兮地盯着苏曜,滴溜溜地转着,仿佛在说:“我,饿饿,想吃鱼!”

    与此同时,纯阳宫某个山峰上,一名长老望着空荡荡的鱼塘,气的差点声若奔雷般咆哮道:“谁tm偷了我的龙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