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正义的我被女魔头俘虏了 > 第0004章 修真界三座大山
    迎着腥咸海风,穿过馨香花海,萧然跟着身着青衣的女魔头,步行来到了第一座山下。

    本以为女魔头要带他爬山,结果却是要进山洞。

    山下有一条幽深的溪洞,似乎干涸了很久,并没有溪水流出,连洞口也被巨石封住了。

    巨石上刻满了复杂的血色符文,想必也是出自魔女之手。

    天冥夜轻手一挥。

    两层暗红色的灵气薄膜,覆盖二人周身,仿佛开了超级赛亚人模式。

    借由灵气薄膜的空间隔绝性,天冥夜领着萧然,径直穿过洞口巨石。

    入洞后,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里,豁然开朗,迎面一片青山绿水,世外桃源。

    真就是桃花源记?

    二人站在入口处的山坡上,萧然放眼望去。

    这是一座十里见方、完全封闭的洞中世界。

    虽然存在幻术成分,但也算是日月当空,有山有水。

    蓝天湛湛,白云悠悠,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盆地里有良田美池,大片的桑树与竹林,田间小路交错相通,到处能听到鸡鸣狗叫,人们在田间来来往往,耕种劳作,老人小孩自得其乐,人人脸上洋溢着笑脸。

    萧然就差没把《桃花源记》背出来了。

    这女魔头想搞什么鬼?

    天冥夜抓着萧然肩膀,身形一闪,来到洞中世界的中央坡地。

    这里是一片金黄的麦田,中间竖着一个刚好一人高的稻草人。

    稻草人身上绑着一块竹板,上面刻印着密密麻麻的红色符文。

    天冥夜看了眼符文内容,轻叹了口气,没有意外,只是怅然。

    “灵气浓度又降了啊……”

    萧然也没细想,随口应道:

    “末法时代,灵气浓度下降有什么奇怪的?”

    天冥夜摇了摇头,青衣覆盖的姣好身材,在风中荡起宛如麦浪的韵律。

    “这里是全封闭的世界,四周布下隔绝一切物质、温度和灵力的封印。”

    “这里的光照,水源,物资,灵气浓度,牲畜野兽,庄稼草植……完全自给自足。”

    “而这只稻草人,就是此方天地的神,严格控制着这里的人口和气候。”

    “这里没有战争,没有压迫,人人生来平等,因此寿命很长,差不多能活一百多岁。”

    强行制造天下大同?

    咱共产主义也得生产力跟得上才行啊。

    萧然也不知道天冥夜这么做有何目的。

    “萧然君不觉得,这样的世界应该能永恒才对吗?”

    啊这……

    萧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

    “一千年了,这里的光照,水源,草木灵兽,天象,冷热,都没有任何变化,只有灵气浓度连年下降了。”

    “虽然下降的幅度很低很低,但照这样的速度持续下去,再有十万年,人类将彻底无法在洞中生存下去。”

    天冥夜平静的话中,回荡着曾经少女理想破碎的声音。

    萧然懂了。

    恭喜你魔女,你成功领悟了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真谛!

    在封闭的环境中,像生命体这种高度秩序化的存在,注定会消亡,最后化为一锅均匀的汤。

    萧然本以为这女魔头在搞什么大型社会学实验,结果竟是在搞物理实验,验证灵气的本质?

    这里可以看出来,灵气差不多就是高阶逆熵存在的标准形式,或者换一个不太严谨,但更通俗易懂的说法——

    生命力。

    这也是灵气可以用于修行的原因。

    但它依然改变不了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终极宿命。

    萧然穿越过来不是搞科学的,而是要化身正义,和妹子谈谈人生和理想。

    “现实很残酷,永恒并不存在,但反过来一想,永恒不变的世界真的精彩吗?你看他们虔诚到麻木的眼神,你觉得他们真的快乐吗?在永恒世界中,单一时刻的成败变得毫无意义,没有痛苦对比的快乐也不会有快感,正因为我们的寿命有终点,才会为了有限的目标奋斗,才会产生矛盾,与人斗争,有喜怒哀乐的人生才会变得精彩。”

    天冥夜认真听着,纤细而略带红影的柳眉微微蹙起,她总觉得这些话超出了萧然年纪应有的成熟度。

    “萧然君比一般人想的更透彻呢。”

    然而这些想法,只是地球上历代文人和哲人的思考。

    萧然的内心想法是——

    去踏马的文人和哲学家,快给老子永恒啊!

    在他看来,只有达到永恒的人,才有资格评判永恒。

    你得不到永恒……你就是在酸。

    追求永恒才是人类的终极意义!

    萧然忽然有些期待第二座大山里的洞中世界了。

    对女魔头的兴趣也在与时俱增。

    因为不管天冥夜是不是传说中的魔头,有一点可以肯定——

    这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女人。

    ……

    二人随即来到第二个洞中世界。

    还是一样的封闭世界,风水、灵气和物产与第一个洞中世界没有什么区别。

    不一样的,是人。

    在这里的中央坡地上,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四周种满了灵植。

    宫殿以外居住的多是年轻人,老年人很少见,平均年龄远低于刚才的桃源乡。

    人口多集中在宫殿的周围,边缘地区甚至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荒漠化。

    社会出现了统治阶级,皇帝。

    萧然随天冥夜步入宫中,发现被一群宫女簇拥在中间的皇帝,竟是个筑基修士!

    “修真者?”

    “没错。”

    天冥夜解释道:

    “此方世界与刚才的桃源乡初始条件一致,同样的光照,水源,物产,草木灵兽,灵气浓度,人口规模,唯一不一样的是……有人开始修行了。”

    “这里的稻草人,会向民众广泛传播修行知识,于是出现了修真者,繁衍了千年,已经出现了筑基修士。”

    “修真者变成了皇帝,建造宫殿,占用了大量灵气,使得普通人的寿命暴跌,平均只有五十多岁的寿命。”

    萧然想了想,这里才是正常发展的现实世界。

    桃源乡是稻草人有意控制战争与剥削,减少损耗,强行制造大同世界,以验证永恒。

    而在这里,修行就像人类打开了基因锁,开始朝着单一的方向局部进化。

    修真者才能支配灵气,灵气便成为强者剥削弱者、打造阶级壁垒的工具。

    剥削是任何时代改变不了的现实,除非有神的干预,生造出一个桃源乡。

    所以,这两个世界的稻草人……谁更正义?

    是保证人人均等的神,还是打开基因枷锁的修行导师?

    萧然陷入沉思。

    但天冥夜之所以创造洞中世界,并不是为了验证何谓正义。

    “这里虽然有人幸福,有人悲惨,压迫一直存在,偶尔会有战争,但勉强还算是稳定,再延续万年不是问题……萧然君觉得为什么?”

    萧然心想,因为这里生产力太低,还没发展出核武器。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资源,最多只能让人修行到筑基。”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呢。”

    萧然只是随口一说,却似一阵清风拂面,在天冥夜平静的眸子里荡起了湖光潋滟的回纹涟漪。

    “所以在第三个洞中世界里,我把灵气浓度提高了一万倍,看看会发生什么。”

    —————————

    明天开始,正常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