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搬来一个新邻居。

    母亲漂亮,儿子又高又帅,还有钱。

    顾咎没见过邻居。

    所以这些都是顾咎从他妈的嘴里听到的。

    他妈早上去新邻居家坐了半个小时,回来之后,便就滔滔不绝,围绕着隔壁搬来的新邻居说个不停。

    “隔壁家那对母子,母亲长的又漂亮又好看,儿子长的又高又帅,家里还有钱,简直了!”

    “连那地毯都是好十几万的!我们家整个家具加起来都没人家一个地毯贵!”

    “人家儿子还成绩好,又懂事听话,这叫个什么事啊?你看看我们家儿子,哪一点都比不过别人!人家也是才初三刚毕业,都是同一个年纪,怎么就差别这么大?”

    “整天闷不吭声,跟个哑巴似的。还不喜欢笑,人家都在笑的时候,他就板着个脸站在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欠了他的钱似的……”

    每次说着说着,便就会说到顾咎的身上去。

    一上午,这些话,顾咎起码听了有五遍不止。

    顾咎都快能背了。

    以前是拿顾咎和楼下的住户比成绩。

    ——因为楼下的住户性格虽然不好,但成绩好。

    然后和三栋六楼的住户比性格。

    ——因为三栋六楼的成绩虽然不好,但性格开朗。

    最后是和远房亲戚比长相。

    ——因为远房亲戚的儿子虽成绩不好,在家比较叛逆,但长的比顾咎高,比顾咎帅,在学校里很受欢迎。

    这会新邻居来了,直接只和新邻居比就行了。

    因为新邻居又高又帅,成绩好,受欢迎,还礼貌懂事……

    顾咎却不信。

    他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没见过这种人。

    又高又帅的要么成绩不好。

    成绩好的要么就不受欢迎。

    他这个年纪,懂事礼貌的更是少之又少。

    顾咎俨然不信,而顾母还在一旁念叨隔壁家的孩子多么听话懂事,样样都比顾咎强……

    顾咎听得烦,索性站起身,准备下楼。

    顾咎一听得烦的时候,就会下楼,让自己一个人呆着,清静清静。

    以前听到他妈说自己不如别人的时候,顾咎还会觉得羞耻,难过,但时间一久,顾咎只觉得烦。

    每次都是那几句话。

    他成绩差、不懂事、不爱说话……

    这几句话顾母重复了十六年。

    顾咎都能背下来了。

    顾咎带着手机,起身下楼。

    下楼后,耳边顿时清净了不少。耳边终于没有了新邻居,也终于没有了唠叨。顾咎抬头望着头顶上湛蓝的天空,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然后,顾咎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打算到了晚上快要吃饭的时候,再回家。

    才坐下,口袋里的手机便就响了起来。

    顾咎掏出手机看了眼。

    果不其然,正是沈滕。

    但也只可能是沈滕。

    因为顾咎就沈滕这个朋友。

    顾咎不喜欢笑,不喜欢说话,性子比较阴郁,所以初中这三年,就交到了沈滕这个朋友。

    沈滕还是因为和顾咎同桌,两人才成了朋友。

    而且,不是同桌一年,是三年。

    同桌三年,两人坐在一块,离得近,相处的时间又久,自然而然也就便成了朋友。

    说来也是奇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师看他们两人格外顺眼的缘故,在其它的同学都在不停的换同桌的时候,他们两人神奇般的一直都是同桌,还同桌了三年。

    顾咎看了眼手机屏幕。

    是微信消息。

    【沈滕:小咎咎~在家里干嘛呢?】

    【沈滕: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哦。】

    【沈滕:想打游戏,又打不过[心塞.jpg]】

    顾咎打开微信,开始回复。

    因为朋友就沈滕一个,所以顾咎的微信上也就沈滕这个好友。

    哦不,还有一个。

    微信团队。

    至于为什么不加他妈为好友……

    每天在家里被念叨就已经够烦了,顾咎可不想还在微信上被他妈唠叨。

    【顾咎:在小区楼下发呆。】

    顾咎回完,沈滕立刻就激动了。

    沈滕瞬间回复了五条。

    【沈滕:大佬!!要不要来我家!!!】

    【沈滕:来我家打游戏啊!!】

    【沈滕:我家有零食有空调有水果,要有什么有什么!只有咎大佬过来,咎大佬想要吃什么我就去买什么!!】

    【沈滕:来不来来不来!】

    【沈滕:[抱大腿.jpg]】

    顾咎看了眼消息,毫不犹豫的回。

    【顾咎:不去。】

    【顾咎:我坐会就上去了。】

    就如同顾母说的,顾咎成绩不好,长的一般,性子闷,不爱说话,样样不如别人……

    可在游戏上,顾咎却格外的有天赋。

    不管是再难的游戏,都难不到顾咎。

    即便是一开始被难住,但不用过多久,顾咎就能马上上手,然后顺利通关。

    然而实际上……

    顾咎从来不玩游戏。

    和顾咎相反。

    沈滕是个手残到连连连看都能迅速gg的人。

    所以,对此,身为游戏痴的沈滕羡慕的不行。

    觉得要是像顾咎一样就好了。

    顾咎却觉得没什么好。

    像他一样,成绩差,长的丑,还不受欢迎吗?

    沈腾很快又回了消息。

    又是一连串的几条消息一齐轰炸。

    【沈滕:qaq】

    【沈滕:大佬你好狠的心!!】

    【沈滕:我要跟你绝交!】

    【沈滕:嘤嘤嘤,你不爱我了!】

    顾咎看着手机上的消息,眼角一抽。

    顾咎的性子比较安静,沉稳。

    沉稳到顾咎从来不在聊天的时候用什么表情包和颜文字。

    而沈滕正恰与顾咎相反,特·别跳脱。

    两人的性子完全的截然相反。

    要不是因为两人同桌三年,就凭着沈滕和顾咎这截然不同的性子,两人是绝不可能成为朋友的。

    【顾咎:……】

    【顾咎:手机不是能联网么。】

    【沈滕:对哦。】

    【沈滕:大佬来一把吗![星星眼.jpg]】

    【顾咎:嗯。】

    【沈滕对您发起游戏邀请。】

    【沈滕:我开好房了,我在房间里等你哦~】

    【顾咎:嗯。】

    ……

    天色渐暗。

    顾咎和沈滕玩了一个下午的游戏。

    顾咎下楼的时候手机还有90%的电量,现在只剩下10%不到了。

    顾咎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退出游戏,站起身。

    【顾咎:不早了,退了。】

    【沈滕:好~】

    【沈滕:下次再来。】

    【沈滕:[爱你.jpg]】

    顾咎收回手机起身往回走,准备乘电梯上楼。

    因为是在市区,所以顾咎家所在的小区楼层都比较高,每一栋也就基本都配备了电梯。

    又因为楼层太高,因此每次等电梯的时候,都起码得等上好一段几分钟。

    顾咎正站在楼下等电梯,突然感觉到有人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顾咎下意识回头,一回头,对方那张俊美又冷漠的面孔瞬间映入眼帘。

    对方静静地站在原地,冷漠疏离。

    顾咎回头看了眼,收回视线。

    顾咎想,他怎么没见过?是新搬来的住户?

    可是除了他家隔壁之外,最近好像也没有其它人搬过来了……

    难道是来找朋友的?

    正在顾咎疑惑的想着时,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顾咎踏脚踏进电梯内,正要伸手按电梯楼层,身后的人快顾咎一步,先一步按下楼层。

    顾咎看着电梯按钮上亮起的数字,身形一僵。

    顾咎缓缓的回头,向身后看去。

    对方面无表情的按下了十七。

    ——顾咎家也是十七楼。

    顾咎沉默的凝视了对方数秒,缓缓地收回视线。

    顾咎扯了扯嘴角,脸上毫无笑意。

    顾咎以为他妈是夸大其词……原来不是。

    对方的确又高又帅。

    他的确比不过。

    数秒后,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再次打开。

    电梯门缓缓开启,顾咎一抬眼,顾母的身形瞬间映入顾咎的眼帘。

    顾咎脸色一沉。

    正好要准备下楼的顾母看着电梯内的两人,表情惊诧:“咦,顾咎,你认识人家上远?”

    顾咎毫不犹豫:“不认识。”

    对于顾咎的答案,顾母并不意外。

    要是顾咎说认识,顾母反倒还会诧异了。

    顾母想也不想的开口:“我就说,人家上远成绩好,又受欢迎,就你这成绩,性子还又闷的不行……”

    不等顾母说罢,顾咎直接开口打断。

    顾咎说:“我先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走。

    顾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被留下的顾母表情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尴尬,“顾咎一直都没什么礼貌,也不知道是随了家里的谁……”

    顾母一唠叨起来,便就会忍不住说个不停。

    顾母滔滔不绝道:“要是顾咎也像你一样听话懂事就好了,我不知道能操多少心。成绩差也就算了,总得听话懂事吧?还又不听话懂事。别人家的孩子就没有他这样的!要是他能跟你换换就好了……”

    顾母话说到一半,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开口,“……阿姨不是还有事么。”

    薄上远话落,顾母这才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

    本来是准备下楼拿东西的,刚才见到顾咎那么没礼貌,被气的一下子就忘了。

    顾母看着眼前的薄上远,想起自己刚才一个人站在这唠叨了这么久,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要是在家里也就算了,在外人面前哪能这样。

    顾母略有些不好意思道:“哎呀,不好意思,刚才阿姨不小心话多了些……你快回去吧!”

    薄上远点了个头,算作礼貌,然后转身离开。

    顾母站在原地目送着薄上远离去,心下气结。

    为什么别人家的儿子就又礼貌又懂事,她的儿子就是那副德行?

    顾母越想越气结,等下楼拿了东西回家后,立刻便就对着坐在客厅的顾咎嚷嚷开来。

    顾母:“你看看人家隔壁的上远,又礼貌又懂事,成绩还又好,你就不能学学别人?你看看你自己,哪一点比得过别人?……”

    顾咎不语,毫无反应。

    顾母见顾咎不说话,无动于衷,一下子更来气。

    顾母:“我说了半天你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就是说一句话也行啊,哑巴了吗?”

    顾咎依旧没反应。

    顾母见顾咎还是没反应,差点没被气死。

    顾母气得正要准备破口大骂,一旁的顾父幽幽的开口:“孩子他妈,该去做晚饭了……”

    顾母瞪了顾父一眼,“吃吃吃,天天就知道吃!”

    顾母虽这么说着,但还是转身进了厨房。

    顾母转身进厨房之后,顾咎的耳边这回也总算是清静了下来。

    顾咎看着电视屏幕,一脸平静。

    他觉得她说的没错。

    他的确不如别人。

    他承认。

    所以他没什么好说的。

    ……

    晚,饭点。

    晚上吃饭的时候,顾母突然想到了什么。

    顾母扭头问顾咎:“……顾咎,你好像还有三天就开学了吧?”

    顾咎默了两秒,嗯了一声。

    接着,只听顾母开口说道:“隔壁家的上远今年也是读高一,到时候你去学校报名的时候,记得叫上上远一块。去了学校,说不定还能相互有个照应。”

    顾咎没说话。

    顾母还在继续说:“到时候去叫别人的时候,记得礼貌点,别整天像这样板着个脸,给人印象多不好?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都是同一个年纪,怎么就区别这么大?”

    顾咎依旧没说话。

    顾母在一旁絮絮叨叨,顾咎沉默的坐在椅子上,至使不语。

    作者有话要说:  个人设定:无文理科分班,高一到高三均按成绩来分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