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考第三天。

    也就是考试的最后一天。

    模拟考的最后一天,上午考英语,下午则是考生物与地理这两个科目。

    就和前两天一样,不管是上午的英语,还是下午的生物与地理这两个科目,薄上远依旧是最先提前交卷。

    并且,答案依旧照例全对。

    在上午考英语的时候,和薄上远同一考场的考生见到薄上远提前交卷,皆是一脸震惊,瞠目结舌,满脸的难以置信。

    卧槽,他们还在写前面的题,薄上远就他妈已经写完了?

    但到了下午的时候,大概已经是习惯了,和薄上远同一考场的考生再看到薄上远提前交卷的时候,都完全已经见怪不怪了。

    哦,薄上远又提前交卷了。

    要是薄上远不提前交卷,他们反而倒奇怪了。

    不过,在他们这群高一新生的眼中,薄上远已经俨然不是一个正常人了。

    完全就跟变态没两样了。

    要是一两个科目全对这也就算了,可薄上远是除了数学和语文之外,其它的科目基本上都是提前交卷并且全对!

    操!他们就算是作弊,也不能保证全对。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有人听说,城南高中这一次为了更直观的将差生和优等生彻底的区分开来,所以便将所有的考试科目难度至少提高了两成。

    因此,这次的试卷和往年的模拟考试卷相比,要难上些许。

    可即便这样,薄上远依旧能全对。

    这样还都能全对,这还是人???

    这他妈哪是正常人,开了挂吧??

    然而他们殊不知,其实薄上远的数学也是全对。

    只是因为要‘等人’的缘故,所以薄上远才没有提前交卷罢了。

    而至于语文……

    薄上远这次倒没全对。

    因为阅读题没写。

    但不是因为不会写,而是因为题目薄上远不喜欢罢了。

    阅读题的题目是《家》。

    而家这个字,对于父亲与母亲双双出轨多年,并且还在外生子成了家的薄上远而言,简直可笑又讽刺的不行。

    薄上远怎么可能不会写。

    但薄上远不想动笔。

    虽然语文的阅读题没写,但其它科目基本上全对的薄上远也不差这几分。

    可以说,年级第一的位置,基本没跑了。

    就像在初中时,每次考试,薄上远基本上也都是年级第一一样。

    因为除了数学与语文之外,其它的科目全都提前交卷还全对的这件事,薄上远的名字算是已经彻底的在这群高一新生中传了个遍。

    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连那些高二高三的学长和学姐都对薄上远的名字略有耳闻,甚至还有人好奇的向他们这群高一新生打听薄上远是谁。

    这还没正式开课,薄上远就已经成了城南高中里的大红人。

    长的又高又帅也就算了,成绩还那么好。对此,其它人可谓是羡慕的不行,心想着自己要是能像薄上远这么牛逼就好了。

    然而薄上远却好似没什么反应。

    又或者说,薄上远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

    又因为薄上远长的又高又帅,成绩还又好的不行……

    自然而然,便就有女生想要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

    至于女生们为什么想要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

    答案不言而喻。

    虽然想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可因为薄上远表情太冷,从来不笑,看着不好接近,所以没人敢主动去问薄上远本人。

    不敢问本人,于是便只好旁敲侧击的问其它人。

    这一问,便就问到了沈滕那。

    为什么会问沈滕……

    因为沈滕和顾咎认识。

    又为什么想到顾咎……

    因为顾咎在考试的时候坐在薄上远旁边的位置上。

    当然,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有女生听说,顾咎在考数学的时候,把橡皮擦‘借’给了薄上远。

    因此,那些女生也便理所当然的想,顾咎兴许会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

    然而顾咎哪知道。

    从薄上远搬到顾咎家旁边到现在,顾咎完全未曾和薄上远说过一句话。

    顾咎是不知道说什么,也觉得没什么好说。

    至于薄上远,应该就是不屑于开口了。

    沈滕和顾咎当了三年的初中同桌,自然对顾咎不怎么爱说话且略有些孤僻的性子再清楚不过。

    虽然顾咎和薄上远上学同路,并且和薄上远同一个考场,并且还就坐在薄上远旁边的位置上,但凭着顾咎不喜欢说话,更不喜欢主动和别人搭话的性子,顾咎是绝·对·不·可·能主动和薄上远搭话的。

    所以就更别谈问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了。

    因此,沈滕压根就没打算问顾咎知不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

    因为就算问顾咎,答案恐怕也就只有一个。

    ——不知道。

    又因为知道顾咎可能就只有不知道这个答案,所以沈滕干脆连问都不打算问了。

    因为反正就是问了,也只是白问。

    ……

    隔日。

    三天的模拟考结束后,隔日,便就到了要公布成绩的时候。

    就和之前公布考场和名字的时候一样,总分成绩也是公示在公告板上。

    不过并不是按照之前公布考场座位那样的顺序公示,而是按照总分成绩,由高到低,从上到下的顺序陆续在公告板上排下来。

    自然,最高的成绩最好,最低的也就最差。

    至于成绩最好的那个人……不用去想,自然也知道是谁了。

    公布成绩这天,一众考生可谓是紧张的不行,手心冒汗,脚步发虚,生怕自己被分到差班上去。

    而就在其它一众考生紧张兮兮的朝公告板处的方向走去时,另一边才刚踏进校门的顾咎与沈滕二人却是不慌不忙,脸上毫无紧张之意。

    顾咎是因为对自己那一塌糊涂的成绩再清楚不过。

    因为太过清楚,所以顾咎都能猜到自己多少分。

    既然知道分数,那么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紧张与否了。

    而至于沈滕……

    则是因为太过于专注的吐槽薄上远和那些想要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的女生,而完全将成绩给抛到了脑后。

    连成绩这事都忘了,那还谈得上什么紧不紧张。

    这会,顾咎和沈滕一同朝公告板的方向走去。

    两人走了多久,沈滕就吐槽了多久。

    虽然沈滕的确是没有问顾咎薄上远究竟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但在其它的地方上,沈滕却是忍不住和顾咎吐槽了许久。

    昨天考试结束后,沈滕便就先是从考场一路和顾咎吐槽到了校门口。

    两人在校门口分道扬镳,各自回家后,一等吃完饭,沈滕便又接着开始在微信上和顾咎吐槽起这件事来。

    在这件事上,郁闷的不行的沈滕整整和顾咎吐槽了一个晚上,直到顾咎在微信上说自己要睡了后,沈滕这才住嘴。

    但这会……

    沈滕忍不住又开始了。

    也不怪沈滕这么喋喋不休。

    因为沈滕实在是太憋屈了。

    沈滕想着昨天考试完之后的场景,就气闷的不行。

    沈滕:“昨天那群女生突然过来找我搭讪,找我要微信和企鹅号,我还在乐滋滋的想,没想到我竟然那么受女生欢迎,这么多女生竟然都在找我要联系方式……”

    沈滕:“结果哪知道,那群女生一要完微信和企鹅号,下一句立马就是让我去找你,然后让去你问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靠!原来是为了薄上远来的!”

    沈滕:“什么加微信和企鹅号,也就只是因为让我回去告诉她们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而已!靠!我他妈竟然还在那里一个人喜滋滋的想着自己居然那么受女生欢迎!还一个人在那像个傻逼似的期待半天!”

    沈滕:“薄上远有什么好!不就是长的高了那么点,帅了那么点……呃……成绩好了那么……一点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着说着,沈滕的声音越来越低。

    又高又帅,成绩又好,的确了不起。

    特别是好成薄上远这样的。

    沈滕一脸郁闷:“昨天她们找我要电话的时候,我真的开心了半天,还在想着,这么多女生都喜欢我,都是我喜欢的款,我到底该选哪个才好……结果没想到是自作多情,人家都是为了薄上远来的!靠,气死我了!”

    顾咎:“……所以白天没事就不要做梦了。”

    沈滕哭唧唧:“我在这本来就伤心的不行,小咎咎你还在旁边打击我!绝交了!”

    顾咎:“……”

    沈滕哭完,然后又忍不住一脸八卦了起来。

    沈滕贼兮兮的问顾咎:“你觉得薄上远有女朋友吗?”

    顾咎回:“有吧。”

    又高又帅,成绩还好……怎么可能没女朋友。

    沈滕回:“我也觉得有。薄上远那么多人追,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就算没有,肯定也只是暂时没有。”

    顾咎没说话。

    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他并不关心。

    说完,沈滕想到了什么。

    沈滕扭头问顾咎:“我昨天听那群女生说,考数学的时候,你把橡皮擦借给薄上远了?”

    顾咎嗯了一声。

    沈滕一脸好奇:“薄上远怎么找你借的?好声好气的说:同学,借用一下橡皮擦?还是,就冷着脸开口,直接让你把橡皮擦拿给他。”

    沈滕想起薄上远那张一贯面无表情的脸,觉得只可能会是后一种。

    顾咎头也不回道:“他没找我,我自己扔给他的。”

    没料到是这个答案,沈滕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自己扔给他的?”

    顾咎慢条斯理的解释:“反正自己又用不上,我见他好像没带,就把自己的扔给他了。”

    沈滕恍然,忍不住问:“……那薄上远知道是你扔的吗?”

    顾咎表情平静:“我不知道。”

    沈滕想了想,说:“我猜他应该知道……连那群女生都知道你借给他橡皮擦的这件事,薄上远不可能不知道吧。”

    顾咎一脸淡然:“是吗。”

    沈滕见顾咎脸上十分平静,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由有些奇怪:“大佬,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顾咎想也不想:“一个一块钱的橡皮擦罢了,能有什么反应。”

    从头到尾顾咎就没将橡皮擦给放在心上。

    一个橡皮擦罢了,完全不值一提。

    沈滕听了,也跟着立刻想也不想的回:“这哪是仅仅只是一个橡皮擦的事……”

    顾咎闻言,皱眉反问:“不是一个橡皮擦的事,那是什么事。”

    沈滕默了两秒,然后开始思索。

    就在沈滕低头认真思索的时候,两人没过多久,也走到了公告板前。

    顾咎抬眼看向公告板,一抬眼,薄上远的名字瞬间映入顾咎的眼帘。

    只见薄上远的名字赫然遥遥的挂在公告板上的最顶端,显眼又瞩目。

    而在薄上远名字后的分数更为显眼。

    薄上远,755分。

    而总分,则是770分。

    也就是说,薄上远一共只扣了15分。

    大概是早就料到薄上远会是这个成绩,顾咎倒并不意外。

    顾咎一脸平静的看完薄上远的分数,然后视线向下,去找自己的名字。

    将公告板来来回回的的找了三圈后,顾咎才终于在公告板上的中后段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顾咎,430分。

    与薄上远整整相差三百多分。

    三百多分……

    顾咎永远也缩短不了的距离。

    顾咎看完自己的分数后,又想起了沈滕的那句话。

    ‘长的又帅又高,要是成绩还好……那这种人简直就是太讨厌了。’

    顾咎想:真的,简直太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