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盯着公告板上自己的分数,不语。

    顾咎沉默间,一旁的沈滕在看到薄上远名字后的分数后,当下便忍不住卧槽了声。

    虽然沈滕早料到薄上远的总分一定会很高,但沈滕万万没料到薄上远的分数竟然高到这个程度。

    总分770分,而薄上远竟然就足足考了755分!

    那不是就代表,薄上远的语文和数学,两科加起来就扣了十五分??

    这他妈还是人?变态吧??

    要是让沈滕知道……

    其实薄上远的数学也是满分,而那扣除掉的十五分,完全只是因为薄上远语文试卷上的阅读题没写罢了,不知到时候沈滕会是一个怎样的感想。

    沈滕看着薄上远那吓人的成绩,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些女生想要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了。

    ……因为沈滕现在也想知道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了。

    想知道薄上远女朋友的成绩是不是也和薄上远一样变态。

    想到这里,沈滕忍不住扭头朝顾咎看去。

    沈滕朝顾咎眨了眨眼,“大佬,要不,哪天有空,真的去问问薄上远有没有女朋友怎么样?”

    顾咎皱眉,表情奇怪:“问这个做什么。”

    沈滕一脸无辜:“我好奇嘛。”

    顾咎默了两秒,问:“……你想当他女朋友?”

    沈滕瞬间没了声音。

    沈滕呆呆地望着顾咎,表情呆滞。

    数秒后,沈滕才终于缓过了神来。

    沈滕瞪大眼,表情难以置信。

    沈滕指着自己的脸,“我什么时候说要当他女朋友?再说,我哪里有像暗恋薄上远的样子了?”

    顾咎轻飘飘的开口:“可是你昨天不是和我说了一个晚上的薄上远吗?”

    沈滕小脸涨红,给自己辩解:“我那是吐槽!”

    顾咎哦了一声,说:“所以就吐槽了一个晚上?”

    说完,顾咎想起什么,瞬间改口。

    顾咎一脸平静的说:“错了,是一天一夜。”

    沈滕默,再次没了声音。

    这回过了还一会,沈滕才再次找回自己的声音。

    沈滕木着脸,飞快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沈滕说完,接着,像是生怕顾咎再提起这个可怕的话题似的,立马转移话题。

    沈滕问顾咎:“小咎咎在哪个班?”

    顾咎回:“在e班。”

    闻言,沈滕立刻跟着去e班找自己的名字。

    公告板上排列的成绩和名字,每隔一段,便就会用分割线来隔开来。

    而每一段分割线,则就代表分成一个班。

    薄上远自然是在a班。

    顾咎则是被分到了e班。

    沈滕一脸紧张的在公告板上找了一圈,过了好一会,才终于在e班的最角落找到自己的名字。

    终于找到自己的名字后,沈滕当下长舒了口气。

    对于沈滕而言,分数倒只是其次,只要能和顾咎一个班就行。

    看完自己的分数后,沈滕马上扭头看顾咎,两眼亮晶晶的,写满了期冀。

    沈滕问:“大佬,约吗?”

    考试考完了,军训也在明天,更不会开课。

    所以看完成绩后,便就没事干了。

    如果没事干……那当然就应该去干那啥了……

    顾咎嗯了一声,没怎么犹豫。

    顾咎说:“走吧。”

    顾咎说完,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沈滕嘿嘿的笑,赶忙跟上。

    沈滕屁颠屁颠的跟在顾咎的身后,一脸激动:“小咎咎我爱你!”

    他卡了一个星期都没通关的暗黑三终于能过了!

    顾咎听了,下意识反问:“你不是爱薄上远吗?”

    沈滕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滕表情幽怨:“大佬,这个话题能揭过吗?”

    顾咎哦了一声,闭了嘴。

    正当沈滕正要长舒一口气时,只听顾咎再次开口,轻飘飘的问了句。

    ……害羞了?

    沈滕沉默了两秒,然后说:“小咎咎,我要和你绝交了,真的要和你绝交了……”

    顾咎哦了一声,这回终于没再说话。

    ……

    沈滕家离城南高中不远。

    三分钟就到了。

    三分钟后,顾咎坐在沈滕房间的电脑前,然后扭头问:“是哪个游戏?”

    搬着小板凳乖乖在旁边坐好的沈滕立刻指向电脑上的一个黑色的游戏图标。

    沈滕激动道:“这个这个!”

    顾咎哦了一声,点开了游戏。

    ……

    顾咎在沈滕家呆了两个小时才离开。

    也就是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

    走的时候因为游戏还没通关,所以沈滕很是依依不舍。

    那模样,简直恨不得想让顾咎直接在他家住下来。

    不过,没通关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顾咎打不过。

    而是因为游戏太大,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通关。

    要说通关,起码怎么说也得要一个星期。

    说起来,为什么沈滕如此执着的想和顾咎一个班……

    大部分也就是因为游戏的缘故了。

    要是顾咎和沈滕各自被分到了别的班,到时候顾咎和别人‘好’上了,不再理沈滕了,那沈滕去找谁帮他把游戏通关去?

    顾咎离开沈滕家回到自家小区,乘电梯上楼后,顾咎才用钥匙打开自家大门,一抬眼,便就看到了坐在客厅,不知道等了多久的顾母。

    顾咎脚步一顿,然后很快恢复自然。

    顾母抬头,问顾咎:“考了多少分?被分到哪个班去了?”

    顾咎回:“430分,e班。”

    顾母一听,当下便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顾母啧了一声,说:“我就知道,就以你那平时的成绩,也考不出什么高分来。”

    顾咎没说话。

    也没什么好说。

    其实,以顾咎这个成绩,如果是在其它的学校,怎么也不可能会被分到倒数第二的差班上去。

    然而因为能进城南高中的大部分都是成绩好的尖子生,所以顾咎的这个430分,也就显得特别的不值一提了。

    哦,也有花钱买进来的差生,和顾咎这种艺术生。

    但那毕竟是少数。

    而且,这种少数已经全部都被分到了e班和f班去。

    顾母说完,下意识又问:“隔壁的上远考了多少分?看了吗?”

    顾咎回:“没有。”

    顾母皱眉:“是没看还是没看见?”

    没看和没看见这两个虽然只有一个字的差别,但意义可是千差万别。

    顾咎说:“没看见。”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毫不心虚。

    顾母看着顾咎脸上平静的表情,不由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顾母皱眉回想:“不可能啊,那天上远他妈明明跟我说上远在城南高中的……”

    顾母皱眉沉吟间,一旁被晾了许久的顾父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忍不住开口:“孩子他妈……”

    顾父一开口,顾母立刻回:“妈你个头!吃吃吃!天天就是吃!一顿不吃能饿死啊!”

    顾母虽嘴上骂骂咧咧的骂着,然后却还是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顾母离开后,顾咎穿过客厅,回房。

    ……

    一天眨眼即逝。

    模拟考结束后,便就是为期十五天的军训了。

    因为军训要七点半就要到学校报到,所以这天顾咎很早就起来了。

    顾咎早早的起床,穿好训练服后,准备出发。

    训练服是到学校报到那天发的,每人两套。

    不过,说是训练服,其实就是校服罢了。

    因为衣服面料宽松又软,学校为了省事,所以索性将校服发给学生当训练服。

    校服上身白,下身蓝,配色其实不算难看。

    只是因为太过宽松,面料又太太太太太软了,因此……即便是再好看的配色,穿在身上,也完全的毫无美感。

    顾咎在出门前,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校服。

    因为太过宽松,顾咎甚至感觉自己每走一步,衣服里都在灌风。

    顾咎穿着校服刚出门,一抬眼,便就看到了这会正好恰巧也要出门的薄上远。

    顾咎微愣,然后很快回神。

    因为不是第一次碰见了,所以顾咎也就没第一次那么意外了。

    因为军训时必须要穿着训练服,哦不,校服。

    所以,这会,薄上远身上穿着的也是校服。

    和顾咎一样,白衣蓝裤。

    非常奇怪,分明都是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面料质地,一样的配色……然而,穿到了薄上远的身上,感觉就变得完全的截然不同了起来。

    宽松又大的难看校服,到了薄上远的身上后,竟然就像是变成了高端定制一样,变得好看又充满了逼格。

    顾咎看了眼薄上远,又瞧了眼自己,不语。

    顾咎缓缓地收回视线,忍不住想:真讨厌。

    顾咎想完,静静的抬脚,从薄上远的身侧走过。

    顾咎从薄上远的身侧走过,来到电梯门前,静候。

    没过几秒,薄上远也跟着站在了电梯前。

    两人无话,没人开口,静静地等着电梯上升。

    而就在顾咎以为两人定要又像之前那样,一路默契的互相无视,然后抵达学校时,这时,身侧突然猝不及防的传来了一句。

    “……你不是讨厌我吗。”

    薄上远那一贯毫无情绪的冷淡嗓音冷不丁的从身侧响起,顾咎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咎下意识扭头,抬眼朝薄上远看去。

    顾咎:“嗯?”

    ……什么?

    薄上远看着顾咎莫名所以的表情,突然想起了顾咎那平日里极爱撒谎的性子。

    薄上远说:“没什么。”

    顾咎登时更加莫名所以。

    两人乘电梯下楼后,走到站在小区门外的站牌前等车。

    两人沉默的站在站牌下等车,至使没人开口。

    顾咎是没什么好说的,也不知道和薄上远说什么。

    而至于薄上远,则在说过那句‘你不是讨厌我吗’,便就再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顾咎甚至都要忍不住以为,刚才薄上远的那句话其实是他的幻听了。

    不。

    其实压根就是幻听吧?

    薄上远为什么突然会一反常态的和他搭话?

    薄上远不是向来都将他视若无物吗?

    而且,为什么薄上远会突然问他不是讨厌他吗?

    顾咎实在想不明白薄上远刚才突然说那句话的理由和原因。

    而且……

    薄上远是怎么知道他讨厌他的?

    他似乎也没和薄上远说过他讨厌他这件事。

    不,甚至连话都没说过。

    难道薄上远有读心术?

    顾咎匪夷所思,难以理解。

    所以,其实刚才压根就是他的幻听吧?

    就在顾咎百思不得其解间,车到了。

    薄上远先一步抬脚上车,顾咎则静静的跟在其后。

    大概是因为这会是上班和上学的点,这会车上的人很多,将公交车挤的满满当当的。

    顾咎本没打算和薄上远站在一块,但因为除了薄上远的旁边,就没有其它的空位了,顾咎上车后,站在原地犹豫了一秒,最终还是抬脚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

    顾咎抬脚朝薄上远的方向走去,最后一言不发的在薄上远的身侧站定。

    至于薄上远,则头也不回,看也没看顾咎一眼。

    那漠然的表情,就好像旁边的顾咎压根就不存在一般。

    见薄上远一脸冷漠,毫无反应,同时,顾咎也确定了答案。

    嗯,是他的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