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操场后,沈滕拉着顾咎在一个比较空的地方坐下,然后开始和顾咎八卦。

    沈滕指向男生圈中,嗓门音量最为响亮的那个男生,小声在顾咎耳边说:“我听之前和我同一个考场上的男生说,那个男生,是之前二中的老大。打架特别狠,认识很多外面的混混,学校里几乎没人敢惹。”

    顾咎顺着沈滕的视线看去。

    只见一个剃着板寸,皮肤略有些黝黑的男生站在那群男生的最中间,站姿很是霸气。表情和动作之间,满是充斥着一股我最牛逼我最帅的气息。

    沈滕说完,开始回忆:“我记得叫什么来着……哦对,好像是叫什么孟以樊来着。”

    说完,沈滕又将目光转向另一边的女生们。

    女生们三三两两的站在一块,虽然和男生穿着同样的校服,但样子却看起来大为不同。

    有的将校服裤脚挽起,露出脚踝。有的则特地将袖管往上卷了两卷,露出白净纤细的手腕。还有的则干脆将宽大的校服系了个结,让又宽又大的校服一下子变成了贴身显身材款。

    不仅如此,还有女生在脸上抹了些粉底,涂了些亮丽的唇彩,让本就十分娇嫩的脸蛋更是显得愈发的好看。

    沈滕看着那群女生,嘿嘿的笑。

    沈滕用胳膊肘捅了捅顾咎的腰,问顾咎:“小咎咎你喜欢哪个?我喜欢那个穿白鞋的。”

    顾咎听了,下意识问:“你不是喜欢薄上远吗?”

    沈滕:“……大佬,你能忘了这事吗?求求你了。”

    顾咎哦了一声,闭上嘴。

    怕顾咎又去提什么他‘喜欢’薄上远这事,沈滕不敢再聊什么女生,便就和顾咎转而聊起游戏来。

    一聊起游戏,沈滕便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正当沈滕激动的和顾咎说着自己最近玩的一款新游戏时,教官到了。

    穿着草绿色迷彩服的教官举着喇叭,在操场上大声喊,“集合!男生排四列,女生排四列——”

    教官话落,方才还站在操场上三三两两聊着天的高一新生们立刻住嘴,赶忙跑去教官面前站好。

    沈滕正聊的激动,结果教官却到了,因此郁闷的不行。

    但再郁闷,也得乖乖的听教官的话去集合。

    沈滕撅嘴,跟在顾咎的身后,郁闷的到教官面前排队站好。

    等站好后,教官话不多说,问:“早上吃了吗!”

    一众高一新生们零零散散的小声回:“吃了!”

    教官声音拔高:“没听见,大声点!”

    高一新生们立马拔高音调,一齐回:“吃了!”

    然后接着,教官又问:“厕所去了吗!”

    这回有的说去了,有的说没去。还有的干脆直接举起手,大声说:“教官我想去上厕所!”

    教官闻言,冷笑道:“刚才干嘛去了?憋着!”

    那人讪讪,默默的放下了手。

    问完基本的问题,教官开始自我介绍。

    教官背脊挺直,举着喇叭,大声说:“我姓张,以后叫我张教官就好了。”

    说完,张教官语调一转。

    张教官说:“军训必须穿校服这件事你们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然后,必须要提醒的是,每天的报到时间是7:30,迟一分钟到操场跑一圈,十分钟就是十圈,三十分钟就是三十圈,不跑完不准休息!不管男生还是女生,没有例外!还有,装病想要请假的,训练里偷懒的……要是被我抓到,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至于其它的,大家也都知道,军训有十五天,这十五天的时间里,我们会练站姿、走姿、跑姿……还有负重跑等等。非常累,非常辛苦,要是受不了的……”

    一众高一新生们眼前一亮。

    ……要是受不了,能请假?

    然而,在一众高一新生期冀的眼光中,只听眼前的教官冷着脸,毫不犹豫道:“受不了,就给我忍着!”

    一众高一新生,默。

    说完,张教官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看完了时间后,张教官说:“今天是第一天,就练一些最基础的。上午先练站姿,下午再练走姿。”

    听完,一众高一新生心下悄悄的想:练站姿也就是罚站而已,应该没什么难的……

    才想罢,接着,只听张教官说:“两脚跟靠拢并齐,脚尖向外分开60度,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两肩要平,稍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屈,拇指尖贴于食指的第二节中指贴于裤缝。两眼平视前方……”

    张教官说完站姿的要点,然后沿着队列,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看到谁站的不对,就停下。

    走到沈滕背后时,张教官脚步一顿。

    张教官拧眉,冷声喝道:“让你脚尖分开60度,知不知道60度是多少?学没学过数学?你看看你这哪是60度,都快180度了!”

    沈滕弱弱的小声回:“回教官,我数学从来没及格过……”

    沈滕说完,旁边的其它人低低的闷笑了声。

    教官瞪眼,“不许回嘴!给我站好!”

    沈滕立刻听话的站好,乖乖的闭上了嘴。

    来到顾咎的身后时,张教官脚步停下,伸手拍了拍顾咎的背,说:“背挺直。”

    顾咎虽自认为自己已经将背足够直了,但在听到这话后,还是听话的将背更为挺直了一些。

    教官见状,没说话,干脆直接伸手将顾咎的背给掰正。然后接着说:“看你这样子,平时肯定老喜欢低着头走路。老低着头走路背怎么直起来?”

    顾咎没说话,默默的站好。

    将顾咎的背脊掰正后,没过多久,张教官走到了夏若瑾的身后。

    见夏若瑾站的还算标准,于是张教官准备直接从夏若瑾的身后走过,去看下一个人的站姿。

    因为站姿还算标准,所以张教官也就没打算说些什么,却没想到那夏若瑾反而主动叫住张教官,弱弱的小声问:“张教官,我站的姿势没有哪里不对吗?”

    其它人是巴不得张教官到他们身后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像夏若瑾这样主动去问的,简直就是奇葩了。

    张教官闻言看了夏若瑾一眼,简言概之:“可以,挺标准的。”

    夏若瑾闻言,‘长舒了口气’,笑着回:“那就好。”

    然而实际上,夏若瑾就是因为知道她自己的站姿很标准,才主动去问的。

    教官说完后,果不其然,在场的其它女生立刻偷偷的朝夏若瑾的方向看了眼,然后学着夏若瑾的样子站好。

    夏若瑾心下得意。

    不仅是夏若瑾得意,孟以樊也心下得意。

    果然不愧为他相中的马子,长的漂亮,什么都比别人强。

    哼,要是谁敢跟他抢人,他就弄死谁!

    张教官从夏若瑾的背后走过之后,接着,便又开始训起了其它的新生。

    “抬头挺胸!你的胸呢?我让你挺胸站好,你脸红个什么劲?”

    “小腹收起来!吸气懂不懂?……哦,肚子原来就那么大啊,不好意思。”

    “让你手指并拢,并拢听没听见?痒?痒也得跟我忍着!现在是军训,不是幼儿园教学,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让你看前方,看前方!”

    大概是之前的那些新生站姿太过惨不忍睹,最后走到薄上远的身后时,张教官感到颇为欣慰。

    张教官忍不住道:“看看这位同学站的多标准,然后再看看你们站的样子。什么叫对比,这就是。”

    顾咎闻言,下意识回头,在看到是薄上远后,便就立刻又平静的收回了视线。

    如果是薄上远的话,就并不奇怪了。

    其他人闻言,扭头顺着张教官的声音回头看去。

    在看到张教官说的人就是薄上远后,其它人皆露出了十分微妙的神情。

    长的那么帅,成绩那么好,军训的时候站姿还是最标准的……

    靠!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孟以樊却对此不以为然。

    孟以樊嗤之以鼻。

    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让他打两拳估计就趴下了。

    ……

    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

    眨眼间,到了下午。

    上午练站姿,下午练走姿。

    一众高一新生以为,上午已经足够折磨人了,没想到下午更残酷。

    走姿分为正步齐步跑步,一个阶段比一个阶段折磨人。姿势要正确不说,队列还要整齐,不能说闲话,不能左顾右盼。就算渴,就算累,也只得忍着。

    并且,训练一个半小时才能休息一次,而且时间也就只有半个小时。

    途中休息的时候,因为太累,所有人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说一个字了。

    在还未军训前,一众高一新生天天期盼军训的到来,日夜想着军训会有多有趣……

    现在,他们只想着军训何时能结束。

    这种折磨人的日子过上十五天……他们觉得,到那个时候,他们可能已经没了半条命。

    ……

    三个小时后。

    随着张教官的一声解散,下午的军训终于结束。

    高一新生们立刻做鸟兽散,回寝的回寝,回家的回家。

    因为学校在市中心,所以学校并没有强制住校的要求。如果家也在市区,就走读。如果家离得较远,就住校。

    顾咎家在市区,自然也就是走读。

    ——虽然顾咎非常想住校。

    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军训了一天,顾咎累得不行,两腿发软。

    然而当顾咎疲惫至极的回到家中时,顾母见到顾咎回家后,开口说的第一句却是:“这会人家上远差不多也刚回家,你去隔壁家问问人家上远是在哪个学校读。”

    说完,顾母接着又疑惑喃喃自语道:那天我记得上远他妈说上远是在城南高中读啊,难道我记错了?

    自从昨天顾母听到顾咎说自己没在公告板上看到薄上远的名字后,顾母便就一直纠结到了现在。

    顾咎又累又热,两腿酸软,结果一会到家,听到的第一句却是让他去问问薄上远在哪个学校读。

    一瞬间,顾咎沉下了脸。

    顾咎终于忍不住说:“知道薄上远在哪个学校读又如何?又能代表什么?按照妈说的,人家长得帅,受欢迎,成绩好,为什么要和我当朋友?”

    顾咎在家中惯来沉默,不管顾母说些什么,从不回嘴,这会却突然顶起嘴来,所以别提顾母有多震惊了。

    顾母一脸的难以置信,表情错愕:“嘿,你居然还学会顶起嘴来了!其它的不会,顶嘴倒是一学一个快——”

    顾咎不欲与顾母吵架,绕开顾母回房。

    见顾咎要走,顾母伸手便想将顾咎扯住,但却被身后的顾父给拦住了。

    顾父打圆场,“孩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隔壁家的孩子成绩那么好,又受欢迎,干嘛非要和我们家的孩子当朋友?再说了,我们孩子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交朋友的性子,你干嘛每天非逼着他去隔壁家敲门,做他不愿意的事情……”

    顾母一听,当下便就炸了。

    顾母被气得不行,厉声道:“他以为我这是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他好!人家上远成绩那么好,要是成了朋友,以后有什么题目不会做,还能过去问他!我这好心好意,全被当成驴肝肺!你也是,平日里就知道吃吃吃,这会倒是会说话了!你们一个个,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顾母怒火中烧,在客厅说个不停。

    顾咎锁上房门,呆在自己的屋内,一言不发的戴上耳机。

    听不见,心不乱。

    ……

    隔日。

    顾咎穿好鞋推开自家大门,刚一开门,便就看到了门外的薄上远。

    因为不是第一次碰见,所以顾咎并不意外。

    顾咎站在原地,迟疑了两秒。

    毕竟昨天薄上远在公交车上伸手扶了自己一把,不管怎样,于情于理,都该向薄上远打招呼。

    但当顾咎又想到了昨日他回家后,他妈的第一句并不是问他军训多累,而是让他去问薄上远究竟是哪个学校后,顾咎便就又沉默了。

    顾咎站在原地,静默不语。

    就在顾咎站在原地沉默之时,只见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关上大门,然后,抬脚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从头到尾,都未曾看顾咎一眼。

    见状,顾咎微愣,然后放了心。顾咎抬脚,跟着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两人静默不语的站在电梯门前,没人开口。

    ……像之前那样一直互相无视就好。

    就像这样,渡过高中的三年。

    十五分钟后,顾咎再次和薄上远一块抵达城南高中。

    站在城南高中校门外的沈滕见顾咎和薄上远又是一块到,不由忍不住卧槽了声,心想这未必也太巧了吧,怎么天天一块到学校。因此一等顾咎走进,下意识便想问些什么。

    但在沈滕想到顾咎的那句‘他喜欢薄上远’后,便就又默默的闭上了嘴,什么也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