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今天是军训的第五天。

    前三天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刚开始军训,还没有适应这种高强度训练的缘故,所以他们每天累的连话都不想说。教官让他们休息的时候,他们基本都用来喝水和喘气了。

    但这两天大概是已经逐渐有些适应了这种高强度训练的缘故,所以这两天休息的时候,都有人开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聊起天来。

    这会,教官刚说完解散休息,沈滕便拉着顾咎坐到一边,然后偷偷朝薄上远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示意顾咎去看八卦。

    沈滕说:“看。”

    不远处,只见孟以樊从学校超市里买了两瓶冰水后,然后抬手想也不想的便朝夏若瑾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意思是让夏若瑾坐到他的身边去。

    至于孟以樊手上的两瓶冰水,自然也就是孟以樊买给自己和夏若瑾的。

    然而,夏若瑾却好似压根完全没看到孟以樊的动作一般,头也不回的就朝薄上远的方向走过去,接着,自然而然的坐在了薄上远旁边的位置上。

    见状,孟以樊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便就僵住了。

    然而实际上,不止是夏若瑾,还有其它的女生也想坐到薄上远的旁边。

    但因为胆子太小,害羞,即便是有这个念头,也只敢在脑中想想,不敢付诸于行动。

    而夏若瑾就不一样了。

    夏若瑾胆子大,脑子里怎么想的,她就怎么做。

    害羞和怯场,她的词典里从来没有这两个词。

    沈滕看着薄上远的方向,一脸八卦的小声在顾咎耳边说:“那个夏若瑾,绝对喜欢薄上远。”

    顾咎顺着沈滕示意的方向看了眼,然而什么都没看出来。

    顾咎回头,一脸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

    沈滕得意的轻哼,“你就没发现这两天夏若瑾天天在薄上远的面前晃来晃去吗?”

    顾咎皱眉,开始回想:“有吗?”

    沈滕斩钉截铁:“有啊!昨天就是——”

    沈滕刚说到这,顾咎的眼神一下子便就变了。

    顾咎下意识问沈滕:“你不是说不喜欢薄上远吗,干嘛天天盯着他看?”

    沈滕面红耳赤的给自己辩解:“我那是不小心看到的——”

    顾咎:“哦。”

    沈滕瞅了顾咎脸上的表情,默默地闭上了嘴。

    沈滕说:“当我什么都没说……”

    另一边。

    夏若瑾坐下后,状似随口的说了句:“好热啊……”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是薄上远能听到的大小。

    接着,只见夏若瑾扭头,自然而然的朝薄上远问了句:“我看薄同学好像都没怎么出汗,薄同学难道不觉得热吗?”

    薄上远没说话。

    就在夏若瑾表情略有些尴尬的时候,这时,只听薄上远身侧的段纶笑眯眯的回:“他啊,就是穿着棉袄站在撒哈拉大沙漠上,他都不觉得热。”

    夏若瑾噗嗤一声,掩唇轻笑了声。

    夏若瑾笑着说:“段同学真幽默。”

    段纶说完,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薄上远,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然后问夏若瑾:“听说你是二中的校花?”

    夏若瑾闻言,小脸一红,低声道:“没有啦……”

    段纶接着问:“那个孟以樊好像也是二中的,我听说你们两个在谈?”

    夏若瑾一听,赶忙否认。

    夏若瑾否认道:“没有啦,他现在是在追我,但是我不喜欢他那种类型的……”

    段纶一听,眉头微挑,坏笑着问:“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薄上远这种闷骚又嘴毒,嘴里从来没有过一句好话的?”

    夏若瑾听了,立刻小声为薄上远辩解:“薄同学好像还好啊,我怎么没感觉到……”

    说完,夏若瑾偷偷地朝薄上远看了眼。

    夏若瑾将薄上远‘护’到这个地步,然而薄上远的脸上却依旧毫无反应,就好似完全没有听见一般。

    不,应当说。就好像身边的夏若瑾完全不存在一般。

    见此,夏若瑾心下不禁有些气闷。

    段纶听完,也不反驳,而是问:“所以夏同学现在是没有男朋友了?正好我也没有女朋友,要不要考虑一下?”

    段纶笑眯眯的问,模样轻佻。

    夏若瑾略有些‘窘迫’道:“段同学就别开我的玩笑了啦……”

    段纶见夏若瑾婉拒,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

    哎,果然,只要薄上远在旁边,他就永远也别想着撩妹。

    刚叹完气,便就只见段纶蓦地语调一转,突然冷不丁的说了句:“薄上远也没女朋友,要不要考虑下?”

    夏若瑾闻言,脸一红,过了好久,才慢慢的说了句:“段同学就别开玩笑了……我们才高一,应当以学业为重……”

    虽同样都是一句别开玩笑了,但反应和语调,却完全的截然不同。

    区别对待,显而易见。

    一旁不远处,孟以樊表情阴沉的盯着薄上远的方向,咬牙切齿。

    ——薄、上、远。

    就在段纶还要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这时,教官举着喇叭在操场上喊了声,“集合——”

    教官话落,薄上远二话不说,起身就走。

    从夏若瑾出现到离开,从头到尾未曾看夏若瑾一眼。

    夏若瑾注视着薄上远冷漠的背影,咬了咬唇,心下忿忿,一脸不甘。

    等着吧!她迟早会让他向她表白的!

    ……

    下午。

    上午的训练项目,是一个小时内要围着操场跑二十圈。超过三分钟,加罚一圈,然后以此类推。

    虽二十圈这个数字乍一听很吓人,但其实要是真的跑起来,一个小时内,是完全做得到的。

    上午的二十圈,除了个别几个体力实在是太弱的高一新生之外,其它大部分的高一新生基本上都在教官规定的一小时内跑完了二十圈。

    下午的训练项目也依旧是围着操场跑圈。

    并且,在数量上还比上午要少了整整一半。从二十圈,直接缩减成了十圈。

    至于缩减十圈的原因……是因为下午是在脚踝上绑着沙包围着操场跑十圈。

    因为这些高一新生们以前完全没有体验过什么负重跑,所以在下午听到要绑着沙包跑十圈的时候,便理所当然的想,不过只是在脚踝上绑了个沙包罢了,算多大点事?

    就算可能会稍微累点,又能多累?

    再累也不过只要跑上十圈而已,算不了什么。

    一众高一新生们如此理所当然的想着,然而在绑着沙包围着操场跑了四圈后,大部分的人就已经开始跑不动了。

    两腿仿佛灌了铅似的,一步比一步沉重。

    饶是体力一贯不错的孟以樊,在他跑完第五圈后,也不由得开始觉得有些吃力起来。

    孟以樊吃力的跑着,一边扭头左看右看,找着夏若瑾的身影。

    孟以樊想,夏若瑾身子骨那么瘦,这会肯定已经跑不动了。他身为她未来的男朋友,不管怎么说,也得帮上一把才对。

    孟以樊将操场环顾了圈,没过多久,便就很快找到了夏若瑾的影子。

    孟以樊喘着气大踏步跑到夏若瑾的身边,然后接着,只听孟以樊想也不想的对夏若瑾开口说道:“跑不动了就拽着我,我还有力气,我带着你往前跑。”

    孟以樊想着,自己这样‘英雄救美’,多帅,多霸气,夏若瑾现在一定很感动的不行。

    ……然而夏若瑾心下毫无波澜,只觉得厌烦。

    夏若瑾笑了笑,毫不犹豫的婉拒道:“谢谢孟同学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不喜欢麻烦别人。”

    说完,夏若瑾长喘了口气,二话不说便将孟以樊给甩在了身后。

    夏若瑾一边向前跑,一边寻找着薄上远的身影,没过多久,她终于找到了薄上远的影子。

    夏若瑾眼前一亮。

    夏若瑾深吸一口气,加快脚步,追上了薄上远。

    追到薄上远后,只见夏若瑾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拽住了薄上远的衣角,然后小声开口:“薄同学……”

    才开口说出三个字,只见薄上远回头,面无表情的瞧了她一眼,然后静静地吐出一个字,“手。”

    夏若瑾一愣,下意识松开了薄上远的衣角,然后低头看了自己的手心和手背一眼。

    ……她的手上有什么吗?夏若瑾一脸莫名。

    接着,便只见夏若瑾一松手,薄上远便就立刻跑远了。

    眨眼的功夫,便就与夏若瑾拉开了两百米的距离。

    于是这会,夏若瑾这才明白薄上远刚才的那个手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夏若瑾咬了咬唇,表情委屈。

    这么些年,就没有男生这样对她过!

    夏若瑾又委屈又气闷,但却依旧没有要放弃的念头。

    不仅如此,反而更加的越挫越勇了。

    她长的这么好看,善解人意又体贴,她就不信薄上远对她不动心!除非薄上远只喜欢男生!

    不远处,孟以樊见到夏若瑾将自己婉拒后,扭头便追上了薄上远,然后伸手便拽住了薄上远的衣角,和薄上远说起了话来。

    孟以樊咬牙切齿,五指渐渐收拢,捏紧了拳头。

    他说过,谁要是敢跟他抢马子,他就弄死谁!

    ……

    顾咎处。

    顾咎不经常运动,所以自然体力也比较差。

    在薄上远已经轻松自如的跑到第七圈的时候,顾咎还在第四圈一步一步的挣扎。

    顾咎又累又热,两腿发软,头顶满是汗。

    此时,顾咎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打湿,校服与后背整个黏在一块,又湿又黏,让人难受的紧。

    顾咎一步一步的在操场跑道上艰难的前行着,这个时候,顾咎的眼角余光突然不经意的瞥到了沈滕的身影,顾咎脚步一顿,等沈滕一跑到自己身边,便就立马伸手,想也不想的抓住了对方的衣角。

    ‘沈滕’发旋自己的衣角再一次的被人抓住,于是拧着眉头,脸色颇有些难看的回头。

    一回头,在见到抓住自己衣角的人是顾咎后,登时不由一怔。同时,那难看的脸色也顿时缓和了些许。

    顾咎拽着‘沈滕’的衣角,低头喘气。

    顾咎声音虚弱道:“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你带我一把……”

    对方闻言,看着顾咎默了两秒,两秒后,一脸平静的收回了视线。

    接着,对方带着顾咎,继续向前跑去。

    接下来的六圈,顾咎一路低着头,闷着头向前跑。

    因为对方没有拒绝,再加上顾咎自认为自己抓住的人是沈滕,所以这六圈里,顾咎完全未曾怀疑对方的身份。

    期间顾咎当然也忍不住疑惑了下沈滕怎的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但疑惑了没多久,便就因为太累,而将这个问题很快的抛到了脑后。

    在这六圈里,沈滕当然也看到了顾咎拽着别人衣角的情景,特别是在沈滕见到顾咎究竟是拽着谁的衣角后,更是一度瞠目结舌的瞪大了眼。

    沈滕虽想上前和顾咎搭话,但却心有余力而不足。

    沈滕跑的慢,而且,整个人也已经累的完全一个字都说不上来了,更别提追上顾咎跟顾咎搭话了。

    所以,沈滕便就眼睁睁的看着顾咎拽着对方的衣角迅速的‘跑’完了这十圈。

    沈滕脸上满是羡慕嫉妒恨。

    谁来带他一把啊啊啊啊!

    顾咎一直以为是沈滕,所以便一路未抬过头,心安理得的让对方拽着自己向前跑。等到终于跑完这十圈,顾咎松开对方的衣角,下意识的抬头要准备跟‘沈滕’说谢谢时,便一下子就僵住了。

    哪是什么沈滕,沈滕还在一脸苦逼的在操场上跑圈呢。刚才带他跑完十圈的,不是别人,正是薄上远。

    大概是没料到竟然是薄上远,顾咎脑子一片空白,两眼茫然,愣了好一会。

    过了好半响,顾咎才终于慢慢的回过了神来。

    顾咎默了默,低声说:“……谢谢。”

    薄上远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顾咎注视着薄上远离去的背影,心绪复杂。

    薄上远找了个遮荫的地方坐下,刚坐下,早就跑完十圈的段纶便弯身凑了过来,挑眉,漫不经心的问:“教官分明只让我们跑十圈……但是我刚才数了数,我们的薄大帅哥刚才怎么好像多跑了三圈?”

    说完,段纶语调一转。

    段纶眯着眼,一脸八卦的问:“我们薄大帅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乐于助人了?”

    薄上远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