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的军训内容依旧是军体拳。

    因为昨天已经训练了一天军体拳的缘故,所以今天再接着继续练军体拳的时候,顾咎已经稍稍的适应了些,没像昨天那么难受了。

    虽然体力依旧跟不上,但至少不会头晕眼花了。

    上午。

    练了一个半小时的军体拳后,教官低头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终于大发慈悲的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可以去休息了。

    一等教官拍手说解散休息,一众高一新生立刻宛如劫后余生般长舒口气,各自散开。

    散队后,顾咎和沈滕找了个阴凉的地方歇下,然后找了张纸给自己扇凉风。一边扇风,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操场上的光景。

    沈滕不知道是在女生那看到了什么八卦,一脸兴奋的在顾咎耳边不停的说着话。

    而至于顾咎,像是不经意间瞥见了什么,身形一滞。

    不远处,顾咎斜对面的方向,薄上远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坐在那,动也不动。

    那模样,看起来极为孤单凄凉。

    而那经常和薄上远呆在一块的段纶,不知道是为什么,没和薄上远一块,而是凑在女生堆中,好像是在和女生们说着什么。

    至于段纶在和女生究竟在聊些什么……

    因为昨天段纶到女生们那问了一天,都没能问出和薄上远‘女朋友’相关的蛛丝马迹,段纶不服气,所以今天接着继续盘问。

    ——不问出来不罢休。

    顾咎静默不语的注视着薄上远的方向,犹豫了片刻,突然猝不及防的站起了身。

    顾咎冷不丁的突然站起身来,一旁的沈滕吓了好一跳。

    沈滕下意识问:“小咎咎,你这是要干嘛去?”

    顾咎简而言之:“买水。”

    沈滕听了,恍悟,然后嘿嘿笑道:“那顺带给我带一瓶冰可乐!”

    顾咎嗯了一声,朝学校超市的方向走去。

    顾咎来到学校超市后,先是买了一瓶冰可乐和一瓶冰矿泉水,接着,又沉默了两秒,然后又在冰柜里拿了一瓶冰水。

    因为担心薄上远可能不喜欢喝饮料,所以顾咎特地拿的是一瓶矿泉水。

    ……虽然顾咎的确不喜欢薄上远,但是感恩图报这四个字,顾咎是知道的。

    顾咎拿着水结账了之后,站在学校超市门口外沉默了数秒。

    数秒后,他抱着水,慢吞吞的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最后,在薄上远的身侧站定。

    顾咎将怀中的冰水递到薄上远的面前,然后静静的开口:“……给你买的。”

    一瓶泛着凉气的冰水猝不及防的出现在眼前,薄上远眼眸微抬,顺着拿着冰水的那只手,缓缓的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

    薄上远扭头,在看到顾咎那张平静的脸后,眉心微动,似有些诧异。

    薄上远静静地看着顾咎,没动。

    顾咎解释:“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因为昨天的事谢谢你而已。”

    薄上远闻言,低头看向他手中的冰水,依旧没动。

    ……也没说话。

    薄上远半天没动,没说话,也没反应,顾咎这才终于了悟,慢慢的将手收回。

    ……是他太过自作多情了。

    他自以为想着感恩图报,但有可能别人根本就不需要。

    兴许对薄上远而言,不管是公交车上伸手扶上一把,还是昨天将他身子稳住的事,这一切都只是顺手罢了,说不定薄上远压根根本就未曾放在心上。

    顾咎缓缓地收回手,静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顾咎说完刚要走,只见薄上远抬手,面无表情的将顾咎手中的冰水接了过去。

    顾咎愣了愣,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数秒后,顾咎这才后知后觉的回神。

    顾咎看了薄上远一眼,默了默,转身离开。

    顾咎转身回到原来的位置,将怀中的冰可乐递给沈滕。

    因为沈滕刚才只顾着去看那些女生了,所以也就完全没有注意到顾咎刚才拿着并冰水去了薄上远那,并将冰水递给薄上远的那一幕。

    沈滕喜滋滋的接过冰可乐,和顾咎说了声谢谢,然后继续一脸兴奋的和顾咎聊起之前的八卦来。

    沈滕:“我之前听人说,那个四中的校花起码交过十八个男朋友。而且大部分都是学校外面的小混混,天天拿着刀的那种……”

    ……

    白天的军训很快结束。

    晚。

    在段纶的‘不懈努力’下,薄上远在城南有个女朋友,并且女朋友用的还是栀子花香味的化妆品这事,这还没过两天,就传遍了整个高一。

    晚上一吃完饭,沈滕便在微信上给顾咎发了一个帖子的链接。

    帖子的标题是:《薄上远的女朋友究竟是谁!》

    【沈滕:小咎咎,快看!】

    【沈滕:惊天大八卦!!】

    顾咎看了眼标题,第一时间并不是点开链接去看帖子里的内容,而是忍不住回了一句。

    【顾咎:……又是你发的贴?】

    【沈滕:咎大佬,冤枉啊!】

    【沈滕:这回不是我发的啦!】

    【沈滕:我也才刚知道[哭唧唧.jpg]】

    【顾咎:哦。】

    【顾咎:……可是我对薄上远的女朋友是谁这种事情,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再说了,薄上远的女朋友是谁,不是早就一眼便知了吗。

    军训的这几天里,也就那个夏若瑾和薄上远说过话,所以薄上远的女朋友不是夏若瑾是谁。

    夏若瑾长的好看,之前还是二中的校花,薄上远又高又帅,成绩又好,两人在一起谈恋爱,不是天经地义,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顾咎如此理所当然的想着。

    【沈滕:小咎咎,你就看一眼嘛。】

    【沈滕:[抱大腿.jpg]】

    【沈滕:而且……帖子里有一件事……其实……和我们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哎。】

    【顾咎:?】

    【顾咎:什么一样?】

    【沈滕:哼哼,你看看就知道了!】

    顾咎看着沈滕的回复,皱眉,点开了帖子。

    沈滕发过来的帖子是校园论坛里的一个匿名帖。

    主楼内容:

    【废话不多说,你们应该都听说了吧?薄上远有女朋友这件事。

    你们找到了人没有?说是和薄上远说过话,身上还带着栀子花香的女生……可楼主找了快两天了,还没找到是谁。

    哎,这藏的也太深了。

    和薄上远谈恋爱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人家成绩好,又高又帅,干嘛不承认啊?要是是我和薄上远谈恋爱,我就用大喇叭告诉全校的人,薄上远的女朋友是我,谁要敢觊觎,我就弄死谁!嘻嘻嘻~

    但可惜不是……qaq

    所以,薄上远的女朋友究竟是谁啊!有没有谁知道!快过来扒一扒!】

    主楼下的回复:

    【1l:不知道,我找了两天也没找到。】

    【2l:藏的太深了,望尘莫及。】

    【3l:不是夏若瑾吗?】

    【4l:夏若瑾不是在跟孟以樊谈吗?不可能会是她啊。】

    ……

    【199l:说栀子花香,我到所有的女生那都闻了一遍,也没闻到啊。会不会是段纶弄错了?】

    【205l:楼上的,说不定是女生去洗手,把香味洗掉了呢?】

    【206l:205l+1】

    ……

    【482l:那个,不知道我有没有记错……我好像在一个男生的身上闻到栀子花的香味过……】

    【488l:楼上的,你就直接说薄上远是基佬不就好了,干嘛还非要拐弯抹角的转那么一大圈?你说在男生的身上闻到了,我怎么没有?就在那扯吧!】

    【513l:是个长的帅的男的就基佬?你们腐女还能再恶心点?】

    然后接着,从513楼回复之后,帖子下的楼层就开始变成了撕逼大战。

    顾咎看完主楼和回复后,登时陷入了沉默。

    ……他好像知道薄上远的‘女朋友’是谁了。

    就在顾咎沉默之时,微信页面又弹出了几条消息。

    当然,依旧是沈滕发的。

    【沈滕:小咎咎,你觉得薄上远的女朋友究竟是谁啊?我觉得可能会是那个短头发,脸有点圆的那个。我感觉按照薄上远的性格,应该会喜欢这种可爱粘人的类型。】

    ……没有回复。

    【沈滕:没想到薄上远的女朋友竟然也跟我们一样用的栀子花香味的化妆品哎。】

    ……没有回复。

    【沈滕:你说薄上远身上的香味究竟是怎么蹭上去的啊?难不成,是和女朋友亲嘴的时候蹭上去的?】

    ……没有回复。

    沈滕接连发了数条都未得到回复,于是乎,便不禁有些郁闷了起来。

    【沈滕:小咎咎人呢人呢!】

    【沈滕:小咎咎你就真的不好奇薄上远这个成绩好到变态的女朋友是谁吗!】

    【顾咎:……不好奇。】

    【沈滕:[哭唧唧.jpg]】

    顾咎能好奇才怪了。

    因为那所谓的‘女朋友’就是他。

    ……

    隔天。

    这天顾咎出门时,并未在家门口前碰到薄上远。

    正当顾咎以为薄上远已经先一步去学校了的时候,他一抬头,便就在小区外的站牌那看到了薄上远的身影。

    顾咎脚步一顿。

    顾咎脚步微顿,随即很快恢复如常。

    顾咎抬脚朝站牌的方向走去,然后在薄上远身侧的方向站定,跟着薄上远一块等车。

    顾咎想起昨天他将冰水递给薄上远时的情景,他站在原地迟疑了两秒后,冲薄上远说了声早。

    顾咎以为,按照薄上远那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性子,薄上远定要将他无视,没想到,下一秒,薄上远竟然淡淡的回了他一声嗯。

    顾咎一愣。

    顾咎心绪复杂了一瞬。

    顾咎扭头看了薄上远一眼,见薄上远两手空空,手上什么也没带,不由下意识低头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菠萝面包一眼。

    接着,只见顾咎皱着眉,又犹豫了片刻,然后试探性的问道:“额,那个……你吃早餐了吗?”

    薄上远一怔,显然没反应过来。

    顾咎迟疑着,将手中的菠萝面包递了过去,接着说:“……要是没吃早餐的话,要不要吃这个?”

    薄上远垂眼,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咎。

    顾咎一脸平静的与薄上远对视。

    薄上远沉默不语的凝视了顾咎少顷,数秒后,薄上远缓缓地伸手将其接了过去。

    然而事实上,薄上远早上其实已经吃过了。

    ……但是顾咎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