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学校,顾咎便就在操场上闻到了一股隐约的栀子花香。

    淡淡的栀子花香在空气中弥漫,沁人心脾。

    沈滕闻到这股栀子花香,一下子便联想到了昨天的帖子,当即眼前一亮。

    沈滕侧过脸,一脸兴奋的和顾咎说道:“难不成……这是从薄上远女朋友身上传过来的?”

    知道薄上远‘女朋友’到底是谁的顾咎默。

    一想到可能是从薄上远女朋友身上传过来的,沈滕立马便顺着这个淡淡的花香,朝操场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而,还没过多久,沈滕脸上的兴奋就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因为沈滕发现,这香味哪是从什么薄上远女朋友的身上传过来的。

    大概是因为昨天那个八卦贴的缘故,今天,操场上的大部分女生,身上几乎都是擦的栀子花香味的化妆品。

    见此,沈滕有些郁结的收回了视线。

    沈滕表情颇有些郁闷:“所以,薄上远的女朋友到底是谁啊……”

    顾咎没说话。

    沈滕扭头问顾咎:“小咎咎你知道吗?”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不知道。”

    接下来依旧和昨天一样。

    先是教练喊集合,然后训练上一个半小时,接着训练完休息。

    因为今天大部分的女生都用上了栀子花香味的化妆品的缘故,所以操场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的香味。

    在训练的时候,所有的高一新生们便一边闻着这个香味,一边训练。

    香味并不浓郁,非常浅淡。严格来说,其实还挺好闻的。

    ——起码大部分的高一新生都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对薄上远而言……就并非如此了。

    薄上远打小就对化学香料的味道异常敏感,即便香味再浅淡,可对于薄上远而言,也依旧毫无差别。

    在其它人一边训练,一边享受的闻着这股淡淡的花香时,薄上远眉心紧拧,面色变得愈发难看。

    段纶与薄上远打小就认识,对薄上远了解的不行。所以也自然知道薄上远在闻到这股香味后,会是什么反应。

    段纶偷偷地瞥了一旁薄上远一眼,在见到薄上远那发黑的脸色后,马上识相的闭上了嘴,屏息静气,生怕一不注意就惹到了薄上远。

    薄上远鲜少动怒,但若真动怒起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训练了一个半小时,也就闻了一个半小时的栀子花香,薄上远也就黑着脸忍了一个半小时。

    一个半小时后,一等教练说完休息解散,薄上远二话不说,沉着脸,转身就走。

    为了离这股难闻的香味远上些许,薄上远更是特地找了个离其它人远上一点的偏僻角落。

    然而谁知,薄上远才刚坐下,那夏若瑾便就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还带着满身的栀子花香。

    夏若瑾带着一身浓重的栀子花香来到薄上远的面前,然后在薄上远的面前站定。

    薄上远闻着这股刺鼻的化学香料的味道,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

    接着,还未等夏若瑾开口,便就只见薄上远冷着脸吐出四个字:“……离我远点。”

    夏若瑾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

    夏若瑾过来,本来是打算问薄上远一些事情,结果还未开口,便就听到薄上远对她说了这四个字。

    ‘离他远点。’

    夏若瑾笑容僵硬,手指微颤。

    ……她有这么讨厌吗?

    即便是之前她一直在他面前说个不停的时候,薄上远也未曾开口让她离他远一点过。

    可今天,她连一个字都还没说,薄上远就开口说让她离他远一点!

    夏若瑾完全无法理解。

    夏若瑾咬了咬牙,忍不住问:“为什么?”

    薄上远言简意赅:“香味,难闻。”

    闻言,夏若瑾咬了咬牙,握紧了手指。

    夏若瑾说:“……我不能理解。你女朋友身上的香味不也是这个栀子花香吗?为什么到我身上就难闻了!”

    说着说着,夏若瑾便愈发的觉得委屈起来。

    夏若瑾一度想不明白。

    她到底差他女朋友哪里了!

    夏若瑾嘴里的女朋友这三个字让薄上远不由沉默了片刻。

    至于身上带着栀子花香的女生就是他女朋友的这个传言……不用想,自然肯定是从段纶这传出来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

    薄上远一贯不喜欢解释,而且眼下的情形让薄上远也没有解释的打算。

    因此,在薄上远沉默了数秒后,接着,只听薄上远毫不犹豫的回道:“他和你不一样。”

    薄上远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就如同以往那般一样。

    薄上远说完,夏若瑾瞬间没了笑。

    夏若瑾咬唇,眼眶渐渐泛红。

    夏若瑾带着哭腔,问:“哪里不一样?”

    薄上远眼也不抬,“哪里都不一样。”

    夏若瑾听完,忍了忍。

    但最终,还是没忍住委屈,小声哭了起来。

    薄上远无动于衷。

    初中的时候,薄上远就因为回绝女生表白回绝的太过果断,所以惹哭了不少的女生。

    因为看的多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反应了。

    夏若瑾见薄上远冷着脸,对她的伤心全然的无动于衷,喉咙一哽,掩泪飞奔离去。

    薄上远这会倒是有了反应。

    带着满身浓郁的栀子花香的夏若瑾一走,空气也一下子跟着清新了起来。因此,薄上远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紧拧的眉心也逐渐缓缓的舒展了开来。

    夏若瑾掩泪离开,不远处,孟以樊正要开口叫住夏若瑾,谁知一抬眼,便就看到了夏若瑾从薄上远那掩泪哭着跑开的模样。

    孟以樊面色一僵,慢慢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孟以樊瞬间沉下了脸。

    即便是夏若瑾拿孟以樊出气,孟以樊都舍不得让夏若瑾受一点委屈。

    可这个姓薄的,先是给夏若瑾甩脸,然后又是让夏若瑾受委屈,甚至还将夏若瑾弄哭!

    薄上远算个什么东西,胆敢这么狂妄!

    孟以樊咬牙切齿,怒火滔天。

    接着,孟以樊转身走到一个角落,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开始打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

    接通后,对方流里流气的喂了一声。

    孟以樊话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

    孟以樊啧了一声,说:“操他妈的!那个姓薄的小白脸今天把老子的马子弄哭了。所以不等了,今天下午一放学就动手,把那小白脸给我揍的跪在地上喊爸爸!记得到时候就对着脸揍,揍到他妈都不认识!放学时间还是五点半,那小白脸的照片我马上发给你。”

    说完,挂断,然后举着手机对薄上远照了一张。

    接着,发送。

    因为他早就看不惯薄上远了,所以孟以樊本打算等到军训结束后,再让人教训薄上远一顿。

    但孟以樊现在耐不下性子等到军训结束了。

    看中的马子都被惹哭了,这哪还忍得下去?

    孟以樊瞪着薄上远的方向,咬牙切齿。

    这几天里,薄上远是愈发嚣张,不找人把这姓薄的教训一顿,他咽不下这口气!

    ……

    一天很快结束。

    下午。

    放学。

    薄上远刚走出校门,便就被四五个打扮的花里胡哨、流里流气的小混混给拦住了。

    小混混拿着手机,将手机照片里的人和薄上远的脸上下比对了两遍,在确定薄上远的确是照片里的人无误后,小混混收回手机,慢悠悠的拿出藏在怀里的铁棍,对着薄上远漫不经心的笑道:“……这位同学,跟我们走一趟吧。”

    薄上远抬眼,面无表情的看了几人一眼。

    就在薄上远身后不远处,正要走出校门准备回家的顾咎见到这一情景,不由皱了皱眉,表情有些疑惑。

    这几个人,样子怎么看起来有点像社会上的小混混?

    ……是薄上远的朋友?

    顾咎皱着眉头,将薄上远面前的这几个小混混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圈,不管是行为举止,还是脸上那流里流气的表情,怎么看,也不像是和薄上远是朋友的样子。

    如果不是朋友,那么……是在要钱?

    因为城南高中学费较为昂贵,所以学生也普遍比其它学校的学生要有钱一点。因此,顾咎曾经听说城南高中外,有一群小混混趁着学生放学的时候,专门守在校门外,围堵落单的学生,然后找那些学生要钱。

    顾咎想起沈滕曾经说过,薄上远脚上的运动鞋几万块钱一双……

    顾咎看了眼薄上远脚上的运动鞋,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一旁顶着一头红蓝色头发,俨然就像是几个非主流的小混混身上,接着,很快便就确定了。

    嗯,是在要钱。

    而就在顾咎站在原地想着这句话的时候,只见不远处的薄上远在几个小混混的包围之下,静静的抬起脚,跟着几个小混混一起,朝一个偏僻的小巷子走了过去。

    顾咎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以为,按照薄上远的性子,薄上远应该是不会给的。

    不过,也有可能是被胁迫了。

    比如说恐吓,威胁……

    想到这里,顾咎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

    他不是什么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而且,他体力差,身子弱,也打不过这些小混混。

    最重要的是,他不喜欢薄上远。

    但是……

    好歹怎么说,薄上远也出手帮过他。

    并且,还不是一次,是帮了他两次。

    就算抛开这些,他和薄上远还是同学和邻居,要是他就这样装没看见,见死不救……那也未免太无情无义了。

    他要是不救,那他不就是现代版的农夫与蛇了吗?

    于是,顾咎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后,先是掏出手机打了个110,然后接着,毫不犹豫的抬脚跟了上去。

    另一边。

    小巷内。

    小混混们一路将薄上远带到小巷子的深处,直到确定没人能看见之后,这才停了下来。

    小混混们停住脚步,回头,笑嘻嘻的问:“这位同学,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来吗?”

    薄上远眼也不抬,淡淡的丢出两个字:“知道。”

    小混混们听到这个回答,登时一愣。

    嗯?这回答怎么和他们之前想的不太一样?

    不是应该瑟瑟发抖的看着他们说不知道吗?

    然后接下来的剧情就是跪地求饶,喊爸爸……

    就在小混混们错愕不及间,只见薄上远面无表情的活动了下手腕,接着,下一秒,直接握紧拳头二话不说的揍了过去。

    小混混:????????

    卧槽,这他妈的剧情发展不对啊?

    不是应该他站在那,乖乖的等着挨揍吗??

    小混混们目瞪口呆,半天没缓过神来,就在他们愣神间,已经被薄上远揍了好几拳。

    薄上远下手极重,大概是因为‘无父无母’,也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缘故,所以比起这些小混混们,不管是下手的力道还有打的地方,比起这些小混混们,薄上远甚至还要更为凶残。

    因此,没过一会,这几个小混混就被揍的鼻青脸肿了。

    但毕竟小混混们人多势众,即便薄上远的出招再为凶残,薄上远的身上也不免挂了些彩。

    不过,薄上远身上的伤口和这些小混混们身上的这些伤口比起来,就完全的不值一提了。

    小混混们因为被薄上远痛揍,一下子被激起了血性,怒火上头。

    于是,只见一个小混混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恶狠狠的朝薄上远的方向刺了过去。

    另一个小混混看到同伙拿出刀,眼前一亮,立刻想也不想的便将薄上远的双手双脚给缠住,让薄上远动弹不得。

    其它几个小混混见状,也跟着一起缠了上去。

    而就在薄上远避之不及,眼看着就要被刺的时候,躲在小巷内垃圾桶后的顾咎见到这一情景,赶忙低头将周身环顾了一圈,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是能让他帮上忙的。

    顾咎低头找了一圈,很快在垃圾桶的旁边找到一块巴掌大的小石头。

    顾咎二话不说的捡起,然后对准那名拿刀小混混的后勺脑,抬手砸了过去。

    几个小混混完全没有想到小巷子里除了他们和薄上远之外,还有另一个人在,因此,对于身后,完全的毫无防备。

    巴掌大的石头直直的砸中那名拿刀的小混混的后脑勺,那名小混混毫无防备,直接就被那么砸晕了过去。

    小混混骤然倒地,晕了过去。

    顾咎见此情景,心下一惊。

    ……应该没死吧?

    他只是想把对方砸晕,可没打算要命。

    小混混突然猝不及防的倒地,在场的小混混一愣,这才发现了顾咎的存在。

    另一边,同样这才发现顾咎的薄上远登时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