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见那群小混混们恶狠狠的瞪着自己,于是皱了皱眉,犹豫着说了句:“……路过。”

    ——他们会信才有鬼了。

    顾咎身上穿的校服是和眼前这个小白脸一样的不说,还偷偷地躲在垃圾桶那,然后又趁着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用石头将他们的同伴砸晕……这样你告诉我只是路过?!

    这他妈连鬼都不信啊!

    不是这个小白脸找来的帮手就有鬼了!

    刚才眼见着就能给这个小白脸来上一刀,结果被顾咎给临门插上一脚,就这样好生生的被搅黄了,这几个小混混可谓是气得不行。

    其中一个小混混更是气得想也不想,拿着铁棍,沉着脸就朝顾咎的方向走了过去,打算当面给顾咎一点颜色看看。

    顾咎见小混混拿着铁棍凶神恶煞的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微微蹙眉,不由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不过,因为刚才已经打过110的缘故,所以顾咎倒并没有太慌张,十分有底气,脸上的表情异常镇定。

    然而,就在那名小混混拿着铁棍朝顾咎的方向走过去准备给顾咎一点颜色看看时,只见薄上远面无表情的抬脚,直接从身后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膝盖弯上。

    那名拿着铁棍的小混混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地。

    薄上远的那一脚力道极重,几乎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那小混混倒在地上之后,便就立刻抱着膝盖弯哀嚎了起来。

    因为两手只顾着抱着膝盖惨叫了,所以那名小混混之前手上拿着的铁棍便就滚落到了一旁。

    接着,只见薄上远瞥了那根铁棍一眼,随即轻轻弯腰,面无表情的将小混混旁边的那根铁棍捡了起来。

    那个抱着膝盖弯在地上惨叫的小混混见此情景,赶忙放开抱着膝盖弯的手,伸手便就想要将其抢回来,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

    薄上远已经将铁棍给抓进了手里。

    继而,像是在试手感似的,薄上远冷着脸,面无表情的拿着那根30厘米长的铁棍在手里颠了颠。

    漫不经心的在手里颠了颠后,薄上远这才缓缓抬眼,静静地朝眼前的这几个小混混们看了过去。

    几个小混混们见此情景,脸色一白,心下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然后,下一秒,只见薄上远拿着铁棍,朝他们走了过去。

    方才这几个小混混和赤手空拳的薄上远搏斗,都没能从薄上远那占得一丝便宜。这会,薄上远的手上有了‘武器’后,场面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场面瞬间变成了一面倒。

    刚才小混混们仗着人多,还能与薄上远僵持一二。也因为人多,几个小混混偶尔还能在空挡中,回上薄上远两招,让薄上远的身上也些彩。

    然而,现在薄上远手上有了武器后,别说是回上两拳,甚至是连招架都招架不住了。这还没过上一分钟,这些小混混们就只剩下了挨打的份了。

    ……

    五分钟后,这些小混混们已经全部都躺在了地上,晕倒的晕倒,惨叫的惨叫,没有一个人能站的起来了。

    蹲在垃圾桶旁边的顾咎看着眼前的这个情景,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就凭薄上远这个身手,哪有别人找他要钱的份,恐怕只有他找别人要钱的份。

    薄上远将这群小混混揍完,然后毫不犹豫的将铁棍随手扔到了一边,接着轻描淡写的擦了擦手。

    顾咎看着薄上远那风淡云轻的模样,当即便完全确定了。

    嗯,是他多管闲事了。

    薄上远慢条斯理的将手擦干净后,这才转身走到顾咎的面前,开口问:“……你怎么在这。”

    顾咎默了默,回:“我刚才看到那些小混混围着你,以为他们找你要钱。”

    薄上远沉默了两秒,问:“所以就跟过来了?”

    顾咎静静的嗯了一声。

    薄上远忍不住又沉默了两秒。

    两秒后,薄上远问:“……你不是讨厌我吗。”

    顾咎一愣。

    薄上远定定的看着顾咎,眼也不眨。

    这回,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幻听的顾咎愣了愣,然后忍不住下意识的反问了句:“……你怎么知道?”

    顾咎记得自己除了沈滕之外,就没再和别人说过他讨厌薄上远这件事了。薄上远是怎么知道的?

    薄上远:“……”

    就在薄上远沉默间,警车响亮的鸣笛声从小巷子外传了过来。

    薄上远闻声扭头朝巷子外看了眼,然后下意识将视线转向顾咎。

    顾咎蹲在垃圾桶旁,不疾不徐的解释道:“刚才我看到你和那群小混混走了……就打了110。”

    顾咎话落,薄上远身形一顿,眼神顿时不由得深沉了些许。

    薄上远静静地凝视了顾咎少顷,没动。

    见薄上远定定的看着自己不动,顾咎蹙眉,疑惑的开口:“薄同学?”

    数秒后,薄上远薄唇微掀,问:“……你一个人跟过来,不怕他们对你动手?”

    顾咎皱眉,想也不想:“来之前不是已经打过110了吗?”

    既然110会来,那有什么好怕的?

    薄上远看着顾咎那一脸仗着110会到,所以就无所畏惧的表情,静默了两秒后,没再继续问下去。

    接着,薄上远说:“走吧。”

    顾咎疑惑,颇为不解道:“不等警察过来吗?”

    要是警察待会过来问话,他们还能和警察仔细的说明情况,顺带去派出所录口供什么的。

    薄上远低头瞧了顾咎一眼,说:“……你想被请家长?”

    顾咎闻言,瞬间沉默。

    他忘了这茬。

    因为两人未成年,在派出所录完口供后,为了两人的安全着想,即便他们再三的保证自己能照顾自己,到最后的时候,警察一定还是会打电话叫家长过来,亲自将他们给接回去。

    要是把他妈叫到派出所去接他……

    顾咎不敢想象那个场景。

    于是,顾咎立马站起身,便就要准备趁着警察赶到之前闪人。

    但才刚站起身,顾咎便就又蹲了回去。

    薄上远看着顾咎,眉心微拧,用眼神询问。

    薄上远:“……?”

    顾咎:“……脚麻了。”

    薄上远这才恍悟,皱眉,迟疑的说:“……我背你?”

    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回答,顾咎声音一滞。

    只听顾咎忍不住说道:“我只是脚麻了,又不是脚断了……”

    薄上远垂眼看着顾咎,淡淡道:“那你说怎么办。”

    顾咎说:“你伸手拽我一把就行了……”

    薄上远听完,二话不说的伸手,一把将蹲在垃圾桶旁的顾咎给拽了起来。一直直到顾咎站稳之后,薄上远这才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手。

    收回手后,顾咎低头说了声谢谢。

    薄上远淡淡的嗯了一声,算作回话。

    两人慢慢的走出小巷,走了一会后,顾咎看着薄上远脸上和手臂上的擦伤,还有身上一些细碎的伤口,皱了皱眉,问了句:“……你不去医院吗?”

    薄上远毫不犹豫的丢出两个字:“不去。”

    对于薄上远而言,这些不过只是小伤罢了,压根就没到要去医院的程度。

    一旁的顾咎听到这话,眉间的皱褶顿时皱的更深。

    顾咎又问了句:“受伤了为什么不去医院?”

    薄上远正要说这不过是小伤罢了,可薄上远一下子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薄上远改口,问:“你不是讨厌我吗。”

    顾咎嗯了一声,承认。

    然后,只听顾咎又反问:“可这跟你受伤了不去医院有什么关系?”

    薄上远沉默。

    另一边。

    小混混那。

    他们两人走后,横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小混混们如约被赶到的警察给带走了。

    带到派出所后,自然而然,便就是一番审问。

    才将几个小混混押进派出所里,然后锁在椅子上扣好,还没等开始审问,其中一个染着一头绿毛的小混混口袋里的手机突然猝不及防的响了起来。

    响亮的电话铃声在安静的派出所内飘荡,余音缭绕。

    几个小混混们心下咯噔一跳,脸色大变。

    一旁正襟危坐的警察察言观色,瞥见小混混们的神情,二话不说,抬了抬下巴,示意小混混接电话。

    然后,静静地丢出四个字,“打开扩音。”

    绿毛小混混在警察的示意下,颤颤巍巍的将手机接通,然后按下扩音键。

    下一秒,孟以樊那洪亮的大嗓门在电话的另一头响了起来。

    电话的另一头,孟以樊幸灾乐祸的问:“六哥,事成了吗?那个姓薄的小白脸刚才是不是被打的跪在地上叫爸爸了?哈哈……”

    孟以樊一边问,一边得意的笑。

    等孟以樊说完后,绿毛小混混这才颤颤巍巍的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接着,只听坐在小混混面前的警察凉凉的问道:“刚才打电话的人是谁?”

    绿毛小混混心惊胆颤的咽了口唾沫,乖乖的招了。

    在外面,这群小混混们天不怕地不怕,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俨然就像是一个山大王。

    但到了派出所里,这群小混混便就只剩下了瑟瑟发抖的份。

    ……

    半个小时后。

    孟家。

    孟家的大门突然猝不及防的被人敲响,接着,门外的人说了一声:“你好,顺丰快递。”

    孟母莫名所以的打开自家大门,一边开门时,一边疑惑不解的说道:“顺丰快递不是一般都把快递放在门卫那吗,今天怎么送上门来了……”

    孟母疑惑的打开大门后,接着,只见站在门外的人冷着脸举起一个警官证,然后说:“你好,警察。”

    孟母瞪大眼,一脸的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