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上远沉默了少顷。

    薄上远无从反驳,在沉默了片刻后,最后只得还是乖乖的跟着顾咎去了医院。

    因为s市的市中心医院离他们现在这里有一小段距离,所以需要步行走上一会。

    不过也并不远,走上十五分钟就到了。

    两人前往市中心医院的这一路上,因为两人都穿着城南高中的校服,还又因为薄上远长的又高又帅,气质出众,所以这一路上,两人的回头率简直高达百分之八十。

    当然,大部分的人都是去看薄上远的。

    在学校里的时候,薄上远就如同一个发光源一样,吸引了周围所有同学的注意力,所以对此顾咎早有所料,并且见怪不怪了。

    顾咎以为,周围的路人都只会去看他身侧的薄上远,但没想到,顾咎好像还感觉到有些女生在偷偷地看他。

    并且,聊天的内容还有些……奇怪。

    “攻比受足足高大半个头哎!”

    “为什么不牵着手一起走啊……”

    “啧啧,小受应该会害羞吧。”

    “不过,小受这个小身板,晚上经得住折腾吗?”

    “你的思想太色情了吧?嘿嘿,但是我喜欢……”

    “你说攻是一夜三次还是一夜七次?”

    “一夜一次,一次一夜~”

    之前因为帖子的事情,所以顾咎在沈滕那得知,受其实是同性恋的意思。

    但小受又是什么意思?小同性恋?

    要小受是小同性恋的意思,那‘工’又是什么?

    ……工种?宫城?公司?功名?

    还有晚上折腾……晚上能折腾什么?

    顾咎表情怪异。

    ……

    十五分钟后。

    医院到了。

    因为薄上远从未来过市中心医院,所以一踏进医院一楼大厅,脚步便就自动的停了下来。

    顾咎正要抬脚向前走,一旁的薄上远脚步蓦地戛然而止,顾咎侧过脸,莫名所以的朝身侧的薄上远看了过去。

    顾咎莫名:“薄同学?”

    薄上远扭头问顾咎,“……往哪走?”

    顾咎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咎反问:“嗯?什么?”

    薄上远面无表情道:“……我没来过这里。”

    薄上远话落,顾咎这回才终于明白刚才薄上远那句往哪走的意思。

    顾咎不由得沉默了两秒。

    顾咎问:“一次都没来过?”

    薄上远嗯了一声。

    顾咎又问:“你不是本地人?”

    薄上远说了声是。

    顾咎又沉默了两秒。

    顾咎忍不住问:“那你生病了不去医院,病是怎么治好的?”

    薄上远的声音轻描淡写:“……家里有私人医生。”

    顾咎:“……”

    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顾咎再一次沉默了数秒后,才再次找回自己的声音。

    顾咎抬眼朝挂号处的方向看了眼,然后扭头对薄上远说道:“这会挂号的人多,排队要等很久。我们这会还是先找个位置坐下来再说。”

    说完,顾咎站在原地左右环顾了圈,接着,很快在左侧取药处前找到了能坐的空位。

    顾咎抬手朝空位的方向指了指,示意薄上远跟着他往那走,说:“那边有位置。”

    顾咎说完,自己抬脚就先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顾咎潜意识里以为薄上远一定会跟上,孰料,他向前走了两步,没在身后听到丝毫的动静。

    ……似乎好像有些过于安静了。

    顾咎拧眉,回头。

    回头后,答案便一下子明了了。

    ——因为薄上远被人给拦住了。

    不远处,只见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拦住了薄上远的去路,貌似像是在找薄上远问路的模样。

    问路倒没什么,很正常。

    但是……咨询台不是就在不远处吗?

    顾咎皱眉,表情怪异。

    另一边。

    薄上远处。

    “小弟弟,内科是往哪边走啊?”

    “……”

    “挂号是在哪边挂号啊,小弟弟能带姐姐过去吗?”

    “……”

    “小弟弟干嘛不说话啊,理一下姐姐嘛。”

    “……”

    薄上远从没来过市中心医院,哪会知道什么内科在哪。就在薄上远自己都要找顾咎带路。

    而且,两人身后不远处的方向就是咨询台,如果是真的想要知道内科在哪,直接去咨询台那找前台问问不就好了吗?

    不去咨询台那,反而过来问薄上远这个路人,司马之心,昭然若揭。

    薄上远不傻,自然早就一眼看穿。

    薄上远不欲与她们在这纠缠,浪费时间,所以并未拆穿。

    薄上远冷着脸说了声不知道后,抬脚,转身便就要准备走人。

    孰料,薄上远刚抬脚准备要走,一只胳膊便猝不及防的被两人中的其中一个女人给抱住了。

    对方抱着薄上远的胳膊,满脸带笑:“小弟弟别走嘛,在这陪姐姐聊会天嘛。”

    另一人则调笑道:“小弟弟有女朋友了没有?要是没有,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一个?就是在年纪上,可能会稍稍的比小弟弟大一点点……”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比量了下大概的差距。

    手指一笔划完,那两人便就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薄上远冷着脸,只字不言。

    薄上远皱了皱眉,准备直接将胳膊从女人的怀中抽出来,然而他才试着动了动胳膊,对方好像瞬间觉察到他的意图,顿时一下子抱得更紧。

    薄上远沉下了脸。

    看着这个场景,顾咎要是再看不出那两个女人为什么不去咨询台那问路,而偏偏要去找薄上远的原因,那顾咎就是傻了。

    顾咎看着薄上远那不太好看的脸色,心下不禁感到平衡了一二。

    ……长得帅也不是没有坏处的。

    心下略感平衡后,顾咎抬腿,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然后接着,一把将薄上远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就在三人猝不及防间,顾咎一脸平静的说道:“不好意思,他是外地的转校生,没来过这里,所以也不知道位置在哪里。姐姐您要实在找不到方向,您可以去到咨询台那问一问。”

    顾咎一边说着,一边朝两人身后不远处的咨询台那指了指。

    指完,顾咎收回手,牵着薄上远就走了。

    薄上远微愣之后,很快回神。

    回神后,薄上远静静垂眼,注视着自己那只被抓住的手,默。

    顾咎将薄上远拽到取药处前的空位那后,脚步这才停了下来。

    顾咎停下脚步,回头,刚皱眉想要问薄上远刚才为什么不直接甩开对方的手,然而一回头,只见薄上远默默的盯着他的手,一言不发。

    顾咎不明就里,顺着薄上远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

    顾咎顺着薄上远视线的方向看去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才牵着薄上远的手走了一路。

    顾咎沉默了两秒。

    薄上远也没说话。

    两人就那么站在原地,诡异的沉默了数秒。

    数秒后,顾咎回神,像是触电般似的,迅速的松开了薄上远的手。

    这么多年来,顾咎还是第一次这样去牵男生的手,还是自己主动去牵的。顾咎和沈滕初中同桌三年,顾咎都未曾主动去牵沈滕的手过。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一直都很讨厌薄上远。

    想到这里,顾咎的表情就不由有些微妙和怪异。

    他刚才怎么就去牵薄上远的手了?

    ……脑子一热?

    顾咎一边皱眉想着,一边略有些词穷尴尬的向薄上远道歉:“呃……不好意思。”

    薄上远没说话,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薄上远垂眸注视着自己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掌心,不知道怎的,心下有些怪怪的。

    并非厌恶,而像是一根羽毛在心间轻轻的挠过一般,让人心下微微一动。

    顾咎道歉完,然后扭头朝挂号处的方向看了眼,接着回过头,对薄上远说:“你没来过医院,你就先在这坐着,我去帮你挂号。”

    说完,转身便准备朝挂号处的方向走去,去挂号。

    然而,刚一抬脚,顾咎的脚步便就又停了下来。

    顾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校服口袋,然后扭头,问薄上远:“……你带钱了吗?”

    薄上远抬眼,不解:“嗯?”

    顾咎抬手朝挂号处的方向指了指,说:“挂号要几块钱的挂号费,我没带钱。”

    薄上远这才了悟,然后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校服口袋,摸完,薄上远抬眼看向顾咎,不说话。

    顾咎:“……”

    他懂了。

    就在二人站在原地沉默间,薄上远掏出口袋里的手机,静静地问:“能用手机支付吗?”

    薄上远说完,顾咎登时眼前一亮。

    顾咎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哦对,还能用手机支付!”

    现在大医院里基本都开通了手机支付,要是没带现金,用手机支付也行。

    顾咎说完,下意识问:“那你手机里的钱够吗?”

    挂号虽然只要几块钱,但加上拍片和开药的钱,少说也要花上大几百块了。

    如果多一点,甚至可能上千块不止。

    薄上远闻言,皱了皱眉,不确定道:“应该够。”

    听着薄上远嘴里的应该二字,顾咎一下子便不确定了起来。

    幸幸苦苦的走到医院这来,别告诉他,他们身上带的钱根本不够看病的……

    顾咎想了想,说:“你把手机给我看眼。”

    顾咎本意是,让薄上远自己将手机解锁,然后再由薄上远自己打开支付宝或者是微信钱包里的钱让他看看就好,没想到薄上远听到这话后,二话不说的便将手上的手机递给了他。

    薄上远将自己手上的黑色iphone递给顾咎,一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密码747496,支付密码和解锁密码都是这个。”

    顾咎:“……”

    顾咎抬眼看向薄上远,像是被按下了定格键一般,半天没动。

    薄上远见顾咎半天没动,不由疑惑的皱起了眉。

    薄上远不解:“……怎么了。”

    因为顾咎知道薄上远家境富裕,所以对于薄上远就这样轻巧的将手机密码告诉别人的事,感到极其且非常的不能理解。

    即便这个别人是他自己。

    顾咎迟疑的接过薄上远递过来的手机,忍不住张口说了句:“你就这样把手机密码和支付密码都告诉我,是不是不太好……”

    薄上远沉声反问:“有什么不好?”

    顾咎想了想,说:“你就这样把密码告诉我,说不定我会趁着你不注意,偷拿你的手机,把手机里的钱转给自己,或者说偷偷的花光……”

    薄上远声音淡然:“上面没多少钱。”

    顾咎哦了一声,立刻便放心了下来。

    顾咎放心的点开薄上远的支付宝,在看到支付宝里的零钱余额后,便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十万。

    ——没多少钱。

    顾咎沉默了数秒后,这才释然。

    也是,薄上远家那么有钱,连客厅的一块地毯都是好几十万的,这只不过‘区区’的十万块钱,对薄上远而言,压根就算不得什么。

    ……沈滕说的对。

    薄上远这种人,真讨厌啊。

    顾咎接过薄上远的手机后,正转身要去挂号,蓦然间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

    顾咎站在原地,犹豫了两秒后,掏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递到了薄上远的面前。

    顾咎说:“解锁密码六个0。”

    薄上远垂眸看了眼,不解。

    顾咎缓缓的解释道:“……你把手机给了我,不就没手机用了吗。”

    薄上远闻言,看了顾咎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一眼,安静的将手机接过。

    刚接过手机,顾咎的手机便就响了起来。

    薄上远垂眸看了眼来电显示,将手机又递了过去。

    ……来电显示人是妈妈。

    顾咎看了眼来电显示,沉默的接过手机,接通。

    顾母话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回家?又死哪玩去了?”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在沈滕家打游戏,过一会回去。”

    顾咎这句话说完,一旁的薄上远下意识看了顾咎一眼。

    果不其然,顾咎刚才那句话一说完,顾母便立刻忍不住开始在电话里不满的念叨了起来。

    顾母在电话里絮絮叨叨,滔滔不绝:“学习学习不好,成天就惦记着打游戏。你看看你的成绩,你好意思在别人家打游戏吗?你知道不知道脸皮二字怎么写啊?你看看隔壁家的上远,成绩那么好,也不像你这样,天天就想着打游戏……”

    顾母念叨个不停,那嗓门,甚至是站在一旁的薄上远都听得见。

    顾咎一脸平静的举着手机,静静地等着顾母念叨完。

    半个小时后,顾母口干舌燥的挂断了电话。

    顾母挂断电话后,顾咎这才放下手机,然后就像是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似的,将手机又递给了薄上远。

    顾咎淡淡的说道:“我过去排队挂号,你要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转身就走了。

    薄上远看了眼顾咎离去的背影,低头看了眼自己掌心内的手机,想起刚才顾咎接电话时那异常沉默的表情,忽然一下子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