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因为这会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所以,在价格方面,顾咎便不由自主的格外在意上一些。

    然而,众所周知,在医院附近的摊点和门面,不管是卖水果的还是卖零食的,甚至是卖牙刷等日用品的,价格都起码会比普通的店面贵上好几块钱。

    这会顾咎要是花的是自己的钱,那贵上几块钱,也就算了。

    毕竟顾咎一年也来不了医院这两次,要是贵,也就贵个这么一两次了。

    但重点是,他这会花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花的薄上远的钱。

    一想到花的是别人的钱,顾咎就没法大手大脚起来了。

    顾咎想着能省则省,便开始货比三家,一家家的问起价格来。反正能便宜一块是一块了。

    ……虽然薄上远可能并不缺这点钱。

    “这个平时不是卖八块吗?为什么卖十六块啊。”

    “我们这一直都是这个价格。你买不买啊,不买别到这里打扰我做生意。”

    顾咎默默地走开。

    “这个十二块,是一个还是三个啊。”

    “小朋友,是一个哦。要不要来一个,很好吃的?”

    顾咎又默默地走开。

    “老板,这个多少钱?”

    “童叟无欺,二十块!”

    顾咎再次默默地走开。

    大概是因为价格实在是贵的太离谱了,顾咎将之前记得那些东西全都忘了。

    对,就是薄上远不吃的那些东西。

    此时的顾咎,满脑子都是这些贵到离谱的价格,至于薄上远的事情,已经全然的被他给抛到了脑后。

    ……

    另一边。

    医院。

    时间缓缓的流逝。

    薄上远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椅子上,等了又等。

    顾咎的手机则被薄上远放到一边,没动。

    顾咎将手机交给薄上远,一方面是让薄上远有事好联系自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薄上远打发时间。

    顾咎手机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所以薄上远就算是随便翻看他的手机,顾咎也并不在意。

    ……但薄上远没有翻看别人手机的习惯。

    准确一点,应该是没有翻看别人隐私的习惯。

    在常规的认知里,手机里一般都会有着主人多多少少的不想让别人瞧见的隐私。

    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点。

    所以,顾咎的手机,薄上远放在一旁,一直没动。

    薄上远将手机放在一旁没动,而就在这时,搁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是微信消息的提示音。

    听到微信消息的提示音,薄上远下意识以为是顾咎,便拿起手机看了眼。

    然而,拿起手机后,看到的内容却是……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屏幕上的沈滕二字片刻,然后二话不说,当即又冷着脸将手机给放回了原位。

    将手机放回后,薄上远回想了下。

    ……沈滕?

    是那个天天和他呆在一块的矮个子男生?

    手机另一边的沈滕发完消息后,等了一会。

    ——但依旧未等到任何回复。

    顾咎虽然消息回的慢,但一般而言,不论沈滕发的什么消息,顾咎基本都会回复。

    虽然大多时候回的都是六个点的省略号。

    沈滕等了一会,未等到回复,于是一下子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接着,沈滕紧接着又发了两条消息过去。

    ……

    沉寂。

    依旧未得到任何回复。

    薄上远并不是没看见,只是因为并不想理罢了。

    而且,不知道怎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满屏的小咎咎这三个字,薄上远不是很开心。

    但沈滕有两个特点。

    一:话唠。

    二:不屈不挠。

    见‘顾咎’一直不回,沈滕一下子更激起了战意,捧起手机,准备接着继续发消息。

    反正不得到回复,就不停。

    手机响个不停。

    随着不停响起的微信提示音,薄上远的脸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冷。

    吵死了。

    至于手机另一边的沈滕,沈滕一开始本只是想看‘顾咎’到底什么时候会回自己的消息,可不知道怎的,消息发着发着,竟发的越来越带劲了起来。

    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让‘顾咎’回复,后面沈滕就纯粹是好玩了。

    而薄上远若不是因为怕错过顾咎发来的消息,恐怕早就将手机设置为静音了。

    在手机又再次的响了三声之后,薄上远终于又再次的拿起一旁的手机,将其解锁,然后点开了微信。

    点开微信后,薄上远打开了聊天框。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回了沈滕两条消息。

    在薄上远发出这两条消息后,刚才还在响个不停的手机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手机安静下来后,薄上远冷着脸,将手机放回了原位。

    而至于手机另一头的沈滕……

    沈滕目光呆滞的盯着手机上的两行字,久久不能回神。

    他看错了?

    沈滕眨了眨眼。

    沈滕眨了眨眼,复而睁开眼。

    ……字还在。

    所以不是他看错了。

    然后,沈滕便就惊悚了。

    卧槽!!小咎咎的手机在别人那!!

    不对,小咎咎和别人在一块!!那人还知道小咎咎的密码!!

    至于沈滕为什么没有往顾咎的父母那想,是因为顾咎曾经和沈滕说过,他的父亲母亲并不知道他的手机密码。

    所以,这两条消息就只可能会是其它人回的了。

    但问题又来了,顾咎就他这一个朋友,那么,这两条消息是谁回的?

    不对,等等。

    这么晚了,和别人在一块,手机在别人那,对方回他小咎咎不在……

    沈滕陷入深思。

    手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薄上远的脸色也随之跟着好看了许多。

    接着,薄上远抬头看了眼墙上显示屏的时间。

    他已经等了十五分钟了。

    ……他怎么还没回来。

    不知为何,顾咎一不在,时间就过的异常漫长煎熬了起来。

    ……

    另一边。

    顾咎这。

    就在沈滕不停的发着消息‘骚扰’薄上远的时候,另一边的顾咎在经过货比三家之后,最终总算是找到了一家价格勉强还算让人能够接受的小吃店。

    是一家开了很久的面馆。

    大概是因为已经开了很多年的缘故,所以在价格上面,和那些贵的简直就像是打劫的小吃店相比,价格良心的不行。

    全然忘记薄上远说过不吃面的顾咎走进面馆内,然后抬手指了指店内的招牌面,说:“老板,两份面,打包带走。”

    老板热情的应了一声,然后问:“小朋友,花生和香菜要吗?”

    顾咎迟疑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好像忘了什么……

    但是忘了什么来着?顾咎想不起来了。

    老板等了半天,没等到回话,于是便又开口问了一遍:“小朋友,花生和香菜要吗?”

    顾咎想不起来,便索然放弃。

    顾咎想着薄上远‘可能’喜欢,便二话不说的点头。

    顾咎:“嗯,要。”

    另一边,医院内的薄上远蓦地打了个喷嚏。

    店内人多,所以需要等上一会。

    顾咎说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他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顾咎以为是薄上远打来的,立刻掏出手机看了眼。

    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来电显示人并不是他的号码,而是一个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

    顾咎见是陌生号码,便就又将手机给放了回去。

    毕竟是别人的手机,他一个外人,随随便便的接别人的电话不太好。

    顾咎将手机放回,顾咎想着自己不接,对方打上两次没人接后,应该就不会再打来了。

    顾咎如此的想着,然而这个陌生号码却异常的执着。

    顾咎不接,这个陌生号码就一直打,颇有一种他不接,就打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在面馆里回响,顾咎怕叨扰到面馆里的其它客人,便就只能先接了。

    顾咎将手机接通,正要先道明自己的身份,对方却先一步开口了。

    只听一个女声在手机里慢悠悠的问道:“薄上远,过几天你奶奶八十大寿,还回来吗?”

    女声话落,顾咎正要说话,却又被对方给截断了。

    女声低低的笑了声,嘲讽十足道:“既然你都搬出去住了,看样子也不打算回来了。既然如此,过几天你奶奶的八十大寿也就别去了吧。我带着我的橙昕代你去参加好了。”

    听着女声嘲弄意味十足的轻笑,顾咎闭上了嘴。

    接着,女声又轻飘飘的说道:“……虽然同父不同母,即便如此,也依旧是你奶奶的孙子。反正同样都是孙子,那谁去都一样,对吧?”

    女声,也就是李书惠,为什么如此执着于薄上远奶奶八十大寿的原因,是因为薄上远的奶奶一直不承认李书惠母子二人的身份。觉得她们母子二人的身份根本就配不上他们薄家。

    不过也的确配不上。

    因为李书惠家境一般,甚至还没读过大学。除了那张好看的脸,还有那张格外会讨男人喜欢的嘴巴之外,几乎一无是处。

    和薄上远那名校毕业,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的薄母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所以,这么多年来,只要薄上远在场,那寿宴上就必定没有李书惠母子两人的位置。

    今年,薄父将李书惠母子二人带回了家后,薄上远下一步就跟着离开了薄家。

    因此,李书惠便认为,她的机会终于到了。

    李书惠说完之后,又说:“我的橙昕虽然没你聪明,但比你嘴甜。他能将你爸哄的开开心心的,自然也能将你奶奶哄的开开心心的。”

    顾咎没说话。

    李书惠说的越来越起劲,“哦对了,你爸前几天晚上和我说起你来了,说你长的和他一点都不像,有些怀疑你妈当年是不是和别人生的孩子呢……”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低低的闷笑了声。

    听到这里,再蠢,也总该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了。

    父亲的情人明目张胆打电话过来,和正妻的儿子耀武扬威,炫耀自己和他的父亲多么恩爱……

    顾咎听着电话里的内容,突然觉得薄上远有些可怜了起来。

    顾咎一直以为,薄上远家庭美满,成绩优秀,有钱又帅,朋友还多,完全就是人生赢家的那种。

    原来不是。

    电话里,李书惠一边笑着,嘴里说的越发起劲。

    而就在李书惠说的越来越带劲的时候,顾咎二话不说,直接将手机给挂断了。

    李书惠正说的开心,电话却一下子猝不及防的被挂断。李书惠声音一滞,听着电话里的空音,表情难以置信。

    因为在以往的时候,挂断前,薄上远还会冷冷的问上一句:说完了么?

    可这会,连问都不问,竟然就那么直接挂断了。

    李书惠表情难以置信,她想也不想的又打了过去,但才一打过去,便就又瞬间被对方给挂断了。

    接连打了三次,三次都是如此。

    女人气得心肝肺疼,摔了手机。

    接连挂断了对方的三次电话后,手机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安静下来后,同时,面也好了。

    面店老板将打包好的面递给顾咎,说:“来,接好。”

    顾咎说了声谢谢,将面接过,然后将价格牢牢地记下,等着过几天将面钱还给薄上远。

    顾咎带着面,重新回到医院。

    顾咎乘上电梯,来到十二楼。

    因为外科外的椅子是背对着电梯方向的,所以顾咎上楼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薄上远那形单影只,显得颇为孤寂的背影。

    顾咎看着薄上远的背影,想到刚才电话里听到的那些恶毒的话,不由觉得……

    薄上远,真可怜啊。

    顾咎带着面来到薄上远的面前,然后将手上提着的面伸手递了过去。

    顾咎说:“喏。”

    薄上远看了顾咎手上的面一眼,沉默。没接。

    顾咎见薄上远没接,不由疑惑了两秒。

    疑惑了两秒后,顾咎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被他遗忘了许久的事来。

    两人两两对望,相顾无言。

    顾咎词穷:“……我忘了。”

    薄上远:“……”

    顾咎想了想:“那我再出去买一份?”

    薄上远沉默的看了顾咎一眼,缓缓的将面接过。

    薄上远:“……算了。”

    薄上远接过面后,顾咎犹豫了会,说:“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

    顾咎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递给了薄上远。

    薄上远将手机解锁,看了眼通话记录。

    通话记录上的十多通未接来电让薄上远的脸上一下子冷了下来。

    特别是在看到未接来电上显示的后,薄上远脸上的表情,冷的简直就像是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

    不过,在转向顾咎后,薄上远那冷淡的表情又几不可见的缓和了一二。

    薄上远瞥了眼通话记录上那唯一的一个接通记录,问:“……她说了什么。”

    顾咎身形一顿。

    顾咎想到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些恶意十足的话,犹豫了片刻。

    过了一会,顾咎说:“我忘了。”

    薄上远看着顾咎脸上犹豫的神情,眼眸深沉。

    薄上远全然不知道,顾咎在想完刚才的那通通话记录后,接着,又忍不住在心里想——

    薄上远,真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