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两人再次的在家门口外碰上。

    顾咎想到昨晚薄上远的晚安,犹豫了片刻后,向薄上远说了声早。

    薄上远淡淡的嗯了一声,算作回复。

    接着,两人就像以往那般,一块下楼,然后一块离开小区,然后一块站在站牌下等车。

    车五分钟一趟,要等上一会。

    两人站在站牌下,无话。

    顾咎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突然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扭头问:“对了,你的药擦了吗?”

    顾咎冷不丁的开口,薄上远一怔。

    微愣了片刻,薄上远很快回神。

    薄上远嗯了一声,说:“擦了。”

    顾咎这才放心,说:“哦,那就好。”

    又等了大概两分钟后,车到了。

    两人上车,然后就和以往一样,一块乘车去学校。

    不过,虽然看起来和以前一样,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完全的截然不同了。

    以前两人呆在一块,周围的气氛冷凝僵硬,说起话来,更是满满的充斥着尴尬的气息。

    那模样,要不是因为两人穿着同样的校服,即便是两人紧紧的贴在一块,也没人会觉得他们两个人认识。

    但在经过昨天一块去医院,薄上远还花钱给顾咎买了哈根达斯(?)之后,现在,这股尴尬又僵硬的气息完全的消失了。

    荡然无存,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他还是讨厌薄上远。

    不对,应该是更讨厌薄上远了。

    ‘我不缺这点钱。’

    ‘习惯了。’

    ‘因为我有钱。’

    ……

    啊,想想就讨厌。

    二十分钟后,公交车到站,两人一前一后下车。

    两人下车后,就和以往一样,两人自然而然的分道扬镳。

    顾咎抬脚朝站在校门口外等他的沈滕走去,而薄上远则目不斜视的朝校门内走去。

    这天,顾咎还未走近,那站在校门口前的沈滕便就冲了上来,一把架住了他的胳膊。

    沈滕一夜未睡,眼底发黑。

    沈滕沉声道:“小咎咎,你说实话。”

    顾咎莫名所以:“……什么实话。”

    沈滕表情严肃,“小咎咎你别装傻,我都知道了!”

    顾咎更加莫名:“知道什么。”

    沈滕扬声质问道:“说,昨天那个人是谁!”

    顾咎一脸奇怪:“那个人?”

    没想到事到如今,顾咎竟然还在装傻,沈滕一脸的难以置信。

    沈滕两只眼睛眼也不眨的盯着顾咎,说:“那两条消息我都收到了!”

    顾咎还是不明就里,不知道沈滕在说什么。

    沈滕见顾咎竟还在‘装傻’,便直接戳穿了,说:“昨天晚上我给你发消息,你一直没回,然后我就一直给你发,发着发着,突然收到两条消息。第一条说让我别发了,第二条说你不在。”

    顾咎闻声,一下子呆住。

    昨天晚上,顾咎的手机一直都在薄上远的手里,所以会回这两条消息的,也就只有薄上远了。

    顾咎昨天将手机拿回去后,便就没再看手机,所以顾咎完全不知道沈滕给他发了消息,甚至薄上远还回了沈滕消息这事。

    看着顾咎的表情,沈滕再次质问:“快说,是谁!”

    说完,沈滕两只胳膊就一把缠上了顾咎的脖子。

    沈滕恶狠狠的‘威胁’道:“不说就让你背着我进学校!”

    顾咎:“……”

    昨天在收到那两条消息后,沈滕足足的想了一个晚上,一个晚上的时间,沈滕都没能想出发这条消息的人是谁。

    沈滕本来就喜欢八卦,越想不出,便越好奇。越好奇,便越越心痒难耐。越心痒难耐,便就越睡不着了。

    沈滕一夜没睡,眼底发黑。

    顾咎深思了片刻。

    顾咎在想,要不要就那么直接告诉沈滕,其实回他消息的那个人,就是薄上远。

    而那个他们两人一直都很讨厌的薄上远,其实就是他新搬来的邻居。

    就在顾咎游移不定的时候,顾咎突然想起,以前沈滕问他认不认识薄上远,他毫不犹豫的在沈滕面前否(sa)认(huang),说自己不认识薄上远的这件事来。

    顾咎沉默,然后一下子有了答案。

    顾咎想完,毫不犹豫的说:“是邻居家的叔叔。”

    之前说过,薄上远的听力一贯不错。

    顾咎话落,不远处的薄上远脚步一顿。

    薄上远:“……”

    没料到竟是这个答案,沈滕表情微妙。

    沈滕蹙眉,疑惑:“叔叔?”

    顾咎嗯了一声,一脸平静道:“我们家隔壁最近搬来一个新邻居。”

    沈滕接话:“搬来的是个叔叔?”

    顾咎又嗯了一声。

    不远处听到这话的薄上远:“……”

    沈滕表情仍是不解:“那你的手机怎么在隔壁家的叔叔那?还是那么晚了。”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昨天晚上叔叔说请我吃冰棍。”

    沈滕追问:“然后呢?”

    顾咎接着说:“我手上拿着冰棍,抽不出空来,就让邻居家的叔叔帮着我回消息了。”

    沈滕这才恍悟。

    沈滕哦了一声,“这样啊……”

    顾咎表情平静,说起谎来,神色自若。

    听完全程的薄上远:“……”

    哦不,现在薄上远应该叫隔壁家的叔叔了。

    沈滕撇了撇嘴,慢慢的松开了缠在顾咎脖子上的手。

    沈滕表情颇为郁闷道:“我还以为是哪个女生发的呢……”

    沈滕为此还兴奋了一夜。

    顾咎眼角一抽:“女生?”

    薄上远不过就回了两条消息,怎么扯到女生那了?

    沈滕说:“电视上不都是那么演的?老公和情人去偷情,要那啥的时候,老公去洗澡了。老公洗澡的时候,老婆给老公疯狂的发消息,问他在哪。老公在浴室里洗澡,没看见,一旁的情人瞧见了,就偷偷用手机回了句,你老公不在什么的。”

    顾咎:“……”

    说完,沈滕啧了一声,兴致缺缺道:“我还以为是你偷偷的和哪个女生在一块,没想到是隔壁邻居家的叔叔……”

    顾咎:“你就不能少看点这种稀奇古怪的电视吗。”

    沈滕瞪眼:“很好看的!我跟你说啊,接下来的剧情更有意思*#$%……”

    沈滕一边兴致勃勃的说着,一边和顾咎朝操场的方向走去。

    同一时间。

    薄上远一来到操场,操场上的一众高一新生们便就呆住了。

    昨天还好好的薄上远,今天脸上竟然突然多出了几道伤口。

    在这群高一新生中,其中段纶的表情最为震惊。

    段纶卧槽了声,难以置信的盯着薄上远的脸:“竟然有人在我们薄大帅哥如花似玉的脸上留下了伤口!”

    薄上远:“……”

    段纶夸张道:“天哪,我们的薄大帅哥被毁容了!”

    薄上远:“够了。”

    段纶这才收敛。

    段纶表情恢复正经,挑眉问:“几个人弄的?”

    刚才段纶震惊,却不是震惊于薄上远的脸上多出了几道伤口。而是震惊竟然有人能在薄上远的脸上留下伤口。

    段纶与薄上远相识多年,自然对薄上远是清楚的不行。

    因为‘无父无母’,所以薄上远打起架来,几乎完全不留后手。

    初三的时候,有男生因为自己喜欢的女生暗恋薄上远,所以便悄悄地找了班上的同学,在晚自习的时候,将薄上远给堵在了厕所。

    本来那男生只是想小小的给薄上远一点教训,让薄上远吃点苦头,可没想到薄上远下手极狠,几乎完全是没准备给他们留活口。

    要不是因为后来班主任赶到,几个人差不多就会死在厕所里了。

    不过,虽然没死,但也依旧没好到哪去。

    一个骨折的骨折,一个鼻青脸肿,还有一个,身上的伤轻一点,只是掉进厕所里罢了。

    但是,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几个大男生团团的将薄上远逼在角落,竟没能碰到薄上远分毫。

    这事说起来就让人觉得丢脸的不行。

    几个打一个都打不过。

    那次斗殴的最后结果,校方因为薄上远成绩回回第一,品学兼优,而且那次也是那几个男生挑事,薄上远只是还手罢了,所以就只是让薄上远写了个检讨就没事了。

    而那些被薄上远揍进医院的几个男生,却是被狠狠的记了大过,请了家长,还要写三万字检讨。

    自从之后,本就十分出名的薄上远变得更加出名。

    当然,这件事过后,也没人再敢惹薄上远了。

    薄上远淡淡的回:“四个人。”

    段纶又问:“城南的?”

    薄上远说:“是,也不是。”

    段纶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但很快,段纶便就懂了。

    段纶一下子心神意会。

    段纶朝操场上那些三三两两聚在一块的男生们丢去一个眼神,然后说:“从外面找来的人?”

    薄上远嗯了一声。

    段纶挑眉,来了兴趣:“谁?”

    这回薄上远没再回答,因为觉得没必要。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段纶见薄上远又不说话了,嘴里忍不住吐槽了句闷骚,然后扭头,将操场上所有的男生扫了一圈。

    接着,段纶便就很快有了答案。

    段纶勾了勾唇,似笑非笑道:“孟以樊?”

    薄上远没说话,神色冷淡。

    段纶一贯聪明,即便薄上远一个字不说,也一下子就猜到了原因。

    段纶啧了一声,说:“就为了一个夏若瑾,啧啧,竟然就敢来找我们薄大帅哥的麻烦……人家夏若瑾还对他爱搭不理的……”

    说完,段纶又问。

    段纶问:“那他人呢?又被你‘送’医院去了?”

    薄上远简言概之:“拘留所。”

    孟以樊这次能找小混混过来找薄上远的麻烦,说明以前也肯定做过这事。

    虽然没严重到要判刑的程度,但只要那群小混混们一招,孟以樊少说起码得关个七天十天的,足够让孟以樊吃点苦头了。

    段纶听了,为孟以樊连声叹气。

    段纶说:“惹谁不好,惹薄上远……”

    段纶嘴上虽如此的感叹着,脸上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段纶嗤之以鼻,对孟以樊很是不屑。

    要是只是想找薄上远的麻烦,那段纶还敬孟以樊是一条汉子。可是要是是为了一个女生争风吃醋,段纶就瞧不起了。

    就为了一个女生做到这种程度,最重要的是人家女生根本就不喜欢他。

    段纶无法理解,并觉得孟以樊脑子有毛病。

    就在段纶对着薄上远脸上的伤口长须感叹时,不远处,站在女生堆里的夏若瑾盯着薄上远脸上突然多出来的几道伤口,心绪也是一片复杂。

    夏若瑾和孟以樊当了三年的初中同学,对孟以樊的秉性再清楚不过。

    孟以樊之前在初中,就因为有男生向她表白,孟以樊隔天就找了外面的小混混,将对方给揍了一顿。

    虽然没人拿的出证据,但班上的每个人心里都清楚的不行。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薄上远脸上的伤,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就是孟以樊做的。

    夏若瑾咬了咬唇,心绪复杂难懂。

    另一边,顾咎和沈滕也来到了操场。

    因为顾咎知道薄上远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所以表情十分平静。

    而顾咎一旁的沈滕在看到薄上远脸上的伤后,当下震惊的卧槽了声,说:“薄上远脸上有伤!”

    顾咎嗯了声,表情平静。

    沈滕说完,又一下子忿忿不平了起来,“靠,脸上有伤都还那么帅!我怀疑他脸上的伤压根就是自己弄的,谁脸上有伤还那么帅……(以下省略数千字)”

    顾咎:“……”

    没等沈滕念叨多久,教官到了。

    就和之前的几天一样,教官举着喇叭,在操场上大声喊:“集合——”

    所有人闻声,立刻乖乖集合站好。

    集合站好之后,突然有人发现了什么。

    一名男生高高的举起手,说:“张教官,孟以樊没来!”

    那人说完,其它人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孟以樊似乎真的没来。

    听到这话,顾咎一愣,像其它人一样,也跟着下意识朝孟以樊的方向看了眼。

    只见孟以樊原本该站的位置空无一人,而孟以樊则不知去了哪。

    顾咎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薄上远和他说那些小混混是孟以樊找来的人的这件事。

    顾咎想了想。

    不会是……被拘留了?

    张教官抬眼瞧了那名高高的举起手的男生一眼,沉声道:“孟同学有事,这几天不会来军训了,就不用给他留位置了,旁边的同学把他的位置补上。”

    原本站在孟以樊旁边的男生闻言,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挪到了孟以樊的位置上。

    呜呜呜呜,羡慕死了!他们也想有事!

    一众高一新生们满脸的羡慕嫉妒恨,恨不得自己就是孟以樊。军训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如果他们知道孟以樊是去了拘留所,不知道还羡慕不羡慕……

    等那男生站好,张教官再次举起喇叭:“立正!”

    一众高一新生立刻乖乖站好。

    接着,只听张教官又说:“今天继续练军体拳!”

    众人闻言,一脸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