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速流逝。

    一眨眼,便就到了军训的最后一天。

    直到最后一天,孟以樊都仍然没来军训。

    就好像是消失了一般,再没来过。

    不过,到了现在,也早就已经没人在意孟以樊来不来军训了。

    孟以樊作风霸道,惟我独尊,俨然一副自己就是城南老大的架势。孟以樊要是不来,其它人还开心的不行。

    军训的最后一天,一众高一新生们又是开心,又是伤感。

    开心的是,这宛如地狱般的十五天军训总算是要结束了。伤心的是,军训结束后,他们就再难见到教官了。

    虽然教官在训练的时候严厉又凶残,但毕竟怎么说也一块相处了将近半个月,多多少少难免都产生了些许的感情。

    一想到军训结束后就没法再相见了,一众高一新生们便就伤感的不行。

    这会,集合的时候,几个男生望着面前的教官,忍不住红了眼眶。

    几个离教官比较近的女生,更是忍不住悄悄的抬手用袖子哭着擦泪。

    大概是因为明天就要分别的缘故,一向严厉,不假辞色的教官也不禁略感到伤感了起来。

    教官举起大喇叭,过了好久,才终于开口。

    教官举着喇叭,说:“大家都知道,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了。”

    教官话落,众人伤心的应了声是。

    这句话说完,又有几个女生忍不住开始低头抹泪。

    张教官年纪不大,最多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看着眼前的场景,张教官的声音也不由得嘶哑了起来。

    张教官哑声说:“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我就不折磨你们了,让你们轻松点回家休息。”

    尾音才落,几个男生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接着,几个女生带着哭腔,开口说道:“张教官,我们舍不得你……”

    张教官喉头微哽,咽下了不断上涌的酸涩感。

    然后,只听他举着喇叭,毫不犹豫的说道:“先打一套军体拳,等休息完,男生一百个俯卧撑,女生一百个深蹲,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就能回家。”

    他一说完,操场上的哭声瞬间戛然而止。

    同一时间,伤感的气氛也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操场上寂静无声。

    众人沉默。

    沉默间,一众高一新生脸上伤心的表情也跟着随之变成了冷漠和麻木。

    这种教官……还是早点走人吧,他们再也不想看见了。

    再!也!不!想!看!见!了!

    ……

    下午。

    因为上午又是军体拳,又是一百个俯卧撑,又是一百个深蹲,所以到了下午的时候,那股伤感的气氛已经全然的消弥殆尽,再也升不起来了。

    下午,一众高一新生们表情麻木的看着站在最前列的教官,等着看他下午又来如何的折磨他们。

    他们已经对下午不抱任何期待了。

    站在最前面的张教官先是挑眉瞧了眼眼前一众表情麻木的新生们,然后低头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接着,举起喇叭,说:“所有人围成一个圈。”

    一众高一新生们乖乖的围成了一个圈。

    张教官又说:“所有人全部坐下。”

    一众高一新生们又乖乖的按照练坐姿时的姿势一齐坐下。

    最后,只听张教官说:“好了,开始聊天。”

    听到这话,一众高一新生们登时表情一愣。

    咦,不是练坐姿吗?

    张教官声音漫不经心:“上午跟你们闹着玩的。”

    一众高一新生:“……”

    一百个深蹲,一百个俯卧撑,闹着玩……

    张教官找了个位置跟着一块坐下,“开始聊天吧,想聊什么聊什么。口渴了就去买水,要上厕所的就举手报告。”

    闻声,一众高一新生们这才确定下午的确不会训练了,登时放了心。

    放心后,便开始开开心心的聊起天来。

    哦,不对,应该是八卦起来。

    “教官教官,嘿嘿……你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教官你长的这么帅,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啊?”

    “我哪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吗!肯定是教官看着太严肃了,没有女孩子敢跟教官搭讪,所以教官就没有女朋友!”

    “我让你们自己聊天,老围着我聊干什么?”

    “我们好奇嘛!”

    众人哄笑。

    聊着聊着,没过多久,话题便就从教官转到了女生的身上。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紧张的问:“我想问问……女生一般都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啊?”

    那个男生问完,其它男生哦的欢呼,吹起口哨来。

    接着,又一个男生说:“褚乔,你问这个问题,就不怕被你妈知道吗?”

    戴眼镜的男生羞赧道:“我、我也就问问而已。”

    一众男生哄笑。

    女生们性子害羞,没有回答,这句话是一旁‘见多识广’的教官替他们回的。

    在男生们哄笑,围着那个戴眼镜的男生打趣时,只听教官想也不想道:“还能喜欢什么样的,当然是喜欢帅的。”

    欢呼声一下子便就小了点。

    一个男生举起手又问,“那除了帅的呢?”

    这回是一个女生回的。

    那女生红着脸,小声回道:“……成绩好的。”

    这会欢呼声更小了。

    成绩好,长得帅……不是薄上远是谁?

    一众男生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一直没说话的薄上远。

    将目光转向薄上远后,一众男生心下登时不禁更加忿忿了。

    靠,薄上远他喵的怎么一点都没晒黑!

    大概是因为刚才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大着胆子问了句的缘故,这时,突然又一个女生大着胆子,好奇的问道:“那个,我能不能问问薄同学……薄同学的女朋友究竟是谁啊?”

    那个女生问完,除了顾咎以外,所有人一下子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止是男生和女生,就连教官也一脸好奇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因为段纶的缘故,学校里的所有人,甚至是包括平常不怎么八卦的教官都知道了薄上远有一个小女朋友的事。

    至于顾咎为什么不看薄上远……

    因为那个‘女朋友’就是他。

    众人目光灼灼的盯着薄上远,薄上远沉着脸,缓缓地扭头,朝身侧的段纶看了眼。

    段纶干咳了声,心虚的别开了视线。

    薄上远凉凉的扫了段纶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收回视线后,薄上远下意识的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顾咎一脸平静的坐在薄上远的斜右方,毫无反应,一脸平静。

    俨然就像是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

    薄上远眉心微动,然后毫不犹豫的吐出四个字。

    薄上远说:“顾咎知道。”

    众人闻言,当下便错愕不及的朝顾咎看了过去。

    顾咎知道???

    众人表情惊诧,顾咎的反应更为震惊。

    顾咎抬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错愕不及。

    顾咎:“???”

    薄上远泰然自若,神色淡定。

    准确说来,薄上远其实也没说谎。

    顾咎的确知道薄上远的‘女朋友’是谁。

    听到薄上远的那句话后,坐在顾咎身边的沈滕目瞪口呆道:“小咎咎,你知道?!”

    顾咎沉默了数秒。

    顾咎说:“薄同学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知道。”

    沈滕仍是一脸怀疑:“开玩笑的?”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道:“我和薄同学又没说过几句话,怎么可能会知道薄同学的女朋友是谁。”

    沈滕这会渐渐的有些信了。

    因为沈滕的确没见过顾咎在学校里和薄上远说过话过。

    听到这话,薄上远抬眸看了顾咎一眼。

    不应该叫小骗子了。

    ……得叫撒谎精才对。

    但沈滕仍是有些疑惑。

    沈滕问:“……那为什么薄上远只找你开玩笑,不找别人?”

    顾咎说:“不知道,你得问他。”

    看着薄上远那张冷脸就让人心下发怵,沈滕哪敢问薄上远,于是便没再继续问下去。

    其它人见顾咎一副不似说谎的模样,于是当下就信了顾咎的说辞,以为薄上远真的只是开玩笑。

    众人心下唏嘘。

    这薄上远的女朋友到底是谁啊?真的好想知道啊。

    薄上远婉拒不答,众人便没再继续问下去,换了个话题。

    坐在女生堆中的夏若瑾看着顾咎,咬了咬唇。

    ……

    三个半小时后。

    五点三十分,随着铃声的响起,军训也终于真正的结束了。

    众人慢腾腾的从地上站起身,脸上的表情满是依依不舍。

    “教官我们舍不得你……”

    “呜呜呜,教官……”

    “教官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

    “教官加个企鹅!!”

    众人团团将教官围住,要号码的要号码,加微信的加微信。

    而顾咎,则静静地站在原地,毫无反应。完全没有上前的意图。

    一旁的沈滕见此情景,忍不住用胳膊肘捅了捅顾咎的腰,问:“我们要不要也找教官要微信去?”

    顾咎一脸平静的反问:“加了之后呢?”

    沈滕想也不想:“加了之后聊天啊!”

    顾咎接着又问:“那聊什么。”

    沈滕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

    对哦,加了之后,那聊什么?

    好像……也没什么能聊的?

    就在沈滕深思间,这时,夏若瑾突然走到了两人的面前。

    不,应当说是走到了顾咎的面前。

    夏若瑾走到顾咎的面前站定,咬了咬唇,小声道:“顾同学……这会有空吗?”

    顾咎看着夏若瑾,表情莫名。

    一旁的沈滕却一下子懂了。

    如果没猜错,肯定是为了薄上远来的。

    于是,沈滕伸手推了顾咎一把,坏笑道:“人家女生找你有事,还站在这愣着干嘛?”

    说完,又特地补上一句。

    沈滕体贴道:“你们找个地方好好聊,我就不打扰你们,先回家了。”

    说完,迈着轻快的步子,开心的回家了。

    顾咎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夏若瑾,默。

    顾咎问:“什么事。”

    夏若瑾深吸一口气,说:“这里不方便,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说完,转身朝一个偏僻的角落走了过去。

    顾咎拧眉,迟疑了两秒,跟了上去。

    一直走到附近都看不到一个人了之后,夏若瑾的脚步这才停了下来。

    夏若瑾停下脚步,低着头,揪扯着自己的衣角,半天没说话。那模样,似很是有些难以启齿。

    顾咎等了半天没等到夏若瑾开口,便说了句:“如果没事我就走了。”

    见顾咎要走,夏若瑾身子一僵,飞快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夏若瑾急忙道:“顾同学别走!”

    顾咎抬眼看她,没说话。

    夏若瑾深吸一口气,似鼓足勇气的问道:“那个……顾同学你能告诉我,薄同学的女朋友是谁吗?”

    顾咎没想到夏若瑾竟是为了问这个,表情怪异。

    而且,他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不知道了吗?怎么还过来问他?

    顾咎毫不犹豫道:“我不……”

    顾咎才说了两个字,便就被夏若瑾给截断了。

    夏若瑾飞快道:“我知道顾同学一定知道!顾同学你就告诉我吧,就告诉我一个人就好,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我发誓!要是告诉别人,我就……就天打雷劈!”

    夏若瑾举起手,一脸认真的发着毒誓。

    顾咎看着夏若瑾那一脸认真的表情,觉得奇怪。

    顾咎问:“你知道这个要做什么。”

    听到这话,夏若瑾的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来。

    夏若瑾小声说:“我……我就只是好奇而已……”

    但她刚才的那副模样,显然不止是因为好奇。

    但顾咎并未戳穿。

    顾咎依旧是那句话。

    顾咎说:“你弄错了,我真的不知道。”

    顾咎说完,夏若瑾一下子红了眼眶。

    夏若瑾带着哭腔道:“你不用告诉我名字,你只要告诉我她是不是城南高中的就好……这样也不行吗?”

    顾咎皱眉,无法理解夏若瑾为什么如此执着。

    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能改变什么吗?

    就在顾咎极度不理解间,只听夏若瑾抽噎着,哭着小声说道:“我知道了,就能死心了。要是不知道……我就忍不住一直幻想,幻想他其实没有女朋友。幻想那些都是别人瞎掰出来的假话……我知道自己这样很犯贱,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

    顾咎沉默,神情复杂。

    他没有喜欢过谁,所以无法理解。

    夏若瑾还在继续说着。

    夏若瑾用袖子擦着眼泪,然而越擦眼泪却越多。

    她哭着说:“好奇怪,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连话都不愿意跟我说,可是我就是喜欢他,特别喜欢。”

    顾咎:“……”

    夏若瑾哽咽:“我这个人是不是特别贱?我好多次都告诉自己别再这样犯贱了,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一看到他,就忍不住贴上去和他说话,即便他一句话都不理。”

    顾咎:“……”

    夏若瑾说着说着,情绪愈发低迷。

    夏若瑾说:“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我呢?我到底要怎么做,他才能喜欢我呢?”

    顾咎看着夏若瑾,愈发沉默。

    顾咎不是很能理解。

    不能理解夏若瑾为什么这么喜欢薄上远。

    也不能理解,薄上远有什么好喜欢的。

    夏若瑾哭诉完,突然一把抓住了顾咎的手。

    夏若瑾抓着他的手,眼眶通红的撒娇道:“顾同学你就告诉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顾咎看着夏若瑾,终于开口。

    顾咎说:“是其它学校的。”

    顾咎想,自己反正已经撒过那么多谎,也不缺这一个了。

    夏若瑾一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顾咎指的是什么。

    夏若瑾赶忙追问:“那她多高?”

    顾咎迟疑了两秒,“……168。”

    ……比自己高。

    想到这里,夏若瑾心下更为酸涩。

    夏若瑾又问:“那她可爱吗?”

    顾咎:“不可爱。”

    夏若瑾一愣:“成绩呢?”

    顾咎:“也不好。”

    夏若瑾两眼茫然:“那薄上远为什么喜欢她?”

    顾咎沉默了两秒。

    顾咎说:“……不知道。”

    听到这个回答,夏若瑾反而一下子懂了。

    夏若瑾眼神黯然:“也对,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什么原因……”

    顾咎不语。

    最后,夏若瑾问:“薄同学……是不是很喜欢她?”

    顾咎这会沉默了很久。

    许久后,顾咎嗯了一声。

    夏若瑾垂下眼帘,眸内一片黯然。

    过了一会,夏若瑾突然扯了扯嘴角,对顾咎露出一个牵强的假笑。

    夏若瑾强笑着说:“谢谢你告诉我,我这会终于能死心了。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顾咎没有回答。

    夏若瑾想到什么,犹豫着,又问了句:“还有之前他脸上的伤,是孟以樊做的吧?”

    顾咎一怔,不明就里。

    夏若瑾咬了咬唇,说:“……替我向薄同学说声对不起。”

    顾咎这才反应过来。

    顾咎嗯了一声,说好。

    接着,夏若瑾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天色,然后强撑起笑意,对顾咎说道:“不好意思,浪费你的时间了。”

    顾咎淡淡的说了声没事。

    夏若瑾笑了笑,说:“之前看顾同学都不怎么和别人说话,还以为顾同学特别不好相处,没想到顾同学竟然这么温柔。”

    顾咎表情微妙。

    ……温柔?

    说完,夏若瑾踌躇着,又小声说了句:“那个,我喜欢薄同学这件事,顾同学能不能别告诉别人?”

    顾咎一怔,说了声好。

    夏若瑾长舒口气,“谢谢!”

    顾咎嗯了一声,问:“还有别的事吗?”

    夏若瑾摇头。

    顾咎说了声那我就回去了,转身离开。

    夏若瑾目送着顾咎离开,垂下眼帘。

    说死心,其实哪那么容易……

    顾咎回到家后,犹豫了很久,才打开微信,给薄上远发消息。

    顾咎点开薄上远那显眼又瞩目的黑色头像,在手机键盘上敲下一排字。

    【顾咎:夏若瑾让我代她向你道歉。】

    薄上远回复的很快。

    【1024:什么。】

    【顾咎:因为脸上的伤是孟以樊做的,所以和你道歉。】

    【1024:哦。】

    【1024:还说了什么。】

    顾咎看着这条回复,一下子想到了他下午放学时回答夏若瑾的那些话。

    顾咎沉默了两秒,毫不犹豫的装死了。

    ——还好夏若瑾保证了绝不会和别人说。

    另一边的薄上远在接着又发了两条消息都未得到回复后,挑了挑眉,直接面无表情的转了一千块过去。

    果不其然,一千块转过去后,刚才还在装死的顾咎一下子又‘活’了过来。

    【顾咎:你给我转一千块做什么?】

    【1024:叔叔给的零花钱。】

    【顾咎:……】

    夏若瑾为什么会喜欢薄上远?

    他真的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