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看着那条叔叔给的零花钱沉默数秒,然后毫不犹豫的退出微信,睡下。

    再没回复。

    至于那‘叔叔’给的一千块的零花钱,顾咎果断的将其无视了,没收。

    顾咎没收,薄上远却也不意外。

    又或者说,还在意料之中。

    毕竟顾咎可是连一碗面前都要记着还给他的人。

    甚至可以说,要是顾咎真的收下了,薄上远反倒还觉得意外了。

    不过,顾咎若要真的收下了,薄上远也无所谓。

    因为薄上远也不缺这点钱。

    薄上远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六个点,等了一会。

    ……没有任何回复。

    薄上远挑了挑眉,这才不疾不徐的放下了手机。

    ……

    晨。

    6:00,床头上的闹钟准时响起。

    军训结束后,便就是正式开课了。

    正式开课后,到校的时间可就不再是8:30了,而是7:30了。

    因为昨天睡得略晚了些,所以床头边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顾咎坐在床上迷茫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

    清醒过来后,顾咎掀被子起床,开始洗漱,准备出发去学校。

    顾咎用十分钟洗漱完,然后花了十分钟收拾文具和书包,出门的时候,正好6:30。

    不知是不是因为起的比较早的原因,顾咎今天出门时,并未碰到薄上远。

    顾咎看了眼隔壁家紧闭的大门,又联想到薄上远嘴边挂了半个月的叔叔……

    顾咎眼角一抽,脸色发黑。

    顾咎想,没碰到再好不过。

    最好以后也别再碰上了。

    二十分钟后,顾咎乘车来到学校。

    就如顾咎所预想的那般,一到学校,沈滕便一脸兴奋又激动的迎了上来。

    沈滕两眼放光的看着他,赶忙问:“昨天夏若瑾找你说了什么?快快快,老实交代。”

    顾咎看着沈滕那兴奋的模样,无言。

    顾咎声音平静,表情淡然。

    顾咎说:“还能说什么,你不是都猜到了吗。”

    沈滕一本正经:“没有,我什么都没猜到。”

    顾咎:“……”

    沈滕说完,又急忙催促:“咎大佬,你快说嘛。我都快好奇死了。”

    顾咎:“她问薄上远的女朋友是谁。”

    沈滕瞬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沈滕追问:“然后呢。”

    顾咎:“我说不知道。”

    沈滕眨了眨眼:“再然后呢?”

    顾咎:“没有然后了。”

    沈滕的表情难以置信。

    沈滕瞪大眼,“怎么可能就没有然后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说谎不打草稿。

    顾咎静道:“我又不知道薄上远的女朋友是谁,哪还有什么然后。”

    沈滕仍是一脸狐疑,“真不知道?”

    顾咎嗯了一声,说:“……不知道。”

    沈滕颇感无趣的收回了视线。

    沈滕一脸郁闷道:“亏我还期待了一夜……”

    顾咎:“……”

    不过郁闷了一会后,沈滕又很快亢奋了起来。

    沈滕看着顾咎,两眼放光道:“小咎咎,待会进教室了,我们坐一块呗?”

    顾咎嗯了一声,并无异议。

    然后,只听沈滕又兴奋道:“不知道我们e班的班主任是谁,希望是一个特别温柔的女老师@#$*……”

    沈滕絮絮叨叨,一脸期待。

    而至于顾咎,则和以往一样,平静如水。

    对于顾咎而言,没什么好期待的。

    哪个老师,坐在哪,都一样。

    两人一块来到e班,正要随便找个靠角落的位置一块坐下,却发现桌上的左上角早就贴好了名字。

    ——座位班主任早就已经给他们分好了。

    沈滕看着贴在桌上左上角的名字,脸上的兴奋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顾咎倒不意外。

    在初中的时候,老师就为了防止同学之间混熟了之后,天天在课堂上讲小话,所以隔三差五的就调位置。

    高中当然也不会例外。

    顾咎预想中,要不就是事先调好位置,要不就是开课后,便就立刻开始调整位置。反正,绝不可能让你想坐哪就坐哪。

    没那么好的事。

    但接着,沈滕突然想到什么,眼前一亮。

    沈滕说:“我们把名字撕了,换个位置……”

    不等沈滕说完,顾咎伸手,朝沈滕身后黑板的方向指了指。

    顾咎只有三个字。

    顾咎说:“回头看。”

    沈滕不明所以,回过头。

    沈滕一回头,只见黑板旁,赫然贴着一个醒目的座次表。

    毕竟怎么说也教了多年的学生,对于他们能想到的招数,班主任早就先一步的想到了。知道他们会把名字抠下来贴到别处,所以早就把座位名次制成了表,然后贴在黑板旁。

    沈滕沉默了良久。

    沈滕之前的亢奋与期冀已经完全消失了。

    一旁的顾咎看到座次表下似乎还写着一句话,于是便走过去,看了眼。

    顾咎走到黑板旁,凝神看了眼。

    接着,顾咎回头,对沈滕说道:“上面写,要是敢私自调座位,一经发现,将座次表抄一百遍。”

    沈滕瘪嘴,郁闷的不行。

    最后,只得乖乖的去找自己的位置了。

    最后找到位置后,沈滕脸上的郁闷消散了点。

    虽然他和顾咎不是同桌,但是是前后桌。这也算是坐在一块了吧。

    两人的位置比较靠后,在第七排和第八排。

    沈滕第七,顾咎第八。

    两人的位置正好挨着墙。

    不过,并不是靠着一抬头就能看到天空白云的那堵墙,而是一抬头,很可能就能看到班主任脑袋的那堵墙。也就是挨着走道的那堵墙。

    两人找到位置,坐下。

    因为两人到的比较早,所以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还没到。而沈滕的同桌正属于这没到的人中的其中一员。

    沈滕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后下意识的瞧了眼自己邻桌左上角的名字。

    金世龙……

    看着这个名字,沈滕无端想起了金龙鱼。

    对,就那个金龙鱼油。用来炒菜的那个。

    顾咎的同桌倒是到了,不过人不在。

    顾咎瞥了眼桌上文具的颜色,以及抽屉里书包的颜色,有了答案。

    ……貌似是个女生。

    顾咎看完,收回视线。然后将书包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放好。

    就在顾咎收拾东西间,顾咎的同桌刚好也到了。

    顾咎的同桌洗完手回到教室,一抬眼,便就看到了坐在自己位置旁的顾咎。她微愣片刻,然后很快回神。

    她慢吞吞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后小声冲顾咎打招呼道:“你、你好……”

    顾咎抬头,跟着回了声你好。

    接着,她伸手,怯弱的指了指自己桌上左上角的名字,说:“那个……我叫姜真衫……”

    顾咎一怔,回:“顾咎。”

    姜真衫腼腆的朝顾咎笑了笑。

    姜真衫害羞道:“以后就拜托你多多照顾了……”

    顾咎嗯了一声,神色平静。

    坐在顾咎前面的沈滕也瞧见了姜真衫。

    见到姜真衫,沈滕一脸羡慕道:“为什么我的同桌不是个女生……”

    姜真衫羞赧的冲沈滕笑了笑。

    接着,沈滕热情的跟姜真衫打招呼道:“沈滕,沈阳的沈,滕王阁的滕!”

    姜真衫小声回:“生姜的姜,真假的真……”

    不等姜真衫说完,沈滕将她打断。

    沈滕摆了摆手,指了指她桌上的左上角的名字。

    沈滕飞快的抢答:“然后是衬衫的衫~”

    姜真衫抿了抿唇,羞涩的闭上了嘴。

    现在离上课的时间还早,沈滕无聊,便坐在位置上百无聊赖的和顾咎与姜真衫搭腔。

    因为顾咎话少,所以基本上都是沈滕和姜真衫在一块聊。

    不过因为姜真衫的性子比较害羞内敛,所以回起话来,也比较慢吞吞的。

    当然,沈滕也完全不会在意了。

    沈滕和顾咎当了三年的初中同桌,这三年里,顾咎若是能一个字回答,就绝对不两个字回答。反正是能少说话就少说话。

    沈滕连顾咎这种能尽量少说话就少说话的风格都适应了,哪还会在不在意姜真衫回的慢不慢。

    ——有的回都不错了。

    而就在沈滕和姜真衫兴致勃勃的聊着天的时候,这时,沈滕的同桌终于到了。

    只见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魁梧高大的男生扛着一个大大的背包走进教室,然后走到沈滕的座位旁边停下。

    男生停下脚步,将肩上的背包放下。

    又沉又重的背包蓦地放在桌上,就好像是什么重物砸在桌面上一样,发出一声闷响。

    随着这声闷响,沈滕脸色一白,脸上血色尽失。

    金世龙放下背包,睨了沈滕一眼,然后粗着嗓子打招呼。

    金世龙:“你好。”

    沈滕看着金世龙小臂上那壮硕的肌肉,也声音颤抖的回了声你好。

    回完,沈滕扭头,脸色发白的小声跟顾咎说:“小咎咎,我们换个位置怎么样……”

    顾咎:“……”

    一旁的金世龙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后,然后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

    金世龙刚一拉开自己背包的拉链,一下子,两本显眼又瞩目的少女漫画突然从他的背包里猝不及防的掉了出来。

    粉丝的书封上,男性动漫角色和女性动漫角色亲密的抱在一块,俨然就像是一副要准备亲吻的姿势。

    一瞬间,气氛沉寂了下来。

    三人眼也不眨的盯着金世龙,表情凝固。

    金世龙涨红了脸,赶忙弯腰将漫画捡起,然后凶巴巴的说:“你们……你们什么也没看见!”

    说完,又小声的补了句。

    金世龙小声道:“你们别和别人说啊……”

    沈滕刚才还觉得金世龙可怕,现在好像一点都不可怕了。

    ……

    同一时间。

    薄上远那。

    顾咎到校的时候,薄上远才出门。

    薄上远一贯不喜欢早到,所以,薄上远是掐的时间点起的床。

    穿好衣服出门后,薄上远站在门外等了一会。

    至于在等谁,不言而喻。

    然而……顾咎早就已经到校了。

    所以,即便薄上远等的再久,也不可能等到他在等的人。

    薄上远等了一会没等到人,于是只好一个人转身去学校了。

    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没等到顾咎的缘故,所以薄上远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

    因为薄上远到的比较迟,所以他到a班的时候,班上的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了。

    自然,薄上远的同桌也到了。

    班上的所有人都知道薄上远在模拟考上,除却语文之外,其它基本全对的事。

    不对,不只是a班,其它的所有班都知道。

    又因为薄上远还长得高,又帅的缘故,所以薄上远一出现,几乎是万众瞩目。薄上远刚一出现在a班门口,所有人不约而同的一齐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薄上远如此的受瞩目,薄上远的新同桌心下也不禁感到得意的不行。

    成绩全校第一的校草是他的同桌,多让人羡慕啊。

    薄上远的新同桌心下得意的想着,于是,一等薄上远走进,便张嘴想也不想的热情的冲薄上远打了个招呼。

    田斌:“薄同学,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

    田斌话落,只见薄上远轻飘飘的睨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收回了视线。

    ——毫无反应。

    田斌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班上的其它人一脸的幸灾乐祸。

    薄上远冷冷的睨了田斌一眼后,旋即将目光转向坐在他身后,正在乐不思蜀的调戏着女生的段纶。

    薄上远凉凉的瞥了段纶一眼,面无表情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段纶还坐在那等着薄上远过来问他为什么不在f班而在a班,一见薄上远连问都没打算问,一下子便就忍不住了。

    段纶坐直身子,凑上前:“……薄同学就没什么要问的吗?”

    薄上远冷着脸:“没有。”

    段纶忍不住‘操’了一声,然后说:“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不在f班在a班吗。”

    薄上远只有一个字:“不。”

    不用想,答案薄上远也猜的到。

    用钱转过来的。

    和薄上远家一样。

    段纶家最不缺的,也是钱。

    段纶表情郁闷。

    亏他还在那一个人按捺了半天,等着薄上远过来问他。

    但没过一会,段纶突然发现了原因。

    段纶挑了挑眉,问:“……我们的薄大帅哥今天怎么好像心情不太好?”

    薄上远冷着脸,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