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铃声响。

    第一节课下。

    顾咎不是像沈滕那种活泼的性子,比起下课了到处跑,顾咎更喜欢安安静静的在位置上呆着。

    沈滕和顾咎同桌三年,自然也知道顾咎下课了之后喜欢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呆着,所以去学校超市的时候便就没叫顾咎,而是叫上了他的新同桌金世龙。

    而至于顾咎,则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呆着,表情沉默。

    不知道的人,看着顾咎的这副模样,定要以为顾咎是心情不高兴。

    但实际上,顾咎只是在无聊的发呆罢了。

    坐在顾咎身侧的姜真衫悄悄地看了他一眼。

    只见顾咎一动不动坐在位置上,沉默不语。

    姜真衫看着顾咎沉默的侧脸,咬了咬唇。她坐在位置上犹豫了片刻后,从位置上站起身,离开了教室。

    四分钟后,姜真衫去而复返。

    姜真衫拿着一瓶牛奶,轻轻的搁在了顾咎的桌上。

    顾咎正发着呆,眼前突然猝不及防的多出一瓶牛奶,引得他不由一愣。

    顾咎扭头,莫名所以的看向姜真衫。

    姜真衫小声说:“给、给你买的……”

    顾咎蹙眉:“给我买这个做什么?”

    姜真衫微红着脸,指了指黑板,说:“刚才顾同学不是给我念黑板上的字吗?所以……”

    顾咎这才了然。

    然后,顾咎将牛奶推了回去。

    顾咎轻描淡写道:“不用,小事而已。”

    孰料,下一秒,只见姜真衫红着脸,又小心的将牛奶给推了过来。

    姜真衫怯懦的揪扯着自己的衣角,弱弱道:“我、我性子比较内向,所以……所以,以后可能要经常麻烦顾同学了……”

    说着说着,姜真衫的声音越来越低,脑袋也随之跟着越来越低。

    就像是已经不好意思再去看顾咎一样。

    顾咎静静地看了眼低着脑袋的姜真衫一眼,然后收回视线。

    这回,顾咎没再将牛奶推过去,而是说了声谢谢。

    见顾咎终于收下,姜真衫一下子舒了口气,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

    姜真衫双眼微弯,对顾咎说:“不用谢~”

    第一节是语文课。

    第二节课则是数学。

    随着铃声的响起,只见一个踩着高跟,漂染着一头红发,身材火辣又姣好的女人抱着一摞卷子走进了教室。

    女人走到讲台上,轻飘飘的睨了台下的一众学生一眼,然后将怀中的卷子啪的一声放下。

    女人站在讲台上,轻轻的笑了笑,说:“第一次见,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黄,是e班的数学老师。”

    众人屏息静气,不敢出声。

    她站在讲台上分明什么都没做,但莫名的,让人看起来害怕的不行。

    数学老师的声音还在继续。

    数学老师微笑道:“和你们的语文老师不一样,我的脾气不太好。要是有人敢在我的课上讲小话,吃东西,玩手机……被我发现,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猛地拍了下讲台。

    众人心下咯噔一跳,心惊胆颤。

    刚才他们还觉得语文老师似乎似乎有些严厉……

    现在和数学老师一对比,语文老师简直就是温柔的不行啊!

    说完,数学老师瞥了眼离她最近的一个学生,然后伸手指了指,说:“把卷子发下去。”

    那名学生不敢反驳,乖乖的上台,将卷子抱起,然后按照桌上左上角的名字一一的发了下去。

    模拟考的试卷发下去之后,接着,就和上一堂课语文课那样,开始一一的讲解起错题来。

    文科一向是顾咎的强项,但到了理科,顾咎就不行了。

    虽然数学老师将解题的过程讲的细之又细,但顾咎仍是不理解。

    答案为什么就突然变成一了?

    这个根号怎么就突然消除了?

    这条线怎么就突然跟这条线产生关系了?

    头疼。

    他讨厌数学。

    就在顾咎盯着试卷头疼不已间,一旁的姜真衫看着顾咎头疼的表情,迟疑着,小心翼翼的问了句:“那个……顾同学有哪里不懂,可以问我。”

    顾咎一怔,没反应过来。

    姜真衫将数学试卷上137的分数给顾咎看了眼,然后略有些不好意思道:“虽然我的语文成绩不太好,但是我的数学成绩还可以……”

    说完,生怕顾咎拒绝,又说了句。

    姜真衫小声说:“我语文成绩不行,顾同学数学成绩不行,正好可以互帮互助。”

    顾咎终于回神,说了声谢谢。

    姜真衫笑容腼腆,“不用啦。”

    刚一说完,只听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蓦地一回头,拍桌道:“一组讲小话的,警告一次!再让我听见,给我站到外面去!”

    姜真衫立刻闭嘴,不再说话。

    四十分钟后,铃声响,数学课下。

    一下课,顾咎便就困倦的趴在了桌上。

    本来就起的早,刚才的一堂数学课更是又耗费了他大把的脑细胞和精神力。此时,顾咎趴在桌上,只想睡觉。

    一旁坐着的姜真衫看着顾咎昏昏欲睡的表情,小声说:“……你睡吧,老师来了我叫你。”

    顾咎嗯了一声,说了声谢谢,然后放心的闭上了眼。

    ……

    同一时间。

    a班。

    段纶早上没吃早点,这两节课一上,便就自然而然的饿了。

    段纶先是拍了拍他的新同桌,问他的新同桌有没有带吃的,在得出否定的答案后,便就抬手敲了敲前桌的椅子后背,问:“薄大帅哥,去超市吗?”

    薄上远今天心情不济,段纶话落,薄上远便毫不犹豫的丢出了两个字:“不去。”

    段纶啧了一声,问:“你这心情还没好呢?”

    说完,语调一转。

    段纶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换成了兴奋又好奇的八卦脸:“来来来,跟段哥说说,是为情所困呢,还是为情所困呢,还是为情所困呢?”

    薄上远这次只有一一个字。

    ——滚。

    段纶听到这声毫不犹豫的滚,忍不住靠了一声。

    段纶说:“操,我这是好心好意的开导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让我滚,你丫改名叫薄情寡义算了!”

    薄上远没理。

    段纶见薄上远没理,便接着又说:“既然心情不好,就下去走一圈,散散心。”

    薄上远头也不回:“去超市转一圈?”

    段纶干咳了声,说:“那只是顺便,顺便。”

    薄上远:“……”

    蓦然间,段纶突然想到了什么。

    段纶挑了挑眉,随口说道:“你不是还有个小女朋友吗?心情不好,就去找女朋友安慰安慰,女朋友安慰了,肯定就心情好了。”

    薄上远身形微顿。

    实际上并不是女朋友。

    但薄上远并没有解释。

    段纶本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没当真,下一秒,却只见薄上远竟真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段纶望着薄上远一愣,没反应过来。

    薄上远见他不动,垂眸问:“不是要去超市吗。”

    段纶愣了半天,好半天才回神。

    回神后,段纶当即便忍不住卧槽了一声。

    ——姓薄的要去找他女朋友了!

    一想到终于要见到薄上远那一直只闻其名而不见其人的女朋友了,段纶激动的连肚子都不饿了。

    段纶聚精凝神,生怕待会错过一丝毫的细节。

    一路上,段纶想:薄上远的女朋友是b班的?

    然后只见薄上远面无表情的从b班走过。

    段纶挑眉,又想:不是b班那是c班的?

    然后薄上远又从c班毫不犹豫的走过。

    段纶沉默会,想:……不会是d班的吧?

    然后却只见薄上远二话不说的从d班走过。

    就在段纶已经傻住的时候,薄上远最后终于在e班走廊外停了下来。

    段纶望着e班二字,表情难以置信。

    薄上远这个年纪第一,跟一个e班的女生谈恋爱?

    不过等等,他好像没听过e班有哪个女生长的比较好看啊……

    难道薄上远的女朋友是可爱款?

    段纶回忆,陷入深思。

    段纶深思间,薄上远站在e班的走廊外,顺着大敞的窗户向里看了眼。

    一抬眼,便就看到了趴在窗户旁睡觉的顾咎。

    在其它人都在教室内打打闹闹,互相开心的嬉闹的时候,唯独只有顾咎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趴在自己的位置上睡觉。

    顾咎用胳膊枕着自己的脑袋,脸朝里侧,发旋则对着墙,薄上远一垂眼,便就看到了顾咎那毛茸茸的后勺脑。

    顾咎趴在自己的桌上,睡得正香。

    很奇怪。

    一见到顾咎,心情就好了。

    薄上远垂眸瞧了顾咎片刻,然后伸出手,在他的脑袋上轻轻的弹了下。

    弹完,薄上远慢慢的收回了手,然后说:“走了。”

    一旁还在猜薄上远女朋友到底是谁的段纶:???

    段纶下意识问:“不见女朋友了?”

    薄上远声音淡然:“已经见到了。”

    段纶目瞪口呆:wtf??????

    等等,什么时候见到的?

    他明明一直站在姓薄的旁边,为什么他没见到??

    难道薄上远的女朋友是空气吗???

    薄上远潇洒的走了,然而顾咎却惊醒了。

    顾咎睡得正香,突然只感觉后脑勺冷不丁的被人弹了下,他身子一惊,一下子惊醒。

    顾咎茫然的睁开眼,环顾了四周一圈。

    坐在前面的金世龙和沈滕去了小卖部不在,所以周围离的顾咎最近的,就只有姜真衫一人。

    顾咎皱了皱眉。

    一旁正在预习课本的姜真衫见顾咎醒了,便扭头冲他笑道:“你醒啦?我还打算待会叫你呢。”

    顾咎拧眉问:“刚才谁来过?”

    姜真衫眨了眨眼,表情疑惑:“啊?没人来过呀。”

    因为姜真衫刚才看课本看的太过认真,所以压根就没注意到方才站在窗外的薄上远。

    顾咎蹙眉,说了声是么,便没再问。

    顾咎疑惑。

    错觉?

    没疑惑多久,很快,上课铃再次响起。

    接下来的两堂课是英语。

    英语老师是一个挺着啤酒肚的大胖子。比起威慑力十足的数学老师温和一点,比起温文尔雅的语文老师要严厉一点。

    大概是因为出国留学过,所以口音十分正宗。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顾咎困了。

    之前在数学课的时候,顾咎就已经困的不行了。这会还又是他不喜欢的英语课,还一连接着上两节课,

    所以,顾咎就更困的不行了。

    顾咎昏昏欲睡,脑袋直往下点。

    这是第一天上课,因为是第一天上课,所以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在课堂上睡觉。

    要是第一天就在课堂上睡觉,给老师留下的印象多不好。

    所以,一当他发现自己要睡着的时候,顾咎便悄悄的给上自己一巴掌,将自己拍醒。

    然后,就这样拍醒,睡着,拍醒,睡着的过程渡过了两节课。

    两节课过后,顾咎心力交瘁,已经完全没有精神了。

    中午放学,顾咎乘车困倦的回到家,一到家,便就只见他妈和他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像是在争吵着什么。

    顾咎脚步一顿。

    顾母和顾父两人在客厅吵的认真,根本就没注意到顾咎到了家。

    顾母:“过几天就是教师节了,我们给老师送点礼吧?”

    顾父:“送礼干什么?这才上了几天课。”

    顾母:“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啊,我是说,给老师送礼,让老师多关照关照顾咎!”

    顾父:“哎呀,人家送了我们再送,人家不送,我们送个什么劲。那不是搞特殊吗?”

    顾母:“就是要搞特殊啊!别人越不送,我们就越要送!顾咎那成绩,要是老师不多关照关照,压根就考不上一本!”

    顾父:“干嘛非要那么执着一本,孩子不是学习那块料,干嘛非逼着他……”

    顾母:“不考一本哪有未来!考个垃圾二本,连工作都找不到!@#$……”

    ……

    顾咎装没听见,直接从客厅走过。

    顾咎回房睡了会,到了快吃饭的时候,才又起床。

    顾咎以为,顾母和顾父已经吵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吃饭的时候,顾母竟又问起了他。

    顾母突然冷不丁的放下筷子,一脸严肃的问他:“小咎,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过几天就是教师节了,你觉得,我们家该给老师送礼吗?”

    顾咎沉默了两秒,说:“都可以。”

    顾母皱眉,表情一脸的不赞同。

    顾母质问:“什么叫做都可以?我们给老师送礼,那都是为了你,你怎么这种……”

    不等顾母说完,顾咎放下了筷子。

    顾咎平静的说:“我吃完了。”

    说完,起身走到玄关,换上鞋便出了门。

    本来顾咎还想着在家里睡上一会再去学校。

    不过还是算了,去学校睡吧。

    顾咎出门下了电梯,一直快要走出小区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摸了摸口袋。

    ……手机忘带了。

    顾咎回家的时候,补了会觉,手机便也被他顺手给放在了床头。

    刚才出门出的急,顾咎也就忘了这事。

    顾咎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

    不过,在顾咎一想起刚才他妈的神情后,顾咎立刻便就有了答案。

    算了,手机没带就没带吧。

    反正上课的时候也不能用手机。

    想罢,顾咎转身就走。

    ……

    薄家。

    同一时间。

    顾咎转身去学校的同时,这会刚在家自己做好饭的薄上远想到什么,掏出手机,给顾咎发了条消息。

    【1024:下午什么时候去学校。】

    发完消息后,薄上远拿着手机等了一会。

    ……始终没有回复。

    薄上远看着聊天框,拧眉。

    薄上远等了许久,一直等到差不多该要去学校的时候,都仍未等到回复。

    而另一边,顾咎趴在教室里,睡得正香。

    薄上远一个人在家等了又等,最后等到不得不去学校的时候,才终于起身出门。

    出门时,薄上远下意识的朝隔壁家紧闭的大门瞧了眼。

    只见邻居家大门紧闭,悄无声息。

    薄上远皱了皱眉,收回视线。

    薄上远只身去了学校,一到a班,坐在他身后的段纶瞧了他一眼,莫名所以的问:“……我们薄大帅哥下午怎么心情又不好了?”

    薄上远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