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声响,下课。

    因为是第四节课,因此,一下课,也就相当于放学了。所以,散队之后,大部分的人班都没回,就直接回家了。

    而顾咎因为外套还在教室,所以必须得回班上一趟。

    顾咎一转身,姜真衫就跟了上来。

    顾咎扫了姜真衫一眼。

    姜真衫羞赧道:“妈妈让我带习题册回去写……”

    姜真衫话落,顾咎收回视线。

    两人一同回了教室。

    薄上远注视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脸上毫无笑意。

    ……

    中午。

    顾咎刚吃完饭,口袋里的手机便就响了起来。

    是薄上远发过来的微信消息。

    不得不说,在加薄上远为好友后,顾咎的手机一天比一天响的勤。

    顾咎看了眼手机屏幕。

    屏幕上只有三个字。

    【1024:她是谁。】

    顾咎看了眼屏幕,莫名。

    什么她?

    【顾咎:?】

    薄上远回的很快。

    几乎是瞬间回复。

    【1024:和你说话的。】

    【顾咎:哦。】

    【顾咎:同桌。】

    【1024:是么。】

    【顾咎:你问这个做什么。】

    【1024:没什么。】

    顾咎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愈发的莫名所以。

    ……薄上远问姜真衫做什么?

    顾咎看了屏幕好一会,然而,薄上远没再继续回复。

    顾咎皱了皱眉,放下手机。

    半小时后,到了该去学校的时间,顾咎看了眼床头边的闹钟,起身出发。

    另一边,薄上远只身坐在寂静又空冷的屋子里,心情阴郁。

    在知道姜真衫的身份后,不知怎的,薄上远的心情不仅没有好上些许,反而更加沉郁了。

    ……

    下午。

    上课。

    下午的第一节是数学课。

    令顾咎最为头疼的科目。

    顾咎望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字,只觉头疼。

    顾咎坐在位置上,忍下困意,熬了又熬。

    这种困的不行,却又不能睡觉的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顾咎熬了四十分钟,总算是熬到下课。一到下课,顾咎便就立刻趴在了桌上,准备睡上一会。

    孰料,刚一趴下,便就听到讲台上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讲台上有人开口唤道:“顾咎。”

    顾咎皱着眉抬头,在看到讲台上的历史老师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历史老师抬头看向顾咎,说:“去把办公室的作业抱过来。”

    顾咎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

    坐在顾咎身侧的姜真衫看了他一眼,小声问:“要帮忙吗?”

    顾咎本下意识要拒绝,在想到那摞又厚又高的作业后,不禁犹豫了一会。

    顾咎犹豫了两秒,然后说了声好。

    姜真衫开心的站起身,小声道:“那我们走吧。”

    然后,两人起身,相携着一同朝二楼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边朝二楼办公室的方向走去,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两人聊天的情景,正好被正在走道勾搭妹子的段纶给瞧见了。

    段纶看着二人,眉角微扬。

    段纶转身回到教室,坐在薄上远的桌前,朝教室外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示意薄上远去外面瞧瞧。

    段纶幸灾乐祸道:“我看到你女朋友和别人在一块,聊的好像还特别开心。”

    薄上远瞧了段纶一眼。

    段纶朝教室外的方向努了努嘴,问:“不去瞧瞧?”

    薄上远面无表情:“谁?”

    段纶想也不想:“就体育课上的那个,那个瘦的不行,扎着一个马尾的,跟一个小矮子一块赛跑的女的。”

    段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笔划着。

    然而,还不等段纶说完,薄上远便就冷着脸收回了视线。

    段纶见薄上远丁点反应都没有,忍不住操了声。

    段纶表情不解:“你就不去看看?”

    薄上远毫不犹豫:“不去。”

    那又不是薄上远的‘女朋友’,薄上远哪可能会去。

    段纶又操了声,说:“你就不怕你那可爱的小女朋友被那个小矮子给拐跑了?”

    薄上远闻声抬头。

    薄上远皱眉:“……小矮子?”

    段纶未觉察到异样,回道:“就那个背着你小女朋友赛跑的小矮子。”

    说完,段纶又想起了什么。

    段纶语调一转,改口道:“就那个你背过的小矮子。那小矮子到底谁啊,你远房亲戚?”

    不然薄上远怎的这么听这个小矮子的话?

    段纶话落,薄上远脸色一变,当下便从位置上站起了身。

    薄上远猝不及防的起身,引得周围的同学一愣。

    薄上远起身离开教室,来到走廊外,然而,走廊外早已没了顾咎和姜真衫的身影。

    薄上远站在走道外,脸色愈发冰冷。

    段纶站在薄上远的身后,斜斜的倚靠在教室门框边,漫不经心道:“担心什么,那小矮子又没你高,又没你帅,成绩又没你好,你那可爱的小女朋友不会变心的……”

    谁那么傻,会放着薄上远不要,和一个小矮子交往?

    不等段纶说完,薄上远头也不回道:“不是她。”

    段纶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段纶不解:“嗯,不是他?那是谁?”

    薄上远没回,转身回了教室。

    转身回到教室后,薄上远的心情愈发恶劣了。

    上课的时候,薄上远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课堂上了。

    一想到顾咎和姜真衫坐在一块,一起聊天,一起打闹,一起上课,甚至是一起笑……而这些他都看不见。

    一想到这点,薄上远就心情烦闷,脸色愈发难看。为何心情会如此烦闷,薄上远不知道理由。

    薄上远只要一心情不济时,便就不怎么会理人。

    不,应该说是——完全不理人。

    不管是谁,皆是如此。

    下课时,班上一个女生大概是被物理课本上的一道题目给难住,想了半天都没能想出答案,最后,只得不得不拿着课本去求助年级第一的薄上远。

    那女生拿着课本,忐忑紧张的走到薄上远的面前,说:“薄同学,那个我有道题目不太明白,能问一问薄同学是如何解的吗……”

    ……没理。

    那女生以为自己声音太小,便又大着声音重新的说了一遍。

    ……还是没理。

    那女生看着薄上远冷漠的神情,瘪了瘪嘴,忍住委屈,然后拿着课本离开。

    她抱着课本,委屈的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薄上远无动于衷。

    身后的段纶看着这副情景,忍不住心想,就薄上远这副德行,到底是怎么追到e班的那个小女朋友的?

    难不成是对方追的他?

    薄上远心情一不太好时,就不爱理人的性子,在初中的时候便是如此了。

    又或者说,在初中就已经惹哭过不少的女生了。

    段纶和薄上远认识已久,所以对薄上远的这个性子再清楚不过,也因此不觉得有什么。

    但在有些人的眼里,就不是那么如此了……

    薄上远的新同桌,也就是田斌。

    从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对薄上远不满的田斌扭头瞧了薄上远一眼,心下不屑。

    切,又开始装逼了……

    ……

    第四节课下。

    城南高中从高一开始就有晚自习了。

    第四节课下后,便就到了要去食堂吃饭的点。吃完饭,则就是晚自习。

    晚自习有两节,不过一般都是写作业。

    第四节课刚下,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推了推薄上远的椅子,问:“是去外面吃,还是去食堂?”

    薄上远没什么心情:“随便。”

    段纶听到这随便二字,便就忍不住啧了一声。

    段纶最讨厌听得词的就是随便了。

    段纶问完薄上远,然后扭头问自己的同桌,“今天食堂是什么菜。”

    同桌抱着碗,思索了一番,然后慢吞吞的回:“冬瓜、炒辣椒、紫菜鸡蛋汤、蘑菇、红烧排骨、西红柿炒蛋……”

    段纶听完,挑了挑眉,表情微妙。

    因为这些都是薄上远不爱吃的菜。

    段纶问:“就这些?”

    同桌点头,“嗯,好像就是这些。”

    段纶笑容满面:“谢了。”

    同桌摸了摸后脑勺,颇有些不好意思:“不用谢。”

    然后,段纶扭头,当即毫不犹豫道:“走,去食堂吃。”

    薄上远心情不济,自然也没去听段纶同桌的那些话,所以,在来到食堂,看到食堂的菜单后,便就一下子沉默了。

    薄上远扭头,冷着脸瞧了段纶一眼。

    段纶表情无辜。

    段纶问:“吃什么。”

    薄上远:“人肉。”

    段纶:“……”

    段纶沉默了两秒。

    段纶问:“那我们出去吃?”

    之前说过,薄上远的听力一向不错。

    而就在薄上远准备回话时,薄上远听到了田斌的声音。

    田斌不知和谁在一块,聊的欢快。

    不,应当是吐槽的欢快。

    田斌和几个f班的坐一块,聊天聊的火热。

    田斌:“那个薄上远,装逼的不行,整天冷着一张脸,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

    田斌:“整天装逼,其实老子一拳就能把他揍飞了,到时候看他还装不装逼……”

    ……

    田斌:“他上课连课都不听,笔记都不做,我看他那成绩,估计都是抄的。哪天有空了,我就去找老师举报去,绝对一举报一个准……”

    田斌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薄上远脸上毫无反应。

    在初中的时候,薄上远就见过这种不少背地里说他坏话的人。

    只不过在那次厕所事件后,再没人敢说他的坏话了。

    虽然嘴上没人说了,当然心下肯定还是颇有微词。

    不过薄上远并不在意。

    这种背着人说人坏话的行为,在薄上远的眼里,简直幼稚又可笑。

    薄上远无动于衷,这时,只听一人突然插话道:“同学,你知道什么叫食不言寝不语吗?”

    田斌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薄上远听到这个声音,身形一顿,蓦地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是顾咎。

    薄上远眼也不眨的看着顾咎。

    顾咎听了好一会。

    顾咎虽然的确不喜欢薄上远,但在背后造谣这种行为,就未免太恶心了。

    田斌不满的回,“关你什么事,老子爱说话就说话,碍着你了?”

    顾咎只有两个字,“太吵。”

    田斌一听,拍桌而起,“怎么,是想打架?!”

    田斌看着顾咎瘦胳膊瘦腿,卷起袖管,当即便就准备和顾咎干架。

    因为田斌认定自己肯定打的过顾咎,所以当下便就准备动手,顺便一逞微风。

    不远处的薄上远眼眸微凝,正要准备上前,但坐在顾咎身侧的金世龙更快。

    金世龙慢悠悠的站起身,卷起袖管,露出自己粗壮的手臂,冷笑着反问:“想打架,来啊。”

    田斌看着金世龙那壮硕的身材,讪讪的又坐了回去。

    金世龙冷笑着也跟着坐回原位。

    沈滕看着一下子犯怂的田斌,幸灾乐祸。

    沈滕幽幽的感叹:“哎呀,人啊,就是喜欢欺软怕硬……你说对吧,小咎咎?”

    顾咎没回话。

    沈滕却也不在意,因为沈滕的主要目的是讽刺田斌。

    沈滕接着又说:“你说一个男生,怎么跟个长舌妇一样,喜欢在背后造谣呢?”

    一旁的金世龙闻言瞧了眼田斌的下身,说:“可能本来就不是男的吧,看他下面那么平,我怀疑他下面那玩意都没有。”

    沈滕听完,笑得不行。

    田斌敢怒不敢言。

    沈滕和金世龙两人一唱一和的吐槽的欢快,一口一个田斌娘娘腔,长舌男,没有阳刚之气,跟太监似的喜欢在背后造谣……

    田斌忍了又忍,最后终于忍不住,准备动手了。

    田斌骤然起身,刚要准备挥拳,却一下子被人给截住了。

    田斌猝不及防,错愕的回头,一回头,便就看到了薄上远那冷漠至极的面孔。

    薄上远抓住了田斌的手腕。

    田斌试着挣脱,然而他动了动,压根一点反应都没有。

    田斌望着薄上远,一下子僵住。

    段纶跟在薄上远的身后,刚才还不明白薄上远怎么突然走到这来,这会看到田斌,便就一下子明白了。

    段纶勾住田斌的肩膀,语笑盈盈:“造谣?”

    田斌张了张嘴,语凝。

    段纶笑着说:“田同学,走吧,我有话和你说。”

    说完,不等田斌回话,便就直接拽着田斌走了。

    至于拽走之后要去做什么……答案不言而谕。

    薄上远虽然毒舌又闷在,段纶又虽然屡次说要和薄上远绝交,但再怎么说,都只是嘴上说说。

    如果段纶倘若要真的绝交,早就绝交了。怎么可能现在还和薄上远一块。

    段纶带着田斌走了,原地就只剩下了薄上远一人。经过刚才田斌的事,薄上远阴郁了一个下午的心情,一下子突然又好了起来。

    薄上远淡然自若的在田斌的位置坐下,然后冲顾咎说:“我没带饭卡。”

    顾咎听了,下意识将自己的饭卡递了过去。

    一顿饭就几块钱,薄上远请他吃过冰棍,也是几块钱,正好相抵。

    顾咎这么想着,一旁的沈滕和金世龙眼也不眨的看着他和薄上远,目光呆滞。

    嗯?等等……

    他们记得,顾咎和薄上远不是不认识吗?

    薄上远将饭卡接过之后,却没往打菜那的方向走,而是朝充值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薄上远将饭卡递了过去。

    对方娴熟的问:“充多少?”

    薄上远只有两个字:“一千。”

    对方一下子愣住。

    充完值,薄上远带着饭卡回到原位。

    薄上远将饭卡扔到顾咎的面前,趁着顾咎还未回神的时候,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然后转身走了。

    顾咎下意识跟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皱眉。

    摸他脑袋干嘛?

    不过,不是要去打饭吗?怎么没打?

    顾咎疑惑的看了眼饭卡,不解。

    金世龙和沈滕看着刚才薄上远娴熟的揉脑袋的动作,再次呆住。

    那宠溺的动作,要不是因为顾咎是男生,他们两个都要以为顾咎和薄上远是在谈恋爱了。

    而就在两人准备要问些什么的时候,只见顾咎拿起卡,奇怪的将饭卡上下打量了一眼。

    于是,沈滕和金世龙的注意力就又被饭卡给吸引了过去。

    两人盯着饭卡,将揉脑袋的事全然的抛在了脑后。

    坐在顾咎旁边的沈滕也是百般不解。

    一旁的金世龙却是一下子看出了端倪。

    金世龙笃定道:“肯定是去给你充钱了!漫画里的剧情都是这样的!有钱又帅的高富帅男主给贫穷的女主角钱,但是女主角不要,于是就只好给女主角卡里充钱。”

    贫穷的女主角顾咎:“……”

    沈滕想也不想:“怎么可能,小咎咎和薄上远又不认识。”

    金世龙轻哼:“不信去看!”

    于是三人便就去充值处查了下卡的余额。

    查完余额,三人沉默了。

    账户余额:1089元。

    顾咎是因为没想到薄上远竟给自己充了钱。

    沈滕是因为没想到金世龙说的剧情竟然成真了。

    而金世龙则是没想到薄上远竟然一充就一千块。

    三人站在原地,沉默了良久。

    接着,沈滕和金世龙二话不说的就把顾咎给围住了。

    沈滕:“小咎咎,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薄上远?”

    金世龙:“我就说了,当初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刚才都摸脑袋了,肯定有关系。”

    顾咎:“……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天晚上,田斌没上晚自习,消失了。

    后来班主任打过去,田斌的母亲说田斌住进了医院,有一段时间都没法上课了。

    请完假后,田斌的母亲又跟班主任说要求转到b班去。

    班主任一听,立马就要劝阻。

    能进a班的成绩,干嘛非要到b班去?这不是瞎胡闹吗。

    但不知怎的,田斌的母亲态度十分强硬,不管班主任如何劝阻,都无动于衷。

    最后,班主任只好无奈的应下。

    至于田斌为什么突然要转班……理由不得而知。

    ……

    时间飞速流逝,一眨眼的功夫,便就到了周末。

    周末这天,顾母突然叫住了顾咎。

    周六这天,顾咎刚起床,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顾母叫住他,表情严肃的说:“顾咎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顾咎看着母亲严肃的表情,心下隐约的有了答案。

    顾咎沉下了脸,朝顾母的方向走了过去。

    顾咎沉默的在沙发上坐下,然后等着顾母开口。

    顾母开口问:“这开学有几天了,感觉怎么样。”

    顾咎依旧是那个亘古不变的答案。

    顾咎说:“还行。”

    顾母接着又问:“这几天上学有碰到隔壁家的上远吗?”

    顾咎回:“没有。”

    顾母追问:“学校里也没有?”

    顾咎嗯了一声。

    顾母皱了皱眉,从身后拿出一个礼品袋,搁在了茶几上。

    顾母不疾不徐道:“前几天我和你爸商量过了,与其给老师送礼,还不如让隔壁家的上远教教你。人家上远成绩好,你要是有什么不懂不会的,直接去问人家上远就行了。”

    顾咎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