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皇爵俱乐部前。

    这在学校里熬了一个星期,总算是盼来了周末。

    段纶这一个星期憋的不行,一到周末,便就叫了薄上远,然后还顺带叫上了其它班的几个长的不错的女生一块到皇爵俱乐部来,准备好好的浪上一浪。

    薄上远喜静,喜欢一个人呆着。

    按照以往,薄上远定是不会来的。

    但,想到某人,薄上远便就又一下子改变了主意。

    薄上远站在皇爵俱乐部的大门外,掏出手机,给某人发了条消息。

    【1024:在哪?】

    ……

    没有回复。

    薄上远站在原地等了一会。

    然而,还是没有回复。

    段纶站在薄上远身后,搂着两个女生,不解的问:“姓薄的,在等什么呢?”

    薄上远看着手机屏幕,没回。

    见薄上远没理,一旁的段纶突然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挑了挑眉,坏笑道:“难不成是在等你那个可爱的小女朋友?”

    段纶说完,他搂着的两个女生好奇的问,“他真的有女朋友啊?”

    因为薄上远一直没说他的女朋友是谁,也没人见薄上远和哪个女生走的比较近过,所以对于薄上远有女朋友的传言,渐渐的有人开始抱起怀疑的态度来。

    段纶挑眉:“有啊,还挺可爱的。”

    两个女生一听,当即好奇的又追问道:“谁啊?”

    段纶笑容轻佻:“亲一口就告诉你。”

    两个女生轻哼,娇嗔的锤了段纶的胸口一拳。

    段纶嗷了一声,装作疼得不行。

    就在段纶和两个女生在后面打打闹闹,玩的开心不已时,另一边的薄上远皱眉盯着手机,眉头紧拧。

    难不成还在睡觉?

    还是没看到消息?

    薄上远蹙眉,退出微信。

    薄上远点开短信,找到之前在医院时顾咎用他的手机给他,也就是薄上远自己手机发的那条短信,接着选中号码,拨了过去。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薄上远将电话挂断,看着至使未有人接通的电话,脸色凝重。

    ……他现在在做什么?

    身后,段纶和她们闹够了,于是便就又重新将目光转向薄上远。

    段纶朝薄上远抬了抬下巴,说:“房开好了,你那可爱的小女朋友回消息了吗?”

    薄上远啧了一声,收回手机。

    薄上远的心情一下子又恶劣了下来:“没有。”

    薄上远转身,面色难看的踏进金光闪耀的皇爵俱乐部一楼大厅内。

    两个女生看着眼前这亮丽堂皇的光景,低低的倒吸了口气,目不转睛。

    然而,薄上远看着这个场景,反倒心情更差了。

    这个场景,让薄上远不自觉的想起了他之前的那个家。

    不,应该说是住的地方。

    那个地方不配称为家。

    薄上远看着眼前的场景,冷着脸,眼中写满了嫌弃的意味:“你怎么选了这个地方?”

    段纶当下便忍不住操了一声,说:“我之前就跟你说了是皇爵,你还答应了!”

    说完,段纶的表情又变得幸灾乐祸了起来。

    段纶和薄上远打小就认识,这会薄上远因为什么心情不好,段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段纶伸手勾住薄上远的肩膀,在薄上远的耳边压低声音说:“这女生啊,就是不能惯。你得让她产生点危机感,就是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她主动凑过来绝对不能天天围着她打转。你要是天天围着她打转,她就给你甩脸色看……”

    不等段纶说完,薄上远凉凉的吐出一个字。

    薄上远:“手。”

    段纶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段纶静静的与薄上远对视,两人眼也不眨。

    段纶:“我今天没喷香水。”

    薄上远还是只有一个字:“手。”

    段纶操了一声,郁闷的拿开搁在薄上远肩上的胳膊,然后说:“绝交了!姓薄的我要跟你绝交了!”

    前两天那个小矮子抱着都没事,到了他这,碰都不能碰了。

    这是怎样的区别对待!绝交了!

    薄上远嗯了一声,凉凉的丢出一句:“三个星期后月考。”

    段纶的声音再次一下子戛然而止。

    仿佛变脸一般,段纶的脸上瞬间堆满了笑,“说着玩的呢,薄哥别当真。”

    说完,又扭头看向他身后的两个女生。

    段纶问:“身上没喷什么乱七八糟的吧?”

    两个女生愣愣的摇头。

    段纶这才放心。

    ……

    同一时间。

    顾家。

    顾咎为什么没接电话,因为顾咎这会压根就不在房里。

    顾咎完全没听见。

    顾咎沉默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顾母说完。

    顾母:“你成绩不好,跟别人多学学,记得态度要端正,谦虚一点。还有多说点话,别像这样天天跟个哑巴似的。”

    顾咎:“……”

    顾母:“人家上远成绩好,长得帅,懂事又礼貌,你要是有人家半个优点,我也不至于要这么操心。哎,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就这么优秀,我家的就是这个德行。”

    顾咎:“……”

    顾母:“还好我当初让你报了美术,不然就你这成绩,还想进城南?”

    顾咎:“……”

    顾母:“楼下的孩子虽然学习不好,但是人家懂事听话。上次碰到我,还特别乖巧的叫我阿姨好呢。你看看你,要不是我在旁边催,恐怕就是在那等上一年,也不肯叫声长辈。”

    ……

    顾母絮絮叨叨,滔滔不绝。

    顾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至使沉默。

    顾咎早听惯了,便没什么好说的。

    所以也就只能沉默。

    顾母说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大概是终于说的口干舌燥了,便终于大发慈悲的停了下来。

    顾母最后说:“桌上的礼品是给隔壁家的上远买的,你拿过去,就说是你买给他买的,说是给新邻居的礼物,让他以后多多关照。然后顺便再找他要电话和微信,说让他以后有事联系你。你要到电话号码,以后要是有什么题目不会,就可以直接打电话问他。”

    怕顾咎嘴笨不会说话,顾母连借口都帮顾咎给想好了。

    然而顾母却不知道,顾咎早就有薄上远的微信和电话了。

    只不过顾咎一直没说罢了。

    顾咎沉默的将茶几上的礼品袋拿起,然后转身回房,拿了手机,出门。

    顾母看着顾咎离开的背影,表情满意。

    说了就去做,这才对。

    顾母却殊不知,顾咎在拿了礼品袋出门后,来到隔壁家的大门前,却是连门也没敲,而是直接将礼品袋给挂在了对方家的大门前。

    将礼品袋挂在薄家的大门前后,顾咎掏出手机,准备给沈滕发消息。

    顾咎刚才拿手机的时候没去看手机,所以便没看到薄上远发过来的微信消息,以及打过来的未接来电。

    顾咎看着屏幕上的未接来电和微信消息沉默了一会,顾咎沉默了两秒,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其无视,给沈滕发消息。

    【顾咎:在家?】

    顾咎鲜少主动给沈滕发消息,所以那边的沈滕一收到顾咎的消息后,当下便就震惊了。

    手机那头的沈滕看着手机屏幕,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沈滕:在家!!!】

    【沈滕:小咎咎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发消息了?】

    【沈滕:[挠头.jpg]】

    手机另一边的顾咎盯着手机,表情极为冷静。

    顾咎一边在手机键盘上敲着字,回着消息,一边乘上了电梯,准备下楼。

    总之,这短时间内,顾咎是不准备回家了。

    【顾咎:去你家打游戏。】

    【沈滕:卧槽!!!!!】

    【沈滕:真的吗!!!!】

    【顾咎:嗯。】

    【沈滕:咎大佬我爱你!!!】

    【沈滕:[抱大腿.jpg]】

    【沈滕:咎大佬什么时候来!】

    【顾咎:现在。】

    【沈滕:好!!!那我这会就下去买零食去,等你来~~~】

    【顾咎:嗯。】

    手机另一边的沈腾回完消息,立刻开心的跑下楼,去买零食去了。

    嘿嘿,他卡了三天的暗黑三终于能通关了!

    顾咎发完消息后,电梯也正好到了一楼。

    顾咎刚要将手机装进口袋,突然间,手机响了起来。

    顾咎一愣,低头看了眼。

    顾咎低头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微愣片刻,然后后知后觉的意识了过来。

    知道他手机号码的,除了他妈和他爸,以及以前的班主任以外,就只剩下沈滕以及薄上远了。

    他刚给沈滕发完消息,所以不会是沈滕。

    自然,也不会是他妈他爸,甚至是他以前的班主任了。

    顾咎看着来电,沉默了数秒。

    数秒后,顾咎毫不犹豫的将来电无视,将手机给装进了口袋。

    ——他目前不想听见薄上远的声音。

    ……

    皇爵俱乐部。

    段纶和几个女生在开好的房间里玩的欢快,而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至使没动。

    薄上远就好似已经完全与眼前热闹的情景分割开来,前面热闹非凡,而薄上远周围的一片,安静沉寂,空气里弥漫着压抑的气息。

    薄上远沉默的坐在那,盯着至使未有回复的手机,眼也不眨。

    段纶在前面和女生玩的不亦乐乎的这段时间里,薄上远便面无表情的翻着顾咎的朋友圈和头像。

    顾咎的头像是一条狗,网上找到图片,没什么可看的。

    至于朋友圈,就更没什么可看的了。

    因为一条内容也没有。

    空空荡荡的,无比的干净。

    薄上远将聊天记录翻了翻,过了一会,像是终于没忍住,又打了次电话。

    然而,依旧是那个空洞冰冷的女声提示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

    薄上远挂断电话,烦躁的啧了声。

    如果可以,薄上远简直想把顾咎给关在自己的屋子里,除了他家,哪也不准去。

    ……

    另一边。

    沈滕家。

    顾咎乘车到了沈滕家后,立刻受到了沈滕热烈的欢迎。

    顾咎一到沈滕家,沈滕便就扑了上来,嘴里直喊:“小咎咎我爱你——”

    顾咎:“……松手。”

    沈滕两眼汪汪:“为什么?你要走了?你不是才刚来吗?就算要走也得帮我把第一关给通了啊!我第一关卡了三天都没过,每次一到boss那就翘辫子了,就算要走@#*……”

    沈滕滔滔不绝,委屈的不行。

    顾咎说:“热。”

    沈滕的声音骤停。

    沈滕哦了一声,松开了手。

    但很快,沈滕便就又开心了起来。

    沈滕嘿嘿笑道:“咎大佬,电脑零食我都准备好了~”

    顾咎嗯了一声,抬脚踏进沈滕的房内。

    大概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沈母和沈父回来了。

    沈母用钥匙打开大门,进门后,一边在玄关处换鞋,一边开口沈滕房门的方向问:“小滕滕,有好好的在家吗~”

    沈母平时叫沈滕,都是喜欢叫小滕滕。也因为受他妈影响的缘故,所以沈滕便喜欢叫顾咎为小咎咎。

    沈滕闻声,大声回道:“我在家呢!”

    沈父跟着又问:“作业写了吗?”

    沈滕这会便不吱声了。

    沈父早料到会是如此,毫不意外。

    沈父说:“是不是又在房里玩游戏?老师布置的作业都没写完,还不快写作业去!”

    沈滕撅嘴,表情郁闷。

    沈滕理直气壮的大声回道:“反正两天的假,明天还有一天,明天再写不就成了!”

    沈父还准备要再说什么,但被一旁的沈母给开口给拦住了。

    沈母说:“好不容易放假,就让孩子玩上一会怎么了。”

    沈父无奈叹气,“你啊,就宠着他吧,以后迟早得成个废人。”

    屋里的沈滕听到这句话,不满的回:“废人怎么了,爸爸你这是歧视废人,废人也是有尊严的!”

    要换作普通的家长,听到这句话,肯定要气的直接揍上去了。

    但沈父在听到这句话后,气的竟反倒笑了起来。

    沈父无奈摇头,说:“这小兔崽子。”

    这时,一旁的沈母注意到了什么。

    沈母看着玄关处突然多出来的一双鞋,问:“咎咎来我们家了?”

    沈滕开心的回:“来了,正在帮我通关打游戏呢!”

    沈母回:“真的?说起来我都好久没看到咎咎了。”

    沈母一边说着,一边朝沈滕的房间走了过去。

    见到沈母,顾咎立刻站起身,对着沈母说了声阿姨好。

    沈母眉开眼笑,伸手摸了摸顾咎的头顶。

    沈母说:“哎,咎咎还是这么懂礼貌。”

    沈滕在一旁抱怨,“妈你一来,我的游戏就挂了!”

    沈母摆手,“不是还能复活吗。”

    沈滕郁闷,满脸写着不开心。

    这时,一旁的顾咎低头看了眼手机的时间,然后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阿姨再见。”

    沈母一愣,下意识劝道:“咎咎别回去了,今天就到我们家吃中饭晚饭呗,阿姨好久都没见到你了。要是怕你妈说,我来跟她打个电话。”

    沈滕附和:“就是!就在我家吃饭嘛!”

    顾咎低声说:“谢谢阿姨,还是不了。”

    说完,顾咎最后跟沈母和沈父说了声‘阿姨再见’‘叔叔再见’,然后走了。

    沈母看着顾咎的背影,低声叹息。

    顾咎走后,沈滕抱怨道:“妈这么早回家干嘛,要是妈不回来,小咎咎也不会这么早走。”

    每次只要沈母又或者是沈父回家,顾咎就会立刻找借口离开。

    至于缘由,沈母和沈父一开始还不明白,但在发现顾咎总是喜欢看着地面后,便就懂了。

    沈母反驳:“我哪知道咎咎在我们家。”

    沈滕看着还未通关的游戏界面,心下郁结。

    呜呜呜,他的暗黑三什么时候能通关啊。

    沈母说完,又想起什么,问沈滕:“你给咎咎买吃的了吗?”

    沈滕指向电脑桌,回:“买了,但是他没吃。”

    每次都是如此。

    就算买再好吃的吃的,顾咎都不会动上分毫。

    沈母看向电脑桌上分毫未动的零食,又是忍不住长长的叹息。

    这孩子,太让人心疼了。

    ……

    顾咎这边。

    顾咎从沈滕家离开后,不想回家,也不知道去哪,于是便漫无边际的在马路上闲逛起来。

    顾咎慢慢的向前走着,脑袋放空。

    不知道走了多久,顾咎的耳边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声。

    那人看着顾咎,惊讶道:“咦,顾同学?”

    顾咎闻声一愣,回头看去。

    只见姜真衫站在顾咎的不远处,看着他,表情惊诧。

    姜真衫走上前,腼腆的笑了笑,说:“好巧啊。”

    顾咎嗯了一声。

    姜真衫下意识问:“顾同学作业写完了吗?”

    顾咎:“没有。”

    姜真衫表情苦恼:“我也没有,语文老师让我们背的那段课文我怎么也背不下来……”

    顾咎没说话,安静的听着。

    说完,姜真衫又朝顾咎身边看了看,然后问:“顾同学一个人吗?”

    顾咎还是一声嗯。

    姜真衫和顾咎当了同桌一个星期,早就对顾咎那不爱说话的性子习以为常,因此,姜真衫接着好奇的又问:“那你一个人在街上做什么?”

    顾咎说:“不知道。”

    姜真衫一愣,然后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声。

    姜真衫双眼微弯,说:“我这会准备去书店买书,要不要一块去?”

    顾咎迟疑了片刻。

    片刻后,顾咎说了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