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上远接连堵了一周,都仍未堵到人。

    一开始,薄上远还未觉察到任何异样。时间一久,薄上远便就反应过来了。

    ——顾咎在躲他。

    薄上远心情烦躁。

    特别是一想到顾咎和姜真衫天天在一块后,心情便就更加烦躁了。

    所以,现在是有了女朋友,就不想理他了吗?

    ……

    而就在薄上远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的变得愈发恶劣之时,同时,第一次月考也随之跟着慢慢的逼近了。

    第一次月考在九月底的最后一天。

    现在是9月23号。

    只剩下最后一个星期的时间。

    倒数第七天,班主任上课后,做的第一件事,便就是在黑板的右侧写了一个大大的7。

    写完,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说:“这是什么意思,大家应该都明白了。”

    教室内气氛凝重,无一人吭声。

    班主任不疾不徐的续道:“还有七天月考,希望大家这几天上课好好听讲,争取在月考上拿个好成绩。好了,废话不多说,大家翻开课本……”

    四十分钟后,如约下课。

    下课了之后,班上却没人动,全部都坐在座位上,加紧复习。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开学的第一次月考,不止是老师,包括他们这些学生们也极为重视。

    大概是受这股紧张气氛的影响,一直都对成绩并不上心的顾咎也开始不由得略有些小小的紧张了起来。

    但这股紧张感,到了中午,便就很快的烟消云散了。

    中午回家后,顾母大概是从小区里的其它家长那听来了最近快要月考的消息,一等顾咎回家,便就着急的追问了起来。

    “今天和人家上远发消息了吗?”

    “和人家上远关系处的怎么样了?”

    “人家上远回消息了吗?”

    “回的什么,给我说说。”

    ……

    顾母滔滔不绝,追问个不停。

    听到这话,顾咎所有的紧张感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咎照例敷衍完顾母,他虽脸上平静,但心下却已对月考再无任何感觉。

    ……

    倒数第三天。

    临近第一次月考的倒数第三天,班上的气氛可谓是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之前下课的时候,班上的同学要不就是打打闹闹,要不就是差着一块去上厕所,要不就是去学校超市那买零食吃。

    而最近这两天下课了之后,班上没有一个人动,全都坐在位置上,加紧复习。

    而在这股凝重又紧张的气氛之下,顾咎却显得异常淡定。该上厕所的上厕所,该喝水的喝水,该睡觉的睡觉。

    这几天,为了避开薄上远,以往顾咎是6:00才起,而这些天顾咎5:30就起了。

    因为起的太早,所以顾咎每天都困的不行,因此一下课就趴在课桌上睡觉。

    这会,第二节数学课刚一下,顾咎便就像之前的那几天一样,立刻困倦的趴在了桌上,开始睡觉。

    坐在顾咎身侧的姜真衫见顾咎这几天丁点也不紧张,于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过几天马上就要月考了,顾同学怎么好像一点也不紧张?”

    顾咎声音淡然:“没什么好紧张的。”

    他的成绩一直都是那个德行。

    就算再紧张,他的成绩也不会好到哪去。

    ……

    最后一天。

    在这最后的一天,班上的气氛更为沉重了。

    每个人都宛如像是明天就要上断头台一般,两眼发黑,表情凝重。

    平时那些学习扎实点的还好,只是略有些紧张罢了。而平时那些上课喜欢开小差的,也就是像沈滕这种的,脸色最为难看的紧。

    怕月考成绩不好,自然而然便就会有人为了月考成绩而去走捷径了。比如说做小抄,又比如说和班上成绩好的一起串通好,月考那天如何作弊等等……

    当然,想走这种捷径的都是少数。

    毕竟这要是被监考老师给发现了,可是要请家长的。

    班上更多的,还是那些走旁门左道的。

    什么在纸上写下一百次年级第一的名字,也就是薄上远的名字,来保佑自己成绩不下降。

    还有的,把薄上远的名字裱起来,贴在自己的桌上,每日膜拜上三次,盼着自己的成绩能有薄上远一半的。

    又或者,是偷拍了薄上远的照片,放在家里,买了香和水果摆在照片前,天天供着……等等。

    其中还有一种。

    就是准备去找薄上远借笔记的。

    因为薄上远是年级第一,更是模拟考考了755分的神人,因此,一些人便理所当然的想着,薄上远身为年级第一的神人,笔记怎么说也肯定要比其它人的有用的多。

    抱着这个念头,于是,便就有人打起了薄上远的主意来。

    然而,因为薄上远总是冷着一张脸,脸上没什么笑,看起来不好接近,所以,即便是产生了这个念头,也没几个人真的敢去找薄上远去借。

    光是看着薄上远那张冷脸就已经足够让人望而生畏了,谁还敢去找他借笔记啊。

    当然,不敢去的都是胆子小的。

    而胆子大的,就真的去了。

    他们班上就有个胆子大的。

    e班四组的地理组长,吴晖。

    语文课刚一下,吴晖便就倏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复习个屁!直接找人年级第一的借了笔记多省事。”

    吴晖一说完,班上几个听到这话的男生忍不住嘲笑道:“就你,得了吧?人家a班的找薄上远借都没借到,还能借给你e班的一个渣渣不成?”

    又一个男生附和道:“我昨天就去了,人家鸟都没鸟我。”

    还有一个男生则跟着说:“别异想天开了,人家f班的姚悦刚才去借了,还不是被人家给拒绝了。说最后还是哭着走的。”

    姚悦,f班的班花,红唇齿白,小脸娇嫩,长的尤为好看。不过就是性子比较骄傲,不太好接近。

    许多人想找姚悦要电话号码,但都被她给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班上的几个男生冷嘲热讽,不停的朝吴晖泼凉水。去过的觉得吴晖在异想天开,没去过的也在觉得吴晖在异想天开。

    人家a班的没借到,f班的班花也没借到,会借给e班的不知道从哪来的一颗葱?

    省省吧,别白日做梦了。

    吴晖听了,却不气馁。

    只听吴晖冷哼了声,挺起胸膛,底气十足道:“你们懂个屁,我和a班的段纶是好哥们,只要段纶开口,他肯定会借我!”

    众人皆知,学校里唯一能和薄上远说上话,关系还不错的,也就只有段纶一人了。因此,吴晖这一说完,刚才还在不停的给吴晖泼着凉水的几人,当即便卧槽了声。

    一人问:“卧槽?真的?你和段纶是好兄弟?”

    段纶虽看着比薄上远平易近人的多,也好接近的多,但实际上,也和薄上远相差不到哪去。

    段纶脸上虽经常带笑,也会和其它人说说笑笑,但实际上,却绝不会和谁走的太近。

    不过,你若要是长的好看的女生,那就不同了。

    吴晖看着几人吃惊的神情,表情颇为得意道:“那当然,我昨天都还和他说过话!”

    吴晖话落,刚才刚才还在泼着凉水的几人态度瞬改。

    “大佬求借回来了给小弟瞅眼!”

    “晖哥!我的未来就靠你了!”

    “晖晖我爱你!给我看一眼!!”

    “我也要看!!!”

    吴晖看着班上的一些人急忙开始抱大腿的模样,得意洋洋道:“待会看我心情吧。”

    说完,大摇大摆的离开了e班。

    那模样,像是笃定自己绝对能借到笔记似的。

    众人望着吴晖离去的背影,表情艳羡。

    要是他们也和段纶是兄弟该多好啊……

    众人艳羡时,金世龙却和顾咎与沈滕极姜真衫三人说了句,“我觉得他肯定借不到。”

    沈滕好奇的问:“……为什么?他不是说和段纶是朋友吗?”

    姜真衫也颇为好奇。

    顾咎则趴在桌上,没什么反应。

    金世龙对吴晖满脸的嗤之以鼻,他说:“你们就等着他回来吧,肯定是空手回来。”

    三分钟后。

    吴晖很快去而复返。

    吴晖一回到班上,之前朝吴晖泼凉水的几个男生便就激动的说道:“晖哥,笔记快拿给小弟瞅上一眼!”

    吴晖笑了笑,表情尴尬。

    吴晖词穷:“呃……”

    几乎男生见吴晖两手空空,还以为吴晖是把笔记藏了起来,“晖哥别小气啊,给我们看一眼。”

    吴晖窘迫道:“我没借到。”

    他声音极小,似乎是觉得很没有面子。

    一人疑惑:“你不是说你和段纶是兄弟吗?有段纶在,薄上远怎么可能会不借你?”

    吴晖干巴巴的笑:“我也没想到……”

    说完,坐回了自己的原位,似不愿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谈下去,打开书,装作开始复习。

    见状,几个男生郁闷的长叹了口气。

    “和段纶是兄弟都没能借到……”

    “这薄上远也太小气了吧?不就一个笔记吗。”

    “就是!借一下还能死人啊!”

    “不会是段纶早就借走了吧?”

    “可吴晖和段纶不是兄弟吗?要是段纶早就借了笔记,还会不给吴晖?”

    “说的也是……”

    众人却不知,吴晖说的没想到,并不是薄上远没借给他。

    而是没想到,吴晖以为的兄弟,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人家段纶压根从头到尾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吴晖没想到,段纶也没想到。

    段纶没想到,他不过只是随口和吴晖说了两句话罢了,对方竟自作多情的以为是他的兄弟了。

    在城南高中里,真正能和段纶称兄道弟的,就只有薄上远一个。

    ……虽然薄上远并不想和他称兄道弟。

    金世龙看着吴晖尴尬的坐回原位,说:“我就说吧,他肯定借不到。

    沈滕一脸吃惊:“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金世龙想也不想:“人家段纶家境好,有钱又帅,还和薄上远认识,干嘛要和一个e班的当兄弟?”

    沈滕这才恍悟:“对哦,人家段纶有钱又帅,吴晖有啥?成绩不好,长的又一般,身上也没什么优点,人家段纶跟他当兄弟才有鬼了。”

    沈滕说完,坐在沈滕身后的顾咎身形一顿。

    但很快,顾咎又恢复了自然。

    说完,坐在顾咎旁边的姜真衫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姜真衫问:“难道就真的没人能找薄同学借到笔记了吗?”

    沈滕想也不想:“就凭薄上远那性子,谁能找他借到笔记啊?除非太阳打西边……”

    不等沈滕说完,一旁的金世龙将他截断。

    金世龙说:“不,我们这不是有个人能借到吗?”

    沈滕疑惑:“谁?”

    金世龙抬手朝顾咎指了指。

    沈滕张大了嘴。

    哦对,他怎么忘记小咎咎了!

    薄上远又是给小咎咎往饭卡里充了一千块,又是摸头……要是小咎咎去,薄上远肯定借!

    沈滕两眼亮晶晶的扭头去看顾咎。

    顾咎趴在桌上,装没看见。

    沈滕:“小咎咎要是去找薄上远借笔记,肯定能借到。”

    顾咎:“……为什么。”

    沈滕:“他不是摸过你的头了吗?”

    顾咎:“……摸了头就会借笔记了吗。”

    沈滕词穷。

    这个逻辑好像是有点怪怪的。

    ……

    a班。

    吴晖一走,段纶便就忍不住嘲讽道:“没想到不过才说了两句话,便就理直气壮的过来找我,让我帮他找你要笔记……也是有点意思。”

    段纶想起刚才的情景,就愈发的觉得好笑。

    吴晖一到a班,便就理直气壮的找薄上远要笔记,见薄上远没理,便就来找他,让他帮着说句话。

    真有意思。

    段纶没想到竟然有人能自作多情到这种程度。

    段纶一边笑着,一边冲薄上远挑了挑眉,说:“要是他们知道我们年级第一的薄大帅哥上课从来不做笔记,还不爱学习,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薄上远面色冷淡,无动于衷。

    段纶瞅着薄上远那冷漠的神情,啧了一声,语调一转。

    段纶说:“这都大半个月了,还没和你那小女朋友和好呢?照我说,你干脆就直接分手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换女朋友如换衣服的段纶完全不能理解薄上远为何会对一个女生这么执着。

    女生嘛,不都一个样。就算换了,不也没什么区别。

    这回薄上远终于有了反应。

    不等段纶说完,薄上远丢出一个字。

    ——滚。

    听到这声滚,段纶当即又是一声操,说:“操!你丫不领情就算了!”

    说完,段纶又疑惑了起来。

    段纶问:“你那小女朋友不是e班的吗?怎么不过来找你借‘笔记’?”

    也因为要等着薄上远的小女朋友主动过来借笔记的缘故,所以段纶才一直没和其它人说薄上远这厮其实从来不做笔记。

    段纶这一说完,薄上远终于忍不住,站起了身。

    段纶一惊,问:“干嘛去?”

    薄上远头也不回:“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