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上远的出现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薄上远站在e班门口的一刹那,众人立刻下意识的便朝刚才才去过a班的吴晖看了过去。

    因为吴晖才去过a班,所以班上的同学便理所当然的想着,薄上远肯定是来找吴晖的。

    吴晖本来还不觉得薄上远是来找他的,因为刚才他去a班的时候,薄上远从头到尾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但这会见班上的同学都在看他,于是吴晖也不禁真的以为薄上远是来找自己的。

    年级第一亲自过来找自己,这种感觉,简直倍有面子。

    在众人艳羡又复杂的目光下,吴晖慢悠悠的站起身,准备走出教室。

    然而,正当吴晖准备朝薄上远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只见薄上远冷冷的说了句:“顾咎,过来。”

    吴晖的身形一下子戛然而止。

    班上的其它同学也错愕的将视线转向了坐在一组后排的顾咎。

    咦?不是来找吴晖的?

    吴晖看了眼薄上远,又瞧了眼顾咎,灰溜溜的坐回了原位。

    薄上远的声音从教室门的方向传了过来,顾咎趴在桌上,装没听见。

    坐在顾咎旁边的姜真衫小声道:“顾同学,薄同学在叫你……”

    薄上远本就心情恶劣,这会看到姜真衫在顾咎耳边小声耳语的模样,心情一下子就更不好了。

    薄上远没多少耐性,直接开口倒计时:“三。”

    顾咎趴在桌上,还是没动。

    薄上远冷着脸:“……二。”

    顾咎默了默,终于从座位上坐了起来。

    顾咎抬头,朝教室门的方向问道:“什么事。”

    薄上远只有两个字,“过来。”

    顾咎看着薄上远,抿了抿唇,没说话。

    坐在顾咎旁边的姜真衫见薄上远的脸色不大好,以为薄上远是要找顾咎的麻烦,刚要想要说些什么,但被金世龙给截住了。

    金世龙伸起食指,比在自己的唇上,说:“嘘。”

    姜真衫不解:“……嘘?”

    金世龙一脸兴奋的说:“别打扰他们。”

    姜真衫莫名:“啊?”

    打扰?什么意思?

    金世龙看着两人,在心中激动的嚎叫。

    啊啊啊啊,这典型的少女漫画情节!!

    顾咎沉默了两秒,站起身,离开座位,来到薄上远的面前。

    顾咎静静的开口:“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薄上远凉凉的反问:“……你确定?”

    顾咎登时一愣。

    顾咎愣了片刻,然后沉默了下来。

    顾咎问:“你到底要说什么。”

    薄上远不答,说:“手。”

    顾咎微怔,莫名所以的将手举起,看了眼。

    顾咎问:“……什么手?”

    薄上远没说话,直接扣住他的手,牵起就走。

    见到这一幕的e班同学一下子呆住。

    卧……卧槽!他们没看错吧?!

    刚才薄上远牵住顾咎的手了!

    众人目瞪口呆,表情一度难以置信。

    要换作别人,他们倒不觉得有什么。可若要是薄上远,那就完全的截然不同了。

    要知道,薄上远可是连老师都懒得搭理的人。

    众人目瞪口呆间,另一边,金世龙的少女心已经完全的燃烧起来了。

    金世龙用那双魁梧粗壮的手娇羞的捧住自己的脸,说:“真浪漫啊……”

    年级第一的校草强硬的拖着内向自卑的女主角离开,然后继而表白,亲亲……想起这个情景,就不由让人兴奋了起来。

    沈滕本还在震惊中,这会一看到金世龙那娇羞的模样,就一下子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沈滕看了金世龙一眼,默默的别开了视线。

    ……他什么也没看见。

    ……

    走道外。

    像是生怕顾咎逃跑似的,薄上远牵的极紧,顾咎试着动了动,然而不仅没能挣脱,反而让觉察到他意图的薄上远一下子攥的更紧。

    好在因为明天就要月考了,所以走道上没什么人,因此不用担心会有人看见。

    虽然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但顾咎不喜欢被薄上远牵着手。

    顾咎深吸一口气,说:“松手,我能自己走。”

    薄上远毫无反应。

    见状,顾咎又试着准备挣脱,然而手才刚动,却只听薄上远头也不回的沉声道:“牵着走还是抱着走,二选一。”

    顾咎听了,手立刻不动了。

    薄上远一直将顾咎拽到一个没人的偏僻拐角之后,这才终于停下。

    薄上远松开手,垂眼看向他,眼眸深沉如墨。

    顾咎抬头问:“薄同学到底有什么事。”

    薄上远反问:“什么事?”

    薄上远一边说着,一边将顾咎逼至了墙角。

    薄上远声音发冷,“有女朋友就不想理我了?”

    顾咎莫名,“……女朋友?”

    薄上远心情烦躁:“你的同桌。”

    顾咎依旧莫名:“姜真衫怎么了。”

    原来叫姜真衫。

    难听。

    说到女朋友,就是一口亲密的姜真衫,到他这,就只是一个薄同学,想到这,薄上远的心情不禁更为烦躁。

    薄上远语气败坏:“姜真衫不是你女朋友?”

    顾咎更加莫名,反问:“姜真衫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女朋友了?”

    薄上远凝神瞧了顾咎一眼,在揣测这句话的真假。

    毕竟顾咎有太多的‘案底’,一次……两次……三次,顾咎说谎成性,从不脸红。

    薄上远蹙眉打量了顾咎片刻,发现顾咎的神情似不像在撒谎后,反问:“不是?”

    顾咎跟着皱眉:“什么时候是了。”

    薄上远接着问:“……你也没和她接过吻?”

    顾咎表情奇怪:“我什么时候和她接过吻?”

    薄上远最后又问:“两个星期前,我给你打电话那天,你和她在一块做什么。”

    顾咎一愣,“……你看到了?”

    薄上远催促:“快说。”

    顾咎这才回:“……恰巧碰见罢了。”

    顾咎说完,又问了句。

    顾咎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薄上远面无表情:“不做什么。”

    薄上远虽然这么回答,但微微上扬的唇角已经无声的显露了他此时的好心情。

    因为姜真衫,薄上远心情足足恶劣了半月有余,这一对峙,却没想到,这不过仅仅只是个误会罢了。

    但突然,薄上远一下子又想到了什么,脸色转瞬又沉了下来。

    薄上远沉着脸问:“那你为什么躲我。”

    顾咎身形一滞。

    顾咎垂眼,盯着地面,沉默了片刻。

    片刻后,顾咎终于开口。

    顾咎淡淡的说:“不是躲,只是让关系恢复正常罢了。”

    薄上远拧眉,没听懂。

    薄上远:“……什么?”

    顾咎声音平静:“像我这种成绩不好,长相一般,也没什么优点的差生,就应该和e班的这些人混在一块。薄同学成绩好,受欢迎,就应该和同样优秀的人在一块才对。”

    薄上远沉下脸:“我没听过这种说法。”

    顾咎安静的反驳:“不,有。不是有句话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

    薄上远的心情一下子再次烦躁了起来。

    薄上远五指插进发间,烦躁的抓了把头发。

    薄上远声音发冷,“我不在乎这些。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个句话我也不想搞懂——”

    不等薄上远说完,顾咎静静地将薄上远截断。

    顾咎说:“但这句话的确存在,并且不无道理。”

    顾咎眼神沉郁,眼底一片漆黑,毫无光芒。

    薄上远见顾咎认死了理,忍不住啧了一声,心情变得更为烦躁。

    什么歪理,因为他成绩好,受欢迎,所以就不想和他在一块。

    薄上远活了这十六年,第一次因为太过优秀而被人嫌弃。

    这若要是让段纶给听见,恐怕要得笑死。

    总之,不论如何,薄上远现在是听明白了。

    不是因为什么女朋友,而只是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才故意躲着他的。

    好在薄上远从不执着于什么年级第一,一听明白后,薄上远便立刻毫不犹豫的问了句:“是不是只要我成绩下降就行了?”

    顾咎一愣,完全没有料到薄上远竟能做到这种程度。

    顾咎……不是很能理解。

    顾咎问:“……薄同学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薄上远皱眉,想也不想:“这样你不是就不会再躲我了吗。”

    顾咎再次愣住。

    顾咎半天没说话,薄上远没耐性的再次追问道:“是不是只要我成绩变差了就行了?”

    顾咎没吭声。

    他现在脑子有点乱。

    过了好半响,顾咎忍不住说:“我们明明连朋友都不是……”

    薄上远毫不犹豫:“我也没准备和你做朋友。”

    顾咎一下子闭上了嘴。

    薄上远明明不准备和他当朋友,那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咎想不明白,脑子更乱了。

    顾咎却不知,薄上远虽不打算和他做朋友,却是打算做他的男朋友。

    ——要是做了朋友,又怎么去当男朋友?

    顾咎脑子混乱间,上课铃声突然蹙,猝不及防的响了起来。

    顾咎身子一震,下意识的转过了身,急忙的便要准备赶回教室。但他才刚一动身,便就被一旁的薄上远给拽住了。

    薄上远沉声问:“你还没回答。”

    顾咎蹙眉说:“上课了。”

    薄上远十分执着:“回答。”

    顾咎没吭声。

    就算薄上远的成绩下降了,也依旧不能改变什么。

    薄上远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优秀,众人敬仰……生来就和他不同。

    顾咎没吭声,薄上远看着顾咎沉默的神情,懂了。

    薄上远的心情一下子比之前在误会姜真衫是顾咎女朋友的时候要更为恶劣。

    薄上远这十六年里,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差过。

    薄上远耐着性子,冷声说:“只要你说是,我就放你回去。”

    ……顾咎还是没吭声。

    答案已经在沉默中不言而喻。

    薄上远也静默了下来。

    而就在两人僵持中,不远处,一名老师刚从操场上回来,正要准备上楼时,无意间瞥到了两人的身影。

    老师扬声问:“哪个班的!上课铃声都响了,怎么还在这呆着!”

    薄上远手上的力道不自觉一松,而顾咎便趁着这个时候,一下子挣脱了薄上远的手,跑走了。

    薄上远看着顾咎的背影,啧了一声,心情阴郁。

    不远处,那名老师走近,刚要下意识的准备训话,一见是年级第一的薄上远,登时一愣。

    老师诧异道:“是薄同学啊。”

    薄上远冷淡的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

    e班。

    顾咎回到班上的时候,已经迟了五分钟。

    顾咎站在教室门口,举手喊了声报告。

    顾咎这一声报告,班上的所有人一下子都朝他看了过来。

    这节课是生物课。

    生物老师一贯严厉,不喜欢别人在她的课堂上迟到。

    而且,明天就是月考了,他还上课迟到了五分钟,顾咎不确定老师会不会生气的让他写检讨。

    就在顾咎已经做好了写检讨的准备时,只听站在讲台上的生物老师问:“刚才是被a班的薄同学叫出去了?”

    顾咎一愣,然后嗯了一声。

    生物老师平静的说了声是吗,声音温柔道:“进来吧,记得下次别再迟到了。”

    顾咎惊诧,然后说了声谢谢老师。

    进教室后,顾咎这才想起,生物老师除却严厉之外,还有一个特点。

    那就是喜欢优等生。

    不,应当说,大部分的老师都有这个特点。

    成绩越好的学生,便越喜欢。

    班上的众人眼也不眨的看着顾咎回到座位,那表情,又是羡慕,又是复杂。

    因为是薄上远叫出去的,所以,就连迟到了,都不用写检讨。

    哎,认识薄上远真好。

    他们也想认识……

    顾咎回到坐位后,一旁的姜真衫小声问:“没事吧?”

    顾咎回:“没有。”

    姜真衫这才放心,“那就好。”

    说完,姜真衫将自己的书推了过来。

    姜真衫说:“这是刚才你漏掉的笔记,给你抄。”

    顾咎:“谢谢。”

    姜真衫笑容腼腆:“不用谢。”

    顾咎执笔低头,开始抄作业。

    顾咎抄作业时,无意间,瞥见了自己的手腕。

    顾咎看着自己的手腕,一下子想起刚才薄上远攥着他的手腕,非逼着他说是才肯准他离开的情景,不由微微失神。

    顾咎沉默。

    ……他还是想不明白薄上远为什么要那么做。

    ……

    同一时间。

    a班。

    薄上远冷着脸回到了a班。

    因为心情不济,薄上远连报告都没喊,直接就这样目不斜视的走进了班。

    班上的老师一开始没看清是谁,正要准备训话,扭头一见是薄上远,脸上的表情就一下子变了。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柔声细语道:“薄同学,以后迟到了记得要喊报告哦。”

    薄上远没理。

    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瞅了眼薄上远的神情,乖乖坐好,生怕一不注意就惹到了薄上远。薄上远要是真的动了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操,姓薄的不是去抓女朋友去了吗?

    怎么看起来心情比之前还要更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