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月考。

    顾咎这天6:00起的床。

    因为昨天已经与薄上远彻底‘摊了牌’,所以,顾咎也就认为,没有必要再刻意的为了躲着薄上远,而特地的5:30就早早的起床去上学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5:30起床实在是太痛苦了。

    顾咎6:00起床,花了十五分钟洗漱,然后6:15分出的大门。

    顾咎打开自家大门,一推门,便就在门外碰到了薄上远的身影。

    顾咎身形一顿。

    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已经做好了今天早上可能会碰到薄上远的准备,所以在见到薄上远的时候,顾咎并不意外。

    顾咎身形微顿,又很快恢复如常。

    顾咎平静的看了薄上远一眼,然后很快的收回了视线。

    接着,就像是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一般,目不斜视的从薄上远的身侧走过。

    而至于薄上远,则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和以往一样,顾咎乘电梯下楼,然后等车,接着乘车抵达学校。

    到了学校后,没过多久,很快开考。

    月考的时间和模拟考试的时间一样。

    上午依旧是8:30开考,下午依旧是2:30开考。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不同的是,月考这天,该上的早自习和晚自习还是照上不误。

    不止是时间没变,座位除了桌子与桌子之间稍稍拉开了点距离之外,也没有进行变动。

    对此,班上那些商量好要准备在考试的时候互相抄答案作弊的同学,可谓是开心的不行。

    然而,在见到他们上午的监考老师后,那些还在暗自窃喜的同学,便就一下子便就没了笑。

    ——他们上午的监考老师是b班的班主任。

    众所周知,考试时,会将各个班的老师进行变动,比如a班的老师去c班监考,c班的去f班监考等等。

    从a班到f班有六个班,每个班有九个老师,而每一个老师又会带三个班,也就是说,一起有十八个老师……

    十八分之一的概率,他们偏偏就好死不死的正好中标了。

    b班的班主任,男,45岁,不苟言笑,以凶残严厉著称。

    听说这开学才不过一个月,他就已经骂哭了b班班上的好几个学生了。

    b班班主任的凶残,不止是在b班,在其它班也赫赫有名。高一的学生一听到他的名字,几乎是闻声色变。

    那些昨天晚上加班加点做小抄的,以及那些早就商量好考试当天如何相互抄答案的,一见到他们上午的监考老师是b班的班主任,当即一下子便就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卧槽,b班的班主任?不活了!

    不过,好在第一天上午考的是语文,说绝望,其实也没有太绝望。毕竟语文可以算得上是所有科目里最简单的了。

    如果监考的要是数学和英语,那那些加班加点做小抄的,还有商量着准备互相抄答案的,就真的想要去自杀了。

    ……

    两个半小时后。

    铃声响,考试结束。

    考试一结束,班上的同学便立刻聚在了一块,开始对起答案,讨论起来。

    不,是吐槽起来。

    “爱他明月好的下一句我死都没想起来,啊啊啊,一分丢了!”

    “我他喵的也没想起来!爱他爸爸爱!什么玩意!”

    “这次的作文是什么傻逼题目,问我5块钱要怎么花,就那么花呗,还能怎么花!”

    “那个啥,其实题目是在暗喻你要如何帮助他人,又或者还可以写给你妈妈爸爸买些什么……”

    “啊啊啊啊,我怎么没想到——”

    “卧槽,五块钱能买个屁啊!屁都买不到!”

    班上的同学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围着题目讨论的热火朝天。

    而坐在顾咎旁边的姜真衫,以及坐在顾咎前面的金世龙和沈滕二人,也聚在一块开始对起答案来。

    金世龙:“这题我猜对了!”

    沈滕:“啊啊啊啊,我已经错了五道题了!”

    姜真衫:“啊,我也弄错了……”

    三人翻书仔细的对着答案,至于顾咎,则安静的坐在位置上,毫无反应。

    那无动于衷的表情,就好像是不管分数是差还是好,顾咎都不在意。

    ……事实上顾咎也的确不在意。

    不过,顾母就未必了。

    同一时间。

    二楼。

    教师办公室内。

    a班的班主任看着手上的空白试卷,表情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看着薄上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指着手上的试卷,问:“薄同学,你身为年级第一,怎么能够交白卷呢!”

    薄上远冷着脸反问:“为什么不能交。”

    她想也不想:“哪有人在考试里交白卷的!我教书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谁在考试里故意交白卷的!”

    薄上远声音冷淡:“是么。”

    a班的班主任看着薄上远无动于衷的表情,抬手扶额,只觉得深感无力。

    这是她教学这么多年,见过的最聪明的学生。也是她见过的最为肆意妄为的学生。

    她苦口婆心道:“跟老师说说,为什么要交白卷。”

    薄上远皱眉,表情有些不耐烦。

    薄上远:“没有为什么。”

    她声音一滞。

    她深吸口气,耐着性子又问:“老师知道薄同学最近的心情不太好,能不能和老师说说薄同学的心情是为什么不好吗?是和同学发生了矛盾?还是和父母吵架?还是……”

    不等她说完,薄上远直接将其截断。

    薄上远凉凉的丢出一句:“和老师无关。”

    她再次没了声音。

    过了好半响,她无可奈何道:“薄同学就算是不想写,也不能交个白卷上来啊,最起码也得写个一两道题吧。比如说这个连线题,还有这个诗句填空,也就只要花个一两分钟的事。”

    薄上远面无表情。

    她见薄上远无动于衷,不由痛心疾首道:“你交白卷,就不怕你爸爸妈妈瞧见,对你失望……”

    还不等她那个吗字说出口,薄上远的表情一下子冷到极点。

    薄上远的视线冷到仿佛凝结成冰,他薄唇微掀,将她打断,“说够了吗?”

    她的声音蓦地戛然而止。

    薄上远冷声继道:“说够了我就走了。”

    她注视着薄上远瞬间冷下来的脸,表情发愣。

    薄上远等了两分钟仍没等到她开口,淡淡的丢出一句老师再见,然后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

    薄上远走了好一会,她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她看着手上一片空白的卷子,深感无力。

    之前她就料到这个成绩太过优秀的年级第一可能和其它的学生不太一样,却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在第一次月考就敢明晃晃的交白卷。

    她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只觉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

    怎么办,完全管不了啊。

    办公室内,另一个一直低头批改着试卷的老师头也不抬的说:“不是都说智商越高的学生越不好管吗,正常。”

    a班的班主任表情无奈,“你就在那看笑话吧。”

    批改着试卷的老师笑了声,问:“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吧。”

    且不说薄上远这次月考的成绩如何,薄上远毕竟怎么说也是在入学的摸底考试上,足足考了755分的年级第一。

    要是摸底考试第一的薄上远在月考上交白卷的事情传出去,怎么说,都对他们城南高中的名声不好。

    a班的班主任看着眼前的白卷幽幽的叹了口气,说:“先问问班上的同学,看看是不是和班上的哪个同学产生了矛盾。”

    那名老师听了,头也不抬的问:“要不是和同学产生了矛盾呢?”

    a班的班主任又是长叹一口气,颇感无力道:“还能怎么办?只能那一招了。”

    ——请家长。

    于是,下午还未开考前,a班的班主任将班上的班长程浩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程浩还以为是自己这次的语文成绩下降的很厉害,所以吓得不行。

    这会,程浩战战兢兢的站在办公室内,生怕班主任的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程浩啊,你的成绩下降的很厉害啊。

    而就在程浩胆战心惊,手心冒汗间,这时,只听他面前的班主任开口问了句:“薄上远最近有没有和班上的同学产生什么矛盾?”

    没料到竟是问薄上远,程浩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程浩莫名所以:“啊?”

    班主任婉转道:“老师只是随口问问,如果不知道那就算了。”

    程浩想了想:“好像没见过他和谁产生矛盾……”

    准确来说,薄上远是连理都不理。

    话都说不上,哪可能产生的了什么矛盾?

    班主任蹙眉:“口角呢?也没有?”

    程浩小声说:“他就不怎么理人的……”

    班主任又问:“那他有没有说过什么家里的事情,比如和家里发生什么矛盾什么的?”

    程浩依旧摇头。

    程浩说:“除了段同学,班上的其它同学,他基本都不怎么理。”

    班主任追问:“段同学?段纶。”

    程浩嗯了一声,回:“班上就只有段纶才能偶尔和他能说上一两句话。”

    班主任立刻想也不想:“那你去把段纶叫过来,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程浩哦了一声,转身离开。

    他疑惑不解的挠了挠头,纳闷的想,班主任突然问薄上远和班上的同学有没有产生矛盾做什么?

    程浩疑惑的回到班上,将段纶叫去。

    段纶到了办公室,一等班主任问完,便就想也不想的回道,“哦,因为和女朋友吵架了。”

    段纶声音漫不经心,十分的轻描淡写。

    班主任表情难以置信:“就只是因为和女朋友吵架了?”

    因为和女朋友吵架了,所以就交白卷???

    因为交白卷的事,班主任对于薄上远有女朋友的这件事,都已经完全不震惊了。

    段纶对薄上远再了解不过,一见班主任这副表情,一下子便就猜到班主任是为什么要叫他过来。

    段纶挑眉,反问:“就只是因为?薄上远交白卷了?”

    班主任看着段纶那脸上轻佻的笑容,一时无言。

    不等班主任回话,段纶摆了摆手,慢悠悠的说:“他初中的时候就是这样,习惯了就好。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的几科他应该还会交白卷。”

    班主任目瞪口呆的站起身:“什么?还会交白卷!”

    段纶笑嘻嘻道:“是啊。”

    ……

    三天后。

    就如同段纶所说的那般,接下来的两天,薄上远还是都交了白卷。

    卷面上除了一个龙飞凤舞的薄上远以外,其余的什么都没写。卷面上白的甚至比脸都还要干净。

    班主任看着手上的九张白卷,沉默了许久。

    接着,她找出薄上远的初中档案,然后对着紧急联系人一栏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她问:“喂,您好,您是薄同学的家长吗?我是薄同学的高中班主任。”

    对方接到她的电话,似乎很是受宠若惊,“啊,您好。请问我们家上远他是……”

    她说:“薄同学最近的学习心态出了点问题,希望您能到学校来一趟,我们沟通一下,看看如何将薄同学的心态调整过来。”

    对方应了声好,说:“我马上就来。”

    同一时间。

    顾咎这边。

    第三天,也正是发放成绩的时候。

    成绩公布在一楼的公告板上,依旧是从a班到f班排列,成绩也依旧是从高到低陆续的排列下去。

    顾咎站在成绩公告板前,低头去找自己的名字。

    顾咎没去看薄上远的成绩。

    没什么好看的。

    除了第一,还能是什么?

    而就在顾咎低头正找着自己名字的时候,顾咎听到旁边有人围着薄上远讨论了起来。

    “我听说薄上远这次全部交了白卷。”

    “鬼扯,这可是城南,要是全部交白卷,还不要被记大过?”

    “我是听a班的人说的!a班的说薄上远在考试的时候,连笔都不动,就坐在那玩。”

    “卧槽,真的啊?”

    “不然说这次公告板上怎么没有薄上远的名字。”

    “薄上远牛逼啊!全部交白卷,换我我不敢!”

    “难怪a班的说薄上远狂,人家是有本事狂。人家想得第一就得第一,想交白卷就交白卷……”

    “啧啧……”

    顾咎闻声一怔,立刻抬头看向a班,去找薄上远的名字。

    然而,正如刚才那些人所说的那样,公告板上压根就没有薄上远的名字。

    顾咎想起薄上远三天前说的话,望着公告板,一时不由得神情复杂了起来。

    顾咎望着公告板正神情复杂间,刚才围着薄上远讨论的那些人突然惊呼了声。

    不止是那些人,周围其它人的表情也变了。

    “大、大美人!”

    “哇,好好看啊。”

    “这是谁的姐姐?”

    “好有气势啊……”

    顾咎循声,回头看去。

    一回头,只见一名身材高挑,气势凛然,穿着一袭黑裙的女人从他的身后走过。

    女人踩着八厘米的高跟,戴着硕大的黑色墨镜,拎包上楼。

    顾咎看了眼,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脸型似乎隐约的与薄上远略有些相似。

    女人抬脚来到二楼,一路目不斜视的走到办公室门外,她抬手敲了敲门,说:“您好,我是薄上远的家长,可以进来吗。”

    a班的班主任一愣,赶忙站起了身。

    a班的班主任望着女人,不,现在应该叫薄母了。

    她望着薄母愣神,“您请进。”

    薄母勾唇微笑,抬脚踏进了办公室。

    此时。

    a班。

    薄母气势十足,容貌精致出众,黑色的裙摆更是衬得她冷艳十足。

    薄母浑身上下就像是充满了一股上流社会的高贵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满是优雅的气息。因此,一出现,就吸引了学校所有人的视线。

    所以,薄母到城南高中来的事情,薄上远自然不会不知道。

    薄母为什么会来,段纶一开始还不知道,但没过一会,便就缓过神来了。

    段纶偷偷的瞧了坐在自己前面的薄上远一眼,心虚的干咳了声,然后移开视线。

    咳,他什么都不知道……

    而至于薄上远,则坐在位置上,毫无反应。

    就好似现在正在办公室内的,是与他毫无干系的陌生人一般。

    办公室内。

    薄母处。

    不知是不是因为薄母气势太盛的缘故,饶是见多识广的a班班主任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a班的班主任尽量意简言赅道:“你家的上远,这次所有的科目都交了白卷……”

    薄母微愣,然后平静的说了声是吗。

    a班的班主任见薄母如此平静,错愕道:“您早就知道了吗?”

    薄母摇头,说:“他以前在初中的时候就交过白卷过……”

    a班的班主任下意识问:“那是因为……”

    薄母幽幽的叹了口气,表情怅然。

    a班的班主任见薄母不答,于是又问:“您知道您家孩子早恋了吗?”

    薄母这会的表情就显得十分错愕了。

    薄母睁大眼反问:“他交女朋友了?”

    a班的班主任沉痛点头,“和他玩得好的段纶说,这次就因为和女朋友吵架,所以才交了白卷。”

    薄母愣神:“如果是段纶那孩子说的,那就应该是真的了……”

    a班的班主任重点却并不在此:“虽说我并不反对早恋,但是如果要是早恋影响了学习,就不好了。您回去还是劝劝您家的孩子吧,高中三年,还是应该以学业为主,恋爱什么的应该先放一边。”

    a班的班主任娓娓道来,薄母始终沉默不语。

    薄母能见到薄上远一面,都已经算不错了。

    让薄上远听她的,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