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低着头,闷不吭声,薄上远也不着急。

    这会他们在一个电梯里,顾咎就算躲,也躲不到哪去。

    薄上远气定神闲的看着顾咎,目不转睛。

    薄上远身高183,顾咎不过168,薄上远足足的比顾咎高了大半个脑袋。

    从薄上远的这个身高低头来看,一垂眼,正好能看到顾咎毛绒绒的发旋。

    顾咎头发又细又软,耷拉在耳边,乌黑细软的头发衬得顾咎白净的脸蛋更加清秀。

    顾咎样貌生的不难看,完全可以算的上是清秀。

    顾咎双眼乌黑明亮,睫毛狭长,脸上更是白净稚嫩,看不见痘印,也看不见斑。比起同班那些脸上长满了青春痘的同学,顾咎简直能算得上是好看了。

    只是,因为顾咎在家一直被打击惯了,所以顾咎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样貌好看到哪去。

    顾咎被顾母打击惯了,所以从来都并不觉得有哪里自己好看,但其它人可没像顾咎这样被顾母打击过,所以在其它人的眼中,就并非如此了。

    此时,薄上远眼也不眨的看着顾咎,越看越觉得顾咎可爱的不行。光就只是一个发旋,就让薄上远的心已经软成了一片。

    薄上远垂眼看着顾咎,终于忍不住,直接伸手摸了上去。

    薄上远伸出手,摸向顾咎的脑袋。

    ——果然就如薄上远所想象的那般,又软又滑,手感好的不行。

    薄上远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顾咎的头顶摸了又摸。

    又顺又软的手感让薄上远几乎不舍得放手。

    顾咎还在这想着如何‘说服’薄上远,毫无防备间,薄上远的手便摸向了他的头顶。

    头顶的触感让顾咎莫名所以,两眼茫然的看向薄上远。

    顾咎脸上明晃晃的写了一句话:……你在干嘛?

    薄上远看着顾咎茫然的表情,便不由愈发的觉得可爱了。薄上远的手顺着顾咎的头顶滑下,顺手在他脸上掐了把。

    嗯,果然很软。

    顾咎脸软,比较白,薄上远就那么随手掐了一下,就掐出了一个红印出来。

    顾咎顶着脸上的红印,沉默了许久。最后他看着薄上远,终于憋出一句:“……你在做什么。”

    薄上远慢声音平静,表情毫不心虚:“你不是看见了吗。”

    顾咎看着薄上远理直气壮的模样,心下郁结:“……那掐我的脸做什么?”

    薄上远只有一句话:“想掐就掐了。”

    顾咎:“……”

    说完,薄上远慢悠悠的收回了手。

    然后,薄上远问:“回答呢。”

    顾咎这会就又不吭声了。

    顾咎过了很久,才问:“……你不是不想和我做朋友吗,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明明不想和他当朋友,却让他过去找他,这个逻辑,顾咎搞不明白。

    薄上远避而不谈:“不为什么。”

    顾咎:“……”

    说完,薄上远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电梯镜面上映照过来的电梯层数,然后静静的收回视线。

    接着,薄上远一手撑在顾咎的身后,将顾咎整个人完全的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薄上远猝不及防的动作引得顾咎一惊,顾咎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缩了缩。然而他的身后早就已经没了退路。

    薄上远再一次催促:“快点,回答。”

    顾咎词穷,抿紧了嘴。

    而就在顾咎词穷之时,叮的一声,电梯再次抵达了一楼。

    顾咎身子一顿。

    下一秒,只见顾咎身子一弯,趁着薄上远毫无防备之时,灵活的从薄上远的怀中窜了出来,然后转身就跑了。

    身后,薄上远看着顾咎撒腿跑开的背影,眉角微扬。

    直到到了学校,彻底看不见薄上远的身影了之后,顾咎这才宛如劫后余生般的松了口气。

    姜真衫看着回到位置上,一下子松了口气的顾咎,莫名所以。

    姜真衫好奇的问:“……怎么啦?”

    顾咎长松口气,趴在了桌上:“没什么。”

    说完,顾咎想到什么,声音微顿。

    顾咎迟疑了会,扭头问:“要是一个人明明不想和你当朋友,却还要给你补课……你觉得,那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姜真衫问:“男生还是女生啊?”

    顾咎回:“……男生。”

    姜真衫想了想,回:“应该只是好心吧。”

    姜真衫说完,顾咎一愣。

    顾咎想起了之前在军训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明明没和薄上远说过一句话,关系也算不上很好的时候,他在公交车上差点摔倒,薄上远突然伸出手扶了他一把。

    ……他都差点忘了。

    大概是因为最近满脑子想的都是离薄上远远点,顾咎都忘了,薄上远虽然看着不好接近,但其实面冷心热,乐于助人了。

    虽然薄上远是好意,可是——

    他不爱学习啊。

    ……

    隔天。

    周四。

    周四这天,是所有人最期待的一天。

    因为明天就要放假啦!

    九月底月考考完,便就迎来了十月。

    而十月一号是国庆节,也就代表着全校要放七天的假。

    一想到要放七天的假,所有人便开心的不行。

    这天晚自习,大概是因为明天就要放假的缘故,班上的同学都激动亢奋的不行。本来晚自习应该是写作业的时间,因为太过亢奋,班上的人传纸条的传纸条,讲小话的讲小话,偷偷吃零食的吃零食。

    什么都干,就是很少有人写作业。

    就连坐在顾咎旁边的姜真衫,也在金世龙的熏陶之下,在晚自习的时候,看起漫画书来。

    不仅如此,一边看,还一边小声地和坐在她前面的金世龙交流起剧情来。

    不仅是姜真衫,金世龙本来也打算给顾咎一本漫画书看,对,恋爱少女漫的那种。但被顾咎毫不犹豫的给拒绝了。

    他对少女漫没兴趣。

    而至于沈滕,则便就是拿着手机,偷偷的躲在底下玩游戏。

    讲台下的那些小动作,讲台上的老师怎么可能看不见。

    但大概因为是最后一节课,讲台上的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下面的学生去了。

    班上的氛围热闹的不行,满心都想着放假的这七天去哪玩,而唯独顾咎的心思却并不在此。

    自从薄上远昨天在电梯里说了那番话之后,就和他再没什么交集了,顾咎想,薄上远应该只是……说着玩玩的吧。

    而就在顾咎想着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收到了条微信消息。

    对,薄上远发过来的。

    薄上远发来的消息十分意简言赅。

    【1024:明天上午九点,带作业过来找我。】

    顾咎看着这条消息,沉默了数秒。

    数秒后,顾咎开始回复。

    【顾咎:多谢你的好意,但是不必了。】

    【顾咎:我不喜欢学习。】

    薄上远回的很快。

    薄上远回了一条消息。

    一个截图。

    顾咎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缩略图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当顾咎点开缩略图后,顾咎便就一下子沉默了。

    ——是校园论坛的缩略图。

    并且,页面已经停顿在了发帖的页面。

    顾咎半天没回复。

    而就在顾咎准备装死,装作没看见的时候,薄上远又发了条消息。

    【1024:三。】

    顾咎看着这个三,心情郁结。

    顾咎郁结间,薄上远又发了条消息过来。

    【1024:二。】

    【顾咎:……】

    【顾咎:知道了。】

    【1024:乖。】

    【顾咎:……】

    顾咎刚一放下手机,坐在前面打游戏的沈滕便问了句:“小咎咎,国庆这七天准备干嘛去?”

    顾咎回:“补课。”

    沈滕呆住,“……补课?”

    顾咎嗯了一声,精神不振。

    沈滕追问:“去哪补课?”

    顾咎说:“仇人那。”

    沈滕一脸懵逼。

    另一边。

    a班。

    毕竟是尖子生班,怎么说都要和其它班上的氛围不同。就在其它班打打闹闹,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a班的人都在埋头写作业。

    不,准确一点,是除了薄上远和段纶之外,其余的人都在写作业。

    段纶是因为花钱在班上找了个穷书呆子,帮他把作业写了,所以段纶自己完全不用动笔。而薄上远,则就是因为在给顾咎发消息的缘故了。

    段纶见薄上远在给谁发着消息,便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我们薄大帅哥这会在给谁发消息呢?”

    薄上远没理。

    不过也不用薄上远理,段纶也知道答案。能让薄上远这样天天盯着手机看的,除了他那个可爱的小女朋友之外,还能是谁?

    段纶啧了一声。

    这恋爱的酸臭味……熏的刺鼻。

    段纶回想起姜真衫那又软又懦的模样,疑惑的皱眉。

    她究竟是怎么跟姓薄的这个闷骚谈恋爱的?

    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那种喜欢主动的性子啊。

    难道……薄上远主动?

    段纶完全想象不出来那个情景。

    想罢,段纶朝前面问:“明天带上你那可爱的小女朋友一块吗?”

    10月1号,薄上远的生日。

    既然是生日,自然要去哪浪一浪,好好的玩上一玩。位置段纶都给订好了。

    薄上远头也不回:“补课。”

    段纶傻住。

    等等,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不可?

    不咳?

    还是……补课???

    段纶眼角一抽:“等等,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薄上远这回直接没理了。

    薄上远没理,段纶反倒一下子确定了答案,段纶当即卧槽了声,用着简直像是在看外星人的模样看着薄上远,表情难以置信的问:“操!生日那天去补课???”

    别人生日,要不就是去哪庆祝上一番,又或者到哪嗨上一嗨,而薄上远这个奇葩过生,居然去补课!

    而且,最主要的是,薄上远他喵的不是年级第一吗,补什么课??

    不对,真正最主要的应该是……

    姓薄的不是不爱学习吗???

    段纶此时已经完全是一副黑人问号脸。

    但过了一会,段纶突然想到了什么。

    段纶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平静了下来。

    段纶眼角抽搐的说:“别告诉我,生日那天,你是要去给你那小女朋友补课。”

    薄上远淡淡的嗯了一声。

    段纶:“………………”

    正所谓兄弟为手足,女人为衣服,人家都是为了手足,能脱掉衣服,而薄上远这厮是为了衣服,能砍掉手足。

    以前薄上远过生,他俩每次都在一块,这次一有了女朋友,就不需要他了。

    段纶现在已经完全想加入fff团了。

    段纶操了声,问:“我特么位置都给你订好了。再说了,补课什么时候不能补,非要生日这天补课做什么?”

    薄上远轻描淡写:“生日以后也能过。”

    好不容易将顾咎哄了过来,薄上远哪能就这样放过机会。

    能让顾咎主动蹭过来,简直比薄上远一年一次的生日还要稀罕。

    这恋爱的酸臭味熏的段纶刺鼻。

    段纶又操了声,不说话了。

    然后,段纶果断掏出手机,忿忿不平的发了条朋友圈。

    【操!姓薄的没救了!】

    下面很快有人评论。

    是其它班上的女生。

    陈浔:他怎么就没救啦?

    许茹偌:什么意思[疑惑]

    姚月:薄同学国庆准备去哪玩,段同学知道吗?

    薛北欢:能给薄上远的微信吗~

    ……

    以下省略。

    段纶看了眼这条朋友圈下一系列扎心的评论,心里忍不住又骂了声操。

    妈的,想和姓薄的绝交。

    ……

    十月一号。

    国庆。

    国庆这天,班上的其它同学,要不就是在家里开心的玩,要不就是直接在床上睡个一天,更甚,还有直接和父母出去旅游的。

    而顾咎,却要早上九点起床,抱着作业到薄上远家补课。

    顾咎心情低郁,眼底发黑。

    八点五十九分,顾咎抱着薄上远说不准还在睡觉,又或者是已经忘记了补课这件事的幻想,呆在自己的房间内,没动。

    顾咎注视着闹钟内的秒针,目视着它慢慢的朝60靠近。

    五十八……

    五十九……

    六十。

    随着秒针指向60的一刹那,顾咎的手机准时响了起来。

    顾咎慢腾腾的拿起手机看了眼,果不其然,是薄上远发过来的消息。

    只有两个字。

    【1024:过来。】

    顾咎看着这条微信消息,面色灰败。

    顾咎抱起作业,不情不愿的向外走。

    但是走到一半,顾咎突然脚步一顿。顾咎低头看了眼怀中几乎快堆到脸上的作业,想到了什么。

    ……这么多作业,要是都在薄上远那写,得写到何年何月?

    要是他就拿一点,和薄上远说就这么点作业,那不是写完了就能走人了?

    想罢,顾咎立刻毫不犹豫的将作业又重新搁回了房内,然后随便挑了两本练习册后,离开了家,敲响了隔壁家的大门。

    大门很快被人打开。

    薄上远站在门外,低头看了顾咎怀里的两本练习册一眼。

    薄上远问:“还有其它的作业呢。”

    顾咎面不改色:“就这两本。”

    薄上远淡淡的说了声是么,然后掏出手机给段纶打电话。

    段纶那边很快接通。

    兴许是没料到薄上远会给自己打电话,段纶很是吃惊:“卧槽,姓薄的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你不是和你那可爱的小女朋友在一块么?”

    薄上远直接开门见山:“把e班班长的电话给我。”

    段纶疑惑:“……你要e班班长的电话干嘛?”

    薄上远面无表情:“问作业。”

    段纶:“哈?”

    电话的这边,顾咎默默不语的看了薄上远一眼。

    顾咎说:“你挂了吧。”

    薄上远垂眼看向顾咎,站在原地,没动。

    顾咎闷声说:“……我回去拿作业。”

    薄上远这才不疾不徐的挂断了手机。

    顾咎看着薄上远慢条斯理的动作,心里只觉堵得慌。

    顾咎颇为郁结的将手上的两本练习册塞进薄上远的怀中,然后转身回家去拿刚才被他搁在房里的作业去了。

    薄上远看着顾咎那颇为郁闷的背影,唇角微勾。

    顾咎回房,抱起房间里的作业,再次回到薄上远的面前。

    顾咎闷声问:“现在行了吗。”

    薄上远瞥了顾咎怀中几乎快堆到脸上的作业一眼,将他怀中的作业接过之后,侧身,让他进屋。

    顾咎木着脸踏进大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