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级第一不愧为年级第一,不过寥寥数句,让顾咎困扰了好一会的难题便迎刃而解。刚才还觉得这些题目难的不行,经过薄上远的讲解后,一下子就简单了起来。

    薄上远替顾咎厘清解题的思路后,顾咎便立刻重新扎进题堆里,开始埋头写题。

    顾咎埋头写题后,薄上远看了顾咎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回到了沙发上,等他写完。

    没人说话,室内沉寂。

    顾咎耳边能听到的,就只有笔尖在练习册上划过的沙沙声。

    顾咎写着写着,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家里怎么好像就只有薄上远一个人?伯母呢?

    之前他妈不是还到薄上远家和他母亲聊过天吗?为什么看不见人影?

    而且……家里看起来,就好像只有一个人生活的样子。

    顾咎心下疑惑,忍不住问了句:“……你一个人住?”

    薄上远头也不抬的嗯了声。

    顾咎哦了声,心下有些羡慕。

    他也想一个人出去住……

    顾咎正想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薄上远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你要想过来跟我一起住也可以。”

    顾咎毫不犹豫:“我不想。”

    顾咎斩钉截铁的回完,然后便再不说话了。生怕薄上远又说出什么惊悚的话来。

    顾咎重新埋头扎进作业里,还没写上一会,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顾咎一愣,掏出手机看了眼。

    哦,是沈滕。

    大概是游戏上又凄惨的领便当了,沈滕在微信上疯狂的call他。

    【沈滕:小咎咎在吗~~~~】

    【沈滕:咎大佬补课补完了吗qaq】

    【沈滕:要、要是补完了,要不要到我家来?】

    【沈滕:我角色又挂了[哭唧唧.jpg]】

    【沈滕:求大腿帮忙!!!】

    顾咎看了眼,正要准备回复,但下一秒,手上的手机突然被人给夺了过去。

    顾咎猝不及防,下意识朝对方看去。

    只见薄上远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后,二话不说的便夺走了他手上的手机,然后面无表情道:“补课期间不准玩手机。”

    顾咎不太赞同:“我只是要准备回一条消息……”

    薄上远冷着脸将他截断:“作业写完了?”

    顾咎反驳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顾咎的声音不自觉的小了下来:“……没有。”

    薄上远静静地看着他,没说话。

    顾咎默默无言的看了薄上远一眼,重新转身,回到作业当中。

    而至于薄上远,则带着顾咎的手机回到了沙发上。

    顾咎上次在医院将手机交给他的时候,说过自己的手机密码,薄上远还记得。

    薄上远利落的按下六个零,瞬间解锁。

    手机解锁后,薄上远点开微信,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沈滕给拖进了黑名单。

    坐在红酒吧台前写作业的顾咎,浑然不觉。

    另一边。

    沈滕处。

    沈滕发了消息半天没等到回复,于是觉得不太对劲。

    因为按照常理,就算顾咎不准备来,但按照顾咎的性子,也一定会在微信上回绝他,绝不会故意不回消息。

    于是沈滕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沈滕:小咎咎啊~】

    刚一发出消息,沈滕的手机页面瞬间跳出一条系统提示。

    ——您的消息已被对方拒收。

    也就是说,沈滕被对方给……拉黑了。

    沈滕看着这条系统提示,目瞪口呆。

    嗯?等等……

    他被拉黑了?!

    薄家。

    回到顾咎这边。

    快12点的时候,顾咎终于写完了数学练习册。

    顾咎放下笔,趴在红酒吧台上,只觉自己的脑细胞已经死了大片。

    顾咎可能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喜欢数学这个科目了。

    顾咎趴在冰凉的红酒吧台上,说:“我写完了……”

    薄上远淡淡的嗯了一声,却没拿起他的作业检查,而是直接从他的身侧走过,踏进厨房内。

    因为将客厅和厨房隔开的墙壁完全被打通,所以整个厨房完全是大敞的,抬眼望去,厨房的情景一览无余。

    薄上远越过顾咎,直接走到了冰箱前,然后伸手拉开了柜门。

    顾咎眨了眨眼,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两秒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蓦地回头朝身后墙上的时间看去。

    已经12点多了。

    顾咎一下子便直起了身,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说:“十二点多了,我得回家吃饭了。”

    薄上远头也不回:“不准回,在这吃。”

    顾咎一怔,第一反应便就是问薄上远:“……你会做饭?”

    薄上远依旧还是一声淡淡的嗯。

    顾咎望着风淡云轻的薄上远,表情惊奇。

    他没想到,薄上远成绩好,体育也好,长得帅也就算了,竟然还会做饭。

    他长这么大,连蛋炒饭都不会。

    顾咎忍不住问:“你究竟有什么是不会的?”

    薄上远垂眼看向顾咎,用眼神询问。

    顾咎掰着手指,低声一一细数:“你成绩好,运动好,受欢迎,长的帅……”

    说着说着,他便愈发的不开心了起来。

    ……这种人实在是太遭人恨了。

    顾咎说完,薄上远这才了然。

    薄上远收回视线,轻飘飘的吐出一句:“不会谈恋爱。”

    薄上远猝不及防的冒出这句话来,顾咎一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但随即,顾咎很快便就回过了神。

    回过神来后,顾咎第一反应便是——不信。

    薄上远那么受欢迎,之前摸底考试的时候,还有那么多女生想要薄上远的联系方式,说他不会谈恋爱,谁信。

    如果说是不会和很多女生谈恋爱,这个才算有点说服力。

    见顾咎表情俨然不信,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继道:“他说讨厌我。”

    顾咎一惊,表情有些难以置信。

    顾咎问:“……她讨厌你?”

    薄上远又高又帅,成绩好,家境好,几乎全能,但是居然会有女生讨厌他?

    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个情景。

    因为没说性别,顾咎潜意识的以为薄上远口中的他,指的是‘她’。

    顾咎说完,又注意到一个重点。

    顾咎说:“等等……你有喜欢的女生?”

    按照他的想象,依照薄上远的这种性子,一般来讲,应该只有女生会喜欢薄上远,不可能会是薄上远去喜欢别人才对。

    薄上远回答的十分模糊。

    薄上远淡淡道:“算是吧。”

    喜欢是喜欢,但不是女生。

    算是?……什么意思?

    顾咎不太明白。

    大概是因为薄上远喜欢的女生竟然讨厌薄上远,这点实在是让人太过震撼了,所以没过一会,这个疑问便就很快被顾咎抛到了脑后。

    顾咎忍不住说:“你成绩好,又受欢迎,谁会讨厌你啊……”

    顾咎说完,薄上远默默无言的看向他。

    顾咎愣了愣,然后反应了过来。

    顾咎略显词穷道:“我是男生,又不是女生……”

    但顾咎不知道,薄上远喜欢的就是男生。

    不,应该说——就是他。

    薄上远静静地看了顾咎一眼,而后收回视线。

    薄上远轻描淡写道:“……正因为成绩好,他才讨厌我。”

    顾咎本来不是什么喜欢聊天的性子,但一听到对方因为薄上远成绩好就讨厌薄上远,实在是忍不住太好奇了。

    竟然有人跟他一样!

    顾咎正要说些什么,但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顾咎蹙眉,觉得不对:“可是你这次月考,不是考了零分吗,她还是讨厌你?”

    薄上远嗯了声。

    顾咎听了,表情微妙。

    顾咎忍不住追问:“为什么啊?”

    薄上远眼眸深沉的看了顾咎一眼,然后说:“因为他说我长得帅,受欢迎。”

    顾咎皱了皱眉,不太理解:“因为长得帅,受欢迎就讨厌你……她难道喜欢丑一点,不受欢迎,成绩还不好的那种?”

    这是什么审美,顾咎想不太明白。

    薄上远回:“不知道。”

    顾咎看着薄上远的背影,心下突然有了些许的平衡感。

    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薄上远,还有人和自己一样,也讨厌薄上远。

    顾咎忍不住问:“那个女生……是谁啊?”

    薄上远头也不回:“你不会想知道的。”

    顾咎莫名:“啊?”

    ……什么意思?

    薄上远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从冰箱内拿出一瓶牛奶,头也不回的递给了坐在红酒吧台前的顾咎。

    顾咎潜意识便要婉拒,但薄上远二话不说,直接不容置喙的塞进了他的手里。

    顾咎只好接下,轻声说了句谢谢。

    薄上远从冰箱里拿出两颗洋葱,然后问:“中午想吃什么?”

    没料到薄上远竟会问他想吃什么,顾咎有些受宠若惊。他下意识回道:“……什么都好,我不挑食。”

    薄上远说了声是么,然后从冰箱里开始拿菜。

    薄上远慢条斯理的将菜从冰箱里拿了出来,然后动作娴熟的开始洗菜切菜。

    顾咎捧着牛奶,无所事事的坐在红酒吧台前。

    薄上远什么也没让顾咎干,顾咎就只好一个人坐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

    薄上远在厨房内忙活,他却喝着别人的牛奶,坐在这里无所事事,顾咎坐了一会,觉得略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也跟着走进了厨房。

    顾咎站在薄上远的身后,问:“……要不要帮忙?”

    薄上远嗯了声。

    顾咎眨眼:“要切菜还是洗菜?”

    薄上远没回,说:“过来。”

    顾咎老实的走了过去。

    然后,下一秒,顾咎便就被薄上远给轻轻地掐下了脸。

    掐完,薄上远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手。

    薄上远:“好了。”

    顾咎:“……”

    顾咎沉默了一会。

    顾咎问:“这就是帮忙?”

    薄上远:“嗯。”

    顾咎:“…………”

    顾咎木着脸回到原位,心中决定,就算薄上远在厨房忙的不可开交,他也绝不会开口问薄上远要不要帮忙了。

    顾咎心下发誓再不开口,这时,厨房内的薄上远头也不回的说道:“饭做好还要等一会,你要是无聊,可以去看电影。显示屏遥控在桌子上面,vr在茶几的第二个格子里,不知道怎么用就叫我。冰箱里有零食,饿了自己拿。卧室里有电脑,没有密码,要玩游戏自己去卧室。要是困了就去卧室里睡一会,饭做好了我叫你……”

    顾咎这还是第一次听薄上远一次说了这么多话。

    顾咎听着这段话,心下复杂。

    要是以后哪个女生和薄上远谈恋爱,肯定会很幸福吧。

    顾咎正想着薄上远虽然看着不好接近,但其实面冷心热的时候,只听薄上远最后说了句:“吃完饭,检查作业。错一道,给我抄十遍。”

    顾咎:“……”

    他收回刚才的那句话。

    要是以后哪个女生和薄上远谈恋爱,特别是像他这种不爱学习的,一定会很惨。

    而且是特·别·惨。

    就在顾咎一脸幽怨的盯着薄上远的背影时,被薄上远随手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声音顾咎非常熟悉。

    是微信消息的提示音。

    薄上远正在厨房做饭,抽不开空,而顾咎正好闲来无事,于是便说:“我去帮你拿手机。”

    薄上远头也不回的嗯了声。

    顾咎没有偷窥别人隐私的习惯,所以并不准备去看消息的内容是什么。

    顾咎转身帮薄上远拿了手机,刚一拿起,对方又发来了两条消息。

    【d&l:薄大帅哥,补课归补课,生日这天,总该在外面吃饭吧。】

    【d&l:场子我给你订好了,速来。】

    括弧,d&l就是段纶。

    顾咎不小心瞥到手机屏幕上的这两条消息,一下子怔住了。

    顾咎回头问:“……今天是你的生日?”

    薄上远闻言,身形微顿。

    薄上远回头,沉声道:“把手机给我。”

    顾咎哦了声,拿着手机,走进厨房,乖乖的将手机交给了薄上远。

    薄上远接过手机,垂眸看了眼。

    果不其然,正如薄上远所料,正是段纶。

    看完,下一秒,薄上远毫不犹豫点开段纶的头像,然后将段纶给拖进了黑名单。

    好了,现在清净了。

    与此同时。

    另一边。

    段纶呆在订好的包房内,因为半天没等到薄上远的回复,于是又给薄上远发了条消息。

    【d&l:操,人呢,死了吗?】

    消息一发出,便瞬间跳出一条系统提示。

    ——您的消息已被对方拒收。

    段纶:……

    段纶看着这条醒目的系统提示,沉默了许久。

    什么叫见色忘友?

    薄上远就是。

    操!想绝交!

    包房内,旁边几个富家子弟忍不住问:“薄哥呢?什么时候过来?”

    他们这等了好一会,结果正主迟迟没到。

    段纶冷笑:“别问了,姓薄的已经死了。”

    包房内的众人:“啥?”

    虽然薄上远还活着,但此刻,在段纶的心中,已经和死了没什么差别。

    回到薄上远这边。

    薄家。

    拉进黑名单后,薄上远重新将手机塞回到了顾咎的手中。

    薄上远说:“好了。”

    顾咎抬手接过手机,皱着眉头,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不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薄上远一直对生日没什么概念。

    以前过生日,都是因为段纶欢天喜地的要拉着他去过生日,薄上远懒得和段纶纠缠,索性就随段纶去了。

    这次因为顾咎,薄上远所以才毫不犹豫的将段纶给拒了。

    薄上远垂眼,看着顾咎:“说了,然后呢。”

    顾咎迟疑道:“……说了那我就买礼物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薄上远也帮过他。

    而且,他还和薄上远是邻居。生日这天,于情于理,买个礼物,也是理所应当的。

    听到顾咎要买礼物,薄上远挑了挑眉。

    薄上远反问:“买什么。”

    顾咎想了想,然后说:“不知道。”

    一时半会,他哪想得到买什么。

    顾咎说完,问了句:“……那你想要什么礼物?”

    薄上远挑眉,目光灼灼的看着顾咎。

    薄上远反问:“你确定想知道?”

    不知怎的,顾咎看着薄上远的这个眼神,不禁有些背脊发凉。

    顾咎试探性的问:“……很贵?”

    薄上远否认:“不贵。”

    顾咎疑惑:“那是什么?”

    薄上远不答,声音冷淡:“我说了你就得答应,你确定还想要知道?”

    顾咎听了,犹豫了片刻。

    既然不是很贵的东西,答应下来,应该也没什么……吧。

    想罢,顾咎抿唇道:“你说吧。”

    薄上远薄唇微掀:“七天假,都给我过来补课。”

    顾咎:“………………”

    顾咎表情呆滞。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咎。

    两人对视,相顾无言。

    屋内一片死寂。

    鸦雀无声。

    过了好久,顾咎终于从惊悚的状态中回过了神来。

    顾咎想也不想的说:“不行!我拒绝!”

    好不容易放了假,结果却要在薄上远这补课,一天也就算了,还七天!七天也就算了,错一题还抄十遍!

    他死都不要。

    薄上远无动于衷:“拒绝无效。”

    顾咎试图挣扎:“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

    薄上远静静的看着顾咎,不说话。

    虽只字未言,但那冷漠的神情,好似在告诉顾咎四个字。

    ——别挣扎了。

    见薄上远没反应,于是顾咎又换了个法子。

    顾咎简直已经豁出去了,他说:“你换个礼物,除了这个,其它的什么都行。”

    薄上远依旧无动于衷:“我只要这个。”

    顾咎试图讨价还价:“只补三天行不行?”

    薄上远没理。

    顾咎再次讨价还价:“四……四天?”

    薄上远还是没反应。

    顾咎表情已经开始有些绝望:“那五天?”

    ……

    依旧没有任何回音。

    薄上远表情冷漠,从头到尾都无动于衷。

    这时,薄上远慢悠悠的问了句:“题目都检查了吗,确定都全对,不用抄十遍了?”

    顾咎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顾咎默默地回头,回到红酒吧台前,开始检查起自己的数学练习册。

    沈滕说的没错。

    薄上远……真讨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