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上远凝视了顾咎半响,开口问:“吃什么?”

    顾咎想了想,回:“……饺子。”

    顾咎刚才想了想,味道不错的,口碑又好的,还离他们小区这近的,也就只有一家饺子馆了。

    薄上远闻声,微微的皱了皱眉。而就在薄上远要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是微信的消息提示音。

    薄上远皱眉,掏出手机看了眼。

    果不其然,正是段纶。

    【d&l:薄大帅哥今天可有空?】

    【d&l:要不要来星城约一波。】

    星城,之前段纶一直喜欢去的俱乐部。

    你能想到的,那里都有。

    自然,消费也比普通的地方要高上不少。

    薄上远看了眼,表情冷漠。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回了两个字。

    【1024:不去。】

    【d&l:……】

    【d&l:别告诉我你又是要去跟你那小女朋友补课。】

    【1024:不是。】

    【d&l:那为毛不来?】

    【1024:不为什么。】

    【d&l:????】

    薄上远关上手机,另一只手顺手关上门。

    接着,薄上远淡淡道:“走吧。”

    顾咎看着薄上远的手机,表情有些犹疑。

    要是薄上远这会有急事,他却还强行拉着薄上远去吃什么饺子……

    好似知道顾咎在想什么似的,薄上远轻描淡写道:“骚扰信息,不用管。”

    顾咎哦了一声,这才放下心。

    然后,顾咎带着薄上远,去了他常去的一家饺子馆。

    门面不大,但味道特别好。

    也因为如此,开了好几年,生意一直都特别红火。

    顾咎带着薄上远穿过小巷,来到那家面馆前,站定。

    顾咎说:“到了,就是这里。”

    顾咎说完,下意识回头去看薄上远的神情,在看到薄上远那不太好看的凝重神色后,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什么。

    顾咎回头看了眼饺子馆。

    只见饺子馆墙壁略有些发黑,因为有些年头了,招牌上甚至已经糊上了一层油垢。还有那椅子和那桌子,甚至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颜色了。

    除开这些之外,其它的都还算好。

    因为开早点的店面大多都差不多是这个情景,经常在外过早的人也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但对于不怎么在外吃早点的薄上远而言,就有些接受不能了。

    更何况,薄上远还略有些小洁癖。

    顾咎看了眼饺子馆内的情景,又回头看了眼薄上远。

    薄上远身形修长,肤色白净,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整个人透着一股干净的整洁感。

    他刚才满心只想着让薄上远过来这尝一下饺子的味道,却浑然忘记了饺子馆的环境不是太干净。

    顾咎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

    顾咎沉默半响,犹豫着开口说道:“……我们还是去别处吧。”

    薄上远看着眼前的饺子馆拧了拧眉。

    薄上远脸色难看了片刻,最终还是闭了闭眼,踏进了店内。

    薄上远沉声道:“算了。”

    顾咎抿了抿唇,跟着踏进了面馆内。

    因为受常客,顾咎一进饺子馆,店内的老板和老板娘就将他认了出来。

    正在包着饺子的老板冲他笑呵呵的说道:“小朋友又来吃饺子了啊。”

    顾咎静静地嗯了声,环顾了店内一圈,找了个勉强还算干净的位置,拉着薄上远一块坐下。

    坐下之后,顾咎生怕薄上远的衣服被弄脏,赶忙扯了几张纸,立刻开始忙前忙后的擦起桌子和椅子起来。

    顾咎仔细又认真,连角落也不放过。

    毕竟薄上远的衣服少说都要几千块,要是为了几块钱的饺子就弄脏了衣服,简直太得不偿失了。

    顾咎拿着纸,忙前忙后的擦着桌角,另一边的薄上远看着他的动作,蹙眉,问:“你在做什么。”

    顾咎一愣,下意识回:“桌子太脏了,怕把你的衣服弄脏……”

    薄上远眉心微动,毫不犹豫道:“坐好。”

    顾咎微怔,表情仍是迟疑,“可是——”

    薄上远声音冷淡:“脏了就脏了。”

    顾咎低着头,看着桌角,没吭声。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疏忽……

    顾咎内疚的不行,谁知道,薄上远话还没说完。

    只听薄上远慢条斯理的补上了一句:“……脏了就你洗。”

    顾咎:“……”

    薄上远接着又轻描淡写的继道:“衣服纯毛,只能手洗,到时候别忘了。”

    顾咎木着脸,哦了一声。

    因为是一个小店面,所以店里的员工只有两人。

    一个老板,另一个老板娘。

    老板包饺子,老板娘收钱。

    站在收银台那的老板娘收完了钱后,这才到了两人面前。

    因为以往顾咎都是一个人过来,这会见顾咎突然带了一个朋友过来,因此老板娘很是吃了一惊。

    老板娘瞧了一旁的薄上远一眼,笑着问顾咎:“朋友啊?”

    顾咎犹豫了下,嗯了一声。

    老板娘笑眯眯道:“你这朋友长的可真好看,一定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吧?”

    顾咎又是一声嗯。

    一旁的薄上远置若罔闻,好似没听见。

    老板娘说罢,又问道:“真是稀奇,今天怎么想着带朋友过来了?”

    顾咎词穷了会,回道:“……今天是周末,反正有空,就顺便带朋友过来一起吃了。”

    老板娘笑容满面,感叹:“年轻真好,和朋友一块吃早点,一块玩,一块上学……哎呀,我都已经人老珠黄了。”

    饺子馆的老板娘和顾母一样,话比较多。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前者话多的并不会令人讨厌。

    这时,刚才一直没说话的薄上远突然注意到什么。

    薄上远问:“他之前没带朋友来过?”

    老板娘笑着回:“是啊,你这还是头一个呢。”

    薄上远眉心微动,刚才还在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开来。

    不仅如此,那难看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嗯。头一个。

    老板娘说着说着,话又忍不住多了起来:“之前我还在担心他是不是没几个朋友呢,现在看来我是多想了……有这么帅气的朋友,在学校里肯定也特别受同学的欢迎……”

    老板娘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一旁包饺子的老板忍不住了,出声将她打断:“你说上一会也就算了,怎么还说个不停了。说了半天,愣是不问问人家要吃什么,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老板话落,老板娘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还没问他们要吃什么,于是忙问道:“两位小朋友想吃什么呀?”

    顾咎回:“我还是和之前一样。”

    薄上远眼也不抬:“和他一样。”

    老板娘哎了声,冲老板的方向喊:“两碗猪肉香菇饺子!”

    说完,再次回头。

    老板娘笑吟吟道:“等一会,马上就好了。”

    顾咎应了声好。

    老板包饺子的速度很快,没过五分钟,饺子便就端上来了。

    顾咎立刻给薄上远递上筷子,但后者没接。

    顾咎愣了愣,在看到汤水上飘着的一层葱后,便就很快了误了。

    他记得薄上远不吃葱。

    于是顾咎将薄上远的碗端了过来,说:“你等等。”

    薄上远微怔,看向他。

    接着,便就只见顾咎拿了个干净的汤勺,然后仔仔细细的,将上面的葱给一一的舀出。

    薄上远垂眼看着他,眼也不眨。

    薄上远直勾勾的看着顾咎,就好似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人和物已经黯然失色,只剩下了他一人。

    顾咎浑然不觉,认真的挑着葱。

    顾咎将汤里的葱全部挑出后,重新将碗推了回去。

    顾咎说:“好了。”

    薄上远嗯了声,神色平静的接过。

    顾咎全然不知,薄上远其实……不爱吃饺子。

    但是薄上远没说。

    不远处的老板娘看着两人的举动,扶着脸,不禁幽幽的感慨道:“哎,年轻真好……”

    她记得她上高中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小男生追求她,也给她专门挑过葱过……

    正感慨间,一旁的老板冲她喊:“二号桌的客人要结账,在干嘛呢,喊半天没反应!”

    老板娘瞬间回神:“哎,来了!”

    十五分钟后。

    吃完饺子,顾咎仰头看向薄上远,忍不住问:“……味道怎么样?”

    薄上远看着顾咎一脸期盼的表情,顿了顿,说:“还不错。”

    顾咎听到这话,虽神色如常,但眉眼却不由得比刚才要微微的弯上了些许。

    顾咎站起身,说:“那我去结账了。”

    薄上远嗯了声。

    就在顾咎转身离开的一刹那,薄上远脸色难看的捂住了嘴。

    ——饺子里放了蒜。

    虽然只放了一点,但在一贯讨厌蒜的薄上远眼里,一点和一堆没有任何区别。

    薄上远蹙眉忍了又忍,才硬生生的将那股反胃感给强压了下去。

    顾咎结完账,转身回来,发现薄上远的脸色不太好看,忍不住问:“……怎么了?”

    薄上远深吸口气,脸色在一瞬间恢复了自然。

    薄上远淡淡道:“没什么。”

    顾咎看着薄上远,表情仍是不太放心,但薄上远很快转移了话题。

    薄上远问:“结账了?”

    顾咎嗯了一声。

    薄上远站起身,说:“那走吧。”

    顾咎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他问:“……去哪?”

    薄上远回:“营业厅。”

    顾咎愣愣的跟上。

    营业厅离得不远,穿过两条街就到了。

    顾咎跟着薄上远到了营业厅后,见薄上远拿出身份证准备办新号码,于是便问了句:“之前的号码你不用了?”

    薄上远头也不回的嗯了声。

    顾咎哦了一声,虽然好奇,但没再问。

    顾咎偷偷的看了眼薄上远身份证上的头像,看完,略有些郁闷的收回了视线。

    ……长的帅就是长得帅,连身份证上的样子都比别人帅上一截。

    营业厅工作人员找出号码单,然后递了过去,说:“这里面挑一个。”

    薄上远却没看,而是微微侧身,示意顾咎上前。

    薄上远说:“去挑一个。”

    顾咎莫名所以:“不是你的号码吗,为什么让我来挑……”

    薄上远催促:“挑完了去给你买礼物。”

    顾咎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他不明就里:“……礼物?”

    薄上远没回,朝号码单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顾咎默了默,乖乖的从号码单里挑出了一个最为顺眼的号码出来。

    挑完号码,顾咎回头又去问薄上远:“什么礼物?”

    薄上远神色平静:“成绩上升一百分的礼物。”

    顾咎从413分上升到547分,正好是一百多分。

    顾咎蹙眉,百思不得其解。

    顾咎忍不住说:“成绩上升了……不是应该我给你买礼物吗?”

    要不是薄上远给他补课,他的成绩怎么可能上升一百多分?

    所以,按照常理,应该是他去给薄上远买礼物才对啊。

    薄上远没回,问一旁的工作人员:“还没好?”

    工作人员登记完身份证信息,然后将身份证递还给薄上远。

    工作人员说:“好了,您收好卡和身份证。”

    薄上远将新手机号码和身份证接下,然后站起身,向外走。

    薄上远头也不回道:“走吧。”

    顾咎眨了眨眼,跟了上去,问:“去哪?”

    薄上远回:“去了就知道了。”

    顾咎哦了一声,乖乖的闭上嘴,没再问。

    薄上远将顾咎带到了一家书店里。

    顾咎看着书店内琳琅满目的书,心下疑惑。

    ……薄上远要给他买书?

    就在顾咎疑惑间,只见薄上远目不斜视的直接从那堆读物里穿过,来到了一堆试卷面前。

    见状,顾咎眼角一抽,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只见薄上远伸出手,拿起了七本黄冈试卷,接着,转身,准备去收银台那结账。

    这时,顾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顾咎难以置信的问:“……这就是我的礼物?”

    薄上远:“嗯。”

    顾咎:“……”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继道:“才考五百多分,说明题目做的还不够多。”

    顾咎:“………………”

    顾咎沉默了数秒。

    然后,顾咎木着脸说:“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