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顾咎说的些什么,顾母和李书惠可是一点也没和薄上远说。

    所以,薄上远不可能会知道顾咎刚才说李书惠是小三。也不可能为了顾咎去跟着一起撒谎,说李书惠是小三。

    因此,也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真正撒谎的,就只有李书惠一人。

    顾母想到她刚才的巴掌,又想到顾咎脸上的巴掌印,以及那平静的眼神,哑然。

    顾母怎么也没想到,衣着华贵,动作举止优雅十足的李书惠是个小三。

    顾母也没料到,顾咎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一旁的顾母哑然失语,半响无言,但现在已经没人去关注顾母了。

    李书惠见薄上远已经说出了口,索性也直接破罐子破摔了。

    李书惠抱着手臂,抬手,漫不经心的撩了撩头发,红唇微勾:“你父亲和你母亲分居多年,早就没了感情,我只不过是和你父亲正常交往罢了,怎么能算得上是小三呢?”

    薄上远面无表情:“只要他一天没离婚,你就永远是小三。”

    李书惠轻哼,“没离婚那又怎么了,我还不是和你父亲生了孩子,还把你奶奶哄的——”

    不等李书惠说罢,薄上远没耐性的直接将李书惠截断。

    薄上远冷着脸,语气森冷:“不用和我提那个小畜生如何,和我没关系。”

    薄上远一口的小畜生让李书惠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李书惠错愕,望着薄上远,一脸的难以置信。

    李书惠表情扭曲:“小……小畜生?”

    李书惠殊不知,每次段纶在薄上远的面前提到她儿子时,叫的都是小畜生。

    薄上远以前从不叫她儿子为小畜生,不过只是因为不欲在这个恶心的话题上聊下去罢了,绝不是因为什么教养使然。

    薄上远说罢,面无表情的继道:“我知道你过来找我是要做什么,别白费心思了,我不会替你在奶奶面前说任何一句话。”

    李书惠冷笑,正要准备说话,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就又被薄上远的下一句给堵了回去。

    薄上远轻飘飘的丢出一句:“忘记告诉你,你现在住的房子,是我名下的。”

    自从薄父和李书惠勾搭上后,薄奶奶觉察到李书惠这人似乎品行不端,于是便将所有的房产,都一并转到了薄上远的名下。

    对于品学兼优的薄上远,薄奶奶自然是放心的紧。

    薄上远说罢,李书惠僵住。

    薄上远说完后,接着,便就只见薄上远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薄上远沉声道:“保安,把别墅里的那个小畜生给我赶出去。”

    听到这句话的李书惠一下子瞪大了眼。

    薄上远挂断电话的一瞬,李书惠终于缓过了神。

    这会她再顾不上什么户口的事情了,她拎着包,急急忙忙的就要往回赶。

    她儿子不过才三岁,要是就这么被人赶了出去,又没人在身边,要是出了意外该怎么办?

    临走前,李书惠扭头瞪了薄上远一眼。

    ——算你狠!

    收到李书惠视线的薄上远无动于衷,毫无反应。

    等李书惠一走,顾母总算是回过了神来。

    顾母仍是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李书惠看着衣着华贵,又十分的又气质,行为举止得体优雅,哪像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小三的模样?

    按照一般的认知,小三一般都是那种空有一张好看的脸,没有任何气质的女人。像李书惠这种,顾母完全是第一次见。

    顾母指了指李书惠离开的方向,朝薄上远问:“上远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薄上远闻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深深地看了眼后,薄上远才不疾不徐的反问道:“您刚才不是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吗?”

    顾母霎时无言。

    说完,薄上远不欲在继续和顾母在这浪费时间,转身要走。但走了没两步,薄上远的脚步又蓦地停了下来。

    薄上远脚步一顿,回头。

    薄上远回头问:“……阿姨知道我为什么成绩这么好吗?”

    顾母一愣。

    不等顾母回话,薄上远沉声续道:“因为我的母亲从来不拿我和别人比。”

    说完,转身离开。

    顾母站在原地,愣神了许久。

    薄上远走后,转身便就去找顾咎了。

    然而薄上远将周围附近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

    薄上远一时间没找到人,第一反应便以为是顾咎去找沈滕了。因为顾咎就沈滕这个朋友。

    想到沈滕,薄上远立刻便就准备打电话,找人去要沈滕的电话号码。

    但刚一掏出手机,薄上远突然又想到顾咎那别扭的性子,还有顾咎脸上那显眼的巴掌印,便就又放下了手机。

    按照顾咎总是喜欢把话往肚子里吞的性格,脸上顶着这么一个大巴掌印,他是绝对不会去找沈滕的。

    顾咎就沈滕这一个朋友,不是去找沈滕,那铁定就是找了一个角落躲了起来。

    但究竟是哪个角落……

    薄上远站在小区楼下,拧着眉头,脸色难看的环顾了周遭一圈。

    他刚离开没多久,应该也没走远才对。可不管薄上远怎么问,怎么找,就是没找到人……

    薄上远蹙眉,先是朝小区拐角的方向看了眼,然后又朝运动建材区的方向瞧了眼,最后,薄上远抬眼看向伫立在自己眼前的大楼。

    薄上远抬眼看向最顶层,想到什么,心下一动。

    8栋。

    顶层。

    因为顶层几乎没人来过,所以空气不流通,十分混浊。

    顶层没有窗户,不透光,阴暗又森冷。

    而顾咎,则缩着身子,抱着双腿,躲在顶层的一个角落。他眼也不眨的注视着眼前空无一物的空气,两眼放空无神。

    顶层的空气虽然浑浊,令人难受,但这里安静。

    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的声音,仿佛已经隔绝了尘世。

    顾咎喜欢这种安静的感觉。

    顾咎两眼无神的注视着前方,将脑袋整个放空。

    他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不想去想。

    他只需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上一会就好。

    不知呆了多久,楼下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一步步的正在逼近。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最后在顾咎的面前停下。顾咎知道是谁,所以没有抬头。

    不等对方开口,顾咎开口:“……我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

    薄上远站在顾咎面前,垂眸看了他一眼,闭了闭眼。

    很快,薄上远复而睁开眼,然后低声说了句好。

    薄上远说完,转身下楼,但只下了一层楼后,脚步便就停住再没动过了。

    顾咎缩在顶层,发呆。

    薄上远在下一层,安静的等待。

    ……

    时间一点一滴的缓缓流逝。

    因为太安静了,顾咎坐着坐着,不自觉的闭上眼,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顾咎突然感觉到有人将自己抱了起来。身体倏的一轻,他一下子惊醒,立刻睁开了眼。

    顾咎睁开眼,薄上远那张极为出众的好看面孔一下子映入他的眼帘。

    顾咎脸色一沉,第一反应便是:“放我下来。”

    薄上远见他惊醒,淡淡道:“……这里睡会着凉,回去睡。”

    薄上远说回去,顾咎潜意识里以为薄上远是让他回家,因此,他还是那句话:“放我下来。”

    这会让他做什么都行,除了回家。

    薄上远表情不变,说:“……是回我那去。”

    顾咎闻声一愣。

    五分钟后。

    薄家。

    薄上远带着顾咎,回了自己家。

    顾咎分明不是第一次去薄上远家了,可他却从未像这样,手足无措过。

    这会,顾咎笔直的站在客厅里,有些茫然。

    因为顾咎一整天都没吃,薄上远一将他带回家后,便就转身去厨房那去做饭了。

    薄上远站在厨房内,伸手打开冰箱,头也不回的问:“……想吃什么?”

    ……

    没有回应。

    久等未有回应,薄上远扭过头,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顾咎愣愣的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从进屋后,就像是被定格了一般,一直站在那,再也没动过。

    薄上远沉默。

    薄上远沉默了良久,朝顾咎走了过去。

    薄上远伸出手,将对方给整个人抱住。

    薄上远说:“乖,想哭就哭吧。”

    顾咎下意识回:“我为什么要哭?”

    薄上远没问,又问:“脸还疼吗。”

    顾咎一下子没了声音。

    过了好半天,顾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顾咎低声说:“……不疼。”

    顾咎虽说着不疼,声音却不自觉的喑哑了起来。

    薄上远抱着顾咎,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顾咎本来不想哭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薄上远的这个动作,他的喉咙一下子便酸涩了起来。顾咎使劲眨眼,想要将眼泪忍住,但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能将眼泪给忍住。

    薄上远胸前的衣襟渐渐被濡湿。

    顾咎压抑着哭声,默默地流泪。

    其实那个巴掌……真的好疼。

    顾咎无声的流了会泪,过了好半响,才终于止住。

    顾咎擦掉眼泪,说道:“我刚才没哭。”

    薄上远嗯了一声,又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薄上远说:“嗯,没哭。”

    见顾咎眼泪渐渐的止住,薄上远这才慢慢的放开了他。

    薄上远松开手,问:“饿了吗。”

    顾咎低低的应了声嗯。

    薄上远牵着他,将他按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好,“我去做饭,马上就好。”

    顾咎想到自己处处麻烦薄上远,终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回了声谢谢。

    薄上远转身去了厨房后,顾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准备给沈滕发消息。

    虽然他不习惯在沈母与沈父都在家的时候呆在沈滕家,但今天他实在是不想回家。特别是一想到他回家之后,他妈可能会去让他去给那个女人道歉,他就更不想回家了。

    他没做错,也没污蔑,为什么要道歉。

    他绝不道歉。

    顾咎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给沈滕发消息。

    【顾咎:在吗?】

    【沈滕:卧槽,小咎咎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发消息了?】

    【沈滕:[震惊.jpg]】

    【顾咎:嗯……有点事情。】

    【沈滕:嗯?什么事啊?】

    顾咎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开始打字。

    但还没等顾咎打完字,沈滕又飞快的给他发了几条消息。

    【沈滕:嘿嘿,小咎咎我跟你说,我妈带我去a市玩了~】

    【沈滕:a市有好多吃的,我们那里都吃不到!】

    【沈腾:又好吃又便宜!等周一我给你带点到去学校里去!】

    【沈腾:就是这边的景点没意思,全都是人脑袋。我觉得这里的景区都不是看景色,都特喵的是看人脑袋。门票还一个人一百多,简直抢劫!】

    沈滕兴奋的叽里呱啦的和顾咎在微信上说了一通,差不多说够了之后,这才后知后觉的回想起正题来。

    【沈滕:对了,小咎咎,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顾咎:没事。】

    【沈滕:[疑惑.jpg]】

    顾咎回完消息,关上了微信。

    他坐在沙发上,静默。

    这个时候,饭做好了。

    薄上远将菜端上桌,说:“吃饭。”

    顾咎闻声一怔,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顾咎犹豫了会。

    顾咎犹疑片刻,说:“呃,那个……”

    薄上远挑眉,等他说完。

    顾咎慢吞吞的说:“我能不能……在你家住一晚?”

    薄上远凝视了他半响。

    顾咎小声解释:“我今天不想回家……”

    薄上远看了他少顷,收回视线。

    薄上远说:“可以。”

    顾咎长舒口气,放下心来。

    顾咎说:“谢谢。”

    薄上远嗯了声,回:“过来吃饭。”

    与此同时。

    顾家。

    已经夜深,顾咎一直没回家。

    顾父下班下的晚,因此不知道上午的那些事,顾父见顾咎一直没回家,便不由得觉得奇怪了起来。

    顾父问:“咎咎怎么还没回家?”

    顾母虽已经开始有些慌了,但却仍是笃定道:“迟早要回家的,急什么。”

    顾父见状,瞅了顾母一眼。

    顾父拧眉:“不是你又说了咎咎什么吧?”

    顾母说:“不就是误会他,打了他一巴掌吗,我是他亲妈,还说不得打不得啦?”

    顾父看着顾母理直气壮的模样,无言。

    顾父说:“要是咎咎今天真的不回来了呢?”

    顾母摆了摆手,说:“不可能。”

    要是不回家,去哪?

    不管再怎样,他肯定都得回家。

    她是他妈,他还能和她置气不成?

    再说了,不过就是一巴掌而已,她是他妈,他就应该体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