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好后,薄上远满意的转身,回去继续做饭。

    顾咎看着薄上远的背影,想了想,问:“……家里有菜谱吗?”

    顾咎口中的家里二字让薄上远微怔。

    这是薄上远第一次听到别人称他这里为家。在薄上远的眼中,他没有家,不管住在哪里,对薄上远而言,就只是一个临时住所罢了。

    薄上远眼眸低垂,心情有些微妙。

    顾咎等了半天没等到薄上远回应,于是追问了句:“薄上远?”

    薄上远这才回神。

    薄上远说:“没有菜谱。”

    顾咎大概也料到薄上远的家里没有菜谱这种玩意,所以并不意外。顾咎哦了一声,试探性的问道:“我没做过饭……所以待会能去买菜谱回来吗?”

    薄上远说了声好。

    中午吃完饭,薄上远带着顾咎去了s市最大的商场。

    进了商场,顾咎直奔菜谱区。

    菜谱区的菜谱琳琅满目,五花八门。

    什么补气血的、煲汤的、什么甜点蛋糕、早点、还有教你做面条拉面的……

    因为顾咎从来没做过饭,所以对这些很是好奇。

    顾咎随手挑出一本菜谱,翻了翻。

    顾咎低头看了眼,正要扭头问薄上远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菜,只见薄上远直接面无表情的将一本五星级大厨菜谱大全的书给放进了购物车里。

    顾咎抬眼看向薄上远,表情呆滞。

    他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言语。

    顾咎:“……”

    觉察到顾咎的反常,薄上远回头看向他。

    薄上远:“?”

    顾咎:“我是第一次做饭……”

    薄上远嗯了声,说:“所以?”

    顾咎表情僵硬:“第一次做饭你就让我按照五星级大厨的菜谱来做吗……”

    薄上远这才恍悟。

    薄上远:“那四星级?”

    顾咎:“……”

    顾咎木着脸,不再和薄上远多话,直接伸手将购物车里的五星级大厨菜谱给放了回去。

    挑完菜谱,接着就是买日用品了。

    薄上远本来是不打算在商场里买日用品的,因为太廉价了。看着那标价,薄上远就忍不住直皱眉头。

    但顾咎看着这便宜的价格,喜欢的不行。

    因为是花薄上远的钱,顾咎也就自然觉得东西越便宜越好。

    所以,就算薄上远看着价格直皱眉,但在顾咎的坚持之下,薄上远还是拧着眉头丢进了购物车里。

    挑完基本的日用品后,薄上远看了眼不远处的零食区,问:“要吃零食吗?”

    顾咎毫不犹豫的摇头。

    顾咎本来这会花薄上远的钱就已经不好意思了,哪好再让薄上远给他买零食。

    薄上远继道:“还有什么要买的。”

    顾咎正要下意识再次摇头,但突然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顾咎说:“对了,还有睡衣。”

    睡衣和日用品在同一楼。

    当薄上远跟着顾咎来到睡衣处前,看到睡衣标牌上的价格后,不由一下子沉默了。

    一套才200多,甚至还没薄上远的半只袜子贵。

    薄上远看着眼前的睡衣,眉头紧拧,面色难看。

    薄上远问:“你确定要到这买?”

    顾咎点头。

    顾咎点完头,见薄上远脸色不太对劲,便小声地问了句:“……怎么了?”

    顾咎以为薄上远是突然不高兴了,所以语气很是小心翼翼。

    薄上远说:“太便宜了。”

    顾咎:“……”

    顾咎木着脸,说了声哦。

    ——有钱人真讨厌。

    顾咎说:“我就喜欢便宜的。”

    薄上远便没了话。

    顾咎仔细的挑了挑,从里面找出最便宜的一套后,问一旁的售货员,“我能去试试合不合身吗?”

    售货员指了指一旁的试衣间,“那里可以试穿。”

    顾咎低声说了声谢谢,拿着睡衣走进试衣间。

    顾咎进试衣间后,原地便就只剩下了薄上远一人。一旁的售货员见薄上远穿着和气质一看就是有钱人家里出来的,便动了给薄上远推销睡衣的心思。

    每个售货员都有自己负责的区域,卖的多,每个月拿的提成也多。

    售货员主动上前和薄上远搭讪道:“这位小帅哥长的可真高,比我家的儿子高多了。”

    薄上远没理。

    售货员锲而不舍:“小帅哥要买睡衣吗?我们这款睡衣这几天打五折,错过就再没机会了。”

    说罢,售货员便从一旁取来了在这堆睡衣之中,最贵的那套睡衣。当然,什么这几天打五折,都是说的谎话。

    但卖东西的,谁不喜欢说谎?

    什么跳楼价拉,什么最后三天拉,什么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拉……一堆。

    然而,薄上远眼也不抬,还是没理。

    售货员见多识广,像薄上远这种比较高冷的客人也不是没见过。所以这并没有打消她的热情。

    售货员又挑了一条其它的睡衣:“这条……啊……不好意思,拿错了。”

    因为那条睡衣正好离得她最近,所以她一没注意,便就拿错了。

    她正要伸手正要准备放回去,但孰料,刚才还没反应的薄上远,竟然抬头朝她看了过来。

    薄上远看着她手上拿着的睡衣,挑了挑眉,表情略显微妙。

    她手上拿着的是一条绿色的睡衣。

    绿色的……恐龙装。

    对,就是网上特别火的那种动物装。睡衣上不仅有帽子,还有尾巴,尾巴上甚至还带着菱角,可爱的不行。

    售货员见薄上远看着她手里的睡衣眼也不眨,表情也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因为薄上远的模样看着实在是太过于高冷了。

    售货员怎么也没想到,薄上远竟会对这个有兴趣。

    售货员举着手里的睡衣,试探性的问:“您要试穿吗?”

    售货员刚说完,试好睡衣的顾咎正好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然后,便就只见薄上远朝他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接着对售货员说:“给他。”

    售货员下意识的将睡衣递了过去。

    房间下意识的接过。

    顾咎看着手上的恐龙装,莫名所以。

    顾咎:“?”

    薄上远:“去试。”

    顾咎:“??”

    为什么让他试这种奇怪的衣服?

    这是睡衣吗?怎么他从来没见过?

    虽然百般摸不着头脑,但顾咎还是乖乖的拿着手上的恐龙装去试衣间试去了。

    顾咎进试衣间穿上恐龙装,然后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因为他是第一次见这种‘怪模怪样’的衣服,也是第一次穿,因此很是别扭。

    顾咎别别扭扭的走出试衣间,然后抬头问薄上远:“穿上了,然后呢?”

    薄上远静默不语的凝视了他片刻。

    薄上远说:“过来。”

    顾咎不解,乖乖的走了过去。

    下一秒,他衣服后面的尾巴就被薄上远给伸手拽住了。

    薄上远拽着顾咎身后的恐龙尾巴,兴味盎然。

    顾咎皱眉,下意识想要伸手拽回来:“……你拽我的尾巴干什么?”

    说完,顾咎觉得他刚才那句话好像有些怪怪的。

    ……他的尾巴?

    好像有什么不对,但好像也没说错。

    薄上远看着顾咎穿着恐龙装的模样,愈发觉得可爱。少顷,薄上远松开顾咎身后的尾巴,举起手机,忍不住给他拍了张照。

    嗯,真可爱。

    顾咎:“?”

    保存完照片,薄上远放下手机,扭头问一旁的售货员:“还有其它款的吗?”

    售货员愣愣的回:“还有喵咪、奶牛、小狗款……”

    薄上远:“全包。”

    顾咎:“??”

    一旁的顾咎两眼茫然,不明就里。

    顾咎莫名所以,完全不懂眼前究竟是个什么情形。一等售货员转身去包睡衣了后,他低头瞅了瞅身上的恐龙装,表情极为怪异的问薄上远:“……你要穿?”

    想到薄上远会穿这种呃……可爱的衣服,顾咎简直想都不敢想。

    因为实在是太过于惊悚了。

    薄上远眼也不抬:“不。”

    顾咎:“?”

    薄上远:“是你穿。”

    顾咎一脸黑人问号。

    顾咎:“为什么是我穿?不是你挑的吗?”

    薄上远:“嗯,给你挑的。”

    顾咎:“……我不要。”

    薄上远装没听见。

    一旁的售货员包好衣服后,薄上远伸手接下,装没看到身旁的人微微发黑的脸色,直接丢进了购物车里。

    薄上远一边推着购物车朝结账台那边走去,一边头也不回的问:“还有要买的吗?”

    顾咎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他摇了摇头。

    这会花的钱已经够多了,再花薄上远的钱的话,顾咎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薄上远说了声是么,然后说:“那就去买衣服。”

    顾咎皱眉,下意识道:“……我家里不是有衣服吗?为什么要买新的?”

    直接回去拿几套不就好了。

    薄上远说:“因为我想买。”

    顾咎:“……哦。”

    ——有钱人真讨厌x2。

    结了帐后,顾咎跟着薄上远去了所谓的衣服质量还算不错的店。

    众所周知,薄上远有钱。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是非常有钱。有钱到就连最便宜的一件衣服,也是几千块。因此,薄上远会去的地方,绝不会便宜到哪去。

    顾咎一跟着薄上远进店之后,便就被店里金碧辉煌的装修给震惊到了。

    顾咎不是很能理解,不就只是一个买衣服的地方吗,装修的跟皇宫似的干什么?顾咎战战兢兢的走在店内,如履薄冰。

    顾咎紧紧地跟在薄上远的身后,生怕不小心磕到哪碰到哪。他一穷二白,要是不小心弄坏什么,他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

    薄上远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十分的轻车熟路。

    店里的店员一见到薄上远,立刻笑眯眯的唤道:“您来了。”

    薄上远嗯了声,随手挑了几件衣服,然后递给了对方,面无表情的说:“包上。”

    店员微笑,将其接过。

    顾咎看了眼店内的装修,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将其拦下。

    顾咎说:“等等,你让我看眼价格。”

    店员一愣,将衣服递给他。

    顾咎伸手接过,立刻看了眼标牌。在看到标牌上的价格‘才’800块后,他当即舒了口气。

    虽然顾咎自己的衣服最贵也不过才三百多,但在见到薄上远4000多的上衣和7000-8000的裤子后,顾咎一下子便觉得800块便宜了不少。

    简直就是良心价啊。

    800块这个价格还能接受……

    因为顾咎是打算准备等以后毕业工作了,就把这段时间里薄上远为他花的钱还给薄上远的。虽然薄上远一口称一个自己有钱,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平白花别人的钱的习惯。

    要是不还回去,顾咎始终觉得亏欠对方点什么。

    顾咎看完价格,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衣服重新还给了店员。

    顾咎说:“没事了……你拿去包好吧。”

    薄上远看着顾咎的举动,眉心一动。

    薄上远以为,按照顾咎‘仇富’的性子,顾咎是定会要说些什么的。但很奇怪的,顾咎什么也没说。

    就在薄上远心下微微疑惑间,店员一走,只听顾咎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买很贵的衣服呢……”

    薄上远微怔,然后懂了。

    薄上远唇角上扬,问:“很便宜?”

    顾咎想也不想:“是啊!才800块,比你衣柜里的衣服便宜多了!”

    薄上远漫不经心的看了顾咎一眼,收回视线。

    薄上远唇角微勾,没再说话。

    薄上远没有和顾咎说,价格单位,不是人民币,而是欧元。

    就在两人等着结账间,正对面,陪着两个妹子逛街的段纶眼尖的瞧见了什么,一下子瞪大了眼。

    等等,那不是姓薄的和那个e班的小矮子吗??

    段纶卧槽了声。

    要知道,在段纶的眼里,能将薄上远约出来逛街,简直难于登青天。能让薄上远答应出来一次,简直能让段纶感动天感动地了。

    可这会,姓薄的却和e班的那个小矮子在外面买衣服??

    段纶站起身,下意识便要准备过去对面仔细的瞧上一瞧,但刚起身要走,便就被随行的两个女生给拦住了。

    两个女生一左一右的抱住了段纶的胳膊,娇滴滴的撒娇。

    “这件衣服段段觉得怎么样?”

    “段段觉得我穿裙子好看还是裤子好看啊?”

    要换作以往,段纶定会回抱过去,搂住腰,和两人调情起来,但这会,段纶满心都是‘姓薄的特么居然出门逛街了’,因此完全没有调情的心思。

    段纶不太耐烦,随口敷衍了句好看,然后掰开两人的手,转身就要走。

    然而,段纶这次再回头看去,对面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段纶:“……操!”

    另一边。

    结完账,两人回了家。

    回家之后,顾咎立刻便对着菜谱开始研究起来。顾咎那认真钻研的模样,简直比学习还要专心。

    顾咎一边看着菜谱钻研,一边问:“薄上远你喜欢吃哪个啊?”

    薄上远随手指了个菜。

    顾咎了然,然后拿着菜谱,走进厨房。

    顾咎一边对着菜谱,一边看着厨房内的佐料,一边问薄上远:“这个褐色的佐料是什么啊?”

    薄上远:“胡椒粉。”

    顾咎哦了声,又问:“那旁边的呢?”

    薄上远:“生粉。”

    顾咎追问:“生粉是干什么用的?”

    薄上远:“提鲜。”

    顾咎沉默了会。

    顾咎小声问:“……提鲜是什么意思?”

    这会换薄上远沉默了。

    薄上远说:“饭还是我来做吧。”

    顾咎声音越来越小:“……可是菜谱都买了。”

    薄上远:“扔了。”

    顾咎:“……哦。”

    然后,晚上,做饭的还是薄上远。

    薄上远做饭的时候,顾咎就站在薄上远的身后,想要拜师学艺,但薄上远直接面无表情的将他从厨房里赶了出去。

    顾咎被赶出厨房后,表情茫然。

    顾咎说:“不是你让我做饭的吗……”

    他虽然还不会,但是他学几天,肯定就会了。

    但是,谁知道薄上远根本就不让他学。

    薄上远头也不回:“我收回这句话。”

    顾咎有些郁闷。

    顾咎忍不住问:“……那我这会做什么?”

    薄上远说:“左转,向前走两步,坐下。”

    顾咎乖乖的顺着薄上远的指令,在餐桌前坐下。

    顾咎飞快的问:“然后呢?”

    薄上远:“等着吃饭。”

    顾咎:“……哦。”

    吃完晚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顾咎将餐桌上吃完的碗筷收拾好放进洗碗机后,便转身准备到卧室拿睡衣,然后去浴室洗澡。

    然而,当顾咎到了卧室后,顾咎却发现他怎么也找不到自己挑的那套睡衣了。卧室里只剩下薄上远买的那几套‘动物装’。

    顾咎从卧室里探出头,问正在客厅的薄上远:“我挑的那套睡衣呢?”

    薄上远轻描淡写:“我帮你退了。”

    顾咎看着床上的恐龙装、小喵装、兔子装……沉默。

    顾咎沉默半响,问:“……那我穿什么?”

    顾咎尾音刚落,只听薄上远非常的理直气壮道:“我不是替你买了别的睡衣吗,你就穿那几套不就好了。”

    顾咎:“……”

    顾咎幽幽的看了薄上远一眼,随手拿起一个睡衣,转身进了浴室。

    十分钟后。

    也便是顾咎洗完澡后。

    顾咎穿着可爱的兔子睡衣,木着脸,走出浴室。

    兔子睡衣的身后,有个圆圆的白色小尾巴,头顶上的帽子则缝了两个长长的耳朵。

    顾咎没戴帽子,两个长长的兔耳朵便就随着他的帽子一齐垂落在他的身后。那模样,简直看着可爱的紧。

    ……虽然顾咎不是很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

    顾咎木着脸向前走,人高马大的薄上远则紧跟在他的身后。

    顾咎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

    顾咎:“……薄同学。”

    薄上远:“嗯。”

    顾咎:“能不能别拽我尾巴。”

    薄上远:“好。”

    顾咎:“能不能也别拽我的耳朵。”

    薄上远:“不能。”

    顾咎:“……”

    ……

    夜深。

    夜深人静,顾咎闭着眼睡在床上,十分安静。一旁的薄上远缓缓地睁开眼,将穿着兔子装的顾咎给搂进了怀里。

    ——他的小兔子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