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上午的第四节课,也便是e班所有学生们万众期待的体育课。

    对于他们而言,只要不用呆在教室里学习,去做什么都行。

    ——除了顾咎之外。

    顾咎体质不好,跑几圈就腿软,虽然军训的那半个月顾咎稍稍的能跑了一些,但在教室里学习了几个月后,军训那半个月里锻炼出来的体质,已经全部回到了原位。

    所以,顾咎不是很喜欢体育课。

    哦不对,应该说……顾咎就不喜欢上学。

    体育课上,体育老师让大家站好之后,一声令下,让班上的所有人围着操场跑十圈。

    这次两个班的体育老师没有像之前那样,让两个班一块比赛,而是各自锻炼各自的,所以两个班也就隔的比较远,没有什么交集。

    体育老师一声令下,众人开始在操场上跑圈。

    顾咎跟着大部队跑了几圈后,两腿发软,实在是跑不动了,便干脆直接停了下来,慢慢的走。跑在前面的沈滕见自己跑了八圈,顾咎还在就圈挣扎,便想着直接拽着顾咎,带着顾咎向前跑。但不论沈滕怎么拽,顾咎都不肯再继续跑了。

    顾咎实在是跑不动了。

    顾咎慢吞吞的走完了剩下的四圈后,然后找了个阴凉的地方,歇了下来。

    顾咎刚歇下没多久,顾咎感觉到有人似乎站在了他的面前。

    顾咎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去。

    只见段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们班那边走了过来,站在了他的面前。段纶在顾咎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微眯着眼,表情不善。

    顾咎:“……?”

    虽然他现在的确和薄上远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但和段纶,他们之间并无交集。

    顾咎问:“有事?”

    段纶:“有。”

    顾咎微愣,瞧了段纶一眼,然后转眼朝a班的方向看了眼,寻找薄上远的身影。

    只见薄上远静静地呆在a班那,表情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薄上远像是注意到了顾咎的视线,便也慢慢的扭头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来。

    顾咎登时更为莫名所以。

    顾咎发现段纶好像不是薄上远叫过来的。

    顾咎不解,段纶找他做什么?

    顾咎想了想,觉得唯一的可能性,也就只有薄上远了。因为他以前从来没和段纶说过话过。

    另一边。

    在段纶朝顾咎走过来的时候,e班班上的其它人便就注意到了。

    毕竟段纶在城南也是颇为的赫赫有名,十分瞩目,要想不注意到,实在是太难了。

    只不过,与薄上远完全截然不同的是,薄上远是因为成绩好的太过变态,高冷,不怎么爱理人,还想交白卷就交白卷而闻名。

    至于段纶,则完全就是因为花心了。

    这才还没到一个学期,段纶就已经交了差不多快十几个女朋友了。那换女朋友的速度,简直比换轮胎还快。

    而且最重要的是,段纶的女朋友……个个都他妈长的好看。

    此时,e班的众人眼也不眨的看着顾咎的方向,满脸写着好奇。

    想要知道段纶找顾咎究竟是为了什么。

    ……虽然顾咎也想要知道。

    e班的同学看着顾咎,小声议论。

    “顾咎怎么认识这么多a班的?又是薄上远,又是段纶……他从哪认识的?”

    在其它人的眼中,认识一个薄上远就已经够牛掰了,没想到顾咎竟然还认识段纶。

    要知道,这两个人可是高一年级的所有人里,最难结识的。一个薄上远,从来就不爱理人,能让他跟你说一句话,简直得费尽心思。至于当朋友,那就更不可能了。一个段纶,虽然段纶不至于会像薄上远那样不爱理人,也较为好说话一点,但当朋友……也是想都别想。段纶长得帅,家境好,你要是没点什么资本,和段纶当朋友,完全不可能。

    e班的其它人也是十分疑惑。

    “谁知道怎么认识的,我之前也没听说顾咎之前是在一中读啊。”

    “段纶到底找顾咎干什么?找麻烦?还是有事?”

    “不知道……”

    “不可能会是找麻烦吧,我看顾咎平常都安安静静的,也不是那种喜欢惹事的人啊。”

    ……

    段纶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直接单刀直入。

    段纶站在顾咎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你身上的衣服谁买的。”

    没想到段纶过来竟是为了要问这个,顾咎一愣。

    顾咎蹙眉,一脸的莫名其妙:“……你问这个做什么?”

    段纶啧了声,说:“你管我问这个做什么,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再说。”

    顾咎沉默了下。

    顾咎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顾咎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他不确定薄上远想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身上的衣服是薄上远买的的这件事。因为顾咎清楚的记得,薄上远说过了不想和他当朋友。

    顾咎犹豫片刻,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顾咎注意到,段纶的语气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顾咎的声音微微的顿了顿。

    顾咎说:“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段纶额头青筋一跳,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已经知道了。”

    顾咎声音平静:“因为语气。”

    段纶:“……”

    段纶没想到这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小矮子居然还有些聪明。

    段纶于是换了个问题。

    段纶问:“你和薄上远什么关系。”

    顾咎又是一愣。

    顾咎下意识回:“你不是薄上远的朋友吗,为什么要问我,不去问薄上远?”

    段纶:“……”

    段纶眼角抽了抽。

    段纶说:“操,要是他肯说,那我还来问你?”

    顾咎哦了一声,想也不想:“那我也不说。”

    段纶:“……”

    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顾咎也不知道他和薄上远的关系算什么。

    朋友?可薄上远说过了不想和他当朋友。

    可要如果不是朋友……那又是什么?

    段纶过了好半响,才再次开口。

    段纶说:“……你和姓薄的是一家的吧?”

    顾咎:“啊?”

    什么意思?

    段纶没再回,黑着脸就走了。

    顾咎注视着段纶的背影,一脸的莫名其妙。

    段纶特地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些?

    段纶刚一走,e班其它偷偷围观了许久的同学便就一齐的围了上来。

    一众同学围在顾咎的身边,好奇的问:“刚才段纶找你是干什么啊?”

    顾咎下意识回:“……没什么。”

    顾咎是真的觉得没什么。

    他到现在都还没搞懂段纶为什么要问那个。

    段纶特地过来找他,怎么可能会没什么。一众同学俨然不信:“我们都看见了,别说谎了。快快快,老实交代。”

    顾咎想了想,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哦,他刚才问我,我的成绩是怎么上来的。”

    一众同学神色微妙:“他过来就是问这个?”

    顾咎点头,毫不心虚:“是啊。”

    果不其然,正如顾咎所料,顾咎话一说完,众人便就立刻无趣的做鸟兽散。

    切,原来是问这个啊。

    众人完全没有怀疑顾咎在撒谎。

    因为段纶最近的成绩比以往的确下降了不少。

    不过……

    他们也绝不会料到,看起来安安静静,在老师面前乖巧又听话的顾咎,会撒谎罢了。

    另一边。

    a班。

    段纶阴着脸回到a班,脸色不是很好看。

    靠!那小矮子肯定是姓薄的他弟!不然为什么会跟薄上远一样让人讨厌!

    段纶回a班后,薄上远问他:“他说的什么。”

    段纶幽幽的看了薄上远一眼,说:“你猜。”

    薄上远挑眉。

    铃声响,第四节课下。

    因为是第四节课,所以一等下课,班上的同学就各自散开,直接离开学校回家了。而顾咎因为现在和薄上远住在一块,所以顾咎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去找薄上远。

    顾咎走到薄上远的面前,薄上远抬手摸了摸顾咎微微有些发汗的脑袋,问:“要喝冰水吗?”

    顾咎摇头,说:“家里不是有吗。”

    顾咎现在是能少花薄上远的钱就少花,虽然顾咎现在的确想喝水,但他可以忍耐一会。

    薄上远听到顾咎口中的家里二字,眼眸微暗。

    薄上远说:“……也是。”

    薄上远唇角微扬,不着痕迹。

    薄上远说:“回家吧。”

    顾咎嗯了一声。

    两人一同离开,不远处,金世龙看着两人一块并行离开的景象,歪了歪头。

    ……是他想多了?

    他怎么有些觉得,那个衣服,可能是薄上远买的?

    中午十二点。

    薄家。

    顾咎不会做饭,中午到家后,做饭的自然还是薄上远。

    顾咎不好意思总是让薄上远做饭,于是便想着要上前帮忙洗下菜,或者是切下菜什么的,但被薄上远二话不说的给拦住了。

    薄上远说:“去洗衣服。”

    顾咎乖乖的应了声哦,转身去了浴室。

    浴室里,顾咎和薄上远换下来的衣服都装在一个干净的衣篓里。

    顾咎记得薄上远之前说过他的衣服要用手洗,所以顾咎特地的将他自己的衣服扔到一边,然后将薄上远的衣服捡出来,接着用水盆接了一盆热水,开始小心翼翼的用手洗。

    一想到手上的这件衣服值七八千,所以顾咎洗衣服时的动作极为小心谨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薄上远的衣服给洗坏了。

    顾咎现在甚至都觉得自己洗的不是衣服,是钱。

    顾咎在浴室里小心翼翼的洗着薄上远的上衣,而在厨房这边的薄上远已经做好了饭。

    薄上远做好饭,站在客厅,等了又等。

    等着顾咎出来吃饭。

    然而,薄上远在客厅等了快十几分钟,等的菜都快凉了,都没等到顾咎从浴室里出来,于是薄上远终于忍不住了。

    薄上远转身走进浴室,一抬眼,便就愣住了。

    只见顾咎蹲在水盆前,仔仔细细的用手揉搓着他的上衣,那小心的动作和谨慎的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捧着什么宝贝呢。

    薄上远看着顾咎,问:“……你在做什么。”

    顾咎头也不抬:“洗衣服啊。”

    薄上远沉默了两秒,说:“旁边不是有洗衣机吗。”

    顾咎蹙眉:“可是你的衣服不是只能手洗吗。”

    薄上远这次沉默的略久了会。

    薄上远说:“……那是骗你的。”

    顾咎呆住,动作蓦地停下。

    顾咎慢慢的回头,看向薄上远。

    薄上远神色淡然,声音理直气壮:“反正你以前骗我那么多次,我骗你一次也不算过分。”

    这次换顾咎沉默了。

    许久后,顾咎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顾咎:“……哦。”

    正所谓天道有轮回,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喜欢骗人的小骗子终于被骗了。

    顾咎有些郁结的将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回头问:“那你还骗了我什么?”

    薄上远脸不红心不跳:“没有了。”

    ——还有很多。

    比如说800块的衣服其实是几千,又比如说他在顾父顾母面前说他自己说再也不想回家……再比如说现在。

    洗衣服的事情解决了后,顾咎这才跟着薄上远回到客厅吃饭。

    薄上远的厨艺一如既往的好,桌上的几盘菜,色香味俱全。顾咎甚至是觉得比他在外面餐馆的菜还要好吃。

    顾咎坐在餐桌前,一直只闷头吃着饭,一声不吭。

    这时,薄上远突然冷不丁的问了句:“……上午你和段纶说了些什么。”

    顾咎一愣,停下筷子,回忆了下。

    顾咎说:“……好像没说什么啊。”

    薄上远说:“把原话重复一遍。”

    顾咎哦了声,然后仔细回忆:“他问我身上的衣服是谁买的,我问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说到这里,顾咎声音一顿。

    顾咎问:“为什么段纶会突然问我这个啊?”

    说着,顾咎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他衣服上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不过就是一件普通的800块的衣服罢了。

    薄上远泰然自若:“因为他脑子有问题。”

    顾咎蹙眉:“我觉得他挺正常的啊……”

    薄上远将他截断:“继续说。”

    顾咎回:“哦……然后我说他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他就问我是怎么知道他知道了的,我就说是语气。他就又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说他和你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不问你。他说你不肯说,我就说我也不说。”

    顾咎说完,薄上远这会就终于明白上午的时候,段纶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幽怨了。

    薄上远倒是猜到了顾咎不会说实话。

    只是完全没想到,顾咎竟会这么回答。

    薄上远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接着,薄上远眼眸深沉的问道:“……那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

    薄上远声音低沉,带着些许淳淳善诱的意味。

    顾咎有些犹豫。

    顾咎想了想,小声的回:“……同学关系?”

    薄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