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说完,见薄上远的脸色不大对劲,因此不由得迟疑了下。

    顾咎问:“……不对吗?”

    可是他的确和薄上远的确是同学关系啊。

    薄上远盯着顾咎,没说话。

    顾咎思索了片刻,然后再次试探性的回道:“那……邻居关系?”

    薄上远:“……”

    薄上远的脸色一下子更加难看了。

    顾咎见薄上远的脸色不仅没有缓和,反而一下子变得更为难看了,于是小声说:“……难道不是吗?”

    顾咎觉得他没说错啊。

    薄上远:“……”

    顾咎开口说着话,声音渐渐的越来越低:“不是同学关系,不是邻居关系,那是什么?朋友关系?……可是你不是说过不想和我当朋友吗。”

    薄上远:“……”

    什么叫榆木脑袋,大概就是顾咎这样了。

    顾咎见薄上远还是没说话,他想了想。

    顾咎说:“难不成……”

    薄上远挑眉,等着顾咎说完。

    顾咎说:“难不成……我真的像段纶说的那样……我和你是一家的?”

    薄上远:“……”

    他就不该对他有任何期待。

    说是榆木脑袋都是夸他了。

    薄上远沉默片刻,而后索然放弃。

    算了。

    来日方长。

    顾咎见薄上远的脸色未见缓和,还要再说些什么,但薄上远先一步开口了。

    薄上远冷着脸,薄唇微启:“食不言寝不语。”

    顾咎:“……哦。”

    顾咎哦了声,乖乖的闭上了嘴。

    中午吃完了午饭,在家小睡了片刻后,便像早上一样,跟着薄上远一块出发去学校。

    两人乘车到了城南的校门口,刚一下车,便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沈滕。

    一见到沈滕,顾咎便立刻想也不想的抛下了身侧的薄上远,朝沈滕走了过去。毕竟顾咎和沈滕一个班,又是在同一个组,还是前后桌,再加上两人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了,所以有这个反应也算正常。

    而被顾咎毫不犹豫的给抛下的薄上远,在一瞬间黑了脸。

    薄上远站在原地,面色发黑。

    那难看的脸色,甚至是在中午从顾咎嘴里听到同学与邻居这两个词的时候,还要更加的难看。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眼神沉郁的注视着不远处的沈滕,久久未动。

    果然,不管过了多久,薄上远都看这个沈滕不太顺眼。

    嗯,非常的不顺眼。

    这时,正好也刚到学校的段纶,看到薄上远站在校门口,便想也不想的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

    段纶漫不经心的上前,伸手便就想要搭上薄上远的肩膀:“站在这……干……”

    嘛……呢……

    段纶话说到一半,突然看到薄上远那阴沉的脸色,段纶表情一僵,瞬间没了话。

    段纶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悄悄的离薄上远远了些。

    段纶抬头望天,干笑:“呵呵,今天天气不错。”

    ……

    段纶干笑了两声,无人应答。

    段纶瞥了眼一旁陆续进入校门的同学,飞快道:“快上课了,我先进教室了。”

    说完就溜了。

    沈滕这边。

    站在校门口外的沈滕突然不知道怎的,感觉到背后有些毛骨悚然。仿佛就像是有一股阴风刮过似的,凉飕飕的。

    沈滕摸了摸发毛的手臂,心下发颤。

    他怎么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沈滕心下惊悚的想着,怎么也不敢回头。生怕自己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顾咎来到沈滕的身边,见沈滕的表情怪怪的,于是便问:“……怎么了。”

    沈滕咽了口唾沫,心惊胆颤道:“我感觉背后有些毛毛的……”

    顾咎闻声,下意识回头朝沈滕身后的方向看了眼,只见沈滕的身后的不远处除了薄上远以外,再没有其它的人。

    顾咎说:“你背后什么都没有啊。”

    沈滕闻声,这才放心。

    沈滕大着胆子朝身后看了眼,见到薄上远,当即一愣。

    沈滕说:“你今天中午又和薄上远一块来的?”

    顾咎嗯了声。

    沈滕表情平静:“哦。”

    因为在之前军训的时候,顾咎就总是经常和薄上远一块到学校,所以沈滕的表情也没什么太过惊讶的。

    不过,沈滕不知道的是,和之前军训的时候不同,之前军训的时候,顾咎完全只是因为和薄上远正好恰巧碰到。而现在,则是直接从家里一块出门去学校了。

    沈滕对于顾咎和薄上远一块到学校的这件事见怪不怪,所以也没什么好问的。但突然间,沈滕想到了什么。

    沈滕像是突然恍悟一般,说:“你现在和薄上远关系这么好,不会就是因为像现在这样老是在车上撞到一块吧?”

    顾咎听了,一怔。

    因为顾咎完全想不起来他是什么时候和薄上远的关系变得这么好的。顾咎分明清楚的记得,在几个月前,他和薄上远都还是互相不搭理的状态。

    究竟是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的……

    顾咎想不起来了。

    顾咎犹豫的回道:“……大概吧。”

    沈滕想也不想:“肯定是这样,就你那慢热的性子,要不是老是跟薄上远在车上碰到一块,哪可能熟的起来?”

    顾咎没说话,深思。

    ……是这样吗?

    下午的四节课分别是两节化学,和一节地理以及一节英语。

    晚自习则是物理与语文。

    上晚自习之前,薄上远又顺手给顾咎带了一瓶牛奶,给顾咎带牛奶的时候,薄上远顺手在微信上给顾咎发了条消息。

    【1024:喝牛奶长高。】

    顾咎本来还准备和薄上远说谢谢,但在见到这条微信后,他在键盘上敲下的谢谢二字,瞬间变成了六个点。

    【顾咎:……】

    顾咎回完消息,再次将目光转向眼前的牛奶。

    顾咎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是什么时候和薄上远的关系变得这么好的呢?是去医院的时候?还是因为防晒霜?还是……补课?顾咎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顾咎只记得,他当初想的是:他要离薄上远远点。

    ……

    晚上九点半。

    两节晚自习结束。

    随着最后一节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起,他们也就终于能放学回家了。

    顾咎起身收拾作业,准备离开。

    就在顾咎低头收拾着桌上的作业时,班上的氛围突然变得微妙了起来。

    薄上远到e班来了。

    现在正站在教室门口。

    众人下意识的立刻扭头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

    因为这个班上,就顾咎和薄上远的关系最好了。

    所以除了顾咎之外,不可能是别人了。

    而薄上远也不说废话,看着顾咎,直接便就开门见山的催促道:“快点。”

    顾咎望着薄上远愣了愣,哦了声。

    一旁的围观的众人登时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不过,接着,e班的众人很快再次的冒出了那个始终令人没法得解的疑问。

    ——顾咎到底是怎么和薄上远的关系变得这么好的?

    不只是他们,顾咎也在疑惑。

    顾咎想,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和薄上远的关系这么好的呢?

    顾咎想了想,想不出答案。

    ……不过算了。

    答案也不重要了。

    反正顾咎现在只知道——

    他一点也不后悔认识薄上远。

    顾咎收拾好作业,来到薄上远的面前。

    顾咎说:“走吧。”

    薄上远嗯了声,将他怀中的作业顺手接过。

    接过作业,两人一同离开。

    薄上远接作业的动作十分顺手,自然而然。

    薄上远习惯了,顾咎也习惯了。

    但在其它人的眼中,意味就不同了。

    因为众所周知,a班的薄上远,高冷又高傲,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就算是老师也不例外。能让他搭理你,简直难于登天。

    但是刚才,薄上远却在给顾咎搬作业。

    而且重点是,不是顾咎自己要求的,而是薄上远主动的。更重要的是,顾咎表情十分平静,竟然一点都不意外,仿佛像是早就习以为常了的模样。

    看到薄上远刚才的那个举动后,e班的众人一下子沉默了。

    要不是因为顾咎是个男生,他们都要以为两人在谈恋爱了。

    “顾咎到底和薄上远是什么关系啊?”

    “不会是亲戚吧?”

    “亲戚也不会这么好吧。”

    “卧槽,刚才薄上远那个动作,我惊呆了。”

    “去论坛发帖了。”

    一旁,金世龙看着薄上远伸手将顾咎怀中的作业自然而然的接过的情景,捧着脸,春心荡漾。

    金世龙真的越看越觉得,顾咎和薄上远两人,简直就像是他看的那些少女漫画里的男‘女’主角,不管是剧情还是人设,都一模一样。

    顾咎和薄上远一走,还留在教室里的沈滕便不由得感叹了起来。

    沈滕长须感叹道:“……要不是因为小咎咎老和薄上远在车上撞见,现在的关系恐怕也没这么好。”

    不过说到这,话又说回来了。

    两人究竟是在车上聊了些什么,现在的关系才变得这么好的?

    沈滕长吁感叹间,一旁的金世龙听见,好奇的问了句:“在车上碰见?”

    沈滕回:“对啊,你不知道吗。”

    沈滕一说完,便就后知后觉的想起,是他自己没说过。

    沈滕挠了挠后脑勺,说:“薄上远的家正好和小咎咎的家顺路,所以两人就经常坐同一个车到学校。”

    金世龙恍悟。

    但金世龙仍是觉得哪里好像有什么不对。

    顺路、住叔叔家、cl&ol、薄上远……

    怎么哪里有些怪怪的。

    ……

    10月26号,周五。

    晨。

    两个星期的时间一晃而过。

    一眨眼,离11月月考只剩下了四天。

    对于月考,因为顾咎现在每天都有薄上远帮他补课的缘故,所以顾咎也不太紧张。

    不过,就算没有补课,顾咎也对分数无所谓就是了。

    应该说,顾咎从来都不怎么在意分数,只要顾母越在意,他就越不在意。

    然而现在顾母再也不能天天在顾咎的耳边念叨分数成绩了,顾咎也就更对分数不上心了。

    不过虽然对分数无所谓是无所谓,顾咎也绝不会去故意考砸。

    要是故意考砸,顾咎哪对得起每天抽出时间来给他补课的薄上远。

    话说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搬出来的缘故,现在的顾咎,要比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开朗了许多。

    虽然话依旧没比以前多上多少,也还是不怎么爱笑,但最起码不会再时不时的自卑,然后贬低自己,暗嘲自己是个废物了。

    早上六点,顾咎按时起床。

    一想到明天就是周末,顾咎的心情就不禁开心了许多。但是,在顾咎起身打开衣柜的一刹那,他所有的好心情,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顾咎看着衣柜里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默。

    顾咎站在衣柜前,沉默了半响。

    过了许久,顾咎终于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然后取出衣柜里的衣服,然后再不情不愿的穿上。

    顾咎穿上衣服,看着自己身上怪异的装扮,黑了脸。

    他心想:——薄上远是变态。

    自从买了那几套睡衣之后,薄上远不知道是身上什么奇怪的开关被打开了一样,自此之后,一旦有空,便就会去给顾咎买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

    因为知道顾咎不喜欢,所以都是不动声色的背着他买。

    买什么动物拟人装,什么带有牛犄角的帽子,帽子上绣着动物耳朵的外套,甚至还有那种印着狗爪印的鞋……

    衣服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而这些东西有多可爱,顾咎就有多不喜欢。

    他一个大男生,为什么要穿这种……可爱的衣服?

    而且薄上远自己为什么不穿。

    顾咎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几乎是满身写着可爱二字的穿着,心下郁闷,满脸写着不开心。

    顾咎穿好衣服,黑着脸,转身叫薄上远起床。

    顾咎:“起床了。”

    薄上远睁开了眼。

    一见薄上远醒了,顾咎便立刻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了卧室。不过在离开卧室前,顾咎十分‘冷漠’的丢下了句:“快点起床,迟到了我就自己走了。”

    要换作以往,薄上远要是被人这样‘粗暴’的叫起床,态度还如此恶劣,薄上远的起床气是定要发作的。

    不说揍进医院,起码也会揍个鼻青脸肿。

    但这会……薄上远完全没有要发作的迹象。

    不仅如此,还听话的不行。

    薄上远听话的起身,换衣服,洗漱。

    五分钟后,两人一块出发去学校。

    然后,去学校的一路上……

    顾咎:“别扯我帽子。”

    ……

    顾咎:“尾巴也不行。”

    ……

    顾咎:“那里也不行。”

    ……

    顾咎忍了又忍,最后终于没忍住。

    顾咎板着脸,表情严肃:“薄同学,手能不能安分一下,别到处乱扯乱摸?”

    薄上远义正言辞:“我忍不住。”

    顾咎:“……”

    最后,顾咎是黑着脸和薄上远到学校的。

    公交车一在校门口前停下,顾咎便二话不说的将薄上远给抛在了身后,气愤的自己去了教室。

    当然,这乘车的一路上,顾咎又被薄上远不知道给又摸又扯了多久。

    括弧,指耳朵和尾巴。

    不让扯,就摸。不让摸,就去扯。

    顾咎觉得薄上远给他买的这些衣服,完全就是为了满足薄上远自己的特殊癖好。

    在这之前,沈滕让顾咎多多注意一下的时候,顾咎还不把沈滕的话给放在心上,现在他觉得,沈滕说的果然没错。

    果然没过多久,薄上远的本性就暴露了。

    ——为什么一个新搬来的邻居会对他这么好,十之八九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顾咎一走进教室,教室里的同学便立马不约而同的朝他看了过来。

    因为顾咎身上穿的是粉色的外套。

    不止如此,外套上还画了一只猫。

    怎么看怎么可爱。

    金世龙张大了嘴,捧住了脸。

    金世龙:“可爱~”

    姜真衫也说:“好可爱啊!”

    顾咎:“……”

    可爱到让他讨厌。

    一旁的沈滕望着顾咎身上的外套,表情呆住。

    沈滕忍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了。

    沈滕问:“小咎咎,你最近……怎么总穿这种奇奇怪怪的衣服?”

    沈滕记得顾咎以前可是从来不穿这种……呃……卡哇伊风格的衣服的。两人当了三年的初中同桌,初中的这三年里,沈滕就从来没见过顾咎穿过这种类型的衣服。

    顾咎沉着脸,回:“薄上远买的。”

    沈滕一愣。

    沈滕表情扭曲:“……薄上远买的?”

    顾咎嗯了声。

    一旁的金世龙想到什么,也跟着插了句话:“之前的衣服也是薄上远买的?”

    顾咎下意识再次嗯了声。

    金世龙意识到了什么,张大了嘴,目瞪口呆。

    金世龙:“难不成,你现在……和薄上远住一块???”

    顾咎:“……”

    顾咎一下子沉默了。

    他刚才说的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