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几天便就是平安夜了。

    这天还没到,各个商家便就已经开始卖起各色各样的礼品与苹果起来。

    路边上的树枝上挂满了红色的彩带,商店的玻璃橱窗上也贴满了圣诞老公公和拐杖糖的图案,那些玩具店里也开始卖起可爱的麋鹿公仔起来。

    大街上,各种各样的圣诞物品,让人看的目不暇接。

    不止是街上的各个商家,班上的同学也对这天期待的紧。

    因为那两天正好放假。

    第一节课刚下,坐在前面的沈滕便扭过了身,兴致勃勃的和坐在他身后的顾咎说道:“小咎咎,平安夜和圣诞节这两天到我家来过呗~”

    顾咎看着沈滕脸上期盼的表情,瞬间意会。

    他问:“游戏那两天有活动?”

    一下子被看穿的沈滕郁闷的撅起了嘴。

    对于节日,所有的商家都不会放过,不管是实体的,还是虚拟的。

    游戏里自然也不会例外。

    除了一些不出意外的氪金活动之外,游戏方还出了一些其它打副本的活动。

    副本难度中高等,说难吧,其实还不算太难,说简单吧,也不是太简单。

    但不论怎样的难度,在沈滕这个顶级手残的眼里,没什么区别。

    因为过不去,就只好过来求顾咎了。

    沈滕一把抓起顾咎的手,泫然欲泣道:“小咎咎,我就全靠你了!这次副本给+15的强化石头啊!你知道一颗石头多少钱吗!2000块啊!这次活动给5块啊!一块就是2000块,5块就是一万啊!!!”

    沈滕激动的不行,如果可以,他怕是现在就躺在顾咎的面前耍赖打滚了。

    顾咎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是一听到一块石头值2000,还给5个,便就不由得犹豫了下。

    他说:“你等等,我去问问薄上远……”

    自从住进薄上远家后,不知道为什么,不管大事小事,顾咎总下意识的先问一下薄上远。

    顾咎掏出手机,低头给薄上远发消息。

    【顾咎:平安夜和圣诞节这两天能不能不补课?】

    另一边的薄上远在看到这条消息后,挑了挑眉。

    其实这两天本来薄上远就没打算补课,毕竟怎么说也要到平安夜和圣诞了,补课了这么多天,也总该放两天假了。不过见到顾咎的这句话,薄上远还是问了一句。

    【1024:怎么。】

    【顾咎:我要去沈滕家打游戏。】

    另一边,看到这句话的薄上远瞬间黑了脸。

    ——去沈滕家打游戏。

    顾咎生怕薄上远不高兴,于是赶忙解释。

    【顾咎:那天沈滕玩的游戏有活动。】

    【顾咎:好像是什么副本给强化石头。】

    【顾咎:一颗石头值2000块,一次副本给5颗。】

    【顾咎:他打不过,所以就只好来找我了。】

    ……

    没有回应。

    顾咎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应,于是又发了条消息。

    【顾咎:……?】

    【顾咎:收到消息了吗。】

    这次薄上远总算有了反应。

    【1024:没有。】

    顾咎以为薄上远是真的没收到消息,刚准备又要重新再把刚才的消息发一次,下一秒,对方突然给他打了一万块钱过来。

    顾咎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万块块钱的转账记录,愣住。

    【1024:给他。】

    【顾咎:……】

    这会顾咎懂了。

    顾咎沉默了会。

    【顾咎:那少补的两天课以后再补上?】

    【顾咎:这次的副本活动好像对沈滕真的很重要……】

    【顾咎:那不然我替他打了副本就回家?】

    【1024:……】

    【1024:平安夜和圣诞节你就到沈滕家打游戏?】

    【顾咎:是啊。】

    顾咎是真的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对于他而言,不管是平安夜还是圣诞节,在他的眼里,不过只是每年都会过一次的再寻常不过的节日罢了。

    手机另一头的薄上远沉默了会。

    薄上远将微信的好友页面翻了翻,找到马骋的头像。

    【1024:24.25有空?】

    【karst: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karst:别告诉我,我们学校大名鼎鼎的薄校草这两天不跟女朋友在一块,要约我一块。】

    【1024:把你老婆带走。】

    此时,e班。

    薄上远发完消息没多久,沈滕的手机上便收到了一条来自马骋的微信消息。

    沈滕看了眼手机上的屏幕消息,默。

    过了会,他慢慢的转过身,对身后的顾咎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

    沈滕慢吞吞道:“那个,平安夜和圣诞节这两天不用去我家了……”

    顾咎莫名:“你那个一万块的石头呢?”

    一想到那个一万块的石头,沈腾心中就不由的流下了辛酸泪。

    沈滕哭丧着脸道:“那两天我有约了……”

    顾咎没多想,哦了一声,表示了悟。

    不过最后他还是又问了一遍沈滕,“你确定?你要是确定了,我就不和薄上远请假了。”

    说到请假这两个字的时候,顾咎的神色微妙怪异了一瞬。

    ……请假?

    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又好像没说错。

    沈滕心塞的不行,但不论他再怎么如何心塞,也没法改变现实。

    谁让他被马骋给抓住了把柄。

    沈滕郁郁道:“确定。”

    顾咎了然,便不再继续追问。

    他低头重新给薄上远发消息。

    【顾咎:沈滕突然说不用去了。】

    【1024:嗯。】

    薄上远回完消息,将手机扔进抽屉。

    当然,薄上远是绝不会和顾咎说是他在其中搞得鬼的。

    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将他总算是发完了消息,开口说道:“又是女朋友?”

    薄上远头也不回的嗯了声。

    段纶瞬间露出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情。

    段纶想到什么,说:“平安夜圣诞夜这两天准备干嘛去?”

    薄上远回了一个字。

    薄上远:“家。”

    段纶眼角一抽。

    段纶表情难以置信道:“操,不是吧,平安夜和圣诞夜都窝在家里?”

    薄上远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段纶实在是忍不住,问:“我说大佬,你这样天天窝家里不无聊吗?”

    薄上远还是只有一个字。

    薄上远:“不。”

    以前薄上远的确是觉得无趣又乏味。

    不,应当说,不论在哪,薄上远都觉得无趣和乏味。

    但现在不同了。

    只要有顾咎在,薄上远就永远也不会觉得无聊。

    就算是看着顾咎睡觉,薄上远都能兴味盎然的看个一整天。

    段纶听着薄上远的回答,觉得薄上远简直没救了。

    段纶猜到了,虽然姓薄的这两天是窝在家里,但绝对是和女朋友呆在一块。

    段纶啧了一声,说:“交往这么久了,不拉出来给我们看看?”

    ……

    没反应。

    段纶不怎么意外,接着又说:“就算不拉出来看看,平安夜那天我在九歌订了场子,还请了那个最近什么当红的小花旦晏玦过去唱两首。就算除开这些不谈……还有那么多吃的玩的,你就真的不带着你那可爱的小女朋友吃一吃,玩一玩?”

    说到晏玦的时候,薄上远没什么反应。这种当红的花旦和鲜肉,像薄上远和段纶这种有钱的富二代随时想见就能见,只要有钱就行。

    但是在说到吃的和玩的的时候,薄上远心下微动。

    仔细想想,这么久了,他好像真的没有带顾咎出去过。回想一番,每天除了补课,就是补课。顾咎也未曾有任何怨言。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摩挲着中指骨节,沉吟了片刻。

    片刻后,薄上远重新拿起了手机。

    段纶其实只是说上一说,至于能不能说动薄上远,他也说不准。

    因为薄上远和别人不同,别人是嘴硬心软,而薄上远是嘴硬心硬,铁石心肠。不管你说什么,薄上远都无动于衷,绝不会有任何反应。

    所以,在见到薄上远重新拿起手机后,段纶震惊了。

    段纶张大了嘴。

    卧槽?薄上远被说动了??

    他真的没看错???

    段纶低下头,点开微信,立刻开始发朋友圈。

    【卧槽!老子竟然把薄上远说动了!】

    段纶是从未如此的觉得自己是这么的牛逼过。

    段纶朋友圈一发,瞬间收到了无数条的回复。

    有他们富二代圈的,有以前一中的校友,还有外面加的那些野模,以及他们城南的人。

    长安:卧槽你说什么了???

    cao:靠,你说什么了???

    他:你说什么了???

    谢以:我草……你说啥了????

    朝哥哥:牛逼啊我操,你说什么了???

    ……

    以下省略。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薄上远给顾咎发了条消息。

    【1024:平安夜这两天要出去玩吗。】

    【顾咎:?】

    【顾咎:去哪。】

    【1024:九歌。】

    【顾咎:你等一下。】

    【1024:?】

    【顾咎:我搜一下那是哪……】

    对于薄上远这种有钱人家里出来的人而言,九歌这个地方,几乎是耳熟能详。只要是像段纶这种有钱又喜欢在外面玩的小公子哥,都会去那个地方。

    但对于顾咎这种普通人家里出来的人而言,就从来没有听过九歌这两个字了。

    顾咎点开百度,搜了搜九歌这两个字。

    九歌这两个字刚一输入,瞬间跳出几个搜索框。

    #九歌消费最低多少啊#

    #九歌那里好玩吗#

    #九歌到底怎么才能进去啊#

    #九歌要消费多少万才能是会员啊#

    搜索出来的问题不少,但是图片却没有几张。

    顾咎有些疑惑,重新回到微信。

    【顾咎:为什么搜不到图片?】

    【1024:店家不允许。】

    【顾咎:哦……】

    其实顾咎对玩什么的没什么兴趣,比起在外面,他更想呆在家里。

    因为家里安静点,而他喜欢安静的地方。

    但是他怕薄上远已经订好了位置,所以他第一时间没有说自己不太想出去,而是问了句。

    【顾咎:位置已经订好了吗?】

    【1024:嗯。】

    【1024:段纶订的。】

    顾咎刚要准备说‘那就出去玩好了’,见是段纶订的位置,他一下子长舒了口气。

    【顾咎:段纶请的啊?】

    【1024:嗯。】

    【顾咎:那你去吧。】

    【顾咎:我就不去了。】

    【1024:你不去我就不去。】

    顾咎看着手机屏幕,沉默了会。

    怎么说段纶也是请的薄上远,要是薄上远因为他就拒绝了段纶,感觉好像不太好。

    【顾咎:……哦。】

    【顾咎:那天几点去啊?】

    薄上远没回,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

    薄上远微微侧脸,问身后的段纶:“几点。”

    段纶生怕薄上远突然反悔,回:“晚上八点。”

    说完,又问了句。

    段纶眯着眼,问:“带女朋友一起来?”

    薄上远:“嗯。”

    在听到薄上远确切的回复后,段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精彩了起来。

    卧槽!薄上远真的要带女朋友过去!

    ——他终于能知道那个敢甩脸给薄上远看,还不回薄上远消息的女生(?)究竟是谁了!

    *

    就在万众期待下,总算是迎来了平安夜这天。

    平安夜这天,街上的气氛可谓是热闹到了极点。小商小贩纷纷出来摆摊,还有那些路边的店面,无一都喷上了圣诞快乐的英文字案。

    不止如此,就连短信也纷纷的发起祝福来。

    【明天就是圣诞节啦,祝您圣诞节快乐!\^o^/小店圣诞节全场七折,一年仅有一次,千万别错过……】

    这天早上一大早,兴奋的一夜没睡的段纶便就在微信上给薄上远发消息,提醒他今晚八点别忘了到九歌这来。

    可以说,对于这天,最为期待的不是那些商家,也不是那些情侣,而是段纶。

    一想到今天总算是能见到薄上远那小女友的庐山真面目的,段纶便就兴奋的不行。

    不过不得不说,姓薄的捂的是真的严实。

    直到现在,若要不是薄上远自己愿意把他那小女友带出来,他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段纶这边激动的不行,而一大早被微信消息给吵醒的薄上远瞬间冷下了脸。

    在其它人的面前,薄上远的忍耐力一向为零。

    薄上远刚要准备将段纶给再一次拉进黑名单,这个时候,顾咎醒了。

    又或者说,顾咎压根就没睡。

    顾咎一想到要去见薄上远的朋友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紧张的不行。

    薄上远的朋友……应该都是那种又高又帅,又有钱,看了就让人望而生畏的那种人吧?段纶不就是吗?

    他又矮又丑……成绩虽然最近提上来了些许,但终究只是一般的程度,要是他跟着薄上远一块去,不是丢薄上远的脸吗?

    顾咎紧张的攥着被子,脑中漫无边际的想着。

    一旁的薄上远见到这个情景,正要将段纶拖黑的手指一顿,然后将手机给放了下来。

    薄上远垂眸问:“怎么了。”

    顾咎小声说:“我……能不能不去了。”

    薄上远挑眉,表情不解。

    薄上远:“嗯?”

    顾咎问:“你的朋友肯定都和你一样,又高又帅,家境富裕……我这么矮,又长的一般,要是就这么跟着你过去,不是丢你的脸吗?”

    原本薄上远对于去不去九歌这件事是无所谓的。

    但听完顾咎的这番话,薄上远瞬间觉得,九歌必须得去。

    薄上远说:“有些男生发育的晚,虽然高一的时候看起来比较矮,但是到了高三就会一下子窜高。”

    顾咎眼前一亮。

    他立刻想也不想的问:“那我高三的时候会比你还高吗?”

    薄上远也毫不犹豫:“不会。”

    顾咎幽怨的瞧了薄上远一眼,而后收回视线。

    薄上远说罢,又说:“外表只是一个看起来还算不错的皮相罢了,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内在,所以无需将皮相这么放在心上。”

    顾咎没回话,嘴里小声嘟囔。

    因为长得帅才说皮相不重要,他从来没听过长的丑的人说皮相不重要。

    薄上远尾音才落,便顺势伸出手掐了把他的脸。

    薄上远淡淡道:“长的这么可爱,哪里一般了。”

    见薄上远又伸出手掐自己的脸,顾咎生气的张嘴便就要准备咬上薄上远一口,但被后者轻巧的躲过。

    又掐他的脸!

    顾咎捂着自己被掐红的脸,瞪圆了眼睛,满脸写着生气。

    顾咎捂着自己的脸,下意识开口反驳道:“……可是可爱不是形容女孩子的吗。”

    薄上远反问:“字典里规定可爱只能形容女生了?”

    他想了想,慢慢的摇头。

    好像还真的没有规定只能形容女生。

    但是被形容可爱,他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薄上远接着又沉声说道:“有钱并不代表什么,只不过说明他比普通人要有钱一点罢了。但除了有钱一点以外,和其它人,再无任何差别。而且,一时有钱,不代表一辈子有钱。一时没钱,不代表一辈子没钱。因此,无需因为这点贬低自己。”

    薄上远慢条斯理,娓娓道来,顾咎听得似懂非懂。

    不过,在听完这番话后,他心里的自卑意味的确减淡了不少。

    薄上远说完,最后问了句:“还有要问的吗?”

    顾咎想了想,小声问:“我真的有可能还能再长高吗?”

    薄上远:“嗯。”

    顾咎:“长的比你还高呢?”

    薄上远:“没有。”

    顾咎:“……哦。”

    薄上远:“问完了吗。”

    顾咎:“……嗯。”

    薄上远:“去起床刷牙。”

    顾咎:“哦。”

    他应完乖乖的从床上爬起身,去洗漱了。

    虽然今天晚上是平安夜,但白天依旧和以往没什么不同。

    吃饭,睡午觉,无聊的时候玩会手机,又或者是用薄上远的笔记本电脑看个电影,眨眼的功夫,便就到了晚上。

    晚上六点半,临近出发的前一个小时,顾咎突然紧张了起来。

    他钻进卧室,开始挑起衣服来。

    他从那堆兔子上衣和熊爪外套的奇装怪服里找出看起来最有逼格的一套穿上,然后哒哒哒的飞奔到薄上远的面前,接着一脸紧张的问:“这套好看吗?”

    薄上远毫不犹豫:“好看。”

    顾咎长舒口气,安下心。然而他刚舒了口气,不知道是瞥见了什么,一下子又对身上的这套不满意了起来。

    他拧着眉,越看自己身上的这套衣服越不满意,于是又转身回卧室换了另一套。

    换完另一套,顾咎再次哒哒哒的跑到薄上远的面前,问:“这套呢?好看吗?”

    薄上远依旧是那两个字:“好看。”

    顾咎问:“和上一套比呢?”

    薄上远回:“都好看。”

    他瞅了薄上远一眼,神色略显郁闷。

    他郁结道:“你敷衍我。”

    薄上远眼也不眨:“没有。”

    薄上远是真的觉得都好看。

    就连顾咎不穿,薄上远也会觉得好看。

    薄上远说完,问:“你换衣服做什么。”

    顾咎低着头,闷闷的说:“我怕过去给你丢脸嘛……”

    薄上远一愣,终于忍不住低笑了声。

    薄上远说:“过来。”

    他一愣,乖乖的走了过去。

    ……干嘛?

    下一秒,他就被薄上远给抱住了。

    薄上远坐在沙发上,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

    薄上远低声道:“什么都别怕,跟着我就好。”

    顾咎嗯了声,然后小声开口:“那个……”

    薄上远:“嗯?”

    他慢吞吞的说:“……热。”

    薄上远:“……”

    旖旎的气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