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上远沉默。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松开了手。

    薄上远刚一松手,完全没将刚才那个抱给放在心上的顾咎便就立刻毫不犹豫的转身,又重新的钻进了卧房,准备再去换一套新衣服。因为身上穿的他还是不太满意。

    顾咎准备一直换,直到换到自己满意为止。

    而至于薄上远,则完全被顾咎给抛在了脑后。

    被全然晾在一旁的薄上远表情凝重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宛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他注视着眼前虚无的空气,沉默。

    薄上远再一次在心中重复。

    ——不急。

    嗯,慢慢来,不急。

    薄上远自认为自己的暗示意味已经足够明显,然而对方就如同榆木脑袋一般,怎样都不开窍。

    整天搂搂抱抱,又是掐脸又是摸脑袋,换作别人,怕是早就忍不住脸红心跳了。薄上远长的又高又帅,成绩又好,要被薄上远如此对待,不脸红怎么可能。

    然而顾咎直到现在,却连脸红都未曾有过。

    别人在这个年纪,情犊初开,是最容易早恋的年纪,而在顾咎这,好像完全就没有早恋这个词。

    虽说薄上远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不急,但还是忍不住无可奈何的捂住了额头。

    ……小骗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窍。

    另一边。

    对于薄上远的心思,顾咎浑然不觉。

    他钻进卧室,又从衣柜里挑了一套衣服。

    顾咎飞快的在卧室里换好挑好的新衣服,然后再一次哒哒哒的跑到薄上远的面前,表情期待的问:“这套呢?这套跟刚才那套比起来怎么样?”

    自然,薄上远还是那个回答。

    薄上远回:“好看。”

    一脸期盼的顾咎在得到这个毫无新意的回答后,眼中的期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变成了一片死寂。

    顾咎:“哦。”

    他默默地转身,回到卧室,将衣服脱下。

    然后顾咎又换了几套其它的衣服。

    薄上远给他买了很多衣服,足足有两柜子,足够他换很久了。

    但不管他换什么衣服,薄上远始终都是那个毫无新意的回答。

    嗯,好看。

    最后,到了临近出发的时间只剩下五分钟的时候,薄上远见顾咎还没决定好穿哪套,于是起身走进卧室,亲自帮他挑了一套。

    顾咎见薄上远亲自要帮自己选一套,他一愣,想也不想的跟在了薄上远的身后,想要看看薄上远会帮自己挑哪套。

    然而……

    在顾咎好奇的目光下,只见薄上远神色自若的从衣柜里挑出一套橘色的外套和上衣,然后一本正经的将外套与上远递到了他的面前。

    顾咎看着眼前带着耳朵与尾巴的外套,以及胸口缝了个像是哆啦a梦似的大口袋的上衣,默。

    不论是上衣还是外套,两件衣服的每一个角落,无一不透露着一个词。

    ——可爱。

    ……

    空气沉寂。

    顾咎木着脸,毫不犹豫的将眼前的衣服无视,然后伸手将薄上远给退出了卧室。

    他说:“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本来刚才顾咎还在犹豫穿什么衣服跟着薄上远出去,但在见到薄上远拿出的外套与上衣后,他突然一下子有了答案。

    穿什么都行,反正别穿薄上远手上拿着的。

    被顾咎给无情的推出房门的薄上远望着手上的衣服,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薄上远是真的觉得这套最好看。

    五分钟后。

    顾咎换好衣服,两人一块出门,出发去九歌。

    两人乘电梯一块下楼,随着电梯的层数越来越低,顾咎也渐渐的愈发的紧张了起来。

    虽然薄上远刚才在家里安慰过了他,但他这毕竟是第一次去见薄上远的朋友,除开那些人的家世和样貌不谈,光是一想到他一个人都不认识,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顾咎手心一直紧张的冒汗,他咽了口唾沫,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顾咎直直的注视着前方,电梯的镜面里,映照出他略显僵硬的神情。

    像是看出了顾咎的紧张,薄上远轻轻的睨了他一眼,伸出了手,问:“要吗。”

    顾咎盯着薄上远突然伸出来的手,莫名。

    他低头看着薄上远空落落的掌心,两眼茫然。

    顾咎问:“……要什么?”

    薄上远没说话,直勾勾的看着他。

    顾咎不明就里,试探性的慢慢的伸出手,将自己的手递了上去,搭在了薄上远的掌心内。

    ……是这样吗?

    顾咎有些迟疑。

    而就在顾咎盯着薄上远的手迟疑间,下一刻,薄上远五指收拢,握住了他的手。

    顾咎:“?”

    他还是没明白薄上远的意思。

    这时,只听薄上远开口淡淡的问道:“还紧张吗?”

    顾咎一愣。

    好半响,顾咎终于回过了神。

    这回他总算是明白了薄上远刚才那个举动的意思。

    顾咎抿了抿唇,低声说:“谢谢。”

    经过薄上远刚才的那个举动,神奇般的,他真的一下子不紧张了。

    薄上远嗯了声,神色淡然。

    顾咎看了眼薄上远那一贯精致冷淡的侧脸,忍不住心想:薄上远真体贴啊……

    要是谁以后当了薄上远的女朋友,一定会很幸福吧。

    大概是因为现在已经完全不紧张了的缘故,所以顾咎的话一下子比刚才要多了不少。不过因为顾咎一向不是像沈滕那种话特别多的性子,所以其实也只是忍不住问了几个问题罢了。

    顾咎问:“段纶请了多少人啊?”

    薄上远:“不知道,我没问。”

    顾咎哦了声,小声的又问了句:“段纶请的那些人……是不是都是你们这种富二代啊?”

    薄上远:“只有一小部分是。”

    顾咎放了心。

    要都是像段纶这种富二代,他一个普通人家的站在那,多尴尬。可能连话都插不进去。

    顾咎放下心,没再继续问些什么,但过了会,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顾咎小心翼翼的开口:“薄上远……”

    薄上远垂眼,看向他。

    顾咎小声说:“我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地方,我们能不能玩一会……就回家。”

    看着顾咎小心翼翼的模样,薄上远的唇角染上了似有若无的笑意。

    薄上远悄悄的握紧了他的手指。

    薄上远:“好。”

    ……

    晚。

    就和平时上学的时候一样,在赴约的时候,薄上远也基本都是踩着点到的。从不早到,也不迟到。

    三十分钟后,也就是正好晚上八点的时候,薄上远从taxi上开门下车,另一边的顾咎也跟着薄上远一块从车上跳了下来。

    一下车,顾咎便就愣住了。

    他虽然料到九歌可能会很大,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大。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叫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就在他们正对面的,是一个欧风式的喷泉,喷泉上伫立着一个女神雕像。雕像后的不远处,则就是一排高高耸立的各个国家的国旗了。

    而就在国旗栏杆的左侧,便就是停满了各色各样豪车的偌大的停车场了。

    停车场旁有个保安台,估计是专门看车的。

    而至于九歌,则分成两栋。一栋高高的主楼,一栋是侧楼。因为顾咎从来没去过这里,所以顾咎并不知道主楼与侧楼究竟有什么分别。

    顾咎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的情景,大概的估量了下。

    从他们这里走到店内,起码要十多分钟。

    估量完,顾咎望着眼前宛如皇宫似的金碧辉煌的建筑,忍不住心想:在这里住一晚上得花多少钱啊……

    顾咎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心下震撼。而至于另一边的薄上远则神色平静,对于这种地方早习以为常。

    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薄上远以前不知道去过了多少次。

    有薄父强行拉着他去的,还有段纶拐着他去的,就是没有薄上远主动去的。

    对于薄上远而言,这种地方还没有家里来的舒心。

    这次是因为要带顾咎过来,薄上远才破例主动的过来一次。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了眼眼前的场景,而后收回视线。

    薄上远朝他伸出手,沉声道:“走吧。”

    顾咎自然而然的将手覆上,嗯了声。

    不远处,正在九歌露天台翘首以盼的等了好久的段纶眼尖的一下子看到了薄上远。

    不,应当说是段纶的第六感告诉这个人就是薄上远。

    薄上远气势极盛,气质超脱,即便只是隔着远处,也能让人感觉的出来。

    ‘看’到薄上远到了,段纶嘴角上扬,得意的不行。

    段纶头也不回,得意洋洋的对身后的那群完全不相信薄上远会来的富二代说道:“我就说了,薄上远会来,你们他妈还不信!”

    段纶身后的众人一听,当即卧槽了声,也到了段纶这边,跟着一块去看楼下的景象。

    随着薄上远越走越近,薄上远那张出挑的脸也在那些人的眼中愈发的清晰了起来。

    众人难以置信。

    特别是以前那些和薄上远有过些许交集的富二代,简直震惊了。每次段纶约他们在这嗨的时候,都很难见到薄上远的脸,甚至几乎是稀世罕见。因为薄上远很少来这种地方,一年三次已经算是多的了。

    段纶咧着嘴,开心的不行。

    段纶大声道:“刚才那些和我打赌的,记得给我转钱啊!钱我还记着,一共八十万!谁赖皮谁是小狗!”

    段纶话落,刚才那些和段纶打赌薄上远绝对不会来的那些富二代纷纷郁闷的掏出手机开始给薄上远转账。

    段纶看着瞬间进账的八十万,啧啧感叹。

    这次本来是他请客,不过现在看来,请客的其实是薄上远啊。

    段纶得意完,无意间又向下瞥了一眼。

    不过一眼,段纶便就愣住了。

    等等。

    薄上远不是说,要带他那可爱的小女朋友过来的吗?

    他怎么感觉……

    姓薄的旁边的那个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e班的那个小矮子?

    操。

    他眼花了?

    段纶以为自己是眼花,可是一想到平时薄上远和那个小矮子的互动,段纶的神情便不由得愈发的僵硬了起来。

    先是买饮料。

    ——段纶就没见薄上远给别人买过。

    然后是弹后勺脑。

    ——段纶就没见薄上远对谁这么做过。

    还有一块上学和放学。

    ——段纶和薄上远认识这么多年,薄上远都从来没和他约好一块上学放学过。

    薄上远没那个耐性。

    段纶突然想起,有次他们a班和e班一块上体育课,在两个班比赛赛跑的时候,薄上远一直眼也不眨的盯着e班的一个女生,他以为那个女生就是薄上远的女朋友,为此还误会了好久,但是后来薄上远回答不是。

    段纶那个时候还没明白薄上远的意思,这会……他突然有些懂了。

    段纶觉得自己有些缓不过神来。

    段纶走到酒桌边,给自己倒了杯冰水,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操……

    别告诉他,那个所谓的小女朋友,是那个小矮子。

    薄上远身边的顾咎其它人自然也看见了,但因为段纶没和他们说过薄上远会带自己的‘小女朋友’过来,所以对于薄上远顾咎的身份,众人很是莫名所以。

    因此,在薄上远还没到这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开始纷纷的猜测了起来。

    “薄上远旁边的那个人是谁啊?不会是他女朋友吧。”

    “不会吧,我也没听说过薄上远要带他女朋友过来啊。”

    “薄上远交女朋友?不可能吧?初中的时候那么多女生和他表白,都没见他接受过。这高中才开学几个月就交女朋友了?不可能。”

    “那是谁?别告诉我是他弟弟。”

    “看样子是个男生,可能是同学吧。”

    “同学?不可能。就薄上远那个性子,怎么可能会带同学过来……”

    “那是谁?不可能是找他问路的吧?”

    ……

    就在众人围着顾咎的身份猜测个不停的时候,万众期盼的薄上远终于到了。

    薄上远带着顾咎出现在顶楼的一刹那,刚才还喧闹的不行的露天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沉寂无声。

    众人望着神色冷淡,气势依旧十足的薄上远,一瞬间像是忘记了该如何说话。

    不管过了多久,到了哪个学校,薄上远好似永远都是这副不近人情,冷漠疏离的模样。

    另一边。

    身着白衬衫黑色西装裤的侍应生恭敬地将薄上远领到顶楼的露天台处后,旋即恭声道:“到了先生,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或是打前台电话。”

    说罢,慢慢退下。

    侍应生退下后,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睨了眼前的众人一眼。

    轻飘飘的,眼神毫无温度。

    薄上远分明只字未言,但仅止是一眼,就瞬间吓退了所有人的视线。

    虽然薄上远现在到了城南,但众人没忘,在初中的时候,薄上远可是直接以一己之力,将几个围堵他的男生给送进医院的事情的。

    另一边,顾咎望着眼前的场景,心绪平静。

    之前出发的时候,他紧张的不行,一直幻想到时候到了九歌之后,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

    现在真的到了现场后,不知道怎的,他反而一下子淡定了下来。

    大概就像是薄上远说的那样,除了有钱之外,其它的,和平常人没什么分别。

    薄上远淡淡的睨了眼前的众人一眼,然后回头将视线转向顾咎。

    薄上远问:“还紧张?”

    虽然薄上远的神色和刚才没什么区别,但声音却是和往常相比要柔和了许多。

    ——但因为在顾咎面前,薄上远都是这个语调,所以顾咎并不知道。

    顾咎下意识摇头。

    薄上远放了心。

    另一边,看着两人互动的场景,在场的众人神色一下子怪异扭曲了起来。

    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薄上远对谁如此的温柔过。就连和他认识多年的段纶也不曾。

    所以,这个男生,到底和薄上远什么关系???

    至于段纶,他在沉默了片刻后,很快回过了神。

    段纶来到薄上远的身边,凑近,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不是说带女朋友过来吗?你怎么把e班的小矮子带过来了???”

    虽然段纶已经隐约的猜到了一二,但段纶仍是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在初中的时候,薄上远完全没有表露出会喜欢……喜欢男生的迹象啊!

    薄上远凉凉的瞥了段纶一眼。

    薄上远还是那句话。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反问:“你觉得呢。”

    段纶:“……”

    操。

    段纶手指颤抖,两眼呆滞。

    妈的,真的是那个小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