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段纶总于算是知道了那个一直以来都好奇的答案,但此刻,段纶的脸上,完全未有丝毫开心的意味。

    ——因为答案实在是太过于惊悚了。

    几个月前军训,段纶在知道了薄上远可能有女朋友了后,便就一直好奇在好奇到底是谁。

    特别是在三个月前,他在知道薄上远的女朋友竟然不是什么学霸,而是一个e班的女生后,便就更为好奇了。

    因为在段纶的心中,能让薄上远这种变态看上的女生,绝对是个奇女子。

    段纶猜了又猜,几乎是将e班的所有女生都给猜了个遍,甚至是连e班最胖的那个徐月争都猜过了。

    然而,他怎么也没料到,那个所谓的女朋友……

    压根就不是个女生,而是男生。

    就好比世界杯。

    比赛前,你一直在猜阿根廷还是巴西夺冠,甚至还为此失眠了数天,结果,没想到,最后却是一个你从未想过甚至是压根不敢想的中国竟然夺得了冠军。

    这种错愕与震撼感,可想而知。

    之前虽然段纶就一直觉得,薄上远对这个e班的小矮子实在是好的过分,买饮料,一块回家,甚至是掐脸摸头弹后脑勺……

    两人一块上初中那三年里,段纶就没见过薄上远对谁这么做过。

    别说是初中了,就是高中这开学好几个月,段纶也没见薄上远和他们班上的同学这么亲近过。不说亲近,甚至平时都是爱理不理的。

    因此,段纶一度怀疑两人的关系。

    段纶曾经怀疑那个小矮子是不是薄上远他爸……薄父的又一个私生子。要不,就是薄母那边又生的一个儿子。

    但话又说回来……

    如果这个小矮子当真是和薄父或者薄母有关系,依照薄上于的秉性,是绝不可能会对这个小矮子这么和颜悦色的。

    但是。

    除开和薄父薄母有血缘关系之外,段纶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身份来了。

    不是段纶太直,所以压根就不往基佬的方向想。

    而是因为——

    薄上远初中的时候,完全没有展露过会喜欢男生的迹象啊!初中的时候,学校里哪个男生加了他,不是退避三尺,生怕惹到薄上远?

    不。

    薄上远别说是没展露过会喜欢男生的迹象,就连会喜欢女生的迹象也没有。

    不管女生怎么向他表白,旁敲侧击的向他表露心意,又或者是在他面前秀存在感,妄图引起他的注意,薄上远始终不动如山,反应全无。

    不过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那两年里,薄上远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

    初二初三的这两年里,薄上远他爸……不,应当是薄叔叔在外养的小情人李书惠在初二刚开学的时候,给薄叔叔生了儿子,因为替薄父生了儿子,李书惠便理所当然的觉得,她也就有了搬进薄家的资本。

    但这个想法,不过只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像薄家这种有钱人,李书惠这种仗着自己有了种,就妄图搬进他们豪门的例子,见了不知道多少。所以,薄奶奶自然不可能会同意。

    虽然薄父与薄母现已分居,没了感情,但毕竟没离婚,现在还是夫妻关系。

    这还没离婚呢,就让小三带着外面生的野种搬进他们薄家,成何体统?

    别的有钱人家或许能同意,但薄奶奶传统又古板,恪守陈规,只要薄父与薄母还没离婚,其它的女人,就别想搬进他们薄家。

    从另一方面来说,薄上远不像段纶又或者说是其它富二代这样换女朋友如流水,始终洁身自好,很大一部分也是受了薄奶奶影响的缘故。

    薄奶奶不同意,李书惠便就到薄父面前去闹。一哭二闹三上吊,能使的通通招都使上了。

    薄父没法,只好去找薄上远,想让薄上远替李书惠说情。

    但薄上远对李书惠没有任何好感,怎么可能会替李书惠说情。所以,薄父自然被薄上远给毫不犹豫的回绝了。

    李书惠非要搬进薄家,薄奶奶不同意,唯一能说动薄奶奶的又只有薄上远,但薄上远又对两人毫无好感,因此,局面便就变成了僵局。

    那两年里,为了这事,薄上远被薄父派来的人给烦的不行,所以,别说提喜欢谁了,薄上远没打人都不错了。

    也因为这事,初二初三那两年,不管是男生女生,薄上远都未曾给过任何人好脸色看过。就连那成天围着他夸的班主任,薄上远愣是连笑都没给过一个。

    所以,初中的时候,段纶曾一度觉得,薄上远这人压根就不会喜欢任何人。并且,这个念头一直从初中延续到了高中。

    因此,在军训的那段期间,段纶在知道薄上远竟然可能有了女朋友后,段纶简直震惊了。要知道,薄上远初中的时候,完全没给过任何女生好脸色看过!

    说到军训,段纶突然想起了那个帖来。

    之前有过一个贴。

    军训跑圈的时候,那小矮子牵着薄上远的衣角,让薄上远带着顾咎跑圈的情景,被人照下来,发到了校园论坛里。

    段纶那个时候看了没怎么在意,觉得可能是薄上远一时善心大发,并不算什么,所以完全没放在心上。

    现在想想……

    善心大发这个词,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薄上远的身上。

    想起这个贴,段纶又想到了一个帖。

    那个栀子花香。

    段纶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性。

    那个栀子花香……说不准……其实……是这个小矮子身上的。

    那个时候,薄上远的身上突然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股香味,段纶以为是哪个女生身上的,便问了一圈,但哪个女生身上都没有这个香味。

    段纶怎么想也想不通,后来只得放弃。

    要是那个时候,他再去男生那去找一圈……说不定就能很快找到了。

    只是他从未想过,这个香味可能会是从男生身上传来的,所以便压根没去问过男生过。

    段纶越想越觉得那个栀子花香味的主人就是眼前这个小矮子,也便就不由得愈发惊悚了。

    ——这个答案,简直比鬼节晚上在街上碰到鬼还要惊悚。

    段纶觉得自己的三观简直受到了挑战。

    所以,薄上远那么早就和这个小矮子搅和在一块了???

    连学都没开,还只是在军训,就已经开始交往了???

    ex??

    信息量太大,段纶有些接受不能。

    在段纶的眼中,薄上远的女朋友,要么就是e班的某个课代表(女),要么就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要么就是班上最拽,最能打架,脾气最为火爆的女生。

    当然,以上都是段纶猜想的。

    反正,不管如何,薄上远的女朋友,一定绝对是在某方面极为出色的‘奇女子’,绝对不是‘平庸’之辈。

    毕竟薄上远这么变态,一般人哪hold住薄上远。

    事实上,薄上远的女朋友,也的确在某方面非常出色。

    比如,性别。

    想到这里,段纶就不由得眼角抽搐了。

    过了好半响,段纶才终于接受了薄上远的女朋友,是个男生的事实。

    勉强接受了现实后,段纶扭头,将一旁的顾咎上下打量了眼。

    男生就男生吧,如何特别优秀,又或者说长的特别好看,段纶还是能勉强又再勉强的能稍稍理解上些许的。

    但是……段纶没看出任何优点。

    身高……不堪入目。跟矮人国里的小矮人似的。

    样貌……勉强还算清秀。反正和和向薄上远表白过的那些女生相较起来,完全的不值一提。不止是那些女生,甚至是他们圈子里的那些富二代也完全比不上。

    家世……听说一般。而且不是很一般,是非常一般,可以说是到了贫穷的程度。←在段纶眼中。

    成绩……在e班的人,成绩再好,能好到哪去?再说了,就算是的确不错,那还能好过薄上远这个年级第一去?

    所以……薄上远到底喜欢顾咎什么?

    段纶很难理解。

    段纶看着两人,表情扭曲了又抽搐,一度的难以理解。而薄上远在面无表情的回完那句你觉得呢后,再没看段纶一眼,将目光重新转向一旁的顾咎。

    薄上远的眼角余光轻飘飘的扫了眼前的情景一眼,而后收回视线。

    薄上远淡淡道:“要吃什么自己去拿。”

    盘子正好离两人的距离比较近,薄上远说罢,便顺手替顾咎拿了个白瓷盘与餐叉。接着,递到了顾咎的手里。

    顾咎表情平静的接过,哦了声,然后自觉的到旁边去吃东西去了。

    薄上远递盘子的动作做的十分顺手,自然而然。

    因为在家里,这种动作,薄上远不知道已经做过多少次了。

    不管是在顾咎洗手的时候站在顾咎的身后帮他卷起袖管,还是吃饭的时候帮他摸去嘴边的饭,又或者是在出门上学的时候蹲下身帮他系鞋带……薄上远早已经在家做过了无数次了。

    并非刻意如此,只是见到了后,脑子里还没想些什么,身体就已经下意识的去行动了。

    薄上远对此习以为常,顾咎也早习以为常。

    但……其它人就不是了。

    薄上远在外的形象从来都是以冷漠无情著称。

    和他套近乎?绝无可能。

    和他聊天?绝无可能。

    想要让他帮忙?绝无可能。

    想要他的联系方式?绝无可能。

    薄上远无情到了简直是凶残的程度,所以虽然眼下只是一个简单的递盘子的动作,但在在场其它人的眼中,意味就不同了。

    能让薄上远给你递盘子,怕是得要上辈子做八百件好事才行。

    而且,最令人震惊的是,接盘子的顾咎,脸上竟然一点惊诧的反应也没有,就好像是早就对此已经习惯了似的。

    本来刚才只是对顾咎的身份好奇罢了,现在,所有人一下子对顾咎望而生畏起来。

    卧槽……牛逼……

    段纶也震惊了。

    段纶倒吸口气。

    因为他发现,薄上远……是认真的。

    顾咎一走,段纶终于忍不住了。

    段纶站在薄上远的身侧,压低了声线,皱着眉头问道:“不是吧,你来真的?”

    交往那也就罢了,就当玩玩就好。但认真了就是另一回事了。

    女生也就罢了,男生怎么行。

    段纶话落,薄上远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没说话。

    虽然只字未言,但那掺夹着十足的嘲讽意味的眼神,已经无声的给出了段纶答案。

    ——你以为我是你吗。

    段纶惯来花心,换女朋友如流水,虽然薄上远对这件事从不说些什么,但实际上薄上远对此是十分鄙夷的。

    在薄上远的认知里,要么就从一而终,要么就压根不谈。

    这样谈一个换一个,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

    段纶被薄上远那个嘲讽意味十足的眼神噎了下,过了一会后,然后又问:“那你喜欢他什么?”

    因为段纶实在是没在顾咎的身上看出任何优点。

    薄上远面无表情,回:“什么都喜欢。”

    段纶不觉得顾咎有任何优点,但薄上远的眼中,顾咎浑身上下都是优点。

    嘴硬心软、体贴、可爱……

    若要说,薄上远能说出一百个出来。

    得到这个回答的段纶又被噎了下。

    段纶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的牙,眼角直抽。

    妈的,牙都要被酸掉了。

    这满身恋爱的酸臭味,酸的让人直掉牙。

    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薄上远这大概就是了。

    段纶觉得现在的薄上远已经被恋爱给完全的蒙蔽了双眼。

    段纶啧了声,接着随口问道:“那你们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薄上远声音冷淡:“住一起。”

    段纶瞬间呆住。

    段纶以为自己听错了。

    段纶:“哈?”

    薄上远没理,两眼直勾勾的凝视着不远处的顾咎。

    过了许久,段纶总算是回过了神。

    段纶忍不住一下子低低的倒吸了口气。

    卧槽,牛逼啊!比他还神速!

    薄上远果真不愧为薄上远,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惊呆四座。

    这高一还没开学几个月,就他妈已经三垒了!

    虽然段纶的确是换女朋友如流水,也比其它的同龄人要玩的开放一点,但段纶不管是哪一任女朋友,交往的进度永远都只在亲与摸的阶段,绝对不再往进一步发展。

    虽然的确有女生曾经诱惑过段纶,但段纶坐怀不乱,毫不犹豫的便将对方给拒绝了。

    绝不三垒,这是段纶的原则。

    段纶发誓,绝对不步入他爸的后尘。

    段纶一脸八卦:“三垒了?”

    薄上远:“没有。”

    段纶瞬间一脸黑人问号。

    都住在一块了,还没三垒???

    段纶蹙眉,“……只是亲和摸?”

    薄上远还是那个回答。

    薄上远:“没亲没摸。”

    这会段纶就搞不懂了。

    段纶:“那是什么?”

    薄上远眼也不抬:“……他什么都不知道。”

    段纶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段纶的表情凝固了。

    宛如被石化了一般,段纶僵在了那里。

    段纶难以置信的指了指薄上远,又指了指一旁不远处,拿着盘子,安静的吃着糕点的顾咎。

    段纶:“所以……是你不会是暗……暗……”

    不等段纶说完,薄上远将他给截断。

    薄上远:“嗯。”

    段纶:“……”

    段纶完全没了声音。

    段纶彻底惊悚了。

    段纶没想到,他有生之年,竟然能在薄上远的身上见到暗恋这个词。

    段纶表情呆滞的拍了拍自己的脸。

    嗯,他肯定是没睡醒。

    不然为什么会做这么可怕的梦。

    段纶表情呆滞的转身离开,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准备到卫生间去洗把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段纶一走,薄上远的身边也就空了下来。

    周围的那些富二代见状,挑了挑眉,端着酒杯,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像是要过去找薄上远搭话。

    然而薄上远却就好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们这些人一样,直接找了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冷着脸,面无表情,全身上下写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虽然薄上远没说话,但眼下的情景,已经无声的告诉了他们走过去的答案。

    ——被无视。

    一众富二代讪讪,端着酒杯退回到了原位。

    而至于薄上远的视线,则从头到尾的只在顾咎的身上,完全不曾移开过。

    就好似眼前周围所有的人与物完全隐匿消失,只剩下了顾咎一个人一般。

    薄上远不喜欢眼前这种淫奢的气氛,因此坐在露天台的角落,不曾动过。从头到尾完全没有要与眼前这些嫩模,富二代攀谈的打算。

    他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目光宠溺,眼也不眨的看着不远处,端着盘子站在餐桌旁,慢吞吞的吃着小点心的顾咎。

    薄上远对这些吃的没什么兴趣,所以并不打算上前。但突然间,只见顾咎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吃噎着了,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薄上远心下一凛,瞬间从位置上站起了身。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只见刚才还坐在一旁,脸上写着生人勿近的薄上远一下子站起身,朝顾咎的方向走了过去。

    接着,又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之下,薄上远动作娴熟又自然的替顾咎倒了杯水,递到了顾咎的面前。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水,顾咎微愣,没缓过神。

    身后的薄上远见顾咎一时间没接,直接沉声开口命令道:“喝。”

    听到身后那熟悉的声音,顾咎这才回神,他伸手将水接过喝下,喝完,他仰起脑袋,低声对身后的薄上远说了声谢谢。

    薄上远淡淡的嗯了声。

    薄上远静静地看着顾咎,所有的深沉尽数被掩藏在他那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孔之下。

    说完谢谢,顾咎想也不想的顺手将手上的餐叉和盘子递了过去,问:“你不吃吗?”

    薄上远对这些吃的没兴趣:“不吃。”

    顾咎刚要问为什么,还没开口,他便突然想起了薄上远非常挑食的事来。

    他默默的将餐叉与盘子收了回去。

    顾咎不觉得他刚才和薄上远的举动有什么,薄上远也不觉得有什么。

    但周围的人看着两人的互动,已经完全呆住了。

    所以……

    这个和薄上远说话的男生……究竟和薄上远什么关系??

    另一边。

    怕顾咎突然再噎住,薄上远没再像刚才那样坐在一个偏僻没人的角落,而是找了个离顾咎比较近的位置坐了下来。

    因为薄上远现在坐的这个位置周围的人比较多,所以一时间里,什么女生的香水味,男生的古龙水味,还有浓重的烟味,全都混夹在了一块,在薄上远的鼻间里弥漫。

    那气味,对薄上远而言,简直比下水沟还难闻。

    薄上远冷着脸,忍耐。

    薄上远本要以为要忍上一会,但还没过上五分钟,那边的顾咎突然放下了手上的餐叉,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准备找薄上远一块回去了。

    因为顾咎吃饱了。

    虽然现场还有其它的很多玩的,但顾咎没什么兴趣。要来这里的是沈滕,可能会很喜欢,但顾咎,没什么兴趣。

    顾咎来到薄上远的面前,小声说:“我们回去吧。”

    薄上远抬起眼帘,看向他,问:“不吃了?”

    顾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吃饱了。”

    薄上远抬眸将不远处的保龄球台和桌球台,以及小型投篮框扫了眼,淡淡的问:“不去那边看眼?”

    顾咎摇头:“……我没什么兴趣。”

    薄上远闻声,站起了身。

    薄上远没说回不回去,只是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所以顾咎有些摸不准薄上远的意思。

    他试探性的问:“……回去?”

    薄上远:“嗯。”

    闻声,顾咎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终于能走了。

    虽然这里的确吃的不错,风景也好,玩的也多,但对于顾咎而言,还是家里更好一点。

    安安静静的,只有他和薄上远两个人。

    段纶刚才洗手间里出来,一抬眼,便就看到两人转身要走,当即想也不想的将两人给拦住,表情难以置信道:“这就要走了?不多留一会?那个晏玦马上就来了,等他唱完歌再走啊。”

    听到晏玦要来,顾咎一愣。

    顾咎下意识反问:“晏玦要来啊?”

    顾咎虽然惊奇,但仅仅只是惊奇罢了。

    对于晏玦,顾咎其实没什么感觉。

    因为是最近正当红的小花旦,即便顾咎再不怎么关注娱乐新闻,也还是总时不时的总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

    段纶就猜到顾咎会是这个反应,表情很是得意。

    段纶得意扬扬道:“马上就来了,你们待会再走,还能听她唱三首歌。”

    顾咎哦了声。

    就在段纶以为顾咎要留下来的时候,只见他毫不犹豫的扭头看向薄上远,说:“我们走吧。”

    段纶呆了呆。

    段纶下意识反问:“你不留下来听晏玦唱歌吗?”

    顾咎摇头:“不。”

    段纶表情奇怪,一脸纠结。

    段纶问:“为什么?”

    一般的寻常人等,要想见到这种当红的小花旦,简直难之又难。

    所以,按照常理,像顾咎这样的普通人,要是知道马上能见到晏玦这种大明星了,应该又是马上掏手机准备拍照,又是拿纸笔要签名才对。

    但是顾咎竟然要走???

    走???

    what???

    顾咎的表情也非常奇怪。

    对段纶的这句为什么而感到奇怪。

    顾咎奇怪的看着段纶:“……我又不是她的粉丝,为什么要留下来听她唱歌?”

    段纶想也不想:“可她是大明星啊!”

    顾咎平静的哦了一声,然后疑惑的反问:“……然后呢?”

    段纶:“……”

    段纶沉默了会。

    过了好半响,段纶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段纶:“她唱歌好听。”

    顾咎又是一声哦,然后疑惑的问:“要听歌的话,直接打开音乐软件不就好了吗。”

    段纶:“……现场听的感觉和音乐软件里听的感觉完全不同。”

    顾咎:“那就听live版的。”

    段纶:“……你赢了。”

    顾咎:“?”

    说罢,段纶将目光转向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薄上远,说:“我懂了。”

    段纶终于明白薄上远为什么能喜欢顾咎了。

    这两人的嘴,段纶怀疑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厂商出厂的。只要一开口,就能噎死人。

    一旁的顾咎:“?”

    什么懂了?懂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