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不明就里,一旁的段纶被气的不行,连朝两人甩手。

    段纶:“快走快走。”

    再跟顾咎说话,段纶觉得自己可能会要被气死。

    段纶话落,另一边的薄上远静静开口:“走吧。”

    顾咎应了声,乖乖的跟上。

    两人一走,在场的其它人便就立刻一下子朝段纶的方向围堵了过去。

    有刚才那些想要和薄上远搭话但没搭话成的富二代,还有那些以前和段纶与薄上远同一个初中的初中同学,更还有那些对薄上远好奇到不行的嫩模……所有人都一齐朝段纶的方向围挤了过去。

    一时间,段纶的周围,人满为患。

    “刚才那个男生和薄上远什么关系啊?”

    “不会是他弟弟吧?”

    “薄上远怎么会对他这么好?”

    “那个男生怎么以前没见过?”

    “初中的那三年不是就你和薄上远玩的好吗?”

    “那个男生是城南的?”

    ……

    在场的人一人一句,吵的段纶脑袋都大了。

    段纶往上翻了个白眼,不管眼前的这些人怎么问,段纶始终都只有一个回答。

    段纶:“不知道,别问我,问姓薄的去。”

    ……

    同一时间。

    两人离开九歌,正要准备打车回家的时候,突然间,顾咎伸手拽住了薄上远。

    薄上远不解,回头。

    顾咎吞吞吐吐道:“……等一下回家。”

    薄上远挑眉。

    顾咎眼神闪烁游移,“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薄上远:“嗯?”

    半个小时后。

    薄上远站在s市最大的礼品店前,一头雾水。

    薄上远扫了眼橱窗外的娃娃和玩具,顿了顿,而后恍悟。

    薄上远回头:“你想要玩具?”

    顾咎拽着薄上远的手腕,牵着薄上远往里走,他一边拽,嘴里一边说道:“是给你买圣诞礼物啦。”

    薄上远一愣。

    薄上远:“圣诞礼物?”

    顾咎将薄上远拽进店内,然后在薄上远的面前站定,接着继道:“是啊,圣诞节不是应该要送圣诞礼物吗。”

    薄上远终于了悟。

    前几天上课,还没放假的那几天,班上就已经开始有不少的女生向薄上远送苹果和圣诞礼物了。

    不过,自然,不管是哪个女生送的,又或者是送的什么,就像初中的时候回绝班上的女生一样,全都被薄上远给冷酷无情的回绝了。

    对此,学校里那些没有收到一个礼物的男生是又妒又忌,羡慕的不行。

    什么叫涝的涝死,旱的旱死,这就是。

    他们千盼万盼盼不来一个礼物,然而薄上远却连拒绝都拒绝不过来。

    看了就叫人生气。

    其实顾咎是没打算买圣诞礼物的。

    因为以往圣诞节的时候,他基本都在上课,不上课的时候,就是在沈滕家打游戏。至于过节,从来没有过。

    他没过过节,自然也没买过礼物。

    当然,如果沈滕要是给他买了礼物,作为回礼,他自然也要给沈滕买回去。但沈滕觉得买礼物太麻烦,而且也觉得买礼物的钱不如画在游戏上,所以除了生日之外,从来不买什么礼物。

    又因为顾咎在初中的时候就沈滕这一个朋友,要是沈滕不送礼物,那他也基本收不到什么礼物。

    收不到礼物,就更别谈送礼了。

    所以,久而久之,顾咎也就没有买礼物的习惯。

    因此,在知道马上要迎来圣诞的时候,顾咎没有去买礼物,也没准备去给薄上远买。

    但,在见到那么多女生给薄上远买礼物后,顾咎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了过来。

    啊……他应该要给薄上远买礼物啊。

    薄上远帮了他那么多,给他买衣服买零食,圣诞节不买礼物怎么行。

    虽然意识到了自己该买礼物,但那几天都在上课,晚上还得上晚自习,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去买礼物。

    但不过现在放假两天,因此总算是得以有了空。

    但是问题又来了。

    虽然顾咎想要给薄上远买礼物,但因为他不知道薄上远喜欢什么,平时也没见薄上远特别喜欢什么东西,因此他完全不知道能给薄上远买什么。

    他曾经搜索过,搜索‘有钱的男生喜欢什么样的礼物’,但搜出来之后,得出的答案……都是美女。

    可他怎么可能真的送薄上远美女。

    一是他找不到,二是薄上远应该也……不缺。

    学校里有那么多好看的女生给薄上远送圣诞礼物,薄上远要是真的喜欢‘美女’,恐怕早就把礼物给接过去了吧。

    顾咎不知道能给薄上远买什么,于是,他只好直接把薄上远拽过来,让薄上远自己挑。

    这会,顾咎站在薄上远的面前,仰头看着薄上远,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你要是看中什么,自己挑,我来付钱。”

    薄上远垂眼看着他,目光深沉。

    说罢,顾咎犹豫的,又小声的说了句:“那个……别太贵。”

    薄上远抬手慢慢的捂住了脸。

    薄上远冷不丁的伸手捂住了脸,顾咎很是莫名。

    他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有些慌张。

    顾咎问:“……怎、怎么了?”

    薄上远闭了闭眼,声音喑哑:“没什么。”

    真的……太可爱了。

    薄上远放下手,表情很快恢复自然。

    薄上远问:“这里有什么。”

    薄上远一边问,一边晚向前走去,两眼漫不经心的看着货架上的物品。

    顾咎跟在薄上远的身后,热情的介绍:“有高达,还有乐高,还有悬浮仪……”

    他热情的向薄上远介绍着男生会喜欢的一些东西,然而谁知,薄上远的脚步突然在一个发箍架的前面听了下来。

    顾咎看着发箍架上的熊耳朵,眼睛一抽,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顾咎僵硬的表情下,薄上远慢慢的回头,看向了他。

    气氛冷凝。

    下一秒,两人默契般的瞬间脱口而出。

    薄上远:“我要这个。”

    顾咎:“不行。”

    场面沉默了两秒。

    两秒后,薄上远颇为有些‘不满’的开口道:“你不是说只要我看中了什么你就付钱吗。”

    顾咎心下郁结:“反正这个不行,你……你买别的。”

    薄上远异常固执:“我就要这个。”

    顾咎不再说话,鼓起腮帮,气闷的瞪着薄上远。

    薄上远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片刻后,他郁闷的低下了脑袋,说:“……那你拿吧。”

    顾咎刚一话落,薄上远便二话不说的将夹子上的猫耳朵熊耳朵还有狗耳朵以及鹿角……等等充满了可爱二字的发箍拿了起来,塞进了他的手里。

    顾咎看着手中的十几个发箍,默。

    顾咎沉默了会。

    顾咎:“……会不会太多了。”

    薄上远:“不多。”

    顾咎:“……我觉得太多了。”

    自然,他嫌多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钱。

    薄上远:“我不觉得。”

    顾咎看着薄上远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心下郁结。

    顾咎不再继续在多这个话题上与薄上远纠缠,他郁闷的转身,拿着这堆发箍去结账了。

    薄上远气定神闲的跟在顾咎的身后,虽然脸上的表情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但微微上扬的嘴角无声的表明了他此时的心情很不错。

    顾咎拿着发箍到柜台那去结账,就在收银员拿起发箍扫码时,他不开心的说:“我不喜欢这个。”

    薄上远站在他的身后,淡定自若道:“我喜欢。”

    顾咎木着脸:“哦。”

    结完账,两人走出店外。

    刚一出店,果不其然,正如顾咎所预想的那般,薄上远便就扭头朝他看了过来。

    顾咎装没看见。

    见他装没看见,薄上远干脆站在原地不走了。

    顾咎:“……”

    顾咎沉默了会。

    顾咎:“这会是外面。”

    薄上远:“嗯。”

    不动。

    顾咎:“……外面人多。”

    薄上远:“嗯。”

    还是不动。

    顾咎忍了忍,但最终还是没忍住。

    顾咎:“哪有人在街上戴这个啊。”

    薄上远这会没再说话,直接伸手朝大马路上指了指。

    就在薄上远手指的方向,只见一对情侣头顶上戴着一双可爱的麋鹿角,两人互相挽着手臂,走在大街上,那模样,恩爱得紧。

    顾咎看完那对情侣,幽幽的将视线转至薄上远。

    顾咎:“不能就我一个人丢脸,你也要戴。”

    顾咎以为薄上远会拒绝,但没想到,薄上远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薄上远:“好。”

    顾咎一愣。

    他有些没反应过来。

    顾咎:“……真的?”

    薄上远:“嗯。”

    顾咎当即眼前一亮。

    他从购物袋里飞快的选出一猫耳发箍,然后踮起脚,替薄上远戴了上去。

    薄上远一身白衣黑裤,身高挺拔修长,整个人看起来高冷又疏离,不好接近。然而,就在他的头顶,却有着两个毛茸茸的猫耳朵。

    顾咎看着眼前的情景,呆了一呆。

    下一秒,他想也不想的掏出手机,给薄上远照个张相。

    这张照片他要保存着,当传家宝。

    因为这两个猫耳朵的缘故,原本看起来不好接近的薄上远,一下子看起来可爱了许多。

    就连周围的路人,也仿佛像是被薄上远头顶的猫耳给吸引去了注意力,全都一齐不约而同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薄上远对此没什么反应,他唯一的重点,只有顾咎什么时候也戴上。

    薄上远催促:“你的呢。”

    顾咎生怕薄上远将手机抢去删掉,他飞快的收回手机,转身就跑。

    顾咎:“呸,我才不戴呢!”

    薄上远微怔,很快回神。

    薄上远注视着他耍赖跑开的身影,唇角微弯。

    一个小时后。

    薄家。

    两人在街上闹了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顾咎在街上跑的一身汗,回到薄家后,他的第一反应便就是将手上的购物代给放下,到卧室去拿睡衣,准备去洗澡。

    顾咎的身后,薄上远抬脚走进厨房正要喝水,但薄上远突然像是不小心看到了什么,眉心一跳。

    薄上远看着购物袋里的多出的几样东西,皱眉。

    薄上远走到卧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卧室内的人听到声音,下意识回头。

    顾咎:“?”

    薄上远问:“袋子里的是什么。”

    顾咎两眼茫然:“发箍啊。”

    薄上远:“不是这个。”

    顾咎愣了愣,很快回神。

    顾咎恍然:“哦,那几个小盒子啊。是给沈滕他们买的礼物。”

    在礼品店的时候,顾咎顺手给沈滕他们也买了礼物。

    薄上远闻言,眉心一跳。

    薄上远:“沈滕?”

    顾咎并未觉察到薄上远神色的异样,想也不想的点头回道:“是啊。”

    薄上远沉默了会。

    之前说过,薄上远一直看不惯沈滕。

    薄上远沉默片刻,然后开口:“……沈滕的礼物你不用准备了。”

    顾咎:“为什么?”

    薄上远面无表情:“我已经准备好了。”

    顾咎惊奇:“真的?准备的什么?”

    薄上远没回,沉着脸,转身去给沈滕包扎‘礼物’去了。

    顾咎呆呆的看着薄上远的背影,莫名。

    顾咎莫名半响,见薄上远转身进了书房,便拿着睡衣转身进浴室洗澡去了。

    虽然他有些好奇,不过到了周一就能知道答案了,所以他也不急着追问。

    十分钟后,顾咎洗完澡,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薄上远不知在给沈滕包扎什么礼物,直到现在还没从书房里走出来。

    顾咎无意去打搅薄上远,便走到沙发边,拿起手机看了眼。

    顾咎本打算只是随便的翻一翻手机,但在见到手机上的时间后,他突然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身子整个僵在了原地。

    他慢慢的抬起头,朝沙发后的白墙看了眼。

    白墙后,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动静。又或者说,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被墙壁给隔绝开来,压根不可能听见分毫。

    他慢慢的垂下了眼帘。

    顾咎看着手上的手机,有些犹豫。

    他离开家这么久,他一次都未曾打回去过。

    电话没有,信息也没有。

    其实仔细说起来,他也不过只是挨了个巴掌,被误会了罢了,再怎么说,爸妈也养了他这么久,就算不回家,也应该时不时的打一个电话回去才是。

    但是他没有。

    并不是赌气,而是……他不知道能说什么。

    报平安?

    可是他就住在隔壁的薄上远家,能不安全到哪去。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家就在隔壁,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说自己吃的如何?

    他爸他妈知道薄上远家有钱,自然也知道,吃的也一定会不错。

    问好?

    怎么问?问什么?身体好吗?问了之后呢?

    ……他实在是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他在家里,很少,又或者说是不曾与家里人聊天过。因为不管聊什么,最后都会不出例外的聊到他的成绩上去。

    一旦聊到成绩上去,接下来的发展,就自然不言而喻了。

    顾咎看着手机,犹豫了很久。

    顾咎想到了上一次顾母到学校里找他,那欲言又止,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模样。

    顾咎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慢吞吞的伸出手,在键盘上敲下了一排字。

    【爸爸妈妈,平安夜快乐。】

    打完这几个字,他又犹豫了会。

    顾咎迟疑半响,才选择了发送。

    令他没想到的是,发送了消息后,对方很快便就有了回复。

    顾咎没有保存号码,所以在他的手机里,顾父的电话号码,显示的是一串数字。

    不过虽然顾咎没保存号码,但是号码已经被他给深深地记在了脑子里,保不保存都没什么区别。

    【+186********:咎咎没钱了吗?】

    【+186********:没钱了把卡号给我,爸爸现在就打给你。】

    在家长那,孩子突如其来的问候,大部分都是因为手上的钱已经花光了的缘故。

    当然,这只会让家长担心心疼,却并不会对此而厌恶与抵触。

    顾咎抿了抿唇,看着眼前的消息有些心绪复杂。

    他一时间没回复,对方很快又发来一条消息。

    【+186********:咎咎睡了?】

    顾咎复杂半响,才终于又回了条消息。

    【没有,马上要睡了。谢谢爸爸,钱我还有。】

    【+186********:哦,那就好。要是缺钱就尽管和爸爸说。】

    【嗯。】

    【+186********:在上远家吃的怎么样?住的还习惯吗?没有受到委屈吧?要是受到了委屈就和爸爸说,爸爸帮你出气。】

    【没有,都挺好的,他也对我挺好的。】

    【+186********:哦哦,那就好,呵呵。】

    顾父也不是像顾母那种多话的性子,而且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在家,压根就不曾聊过什么,所以,没说上几句,便就词穷了起来。

    顾咎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了,便截止了话题。

    【爸我睡了。】

    【+186********:嗯,早点睡,早睡早起身体好。】

    顾咎最后回了个嗯,然后将手机放下。

    顾咎刚将手机放下,这时,薄上远正好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薄上远走出书房刚一抬头,便就见到他站在客厅的沙发前,表情似乎不大对劲。

    薄上远拧眉,问:“怎么了?”

    薄上远的声音突然冷不防的在客厅响起,顾咎身子一震,惊了一惊。

    他抿了抿唇,说:“没什么。”

    嗯……没什么。

    顾咎如此告诉自己。

    顾咎神色如常的问薄上远:“礼物弄好了吗?”

    薄上远:“嗯。”

    顾咎哦了声,说:“那睡觉吧,不晚了。”

    说罢,他自己便转身先走进了卧室。

    薄上远注视着顾咎的背影,拧了拧眉。

    隔天的圣诞节两人是在家里过的。

    虽然段纶又邀请了两人到另一个位置玩,但顾咎实在是对这种地方没兴趣,而薄上远也对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深恶痛绝,所以便就都毫不留情的将段纶给回绝了。

    虽然说是在家过的圣诞节,但其实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早上醒,吃早饭,做一会作业,便就到了中午。

    中午吃了午饭,再继续做作业。

    下午的时候玩会手机和电脑,然后便就到了晚上。

    晚上吃完晚饭,然后洗澡。洗完澡后,这一天便就过去了。

    看起来虽说很无聊,但对于顾咎与薄上远而言,就算再‘无聊’,也比段纶那个闹腾的地方要好的多。

    *

    平安夜和圣诞节一过,转眼到了周一。

    周一这天,顾咎带上给姜真衫和金世龙买的礼物去了学校。

    因为礼物实在是太猝不及防,所以两人很是惊喜。

    姜真衫开心的捧着礼物:“谢谢~”

    金世龙也很开心:“谢谢!!”

    但有人就不太开心了。

    坐在顾咎前面的沈滕沉着脸,直勾勾的看着他,满脸写着我不开心。

    沈滕问:“……我的呢。”

    顾咎就知道沈滕会问,“薄上远给你准备好了。”

    沈滕以为自己听错了。

    沈滕:“嗯?薄上远???”

    他没听错吧?薄上远要给他礼物???

    顾咎:“他应该待会就给你了。”

    沈滕说了声卧槽。

    金世龙难以置信。

    姜真衫张大了嘴。

    三人不约而同的一齐问道:“是什么啊?”

    顾咎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没说。”

    与此同时。

    a班。

    段纶看着薄上远手上的礼品盒,挑眉问:“给谁的?”

    段纶本来第一反应是以为薄上远是要给那个小矮子……哦不,现在应该是小男朋友了。

    段纶以为这盒子是薄上远要给他那可爱的小男朋友的,但转念一想,现在两人都住一块了,要给什么,直接在家里给不就成了,哪需要拿到学校里来。

    薄上远面无表情:“讨厌的人。”

    段纶蹙眉:“谁???”

    薄上远没说话了。